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25章 浮思动

第25章 浮思动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不想跟齐华歪缠,替齐华掖了掖被子道:“姐姐怕真是吓出了癔症了,我当时刚把你救上岸,丫头婆子就涌了来,哪有什么男子?姐姐难道就这样想被男子看了去坏了声名?”

    齐华被纪澄的话一噎,她之所以追着不放,那是觉得自己毕竟是云阳伯府的千金,被沈家公子平白看了,也不可能一顶小轿抬进门,必然是要做正头夫人的。可是当时她浑身无力很快就又晕厥,不能逮个现场,现在被纪澄否认,也只能忍了,现在不过是心下还有些不甘而已。

    但齐华也知道纪澄的顾虑,以她的身份可就不能跟自己比了,被人看到了那还得了。不过这也怪不得自己,要怪只怪纪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一时,有丫头来禀报,说是云阳伯府的大公子齐正到了。自家妹子落水,大哥亲自来接,也算是一片爱护之心了。

    纪澄扶着齐华站起身,就想躲到屏风后面去回避,却被齐华一把拉住,“澄妹妹,是我大哥来接我了,你也不必回避,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咱们早比一家子都还亲近了。”

    丫头将齐正请到外堂,齐华用力拉了纪澄打帘子出去,冲着堂中长身玉立的男子唤了声,“大哥。”

    齐正回过头来,见齐华同一生得国色天香的女子并立,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位齐正是齐华的一母胞兄,因着袭不了伯爵,如今在宫里寻了个差事,不过能在宫里当侍卫,想必也是有一身本事的。

    今日之所以能来接齐华,乃是因他们母亲身体有些不适,他告假回家正待在伯府。而齐华之所以心急火燎行此下策多少也是因为母亲病忧,怕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又要耽搁三年,那可真就嫁不出去了。

    这齐正生得唇红齿白、温润如玉,端的是翩翩佳公子,一身的书卷气更添儒雅,若将来能领军沙场,那就是儒将一枚();。至今还未说亲,也是云阳伯府想让他举业有成之后,娶一房世家小姐为妻,将齐氏重新壮大。

    纪澄的眼睛只掠过齐正一瞬,就低头垂眸。

    齐华则有些得意地瞥了纪澄一眼,她这位哥哥可不是她自夸,便是在京师众多贵族子弟里,那也是出类拔萃的。

    “大哥,这位是纪姑娘,今日我不小心落水便是她救了我。”齐华道。

    齐正当时已看傻了眼,纪澄此刻身上虽然穿着不太合体的衣裳,但却越发显出她的雪肤花貌来。齐正好歹也是十八岁的男子了,休学之时也跟着堂哥表兄之类见过一些世面,但纪澄的美貌却是他平生所罕见。

    而且这姑娘生得仿佛月笼寒烟,雾里看花一般美貌,明明在你眼前,你却总觉得云遮雾绕,撩得你恨不能多看几眼,看个清清楚楚。

    说她楚楚动人,却又妍丽如海棠,若说她妩媚多姿,但又不失山茶之清丽。只如那轻云微裹的霞光,自有流光溢彩从她身体里往外透出。

    齐正心里不由浮现一句诗词,如此伊人,当吾寐思服。

    恰闻齐华的话,齐正耳根子一红,赶紧躬身对着纪澄作揖行礼,“今日真是多谢纪姑娘了。”

    纪澄让了半步,没受全礼,“没能照顾好齐姐姐才是我们的过错。”

    毕竟是外男,齐正在沈荨的院子里也不能多留,一时沈芫、沈荨都过来了,两兄妹联袂告辞,且别过不提。

    而纪澄身体不适,也没有再去园子里和姑娘们说话,同沈芫说了一句,便回了自己屋里换衣歇下。

    夜里自省今日发生的事情,纪澄又是辗转反侧,再次懊恼今日自己的鲁莽,实在是低估了京师闺秀的勇气,哪知道她们还有以命相搏这样的孤勇,倒是她自己孤陋寡闻了。

    而同样的夜里说回沈御和沈径二人,心里自然也是懊恼,当时怎么就鬼使神差地没有第一时间离开。

    沈径不知沈御的想法,但是他自己却知自己心事。齐华落水,他丝毫没有相救之意,沈家磬园水多,难免没有溺水之事,所以家中婆子、小厮里专有那会凫水的,平日里负责看顾园子。

    所以齐华落水不必太过担心,但沈径看到纪澄愣头愣脑地跳水救人时,心生触动十分担心。他担心的是纪澄自己会不会反而溺水,而触动的却是因为纪澄的古道热肠。

    沈径从小生在大宅里,这里面的女人一个个都成精了,心思比男人还深,也有那心思浅薄的,那就是太浅薄,浅薄而骄矜。

    是以沈径虽然也到了说亲的年纪,按说说起女子来正是该面红耳赤的年纪,可他却从没动过心思,直到骤然见到长成后的纪澄时,这凡心才晃了晃,但到今日他见纪澄孤身救人时,一下就被这姑娘的良善给触动了。

