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18章 斗义气

第18章 斗义气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心里感激沈芫,但同时也清醒地知道,这并不是因为自己有多重要,只是她恰好给沈芫递了一个梯子,她顺着梯子又刚好可以去下王四娘的面子。

    各取所需吧。但不管如何,纪澄十分感谢沈芫,说到底还是沈芫心善,才能被自己所激。如果可以,纪澄很不愿意将自己放在弱者的地位去卑微乞怜,但有时候手段不是她自己能选的。她其实也想天真做人,厌恶自己的处处算计,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她就是这么个人,天生心肝就比别人多了一窍。

    “你可真够厉害的,这样走神,还能将芙蓉糕捏得像模像样的。”沈芫的笑声打断了纪澄的走神。她回过神一看,果然见手里的芙蓉糕已经成型。

    芙蓉糕这种糕点,也并非多美味,只是揉面需要技巧,里面再和上玫瑰卤,染出粉色来,放在掌心力道适中的握着,另一只手指需要灵巧地翻捏,才能捏出活灵活现而不呆板的芙蓉花。

    纪澄手里这一朵就是灵气十足,甚至比她全神贯注时还要做得好,皮薄得仿佛被水透湿的油纸,薄得透光,而花瓣圆润自如,丝毫没有造作之处。

    这朵芙蓉糕连素来吝于赞扬的刘厨娘都露出了一丝笑容。

    沈芫的芙蓉糕跟纪澄一比,卖相就差了许多,但是她毫不介意,本来厨艺就是个玩意儿,纪澄学得好,那是她有天赋,而沈芫也并不羡慕。

    “你在想什么啊?走神走得那么厉害。”沈芫洗过手之后问纪澄。

    纪澄垂下眼皮,“我在想要怎样才能帮芫姐姐把百花宴办好,不然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这是她的真心话,双赢的结果,她没道理不尽心尽力的。

    “傻丫头,这件事又不是你的错。”沈芫道,但她心里其实并不觉得纪澄能帮她什么,之后商量百花宴的具体事宜时,也多是沈芫和沈荨在讨论,苏筠偶尔给出一些很不错的建议,至于沈萃的主意略过不提也罢,纪澄则是很少说话();。

    到四月初十王家牡丹宴开的前两日,沈芫给王四娘回了帖子,说是她近日身体不适,不能赴宴,还望谅解。沈荨、沈萃乃至苏筠也都回了帖子,一应都是身体不适。

    其实这里头也有一番讨论,时日将近,都在思考如何给王四娘回帖,沈萃道:“就说澄表姐病了,咱们要在家里陪她。反正大家都心知肚明是怎么回事,这么说好叫王四娘知道,咱们家的姐妹不是她可以随便欺负的。”

    苏筠和沈荨都点了点头。

    纪澄心里差点儿没把沈萃给骂死,但是也知道沈萃不是故意整她,只是沈萃不为她人考虑惯了。纪澄叹息一声,想着还是得找个法子把沈萃笼络过来,否则将来她一味地给自己扯后腿也不是个事儿。

    而此刻纪澄只能向沈芫求助,沈家的姑娘要跟王四娘较劲儿,但纪澄可没有得罪王四娘的资格。

    沈芫戳了戳沈萃的脑门儿,“胡说什么呢,如此一来王四娘指不定怎么恨死澄妹妹了。说起来澄妹妹才是最无辜的。咱们各自回帖子,就说是自己身体不适,王家姐妹一看就会明白其中缘由的。”

    纪澄松了一口气,虽然她少不得要被王四娘嫉恨,但也好过直愣愣地刺到她眼前去,何况王四娘如果不笨地话,就该知道跟她闹别扭的并非纪澄。当然纪澄也是讨不了好的,而纪澄也不想讨好王四娘,因为注定无果。

    四月初十,王四娘的牡丹宴办得还算热闹,只是沈家姐妹不去,众人都忍不住好奇,周回品咂,都能琢磨出一点儿意味来,那些平日捧着王四娘的自然要说沈家的不是,而素日看不惯王四娘又不敢声张的人则默默抿嘴微笑。

    王四娘气得咬牙也只能强扯出笑脸来,她没料到沈芫敢这样打她的脸。但是不被沈家姑娘承认的牡丹宴,还算个什么雅集呢。

    过得五日,沈芫的身体有所好转,就给京中一众姑娘发帖子告罪,说是前几日的雅集她没能参加,甚为遗憾,所以特地补办一个百花宴,邀请大家聚一聚。

    王四娘收到帖子后,“啪”地一声就将帖子拍在了桌子上,“沈芫真是欺人太甚。”

    “她怎么敢?!”王悦娘也气白了脸。“姐姐,咱们进宫去找淑妃娘娘吧,她只要跟皇上说一声,沈芫她们就得乖乖地滚过来给咱们道歉。”

    王四娘扫了王悦娘一眼,她可没有王悦娘那么天真。说到底王家的底蕴哪里比得上沈府,只是如今宫中有淑妃娘娘支撑,才能和沈家等一众世家比肩。但是安和公主可不是吃素的,王家还没有那么大的能耐可以动沈家。

