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7章 白莲花

第17章 白莲花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从纪家的宅子出来后,纪澄就去了余夫人那里,恭恭敬敬地将这十日画的功课交了上去。

    余贞圆细细地看了之后道:“看得出每日都有精进,可见你是用了心的,天赋也不差。这绘画一道,最讲求细心观察、揣摩。我观你的花鸟画和山水画都十分逼真,最佳的还是山水画,自有一股豪放洒脱之气。”

    纪澄的脸微微发烫,她没想到余夫人对自己的评价这么高。

    “只是技巧上还有些欠缺。我知你胸有丘壑,但你的笔尖无法心随意转,总有点儿画不出你心中所想之感。让人遗憾。”余夫人道。

    纪澄连连点头,她也正如此想,每次心中想的和笔下所画总是略有出入。

    “你聪慧伶俐,教你不过几次,就有今日这般的进步,实在可叹。不过,按照你送来的功课看,我想不出半年,你就将再无进益。”

    纪澄不解地看向余夫人。

    余夫人笑了笑,“你若是不信,咱们就赌一赌。”

    纪澄沉默良久,忽然转而嫣然一笑,“我不跟先生赌。先生浸淫此道数十年,成绩更是斐然,我相信先生的眼光比相信自己的能力更多,先生既然说了,阿澄没有不服的地方。”

    余贞圆喟然一叹,眼前的人真真儿是个妙人,自信却又不会自负。

    “还求先生指点迷津。”纪澄恭恭敬敬地给余夫人行了礼。

    “快起来吧,你早就是我的弟子了,不必行此大礼。”余贞圆道。“你的确很有天赋,所以上手没多久,就开始玩弄技巧,可是技巧又不纯熟,你只好再用更多的技巧来掩饰,初时还可将就,但越到后来瓶颈就越大。我建议你还是稳扎稳打地画一段时日吧,先不讲求技巧。”

    纪澄脸一红,心下对余夫人的佩服之心无以言表,她的确是玩弄了技巧,只是没想到余夫人一眼就看了出来。

    余夫人留了纪澄用晚饭,一个下午指点了她许多,纪澄受益匪浅,对余贞圆越发地敬重起来。

    等纪澄再去学堂时,沈芫和沈荨都已经知道纪澄没有收到王家姐妹的请帖了,一家的姐妹甚至连苏筠都有帖子,就她没有。

    纪澄虽然觉得那是王氏姐妹教养的问题,但还是忍不住脸红,自尊受刺是不可避免的,但还算可以平静面对。

    中午休息时,沈荨邀请了沈芫、沈萃还有苏筠等一道去她屋里,说是安和公主给她们打了一些首饰,宫中的娘娘也有新首饰送过来,让几个姐妹都去选一选。

    末了到了纪澄这里,沈荨笑道:“澄表姐也跟我们一道去选几样吧,今年娘亲打了许多首饰,似乎早就知道家里要来这许多姐妹的。”

    纪澄依礼推辞了一番,沈荨又心直口快地道:“哪怕王姐姐的牡丹宴你不能去,今后总也有用得着的机会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纪澄还能说什么,只能微笑();。

    沈芫道:“我就不选了,王四娘的牡丹宴我没打算去。”

    此话一出,别说纪澄了,便是其他人也十分吃惊。

    “三姐姐,你这是怎么了?”沈荨有些不解,往年沈芫都是最积极的,早早地就拉着她们姐妹选布匹、裁衣裳。今年开春的时候,得了宫里出来的新样式的图纸,黄氏也早就给几个侄女儿都制了衣裙。

    二月的花朝节、三月的上巳节(女儿节)、今年又逢老祖宗大寿、四月里各家都喜欢办花宴,还有踏青,不知多热闹,这等场合,各家的闺秀都要争奇斗艳,衣裳是绝不会穿旧年的,比的就是谁更时兴。

    这等热闹,沈家的姑娘是早就做好准备的,今日却冷不丁地听沈芫说不去参加王四娘的牡丹宴,如何能叫人不惊奇。

    沈芫拉过纪澄的手道:“王四娘这样势利眼的人不来往也罢。澄表妹既然来了咱们家,就是咱们一家姊妹,我容不得王四娘这样欺负人。不就是牡丹宴么,咱们家难道就办不起来?不仅要办,而且还要办得比她好。”

    “芫姐姐。”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纪澄此时都忍不住热泪盈眶,她双手回握住沈芫的手,已经说不出话来,而后哽咽道:“姐姐不必为了我而伤了跟王家姐姐的和气,能得姐姐这句话,阿澄已经感激不尽了。”

    沈萃想起昨晚自己娘亲说的话,此刻也立马道:“我也不去了。”反正她也不喜欢黄氏姐妹,而黄氏姐妹每次看到她也都是视若无睹的。

    沈荨迟疑了片刻,她和王四娘一向交好,若是不去实在说不过,可是一方是自家姐妹,另一方是王四娘,纠结半日,沈荨咬了咬牙齿道:“我也不去了。”

    “我也不去。”苏筠灿然一笑地加入。

    沈芫露出欣慰的笑容,“好,那咱们也来商量商量,怎么办一场咱们家的牡丹宴吧,若是可能,咱们也可以每年办上一次,何须让王家独美。”