    能有这份救人之心的人,再差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何况,何况纪澄还生得那般貌美。

    想到这儿,沈径的脸就红了,一脚踢开身上的薄被子,只觉得全身燥热得厉害,灌了三壶凉茶也解不了渴,最后干脆去厨房舀了几瓢凉水当头淋下,这才算是安静了。

    可是一回屋子,纪澄那湿漉漉的明亮得仿佛春夜流泉般的眼睛,那薄透透的衣裳包裹的湿漉漉的身子,还有那显而易见的女儿家独有的浑圆,都叫沈径为之失神。

    一夜辗转,一闭眼就是那一幕,撩得他脸发烫,心发火,无药可救。

    而沈御自然比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沈径要沉稳得多,他成过亲,身边还有一房姨娘和一个通房丫头,虽然并不热衷于房中之事,但是也从没憋屈过自己();。

    但或许是因为夏日炎热,人浮气躁,或许是因为近两日吃东西上火,沈御到半夜也没睡着,起床唤丫头进来伺候。

    今日值夜的恰是通房丫头蕊雪,她是先大奶奶身边的丫头,沈御的妻子还在时就收了房,待大奶奶去世后,蕊雪自然留了下来,依旧在沈御身边伺候。

    这会儿因是夜里,蕊雪早就在外间躺下了,听得沈御叫人,忙不迭地胡乱披了件衣裳就跑了进来,见沈御正要自己倒水喝,忙地跑上前从温热的茶桶里提了茶壶出来。

    沈御比蕊雪高了许多,冷不丁地蕊雪胸前那两团雪腻就撞进了眼底,夏日大家都穿得少,此刻蕊雪不过着了件嫣红色绣山茶花纹的肚兜,外头罩的对襟肉粉色小衣,因没系腰带,简直是什么也挡不住,图担了个虚名。

    不过蕊雪那处虽然极白,却生得娇小,并没有太大的波澜起伏。

    但沈御却猛地抬起了头,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只因他眼前骤然浮现出午后花坞看到的那一幕,纪澄被湖水透湿的衣裳里,那抹胸上绣的就是一朵白色山茶花。

    薄兰色的素地雾榖像寒烟一样笼罩簇拥着那朵雪白而妖冶的山茶,简直就像勾魂夺魄的妖精。

    明明是冰清玉洁的颜色,可贴在纪澄身上,就硬是生出了妩媚倾城的娇妍。而那位才不过十五年华的澄表妹,身子已经长得比双十年华的蕊雪还玲珑有致了。

    湿润地贴在她身上的衣裳,彻底显露了她纤细得盈盈一握就能折断的腰肢,沈御的眼前甚至还能清楚地浮现那雾榖贴在她腹间、腰际的褶皱,是那样的清晰。

    沈御从没想过自己为如此下流,竟然会肖想自家表妹的身子。他甩了甩头,想将那绣着白色山茶花的抹胸从眼前荡开,可入眼的却是蕊雪那诧异的眼神。

    “公子,你可是病了?”蕊雪见沈御满面潮红,踮起脚尖想探沈御的额头,却被沈御躲了开去。

    “下去吧。”沈御推开蕊雪,往床畔走去,可不知怎么又改变了主意,回头将已经走到门边的蕊雪叫了回来。

    第二天蕊雪出门时腿都打颤儿,虽然她一直知道沈御的凶猛,可他素来是有节制的,通常叫她伺候一次就够了,从没像昨晚那样不知餍足,急得仿佛饿了三天的狼一般,连她的肚兜都来不及除下,就恨恨地揉了起来。

    蕊雪一想起昨夜就脸红,迎面遇到兰香的时候忙晃晃地低下头。

    可惜兰香早就看到了蕊雪那一脸羞红,还有走路的奇怪姿势,撇嘴一笑道:“姐姐也太轻狂了些,昨儿晚上叫得满院子的人都听见了,没得让人嘲笑咱们去了的小姐,屋里怎么有这样不知廉耻的丫头。”

    原来这兰香和蕊雪同在先大奶奶身边伺候,兰香生得比蕊雪更妩媚一些,先奶奶自然不愿给她开脸,狐媚了沈御去,所以怀孕时反而提拔了蕊雪。

    如此一来,兰香不敢埋怨大奶奶,自然将一腔怒气都怪在了蕊雪身上。后来大奶奶去世,兰香本可以回林府,但她自愿留下来照顾弘哥儿,也就没人逼她回去。

    可她哪里是想照顾弘哥儿,根本就是想攀高枝,奈何沈御不好女色,对兰香的屡次示好都视而不见,越发激得兰香更恨蕊雪。

    蕊雪一听兰香的话,小脸儿霎时就白了。她初时还能压抑得住,可是后来大公子要得太狠了,她就没忍住。想到这儿,蕊雪跳河的心都有了,匆匆地绕过兰香就跑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