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24章 东施笑

第24章 东施笑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脑子轰地一声炸开,脸瞬间惨白了起来,她低头一看自己此时的模样,叫这两个男子一同看了去,她将来还如何嫁得出去。

    沈御和沈径也是懵了,他们先才听见有人落水求救,见是女子也不好出手相救,却也得等在原地看是否有会水的婆子、丫头下去救人,以防万一。

    哪知二人远远却见另一个姑娘跳了下去救人,水里又是险象平生,他们便更是迈不开腿了,直到纪澄拉扯了齐华登岸,他们却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沈御和沈径两人心里此时都骂沈彻狡猾,这人最是冷血,亏得外头人还称他最是怜香惜玉,哪知刚听见人落水,又见纪澄下水救人,沈彻头也不回就已经闪身离开。

    而沈御和沈径这两个自认厚道之人此时却落入了尴尬之中。

    纪澄听见脚步声近,急得不得了,也顾不得许多,只惨白着一张脸哀求道:“烦请两位表哥速速离去。”

    沈御和沈径立时反应过来,二话不说地从一旁闪了开去,虽叫此时跑过来的下人看到了衣角,可哪个又敢多说半个字?只当是自己眼花了。

    却说沈御和沈径快速离开后,皆想着往高处去看看后事如何,一上旁边假山就见沈彻赫然在立。

    “到底还是二哥有经验。”沈径不得不感叹,“二哥这是第几回遇到落水的小娘子了?”

    沈彻淡笑无话,只居高临下看着远处花坞的情形,显然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小娘子落水的事情了。

    丫头、婆子去得极快,沈芫等人也下了船绕着岸边朝花坞奔过去,早有丫头拿了披风将纪澄和齐华裹了起来,那齐华此刻想来也清醒了过来,由着丫头拥着她们去换衣服。

    沈荨只道:“这儿离我屋里近,去我哪儿吧。”因着入了夏,她不耐炎热,早央了安和公主搬到了园子里避暑,是以有此一说。

    待纪澄等人离开,沈彻侧头道:“亏得你二人离开得快,否则两位美人正好一人一位纳回家去。”

    此时居高,沈御早看到了下头情形,闻言不由摇头。

    那花坞繁花掩映,藏之幽深,不注意根本不见其形,可从山上俯瞰,齐华落水的那九珑桥上却恰能正望着这花坞。

    而沈径听了沈彻之言,却道:“亏得澄妹妹提醒,不然今日之事还真是尴尬。”当时那种情形,他们该看的不该看的都已经看到了,若是纪澄真找他们负责,他们还真是无耐,又是自家亲戚,这可就难办了。

    纳妾不难,可对方岂肯委屈?

    “你这位澄妹妹生在北方,居然会凫水,倒是稀罕。”沈彻淡淡地道。

    “这……”沈径一时也觉得纳闷,只是沈彻话语里的暗意却叫他不认同,可又不知该如何解释();。

    却听沈御道:“这位澄姑娘却是位热心肠的。”

    沈彻不再开口,家中这两位兄弟对女人的了解都算是少得可怜之辈,他也不欲多言,今日这桩事眼见着也了了,倒不用多生枝节。

    这样的情形,但凡是个有脑子的,都知道不该轮着她纪澄下水救人,偏偏那位纪家姑娘却抢先一步跳了下去,这是缘何?

    若要说纪澄是个大大咧咧的姑娘,也就算了,但那日沈彻听见她对弘哥儿之言,就知道这姑娘的心思大不单纯,哪里能做出眼前这等傻事。

    其实纪澄也是冤枉,她初时跳水救人,实在是午后、酒后脑子有些不清醒,下意识地就跳了下去,等被湖水冷醒之后才懊恼自己的一时发热,但此刻也容不得她后悔了,只好认命游过去,看能不能博得个英勇救人之美誉。

    但是纪澄万万料不到的是会在花坞看到沈家的两位表兄,而在当时那般混乱的情况下纪澄还是留意到了花坞内矮桌上的三盏茶杯,可见当时是有第三人的,只是不知是何时离开的。

    不过这些都是细枝末节不用理会,可若是被人发现沈御、沈径二人当时在花坞,那纪澄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了。以她的身份,又是此等情形,怕只能坏了名声,能有一架小轿抬入府中都算是好结果了,最坏的只怕要被她姑姑逼死。

    其实纪澄心里也是烦躁,沈御、沈径眼见着人落水,一不急着奔救,二又逗留不走,简直是莫名其妙。不过静下心来细想,纪澄也是能理解沈御、沈径的,他们第一时间没有出现,再后来也就不好意思出面营救了。

    显见得这两位爷心底对一众姑娘也是有防备的,就怕被硬赖上。

    纪澄在沈荨的屋子里换了衣裳,因着她本就住在沈府,也没有带衣包,所以眼下只得穿了沈荨的衣裳,她个子比沈荨高挑,袖子有些短,显得不太合身,但也只能将就了。

    齐华的丫头却是将她的衣裳取了来,伺候她换上。

    姑娘们开始叽叽喳喳地询问,怎么会落水的?可惊着了?