    但是这口气王四娘的确忍不下。

    “四姐姐,以前沈芫她们从来不敢这样无礼,这一回到底是为什么啊?”王悦娘问。

    王四娘其实也没想明白,她其实已经猜到了答案,只是不敢相信,怎么会为了那样的一个表亲就这样不给自己脸面,又不是沈芫的正经亲戚。想来沈芫应该是早就对自己有所不满了。

    王四娘嘴角扯出一丝冷笑,“我还以为沈芫能有多大度呢,不过是做给人看的,现在终于沉不住气了。”

    “这口气若是不出,以后咱们都会被人看笑话的。四姐姐,你倒是说句话啊。”王悦娘道。

    王四娘道:“自然要去给娘娘说一声的。”王家姐妹说来说去,其实还是只能靠淑妃撑场面。

    而二房的黄夫人这边此时也正在教训沈芫,“我不过跟着老祖宗去山里礼了几天佛,你怎么就闹出这样的事情来。芫姐儿,你以前从来不是这样沉不住气的人,这次是怎么了?”

    “有的人给她的礼遇多了,她就以为是理所当然了,王四娘那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娘();。”沈芫在自己娘亲面前难得地有了一丝撒娇之态,“而且我不认为一味地避其风头就是好的,这样她只会得寸进尺。”

    黄夫人笑了笑,“原来你是这样想的,我还以为你是被纪家那丫头给洗了脑子呢。”

    沈芫看向黄夫人,自信地笑了笑,“娘也太小瞧女儿了。只是打狗还得看主人呢,王四娘自己做人不地道,别说是咱们的亲戚,就是咱们沈家的阿猫阿狗也不能叫她随意欺负了去。”

    黄夫人拍了拍沈芫的手背,“做人有软有硬才是对的,我也不能说你做错了,不过既然你挑起了头,后面的事情我就看你自己如何解决了。”

    沈芫点了点头,“王四娘其实也没什么能耐,只能去宫里向淑妃娘娘告状,不过王淑妃现在自身难保,我想她不会有闲心管王四娘的这桩小事儿的。”

    沈芫所料丝毫不差,淑妃的确是腾不出手来敲打沈家,她在宫里也不是没有敌人的。既然她生得出皇子来,其他女人也就都有了机会。建平帝本着广撒厚收的念头,在后宫的耕耘上一向十分勤劳。而王淑妃其实也不是建平帝最宠爱的人,据说今日新进了一个美人,长相颇似当年建平帝求而不得的那位心上人。

    沈芫瞅准时机,狠狠地扇了王四娘一个耳光,最后依然毫发无伤,这就是大获全胜了。

    纪澄也是后来才知晓其中因由的,她到底还是高看了自己,以为是她的那番做派说服了沈芫,哪里知道沈芫其实正需要这样一个机会。究其原因也不是沈芫就有多聪明,只是纪澄没有沈芫那种对内宫的消息渠道而已。

    因着这回事,纪澄尤为下心地开始安排,身在京城,若是不能知道点儿宫里头的风吹草动,有时候的确被动。只是她们能打交道的也就是些离权力中心很远的小太监,有用的消息很少,时效性也差,但聊胜于无吧。

    既然王四娘的告状也没能影响卫家,那么四月二十四那日的百花宴也就能如期举行了。

    不过这之前纪澄还有一桩事儿得了结。可千万别小看了小孩子,他们对承诺的要求最高,因为他们还不懂大人经常会为各种理由赖皮这个道理。

    “姑娘,你就非得去吗?说不定弘哥儿早就忘记这回事了。再说你带这么多工具出去,万一被人发现了,可就惨了。”柳叶儿劝道。

    其实纪澄也不知道自己是抽什么风,居然当时会向弘哥儿承诺带他去府里最高的地方。大概是一时的同情心作祟,不过同情心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当没有什么利益冲突的时候,做点儿好事就当积德吧。

    月上中梢的时候,纪澄晃悠着腿坐在那天晚上的墙头上,小屁孩儿果然没来,她也懒得挪窝,今日为了方便行事,她穿的是一套左右前后都开襟的紫色衣袍,里面是黛紫色的扎脚裤,薄底鞋,头发高高地束起来,干净利落,正因为如此,所以纪澄做了个别人从来没看到过她做的动作。

    纪澄仰面斜躺在依山而上的墙头,一手搁在脑后撑头,一腿搭在另一条曲起来的腿的膝盖上,空余的手则在弯曲的腿上无目的地来回点,此刻若是嘴里再衔根草就再好不过了,只是她也懒得翻身下去摘。

    沈弘迈着小腿跑到墙根处时,四处都没见着那个桃花精,嘴巴一瘪就想哭,他可是是费了好大力气才偷跑出来的,结果却被骗了。

    其实纪澄早就看到小黑点过来了,心里想逗弄逗弄弘哥儿才没出声的,只是这孩子眼神未免也差了点儿。她从荷包里掏出枣核来往墙根儿下的弘哥儿头上一扔。

    弘哥儿“哎哟”一声就要发火,但一抬头就看到了纪澄的笑脸,顿时变哭为笑,“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