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2章 芳心许

第12章 芳心许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且说沈御离开悯农园之后,路过鹤岗,见二弟沈彻从上面下来,“咦”了一声,问道:“二弟今日也在家?”

    这位沈二公子从来神出鬼没,在家里时常见不着影子,沈御才有此一问。

    沈彻轻笑一声,“总要在家孝顺几天爹娘。”

    沈御一下就听明白了,朝沈彻点了点头,彼此一同往松径走去,“你也老大不小,该收心了,免得公主成日催你。”

    沈彻笑道:“大哥是知道的,我巴不得早点儿成亲,只是我娘一直挑剔。”

    沈御看向沈彻沉默片刻道:“虽然找不到证据,但我敢肯定前头那几桩都是你做的好事。”

    沈彻只淡笑不语。

    “就算不是为了公主,你为了老祖宗也该收心了,她老人家最疼的就是你。”沈御劝道,他平日本不是多话的人,更不该管弟弟屋子里的事情,奈何沈彻风流不羁,老太太管不住他,就只好跟沈御这个大哥唠叨,他听得多了,也就少不得要说上两句。

    “我早就跟老祖宗说过,她看上了谁,直接换了庚帖就是。”沈彻毫不上心地道。

    沈御也知多说无益,他虽然也是男人,但实在不懂外头那些妖妖艳艳的女子有什么好,香气刺鼻,矫揉造作,看着便倒胃口,但各人有各人的喜好,他也不能强求沈彻如同自己一般。

    “大哥,你今日破天荒跟我说这些,是自己被老祖宗催烦了吧?”沈彻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沈御心里的阴暗,这人明显是找人垫背的意思。

    沈御的肤色较深,便是尴尬,也隐于硬朗的容貌之后,此刻只沉默不语。

    沈彻笑道:“不管老祖宗给大哥说的是谁,到时候我帮你去仔细打听,总得找个人品又端方的,身子骨好的,免得隔三差五换人。”

    沈彻这就是变相承认,他自己以前那几桩看着就要成的亲事,都是他弄的鬼了。

    沈御也拿这个弟弟没办法,沈彻本事大,瞧着素日游手好闲,但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情。人生得又清俊如玉,貌比潘安,容赛卫阶,便是不风流,那也天生就带了七分倜傥。他不找人,人还跟飞蛾似地往他身上扑,甚至是男女不限。

    沈御记得最清楚的是,有一回他们去明月楼吃酒,恰逢国舅爷也在明月楼,他身边那好容易得手近日正宠得厉害的小倌儿柳灵昆,死活非要向沈彻自荐枕席,冒着得罪死国舅爷的风险也不怕。

    沈御才算知道,男色也有倾人城倾人命的本事。

    不过最妙的是,那素日横行霸道的国舅爷郑括,居然二话不说地就将柳灵昆送与了沈彻();。

    “若有需要二弟帮忙的,我自然不会客气。”沈御道。其实他们娶妻也有撞运的意思,平日里那一众大家闺秀都戴着面具,若非同床共枕一段时日,谁也看不出她们面具下的脸孔。

    两人说着话,却见前头转弯处露出一片粉色衣角来,此段松径只一条小道,便是想回避也无法,只能碰个正着。

    纪澄这时就站在鹤岗的摘月亭内俯瞰松径,此地算是磬园的最高点了。

    王思娘和王悦娘两姐妹还有沈荨正和沈御说话,另一个同沈御一般高的男子瞧衣着十分眼生,纪澄确定自己没见过。

    不过纪澄只扫了一眼就没什么兴趣了,能让王家姐妹绞尽心思哄得沈荨走近道去堵的人,显然不会在纪澄的考虑范围。

    只是纪澄没想到松径里的那个陌生男人会突然抬头,纪澄莫名地想往后退一步,但很快就抑制住了,隔得这么远,很奇怪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她又没做亏心事。

    好在那人只扫了一眼就重新低下了头,纪澄退回亭内坐下,沈萃接过丫头手里的茶盏抿了一口,不屑地往山下瞥了一眼,“王四娘这人也是好笑,在咱们面前仗着有个当淑妃的姐姐,眼睛是长在头顶上的,可是看到二哥,就跟京巴狗儿似的往上扑,还自作聪明地以为谁都看不出来。”

    纪澄这才知道山下那位的身份,原来就是那位纨绔国公府二公子,倒是不知道王四娘这等人物怎么就看上他了。

    “最好笑的是,王悦娘私下也爱慕二哥,不知道王四娘看出来没有。呵呵,王四娘的姐姐是宫中淑妃,有本事怎么不去求一道圣旨赐婚,那我才佩服她呢。跟我们面前摆什么谱儿?”沈萃讥讽道。

    纪澄不知沈萃哪里来的这样多的牢骚,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就值得沈萃信任,居然一股脑儿地吐槽给自己听。

    正喝着茶,却见石梯下一个年轻男子往这边上来,露出个头,却是沈萃的胞兄沈家四公子沈径。

    前几日纪澄在纪兰身边侍疾时已经见过了这位表兄。

    “四哥怎么来了?”沈萃也瞧见了沈径,纪澄则站了起来。

    沈径着一袭蓝地宝相花纹天华锦的袍子,富贵气里透出文雅,为人也彬彬有礼,听见沈萃的声音笑道:“远远儿地就看见你们在亭子里喝茶,真是惬意,我也上来讨杯茶水喝。”

    说完,沈径看向微低着头的纪澄微笑道:“表妹坐吧,咱们都是一家至亲,不必这样客气。”

    纪澄这才入座,又听沈径道:“霓裳你怎么在这里?”

