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21章 五龙团

第21章 五龙团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直到半夜,那去云潭山办事的管事才回府回话,原因的确如纪澄所料,那五龙团喜寒,如今云潭山顶的人还穿着夹衣,而山下已经是薄绸之时,杜御史好容易养活这四月里盛开的五龙团,自然不肯随便冒险。

    纪澄早晨听了沈芫的话,低头想了想,“我倒是有个注意,咱们为那五龙团做一个冰罩,戳几个小孔透气,如此一来既可以保证寒气,也不妨碍那菊花照射太阳,而且雾里看花别有意境。”

    沈芫听了眼睛一亮,“好主意,我怎么就没想到?”

    沈芫忙禀了黄氏,开了冰窖,取出两块巨大的冰块来,让下人赶紧凿出两个冰罩来,一块放入铜制的双层“冰箱”里运到云潭山给杜御史过目,另一个备用。

    “也不知道这次杜御史会不会松口。”沈芫等人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好在老天爷开恩,杜御史终于松了口,沈府派去的管家,连夜将那盆“五龙团”运下山,说好了连夜要送回云潭山。但即使这样杜御史也不放心,自己还亲自跟着下山守着。

    沈芫等几位姑娘在四月二十四日清晨见到“五龙团”时,都松了一口大气。沈芫脸上总算得了笑容,她什么都没说,只静静地握了握纪澄的手,所有的感激都在不言中了。

    这一日到沈府来做客的姑娘,哪怕是最挑剔的人,见着那“五龙团”时,都不得不惊叹。

    杜御史的确是会养花之人,那五龙团,一株五朵,五朵颜色各不同,分别是墨绿、碧绿、草绿、嫩绿、嫩黄五色,花瓣呈龙爪状,就像五条腾云驾雾的团龙。无论是颜色还是花型,即使放在秋季,这五龙团都当得起菊花之王,何况如今是初夏四月。

    百花宴就是京中闺秀的雅集,冲着沈府的名头,得到的请帖的姑娘一个不落的都来了,便是王氏姐妹虽然来得迟,但是也到了。

    王四娘今日着实是下力打扮了一番,想来是冲着艳压群芳来的。身上穿了件素地鹅黄短襦并一袭水绿地卍字纹钩莲纹上用绫罗裙,系着墨绿草花结的丝绦,头上戴着外间不常见的金累丝花冠,想来是宫中物品,将王四娘衬托得如朝云晚霞一般艳丽无双。一路走来,每个姑娘都回头看她。

    沈荨其实没想到王思娘和王悦娘会来,她和她们关系素来就好,这回的事情全是沈芫在拿主意,所以沈荨见着王氏姐妹时还有些不好意思();。

    待沈芫等人迎上去的时候,王四娘看向明显不好意思看她的沈荨,上前亲热地拉起沈荨的手,“荨妹妹怎么同我生分了?”

    “我……”沈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放心吧,你四娘姐姐还没那么小气,今日的百花宴是荨妹妹的雅集,我如何能不来?”王四娘拍着沈荨的手背道,但连一丝眼风都不肯施舍给沈芫和沈萃这两个主人。

    沈荨松了口气,她也实在不愿意为了个纪澄伤了和王四娘的情分,今日见王四娘如此笑意盈盈,顿时觉得是自家三姐过于小气了,当时就不该跟王四娘斗气。

    王悦娘笑着从后面走上来道:“我今日本来说不来的,荨姐姐上回都不参加咱们的牡丹宴,我还生着你的气呢,但四姐姐说你上次是身子不适才没来的。我想着也是,咱们是两个是什么样的交情,你若不是真的身子不好,如何会不来。到底还是四姐姐疼你。”

    王四娘和王悦娘一个扮红脸一个扮白脸,将沈荨羞得面红耳赤,自惭自愧尴尬地道:“我知道四姐姐疼我。”

    这厢王氏姐妹和沈荨说着话,沈芫和沈萃也没道理留在原地受人冷落,便往旁边去同其他姑娘寒暄去了。

    王悦娘瞅着两人的背影,撇了撇嘴,狠狠地瞪了瞪。王四娘脸上依旧一派和气,但眼神里的凌厉却几乎掩饰不了。她已经给沈芫送了梯子了,没想到对方不仅没有就势下山,反而丝毫不搭理,那以后也别怪她翻脸无情了。

    女孩儿家之间的矛盾来得莫名其妙,有时候仅仅是为了一桩小事儿,就结下了不解的恩怨。

    苏筠倒是没有像沈芫样,她看着王四娘姐妹过来,便朝旁边的姑娘微微点了点头暂时离开,带着笑向王氏姐妹迎来,“思娘姐姐,悦娘妹妹,思娘姐姐今日真美啊,这水绿罗我怎么从来没见过,瞧织法像是咱们江南制造局上贡的东西。”

    “筠姐姐眼力真好,可不就是江南赶在过年前敬上的么。淑妃娘娘统共就得了三匹,其中这匹水绿色的就给了四姐姐。”王悦娘道,神色间不无羡慕。毕竟王四娘和淑妃娘娘才是一母同胞的亲姐妹。

    “筠妹妹头上这支红宝石蝴蝶牡丹簪也挺别致的,瞧着像是宫里匠作的手艺,但又似乎没见过这样子,这蝴蝶翅膀薄如蝉翼,如今匠作的手艺可很难达到了,哎,真是可惜。”王四娘道。

    苏筠不自然地摸了摸头上的蝴蝶簪,“这是当初先太后赏赐我家的,祖母给了我。”

