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27章 端午惠

第27章 端午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也垂眸跟着唤了句“御表哥”,她这也算是厚颜了,不管沈御看得上看不上自己的出身,但她按着沈萃这边的关系喊一声表哥也是应当,关系还是要拉近些比较好,指不定将来还有求着沈家的时候,人熟才好说话。

    弘哥儿看到他爹沈御之后,就不自觉地往纪澄身侧一站,成功躲避了沈御的视线。

    沈御看向纪澄,没想到会骤然在这儿见到她。打那日纪澄入水救人被他看见之后,沈御连续做了两晚的梦,都有她入梦,难免自觉龌蹉,居然对小姑娘起了那种不正经的心思。

    此时沈御自然也是无话可说,只道:“你们怎么来了?”

    “明日不是端午么,我们来给大哥送长命缕。”沈萃道。

    “进去说话吧。”沈御一边说一边抬腿往正堂去,沈萃和纪澄忙地跟上,弘哥儿则牵着纪澄的衣角往里走。

    纪澄低头看了一眼弘哥儿,沈御必定是个严父,否则弘哥儿不至于这般怕他,倒是她自己也没料到少年老成又骄傲的弘哥儿会这样亲近自己,他们也不过才见了两次面而已。

    进到屋内,灯光明亮了许多,沈御也注意到了纪澄身边的弘哥儿,眼底微露诧异,弘哥儿往后退了半步,因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训孩子,沈御也没多说。

    沈御无话,沈萃扯了扯纪澄的衣袖,示意她赶紧将东西拿出来。沈萃送给沈御的是一串五色缎做的小葫芦,十分精致可爱,纪澄则从匣子里随便摸了一个长命缕出来,递给旁边伺候的蕊雪。

    待东西送出,沈萃拉了纪澄就走,离开沈御的常衡院远了,沈萃才拍着胸脯道:“哎哟,总算可以大口喘气儿了。”

    沈御的气势的确有些吓人,但到不至于让人喘不过气来,纪澄笑道:“大公子就这般让你害怕?”

    当着沈萃的面儿纪澄就不称沈御为表哥了,这姑娘,不管什么东西但凡跟她沾边的,都有一种霸道的占有欲,纪澄等闲都让着她();。

    “可不是嘛,跟个黑脸包公似的,也不说话,也不知道那些想嫁他的姑娘都图个什么?”沈萃一边说一边拿眼去觑纪澄。

    纪澄如何看不出沈萃那点儿小心思,只微微含笑不接话。

    沈萃看不出个所以然,又道:“咱们自个儿过来也就是表个诚心,我以为遇不着的,哪知道偏这时候回来。对了,弘哥儿怎么跟你那么亲近?”

    纪澄瞎编道:“我从小就有孩子缘。”这倒不假,她当假小子那会儿,比她二哥还得人心,简直就是一呼百应。

    沈萃自然不信,但也知道套不出话来,气呼呼地道:“走吧,该去二哥那儿了。”

    这一回轮到纪澄希望沈二公子不在了,打那回在得月亭顶上遇到沈彻之后,纪澄想起他就有些不得劲儿,她平日的装模作样在他面前全都废了。

    不过沈家这几位表哥,在府里通常见不着踪影,今日能碰上沈御,已经是运气中的运气了,就是沈御也不过是回来换身衣服而已,等下还要出门应酬的。所以那位神龙现首不现尾的二公子偶遇的机会会更小。

    纪澄跟着沈萃去了磬园的九里院,沈彻没有住在国公府的外院,但又未成亲,所以另择了磬园的九里院居住。

    这九里院在磬园里几乎独成一园,进得宝瓶门,是九弯十八拐的小径,有小溪环绕,或穿竹林,或踏木桥,或绕过蔷薇架,移步换景,一片清幽宁静,鼻尖还有木莲花的淡幽芳香飘过,说是人间仙境也不为过了。

    待眼前开阔时,便有依溪而建的蜿蜒竹屋沿着山坡向上,旁有修篁万竿,翠竹叠韵。

    此时已经掌灯,竹屋里透出橙光来,于翠林里仿佛一条蜿蜒而升的蟠龙,旁边的小溪仿佛银带飘渺,纪澄不由叹道:“好美啊。”

    便是沈萃也有些失了心神,不由嫉妒起国公府大房的清雅富贵来。

    二人正待往前,就有小童迎了过来,“五姑娘……”这小童还不认识纪澄,看向她时不知如何称呼,顿时有些尴尬。

    “这是我澄表姐。”沈萃道:“二哥可在?”

