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5章 桃子精

第15章 桃子精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直觉就想躲开,但却在瞬间改变了主意,硬生生地挨了一个干枣子,别说,打得还真有些疼。

    头顶上那个四、五岁的大的小男孩“噗嗤”笑出声,“你真笨。”

    “你是谁,怎么这么晚了一个人在这里?”纪澄抬头瞪着眼前这个得意洋洋的小孩儿。

    小男孩儿的眼珠子骨碌碌地转了好几圈,骄矜地道:“我姥姥是守园子的,让我坐在这儿等她巡夜。”

    纪澄强忍住心中的笑意,没有戳破小男孩儿的自作聪明。松江三梭布做的内衣,百两银子一匹的细布,能是守园子的姥姥做得起的?

    纪家有布帛生意,而纪澄也早就练就了商人的利眼,只一眼就认了出来,不然刚才也不会站着不动吃一枣了。

    “你一个人不怕山精鬼怪吗?”纪澄一边说一边打量四周,然后提起裙摆,退后两步,跳到左前方凸起的有人大腿高的山石上,半分没有迟疑地借力、扭身,以轻松写意的动作完成了高难度的“坐墙头”的任务。

    沈弘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美人儿姐姐,瞧着一阵风都能吹到的人,居然轻轻松松就跳上了墙头。

    纪澄拍了拍手,将刚才双手撑在墙上染上的尘埃拍掉,然后学着沈弘一般晃悠着双腿道:“听说鬼走路的时候脚后跟都不沾地的,你刚才看到我脚后跟沾地了吗?”

    纪澄笑盈盈地看着沈弘。

    沈弘很没有面子地哆嗦了一下,但依旧强作镇定地看向纪澄。

    “要不要看看我的脚?”纪澄降低声音,以一种来遥远而空灵的声音对沈弘道。

    沈弘只觉得背后的汗毛都立了起来,眼前这个人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妖精啊。再看她的脸,是说不出来的那种漂亮,反正很美很美就是了,而且她的脸可真白啊。但不是鬼的那种惨白,白得挺好看的,像他早晨吃的蛋白的那种白。

    这样漂亮的人的确不像是真的。再看她的头发,也跟平日里沈弘见到的姐姐们不一样,她的头发有些乱,没有梳头,只胡乱地用丝带系在脑后,耳边的发丝凌乱地飘着();。

    她的衣服也不对,穿得松松垮垮。

    纪澄出门不过是为了清空脑子,想着很快就要回去的,所以并未整理衣衫,依旧只是裹了件袍子,随便系了系腰带,里头只一件抹胸和撒脚裤。

    在沈弘的眼里,眼前这个白得跟天上月亮似的美人姐姐,怎么看怎么觉得诡异,但不知为何,他并不觉得多害怕,心里只记得她生得真美。

    原本小孩的记性都不太好,长大后未必记得四、五岁发生的事情,但今天晚上纪澄的这副模样,不知为何就被沈弘记住了一辈子。记得她微微敞开的衣襟,还有领口处露出的漂亮骨头,以及她长得稀罕的弯弯翘翘的睫毛。

    “你是狐狸精吗?”沈弘好奇地问道,在奶娘给他讲的故事里,狐狸精总是最漂亮的妖精。

    呃,狐狸精可不是什么好听的名声,纪澄自然不愿意在二房未来的嫡长子沈弘心里留下狐狸精的印象。至于她为何能知道这孩子就是沈弘,其实并不难,大房的二公子还没成亲,三房也没有孩子,唯有二房的沈弘和这小男孩的年纪对得上。

    “狐狸身上天生就带着狐臭,你来闻闻我可有狐臭。”纪澄作势将手臂抬了起来。

    沈弘胆子真不小,居然还就凑上去闻了闻,“香!好香!那你不是狐狸精。”

    “自然,前些年我还亲自猎过一只火狐狸,做了一个围脖呢。它的毛可亮可亮了,摸起来又光滑又暖和。”纪澄道。

    “二叔说等我长高了也要带我去打猎的。”沈弘看着纪澄炫耀打猎,就忍不住道。末了又问:“那你是花精咯?”

    纪澄凑过脸去逗沈弘道:“真聪明,那你猜猜我是什么花?”

    沈弘想了想,实在想不出她身上的味道像什么花,但他很快就说出了一个答案,“我知道了,你是果子精。你一闻就很好吃。”虽然沈弘说不出纪澄身上是什么香味儿,但他闻着就直咽口水,觉得很好吃的样子,“有点儿桃子味儿。”

    果然是小孩子,就想着吃。纪澄举起双手,做了个爪子抓人的动作,放粗了声音道:“既然你看出了我的真身,那可就别怪我要把你吃掉咯。”

    沈弘吓了一跳,但居然也没退缩,反而硬气地道:“我爹说了,邪不胜正,我不怕你这个桃子精。”

    “你爹还挺有见识的嘛。”纪澄放下手,又恢复了正常的语调,“他是干什么的呀?是赶马车的吧,才这么有见识。”

    沈弘想反驳,但想到自己开始骗人的话,又忍了回去,只嘟嘟嘴,“不对。”

    “那就是守门的?”

