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6章 训女辞

第16章 训女辞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兰尴尬一笑,“你王姐姐大概还不知道你澄表姐在咱们家里住,所以没下帖子,今后大家熟悉了,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错漏了。”

    “不会啊,上次老祖宗大寿的时候,王姐姐还见着澄表姐了。”沈萃摇着手里的帖子道。

    纪兰看向宠辱不惊的纪澄,心下微微叹息,真是人比人气死人,看来她给沈萃相看亲事时得找个家里人口简单,郎君自身又脾气和雅的,原本还抱着侥幸指望沈萃能嫁去做宗妇,今日看起来也是自己妄想了。

    “阿澄你先回屋休息吧,上了一天学堂也累了。”纪兰道。

    纪澄点了点头,也不多说就离开了。等她一离开,纪兰一把拉过沈萃来,“你个丫头说那些刺你表姐的话做什么?”

    沈萃撇撇嘴,“说说又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台面儿上的人物();。”

    纪兰无力地扶额,有些懊恼,到底还是自己平日的做派给沈萃做了坏样子,今后她可得注意点儿了,“你觉得王四娘瞧不上你澄表姐,你自己脸上很有光是吧?”

    沈萃愣了愣,忍不住撇了撇嘴,那的确不是什么长脸的事情,都怪纪澄出身太差了。

    纪兰一看沈萃的脸色,就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什么样子?也嫌弃娘出身低是不是?”

    沈萃“哎呀”一声,“娘,你这是怎么了?每回你自己说起舅舅他们一家的时候还不是……”一脸的不屑,但沈萃这回聪明了,看到纪兰的脸色就没敢再说下去。

    纪兰心里又气又怒,但一半的气都是针对自己,她实在没料到自己的牢骚日积月累下来,竟然会让自己的女儿瞧不起自己,也瞧不起她来自的那个家庭。其实纪兰想得很简单,她的家,她的哥哥,她自己可以不屑,但绝对不许别人说半个不字,倒不是多爱他们,纯粹是绝不能在外人面前塌自己的台。

    “那是你舅舅家,你娘就是在那里长大的,如果没有我,就没有你,你要是看不起他们,你有本事就别投胎到我肚子里啊。”纪兰的声音开始尖锐。

    沈萃长这么大很少遇到她娘对她发这样大的脾气,“娘,你这是怎么了嘛?就因为一个纪澄,你就看我不顺眼了,觉得她处处都比我好是不是?”

    纪兰头都大了,简直跟沈萃说不清楚了。“我什么时候说你不如纪澄了?你从头到脚哪里不比她好?我说的是你自己没用脑子想明白,纪澄是你表姐,这一点儿怎么也改不了。我不管你私底下怎么对她,但是在外人面前,你要是跟着别人一起瞧不起你表姐,那就是瞧不起你自己,也瞧不起你娘。你以为你这样做,别人会高看你一眼吧,别人只会更瞧不起你。”纪兰大声地道,“你要知道,在别人眼里,她是你表姐,和你是一家人。你连自己家里人都瞧不起,别人难道还会高看你?”

    沈萃其实也不是没有脑子的人,被纪兰这样一说,也就明白其中的道理,只是一时拉不下脸来认错,不过她听见纪兰说纪澄哪里都比不上自己,心下也就高兴了许多,想了半天,扭捏地走上去道:“娘,我错了。”

    纪兰摸了摸沈萃的头,叹息一声,“阿萃,别同你表姐生分了,你们是表姐妹,将来说不定也是要互相往来扶持的。”

    沈萃“唔”了一声,但心下只觉得她哪里需要纪澄扶持,她扶持纪澄还差不多。而且就算纪澄能嫁进高门又如何?还不是全靠攀上了她们沈家的高枝儿,如果她们沈家不收留她,她就只能一辈子待在晋城那鸟不拉屎的地方。

    其实纪兰和沈萃的心思是一样的,都对纪澄比较轻忽,只觉纪澄是欠了她们的大人情,若是有情有义,就该任打任骂,做牛做马来还她们。

    话虽如此,但纪兰的城府沈萃哪里比得上,她对纪澄是打一巴掌给一个红枣,提拉拽掖,线在手上,收放自如。而沈萃一个楞头青,纪兰怕她和纪澄闹得太僵,又苦劝了一番,“你表姐若嫁在京中,将来的事情还真不好说,莫欺少年穷。再有,你爹爹和我都不善经营,哪怕从你舅舅那里得了不少铺子,可还要全赖他们家经营,你将来的嫁妆才能丰厚。”

    “我知道了娘。”沈萃应付道。

    纪兰的话的确没错,她虽然从自己哥哥手里拿了不少铺子,但是她手下没有得力人手经营,所以依然归在纪家的掌柜手下,每年只拿红利,那也是很大一笔收入,而她不知道的是这些铺子绝大部分如今正是归在纪澄的手里打理。