    说起这件事来,几个姑娘立马兴奋了起来,“要办就要办得比王四娘的更好。”沈萃握了握拳头道。

    “可是四娘姐姐家有一盆青龙卧墨池。”沈荨道。

    王家的牡丹宴最值得欣赏的就是那盆珍贵无比的“青龙卧墨池”,比之姚黄、魏紫更难培育,所以更为稀少。

    “这有什么,咱们再寻一盆更奇特的不久好了。”沈萃道,她对牡丹了解不多,所以才说出这样的话来。

    沈芫拧眉,似乎也在思考青龙卧墨池的事儿。

    “其实咱们也不必办牡丹宴,倒显得是跟王四娘她们打擂台一般,反而让人看了热闹,不若迟些日子办个百花宴。王家有青龙卧墨池,咱们总能寻到其他花里的珍品,并不一定要局限于牡丹。”纪澄插话道。

    “这个好。”沈芫听了立即应允,“就办百花宴,虽然时间有点儿晚,不过寻些珍品也不是难事。”

    沈荨立即自告奋勇,“我去找二哥,他肯定有法子。”

    沈芫和沈萃都点了点头,“嗯,你好好跟二哥说啊。”

    “放心吧,这回我保证劝得二哥帮我们,我只要一哭二闹三上吊,他就没法子了。”沈荨信誓旦旦地道。

    “你可别,好好跟他说才是。”沈芫赶紧劝道。

    沈荨嘟嘟嘴,“那我尽量吧,你知道他那个人的,心情好的时候什么都好说,心情不好的时候谁的茬儿都不搭理();。”

    沈芫只但愿她们二哥的心情最近阳光明媚。

    几个姑娘又商量了一会儿,各自分领了任务这才散了。下午纪澄跟着沈芫到刘厨娘的厨房里学厨艺,这回学的是揉面的技巧,她将面团按在手掌根下,微微走神。

    目前的结果让她很满意不是吗?纪澄侧眼偷看了沈芫一眼,想起今天早晨在园子里见到沈芫的情形。

    “四娘她们这次做得的确有些过了,澄妹妹,你不要跟她们一般计较才好。”沈芫安抚纪澄道。

    当时纪澄只是有些落寞地站在牡丹丛边,但如果沈芫不是有心,其实也不必走过来。

    “姐姐不必担心我,我知道自己的身份。”纪澄微微低头,她的确知道自己的身份,其实也不想和王家姐妹来往,但是时不待我,她急需给自己找个目标。

    沈芫拉了纪澄的手往一边的亭子里坐下,“放心吧,我见着四娘时会说她的,别难过了,下次她铁定会邀请你的。”

    纪澄笑着摇了摇头,“姐姐瞧我是那种为了不能参加牡丹宴就难过的人吗?我来京城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位置看得清清楚楚了,如今只是有些惭愧,反而还要三姐姐来安慰我,其实是我给三姐姐丢人了,有我这样的亲戚……”

    纪澄泪盈于睫,漂亮的脸蛋像一朵被露水洗过的木芙蓉,很是楚楚,勾起了沈芫的同情,也激起了她心底最深处的那一抹愤怒。

    王四娘的确是欺人太甚了,打狗还要看主人呢,这样直白地瞧不起纪澄,岂非就是瞧不起沈家的人,认准了沈家的人只会含笑大度地忍了。

    纪澄吸了吸鼻子,努力扯出一丝笑容道:“三姐姐别这样看着我了,这些雅集我总有机会去的,最不济咱们沈府的雅集我总还是可以参加的吧?”纪澄拉过沈芫的手,“姐姐不要为了我和王家姐姐生分了,毕竟如今淑妃娘娘在宫中甚为得宠,莫要为了我而得罪王家,外头的人反而还会怪姐姐不大度。”

    大度,大度,沈芫这仅有的十几年的生活里,时时刻刻都在被人提醒这个词,好像她天生就该大度忍让,任由别人骑到她头上拉屎,她也得含笑而忍,这才显得出她的端方大度来。

    想道这儿,沈芫忍不住道:“这件事我要是大度了,别人将来就真不拿咱们沈家当一回事了。连自己的亲戚都护不住。”这样简单的道理,纪兰都能看出来,没道理从小就被重点培养的沈芫会看不出来。

    沈芫初时没想起这件事,自然是因为她也从来没正视过纪澄,此刻忽然说出这种话来,一来是受纪澄提醒,二来也是近日跟王四娘积怨颇深的缘故。

    沈芫这样的身份,从出生开始就是群星拱月,一直到她遇到王四娘。两个人都是京城最引人瞩目的贵女,沈芫无论任何地方都不输给王四娘,曾经的王四娘只能抬头仰望她。

    可自打淑妃入宫,生了皇长子之后,王家扶摇直上,王四娘的嘴脸也顿时就变了,如今还得了京城第一美人的名头。成日里下巴抬得那个高,好像谁都必须捧她的臭脚。

    沈芫一再忍让,可如今被纪澄这样一说,她实在有些忍不下去了。以她们沈家的门第,凭什么要去捧王家,她二哥就从来不在乎这个,去年还把王家那三霸王打得满地找牙,王家还不是屁都没敢放一个。

    沈芫拍了拍纪澄的手,“澄妹妹,你别吓着了,这件事说是为了你,其实也不是为了你,王四娘做得太过,如果再忍让,还不知道她怎么得寸进尺呢。放心吧,一切都交给我,总不能叫自家姐妹被人欺负了去。”

    正是因为有了早晨这一番铺垫,才有后来沈芫对众姐妹的那番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