    “不对。”

    纪澄又猜了好几次都不对,最后笑道:“总不能是倒夜香的吧?”说罢她自己先忍不住地吃吃笑了起来,将沈家大公子和倒夜香的联系起来,实在好笑。

    “我不跟你玩儿了,哼。”沈弘再想装大人,也受不了纪澄拿他爹爹取笑。

    “好了好了,我不逗你了。你一个小孩儿家家的,这么晚坐在墙上干什么?”纪澄的确有些好奇。

    沈弘用力地甩过头,意思是不想理会纪澄。

    “你告诉我吧,好不好?”纪澄柔声哄道。

    “我才不告诉你。”沈弘脆生生的声音显得十分傲娇();。

    “你若是告诉我,我就去跟我的那些杏子姐姐、李子妹妹她们说,以后你出来玩儿,让她们都不要吓你,怎么样?”纪澄道。

    沈弘想了一会儿,这才转过头来,重重地叹息一声,望向天上的月亮道:“我是来看我娘的。我娘去了天上,我想着爬高点儿说不定就能看到她在天上的宫殿了。”

    纪澄微微一愣,倒是没想到沈弘的心里是这样想的,瞧着真是个挺可怜的一个小家伙儿。

    纪澄偶然低头看去见林间有灯火在闪烁,可能是来寻沈弘的,沈弘也发现了,这就想逃走,纪澄拉住他的手道:“这儿算什么高的地方,下回如果有机会,姐姐带你去一个真正高的地方,怎么样?”

    “你的手是暖和的,你不是妖怪。”沈弘答非所问地道。

    “真是个机灵鬼。”纪澄揉了揉沈弘的头,“你赶紧回去吧,不然伺候你的人得挨罚了,指不定还要被发卖。”

    “你知道我是谁?”沈弘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纪澄“吃吃”一笑,拉了拉沈弘袍子里的内衫,“下回如果要骗人,就不要再穿这种三梭布做的内衣了。”纪澄说着话,就往下跳了下去,轻轻松松地站稳。

    沈弘见她要走,就有些着急了,“姐姐,你叫什么,你不是说要带我去真正高的地方吗?我怎么找你啊?”

    “四月十五月亮圆的时候,我就能再次变身,你若是能躲过奶娘她们的眼睛,晚上我们还在这儿见。”纪澄笑眯眯地道。

    “好,我们一言为定。”沈弘现在心里藏了小秘密,别提多开心了。

    “你快回去吧,被人发现了,你下回出来可就难咯。”纪澄说完,头也不回地就往山下走去。

    沈弘心想,我不是已经被发现了吗?但他也是过会儿才知道的,今晚负责值夜的丫头兰香发现他不见时,根本不敢声张,只自己提着灯笼到园子里来找他。

    沈弘威胁兰香道:“今夜的事儿你谁也不许告诉,否则若是祖母知道你弄丢了我,定将你全家都发卖了。”

    兰香忙忙应了,她哪里敢声张,若被人知道她弄丢了这位小祖宗,她的皮都能被扒下来。

    却说柳叶儿隐在墙边,见纪澄往回走忙提着灯笼迎了上来,她也知道纪澄的压力大,都这么些日子了,亲事连个边儿都没摸着,是以也只不说话静静地在前面引路。

    直到次日柳叶儿才忍不住问纪澄,“姑娘,昨夜坐在墙头的那个小孩儿是谁家的啊?怎么哧溜一声就不见了?”

    纪澄看向柳叶儿,忍不住笑了出来,“你该不会以为是鬼娃娃吧?”

    “姑娘!”难得柳叶儿这样的人都忍不住跺脚了。

    纪澄笑得越发大声,还真是被她料中了。等她停下来,这才解释道:“是二房的弘哥儿。”

    “呀,怎么会是他?那么晚了一个人,还坐得那么高,也不怕摔着了?”柳叶儿惊道。

    纪澄想起弘哥儿的话,沉默了片刻,“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心事啊。”

    而纪澄的心事自然更多。不过才四月的第一天,王四娘的请帖就送到了沈府。沈萃从纪兰手里拿过帖子一看笑道:“王四娘就是讲究,还给咱们分别下帖子。”她手里这张抬头就只写了沈萃的名字。

    “娘,澄表姐的帖子呢?”沈萃状似天真地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