    “怪不得我说我没见过呢,宫里头已经不时兴这样的样式了。”王悦娘快嘴地道。

    苏筠的脸上顿时尴尬得不得了,耳朵都羞红了,苏家虽然也是世家,破船也有三车钉,可毕竟已经不复当年的繁华了,她的首饰里虽然也有许多南边儿时兴的款,但都嫌压不住今日的阵脚,这才将这支压箱底的宝贝翻了出来。

    王四娘狠狠地瞪了王悦娘一眼,替她描补道:“先太后赏赐的东西,别家求也求不到呢,已经不是时兴不时兴之说了,能有这样东西的人,非底蕴深厚的人家不能。”

    苏筠作势理了理耳发,遮掩了一下自己的失态,心道王家两姐妹里,也难怪大家独尊王四娘了。

    王悦娘也一下就回过了神来,赶紧道:“筠姐姐,你可别怪我嘴快,刚才是我没见识了。”话虽这样说,但王悦娘的眼神里却已经藏不住那种轻视,以及对苏筠的态度也变随意了。

    像苏筠头上的这簪子,原本就该供起来放在家里把玩,哪里能真把几十年前太后赏赐的东西拿出来戴呢,便是金子重新翻新了,那也不适合如今戴出来了。王悦娘原本以为苏家还有几分家世,如今看起来倒是强撑脸面了,外头光鲜,里头早就*了();。

    王四娘如何能不懂王悦娘的心思,但是敌人的堡垒总是从内部瓦解才最大快人心,王四娘不介意拉拢苏筠。

    “瞧筠妹妹的脸色,身子应该是大好了吧?上回牡丹宴你也没来,让我好生忧心。”王四娘道。

    大家都知道彼此说的是场面话,王四娘不停地提这个茬,意思就是要追究出是谁在当中作梗,表现出一种只追主犯,从犯不问的态度来。

    苏筠也只能尴尬地道:“我身子好多了,多谢思娘姐姐关心。”但其余的话她却不肯再说。苏筠住在沈家,没道理胳膊肘往外拐。

    王四娘见苏筠这态度,神情也微微冷了下来,往沈芫那边儿望去,冲着沈荨和苏筠道:“芫姐姐好似在生我的气,我真是不知道是哪里做得不好,惹得芫姐姐恼了我。”

    苏筠没开口,沈荨忍不住为沈芫解释道:“芫姐姐没生四姐姐你的气,只是为着澄表妹的事情,一时觉得放不下脸面而已。四姐姐是知道芫姐姐的,她最是护短,澄姐姐又最能讨她欢心。”

    王四娘其实早就料到是为了纪澄的事儿,但只是没想到纪澄这般能讨沈芫的欢心,她远远地瞧向纪澄,见她笑意盈盈地正同几个姑娘说话,不由撇撇嘴,“看来你这位澄表姐挺会来事儿的,商家女就是这样,做什么都以为是在做生意,习惯了点头哈腰地逢迎人,一辈子也直不起腰来。”

    王悦娘也讽刺地轻笑了两声。

    沈荨闻言轻轻皱了皱眉头,她有些不喜欢王四娘这样说纪澄。大家都是亲戚,又在学堂了相处了一些时日,沈荨虽然也瞧不上纪澄的出身,但对她这个人却没什么坏印象,且这回的百花宴也多亏她出力。

    苏筠见状也赶紧道:“澄妹妹不是那样的人,我瞧她的品行做派都是极好的。”

    王悦娘哼笑一声,“筠姐姐难道已经沦落到要跟一个商家女交好的地步了?”

    苏筠听了脸上一红,气得指尖都开始发抖了。

    王四娘嗔了王悦娘一眼:“悦娘你别这样说,便是皇上也还有几门穷亲戚呢,再说这位澄姑娘也不算穷亲戚,虽然是商家女出身,但纪家可是出了名的有钱。你不见荨妹妹的三婶每年都是报国寺捐香油钱的头一份儿。

    “是了。”王悦娘笑了笑,“只是她家银子再多咱们也不稀罕跟这种人来往,也不怕降低了自己的身份,跟她来往久了,难免沾惹铜臭味。”

    “你嫌铜臭,也许就有人喜欢呢。”王四娘拿眼去瞧苏筠。本以为她是个灵醒的,哪知道却丝毫不上道,为着沈芫也就算了,如今为了个纪澄居然也敢反驳自己,真是给脸不要脸。

    苏筠知道王氏姐妹是指桑骂槐,万万料不到她们是这样的德性,简直就是“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猖狂,她也犯不着跟这样的人来往,此刻连礼貌都顾不得了,转头对沈荨道:“荨妹妹,我去芫姐姐那儿看看有什么可以帮忙的。”

    等苏筠一走,王四娘就拉住沈荨的手道:“荨妹妹,你是不是觉得我有些不近人情?”

    沈荨没接话,那意思就是默认了。

    王四娘低叹一声,“我知道你心里怨我,只是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那位澄姑娘明知道自己的出身不好,自然要费力讨你们的欢心,但是装一日容易,装一辈子却难。你呀且看着吧,她那样出身的人总有一日要露出本来面目的,我如今只劝你听我一句,离她远一些,省得将来你觉得被她骗了反而伤心难过。”

    沈荨虽然还是没说话,但明显已经被王四娘这番恳切的话给说动了,眉眼总算是松快了,陪着王氏姐妹一路往菊圃去看那五龙团。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