    纪澄的大哥纪渊是全家的希望,成日埋头苦读,压根儿是不问铺子的事情的,她二哥纪泽是个火炭鲁莽的性子,很多重要的事情都无法交给他做,而纪澄下头的幼妹和幼弟年纪都还小,扛不起事儿,她爹爹纪青迫于无奈只能将许多事情都交代给纪澄这个女儿。

    纪青也时常感叹,若纪澄是个男儿就好了,这样上有她大哥寒窗苦读求达于官场,下有她经营纪家的生意,那纪家铁定会兴旺发达();。

    ——

    次日学堂休息,纪澄在纪兰跟前告了假回纪家在京城的宅子清理打扫。纪澄如今虽然住在沈家,但以纪家的财力在京城买一幢三进宅子还是很轻松的,这里是预备给纪渊将来留京所用的,若是纪渊没能入仕,也可做纪澄将来的嫁妆。纪青偶尔来京城,也住在那宅子里。

    如今这里暂时是纪澄听取京畿铺子的掌柜汇报的地方。这些年纪青的身体越发差了,精力也有所不济,基本上大权都握在了纪澄的手里,自己只在家里一心教养纪渊的长子,只盼望将来这孙儿能撑起纪家的生意。

    正因此,一众掌柜根本就不敢怠慢这位十三岁就出掌纪家的大小姐,且这位大小姐火眼金睛,做得再真的假账到了她跟前那铁定显出原形来,加之小小年纪就心狠手辣,根本不讲情面,倒比纪老爷更难伺候。不过这位大小姐,出手也很大方,在她手上只要有本事的人,那日子绝对越过越红火,比起一般的老板来都更有体面。所以肯做事的人,都十分愿意在她手下干。

    上午纪澄在宅子里查了帐,将纪兰手里的那二十余间铺子的账本看了看,对梅掌柜道:“如今西域跟我朝的往来越来越多,梅掌柜我想派你去西边儿打个头站,南边的生意我们不太容易插得进手,西北这条线就是咱们的主要线路,一定要做强,否则假以时日被其他人控制了线路,我们就只能看别人的眼色吃饭了。”纪澄嘴里的西边可不是敦煌、张掖之流,而是更西边的龟兹、疏勒、吐火罗、天竺等国。

    梅长和压根儿没想到纪澄会突然提起这件事,“那我手里这六间铺子怎么办?姑奶奶那头又怎么交代呢?”

    “其实姑母早就不放心将铺子交在我们手里管了。你手下不是替她培养了一些人么?”纪澄道。

    “可是他们都还没出师呢。”梅长和道。

    “你一直不给他们独当一面的机会,又怎么知道他们能不能出师呢?”纪澄笑道,只心里却想不能出师可就更好了。纪兰现在手里有银子,身后有靠山,所以姿态摆得高高的。

    纪澄不介意给她这位姑姑添点儿堵,让她知道纪家也不是随便她拿捏的,不然纪兰养成了习惯,将纪家的人都当成下人使唤。

    纪澄心里知道她是欠了纪兰的恩情,她自然会有恩报恩,但也绝不能将纪兰惯得跟皇帝似的。其实纪澄也能揣摩出纪兰的那么点儿心里,就是一方面想拉拢自己为她所用,可另一方面又要把自己给驯服了,让自己对她言听计从。可是纪澄的性子早在这几年的当家做主里养出来了,如何受得了纪兰的那一套。

    梅长和何等人也,立马听出了纪澄是想让纪家的人退出纪兰的铺子的意思,“我明白了。大小姐,只是我一个人去西边,可能人手不够。”

    纪澄就喜欢梅长和这样的聪明人,“那我再给你派几个助手。”纪澄二话不说就将替纪兰经营铺子的几个掌柜点了出来。

    “不过姑母那边咱们也不能说走就走,你们几位辛苦一些,这一、两个月多给底下的人一些机会,让姑母看到他们的能力了,自然就放你们走了。”纪澄微笑道。

    梅长和等看着纪澄嘴边的那一丝微笑赶紧道:“这是自然。”都是聪明人,瞬间就领悟了纪澄的意思,那些接手的草包总得装潢得金玉其外,纪兰才肯放心让这些掌柜的走。

    “也别说你们是要去西方开辟新铺子,各自寻了借口说罢,也免得姑母以后怨恨咱们。其实铺子已经是她的了,咱们一直管着也不是个事儿,她心里也不舒坦。”纪澄道。

    “大小姐放心,小的们知道怎么说。”梅长和道。

    都是聪明人,话不必点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