    霓裳还没开口,就听沈萃道:“刚才二哥在这里喝了茶,他走了我们正好上来,我就让霓裳顺便给我们煮一杯咯。”

    纪澄这才知道原来这位其貌不扬的霓裳是那位沈二爷身边的丫头。沈彻定然是看见这些姑娘们开始四处行走,这才避嫌连茶具都还没来得及收就走了,却哪知刚下去就被王家姐妹给堵住了。

    当然纪澄也不排除这位二公子走得如此急,也可能就是为了下山去偶遇王家姐妹的。

    只是原来沈萃也不是个傻的,这是摆明了在沈彻身边的丫头面前说王氏姐妹的坏话,这就是不想让王四娘当二嫂的意思。

    沈径不由叹息一声,连二哥身边的大丫头也敢随便使唤,他这妹妹胆子可够肥的,只怕将来要挨教训的。

    “原来是二哥的茶具,我就说这套冻花石杯不是你这粗人能欣赏的东西。”沈径道。

    沈萃立时就瞪直了双眼,纪澄也是惊讶,做哥哥的怎么能如此说妹妹,何况他难道不知道沈萃最忌讳什么?

    可偏偏沈径就是说了,还是当着丫头的面儿说的();。

    纪澄可不会拿沈径当傻子,这位四表哥打生下来就被抱去了老太太跟前养,后来纪兰生的小六沈征也是养在老太太院子里的,唯有沈萃是跟着纪兰长大的。纪澄觉得老太太那样的人绝对养不出蠢材来。

    何况这世上,谁又是傻子呢?便是沈萃都有她自己的心机。

    因此纪澄不得不想,沈径这话其实就是说给霓裳听的,当然也不排除沈径有些看不上他这位妹妹的做派。

    “四哥,你怎么说话的呢,你还是我亲哥吗?”沈萃怒道。

    沈径却不理沈萃,转而对纪澄道:“表妹可是有福气了,霓裳煮茶的功夫在咱们京师都算是排得上号的,一般人都没有这个口福,就是我们想喝,也要二哥心情极好的时候,才能讨得一杯。”

    霓裳笑道:“四少爷快别这样夸霓裳了,都没边儿了。”

    纪澄这方知道,沈径竟然在讨好霓裳,虽然也说不上是讨好,但绝对是不愿意得罪,所以才自己先刺了沈萃两句。纪澄不由想,那位二公子好嚣张的人物啊,连身边的阿猫阿狗都容不得别人随意使唤。

    纪澄想着先才沈萃的确是有些失礼了。上得摘月亭来,见着里头有丫头正在擦拭茶具,纪澄还想着黄氏安排真是周到,连这等地方的休息亭都有专门煮茶的丫头等候。如今才知道不过是凑巧了,而沈萃居然也就很随便地使唤了堂兄屋里的丫头。

    那位叫霓裳的丫头明显愣了愣,但也没说话就开始煮茶了,当时纪澄也没放在心上多想。不过显然,霓裳也没仗着她是沈彻屋子里的丫头,就不搭理沈萃的吩咐,倒是个知礼的丫头。

    愣神间,霓裳已经又煮了两杯茶,分别端给沈径和纪澄。

    纪澄轻啜一口,只觉得口齿沁香,心神都为之一净,茶好,水也好,煮茶人的功夫也拿捏得极好。

    沈萃嗤笑一声道:“四哥,你不是粗人,你且说说这茶是什么茶,水又是什么水?”

    纪澄可不想加入他们两兄妹的争斗,索性盯着手中玲珑可爱的冻花石茶杯,她这一只冻的是一朵梅花,又看沈径和沈萃那两只,统是不同形态的梅花,心下啧啧称奇。

    这冻花石是越地的特产,本身不算特别珍贵,但冻花石得名是因为它色如冻冰,天生有冻纹,其中冻纹如花的格外珍奇,此杯上的梅花十分完整,而且形态优美,一个小杯子便价值百金了,而瞧着眼前这一套冻花石杯居然都是梅花,其价值至少是千金以上。价值还是小事,主要是能凑齐这样一套杯子那是真正的难得,有可能经历百年才能在开采出来的冻花石里凑齐制造这套杯子的材料。

    纪澄正在惊叹和欣赏的时候,只听见沈径道:“是祁山的雪芽吧。”

    沈萃哪里知道是什么茶啊,那样去看霓裳,后者轻轻点了点头。沈萃“嘁”了一声,似乎是说沈径能尝出茶味来,这也不算什么好本事。

    祁山的雪芽纪澄实在是没听说过,她自问这些年一直恶补各种茶经,但这祁山雪芽真是从没听闻,一时觉得有些难受,到底不是世族出身的,没有他们这些底蕴,将来只怕即使得偿所愿地嫁到世家大族,细节处也会被来往亲朋耻笑。

    其实纪澄真的是很努力了,为了能品尝出各种茶味,她这些年的饮食控制得十分清淡,淡到寡味的程度,一应辛辣香料如胡椒、花椒、茱萸、姜等,甚至葱都是从来不碰的。可今日她虽然吃出了茶的好坏,但着实没品出是什么茶。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