    沈芫又叫人张罗姜汤等物让二人服下,真是好一通混乱。

    “你可真是够大胆的?!”沈荨看着纪澄的眼睛都亮了,“真没想到你还会凫水。”

    纪澄打了个喷嚏,不好意思地道:“小时候胡乱学的。”

    “你既会弹弹弓,又会凫水,还有你不会的吗?”沈荨看着纪澄的眼睛都快发光了。

    沈芫道:“快别缠着澄妹妹说话了,她自己也受惊不少,你先去看看齐姑娘那边有没有什么需要的吧。”

    沈荨闻言多看了沈芫两眼,这才转身离开。

    一时纪澄身边总算是清净了下来,沈芫在她身边坐下,看了她好几眼,张口欲言,却又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纪澄此时其实早料到齐华落水的原因恐怕不简单,怎么恰好沈家的公子就在附近的花坞里,她旁边的人呼救时,若非纪澄跳下了水,很可能沈家的公子也会出手相救的。

    “芫姐姐,你有话就直说吧。”

    大概是纪澄的态度太过坦荡,沈芫也便直言道:“你可知齐华是故意落水的?”

    纪澄点了点头,“猜到一点儿了。”

    “前头一个赶到你们跟前的正是我的丫头素雪,她说像是瞧见了大哥和六弟的身影();。”沈芫谨慎措辞道。

    纪澄的脸顿时通红,拉了沈芫的袖角垂泪道:“当时他们就在哪儿,怕是见我扶了齐华过去,不好立即走开,免得惊动大家。好姐姐,你就当什么也没看见吧,我是万万没料到两位表哥都在哪儿的。”

    沈芫见纪澄这副可怜模样,也是心软,相处这些时日,她也能看出纪澄不是那等自轻自贱的人,刚才的话不过是试探她,就是怕她一时心急做出错事儿来。

    听得纪澄如此说,沈芫就放了心,“你放心吧,我已经叮嘱过素雪了,只是你们当时是个什么情形,齐华那边儿可得敲打一番。”

    说罢,沈芫又不由撇撇嘴,“齐华真是快成笑话了,恨嫁得不得了,想不到如今连这等手段都使了出来。我刚才特地从那桥上过了,正巧她那个位置就能看到花坞的情形。以为凭这样的手段就能赖上沈家,真是可笑。”

    纪澄也是没能理解齐华的想法,哪怕最后真被她成了,她的名声也毁了,哪怕云阳伯府以势逼人,让她进了门做正头太太,又如何能保证将来不受婆家冷眼?万一不成,那就更是毁了。

    也正是因为这样,纪澄救人的时候,压根儿没想过还有“故意落水”这一说。却原来因着落水,曾经也成过一桩英雄救美白头偕老的婚事,以至于京师闺秀之中恨嫁的,也有那想要效仿之人,却是东施效颦了。

    这头纪澄换好了衣服,头发也烘干了,便到另一边儿去看齐华,此时沈芫正陪着她,多少也有防止齐华乱说话的意思。

    “齐姐姐可好些了?”纪澄刚张嘴就打了个喷嚏,有些尴尬。她身子骨原本是很好的,主要是骤然入水,又受了几番惊吓,心思颇繁,这才让寒邪入了体,不过此刻倒是不妨。

    齐华一见纪澄进来,就拉住她的手道:“今日多谢澄妹妹救我,否则这世上也不知道有没有我这么个人了呢。”

    若是诚心感谢,本该她去看纪澄的,此刻却等着纪澄过来,可想齐华心中还是怨怪纪澄多事儿的。

    这人也是奇怪,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沈家的几位公子是不会冒然下水救人的,偏齐华此刻被纪澄救了,就觉得当时如果纪澄不下水,沈家大公子或者二公子肯定不是那见死不救之人。

    但到底纪澄是一片好心,齐华有苦难言,又不能责怪她。

    沈芫见纪澄进来,便站起了身,“我出去看看其他姑娘,齐姐姐也别着急起来,家下小厮已经回伯府禀报去了,只怕等下就有家人来接你。”

    齐华道过谢,却也不让沈芫走,拉了纪澄并肩坐下道:“澄妹妹,先才你救我上岸那会儿,我仿佛听见有男子的声音。”说到这儿齐华用手绢拭了拭眼泪,“我心里一直担心着,咱们当时衣衫都湿透了,若真是被外男看去,我们可怎么办啊?我……”

    说着说着齐华就呜咽了起来,纪澄和沈芫对视一眼,一个的眼光是无奈,一个则是轻蔑。

    这无凭无证地哪有自己拿脏水往身上泼的道理,她自己想惹一身骚就算了,却还要拉纪澄下水,纪澄心里自然也恼火,脸上却露出诧异之色道:“哪有什么男子说话?姐姐可是吓糊涂了?”

    沈芫也道:“怕是婆子的声音粗了一点儿,就让你误以为是男子了。不信你去问问,今日都知道磬园开百花宴,家中男子早就回避了,连小厮也不可能进园子的。”

    齐华心下懊恼,当时她虽然溺水昏迷,可是被纪澄拖上岸的那刹那她曾经清醒了片刻,明明听见纪澄喊“表哥”的。只可恨现在沈芫和纪澄联手否认。

    待沈芫离开后,齐华忍不住埋怨纪澄道:“澄妹妹,我脑子清醒得紧,当时真是听见你喊表哥了,你说是也不是,难道你就这样被人白白看了不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