    琪树道:“二公子正好在,五姑娘是来送长命缕的吧?卢姑娘也在里头。”正说着话,又见苏筠领了丫头从小径绕了出来,三人正好同行。

    刚刚靠近山下的竹屋,还没进屋就听见了卢媛娇滴滴的声音,“彻表哥,明日端午龙舟,你可去看?看完龙舟还有马球赛,京城实在太热闹了,幸亏我这回赶上了端午。”

    纪澄和沈萃对视一眼,都忍不住打了个颤,卢媛平素的声音英朗里带着飒爽,可不是现在这样娇嗲得让人起鸡皮疙瘩的声音。

    旁边的苏筠没忍住一下就笑出了声。

    卢媛一见纪澄她们三个人走进去脸越发地红了,不由自主地往旁边退了退,“真巧啊,你们也来给彻表哥送端午辟邪之物吗?”

    三个人里只沈萃应了,纪澄是见着沈彻,有种做贼心虚的尴尬,再看苏筠却是红着脸时不时拿眼偷瞧沈彻。

    纪澄心忖,两个表妹,一个貌美如花,一个活泼开朗,也不知沈二公子会消受哪一位的美人恩。

    只是沈彻的风流倜傥,便是纪澄这个初来的都有耳闻,苏筠和卢媛想来也知道,便是这般居然也是芳心暗许,直教人唏嘘。

    不过也怪不得苏筠和卢媛二人,沈彻这身皮囊真真是好,冷俊里不失清隽,疏淡中又隐含风流,如寒空之皓月,孤山之青松,叫人神往而心驰();。便是纪澄看多了,也有些把持不住。

    沈彻这样的人,便是不言不语,日日见着他怕也能多吃半碗饭。

    秀色可餐也。

    只可惜卢媛是媚眼抛给瞎子看,一番询问却只得沈彻“另有应酬”之语。

    苏筠忍不住道:“听说今年金虹湖的龙舟赛,便是圣上也会去呢,彻表哥真的不去看吗?”

    “每年圣上都去金虹湖看龙舟赛的,二哥年年都去,早就看烦了吧。”沈萃嘴快地道。

    沈彻唇角一抹淡笑,也不言语,纪澄却眼尖地见他微微扫了一眼旁边伺候的小童,那小童就朗声道:“公子,马上戌时了,你不是约了马公子他们吗?”

    沈彻站起身,道了声抱歉,转身欲离开去更衣。

    纪澄和沈萃赶紧取了小玩意出来搁在桌上,苏筠和卢媛虽有千言万语,却也只能咽回了肚子里。

    回去的路上,纪澄想着沈彻刚才的态度,对她们这些表妹们可是十分避忌的,遂放下心来,刚听说沈彻那些风流韵事时,纪澄还真怕他在府里也是那样。

    行到岔路时,卢媛忽然道:“走了半日脚都累了,我就不去见径表哥了,五妹妹,烦劳你替我将这东西送给他吧。”

    这倒是个直肠子的,只关心自己喜欢的那个,但也平白叫人笑话。

    苏筠比卢媛沉稳些,依旧和纪澄她们一起去了沈径的院子。

    沈径这边的情形又有所不同,他知道表妹们今日定要来送东西的,特地连应酬都推了,就盼着能不能看纪澄一眼。

    这会儿见纪澄进来,忍不住问道:“澄妹妹,身子可大好了?”

    纪澄大大方方地笑着应了句,“已经大好了。”与其扭扭捏捏,如此大方反而不让人怀疑。

    沈径也知道不好只顾着纪澄,又同苏筠说了几句,苏筠笑着道:“听说径表哥借了澄妹妹几本书,不知道能不能也借我几本?”

    沈径如何能不应,何况苏筠本就生得姿容艳丽,人也比纪澄更活泼些,同谁都能亲近,两个人议论了一会儿书,沈径手上没有,便答应她去外头的书铺给她寻些杂录、小品之流。

    等送了几位表妹离开,沈径看着纪澄的背影心里有些担心,不知道纪澄会不会误解他的一片苦心。他与苏筠说话,不过是为了保护纪澄,将她摘出去,免得他母亲针对纪澄。

    纪澄却压根儿没将这件事往心里去。

    次日,纪澄等早早就起床梳洗,因这日要去金虹湖畔看龙舟赛。沈府的彩帐前几日就在湖畔搭好了,而她们这些姑娘则会跟着安和公主还有黄氏、纪兰三人一起去湖边。

    老太太年纪大了,经不得热,所以今日并不出门。至于府中的几位老爷,齐国公和忠毅伯宫中有旨意都是要去伴驾的,至于三老爷沈英则约了友人另有去处,并不同一众女眷一起看龙舟赛。

    纪澄等人到金虹湖畔时,四周早已围满了人。

    在金虹湖的北面,早搭起了一座高高的看台,周遭御林军一步一个的站着,那是皇上和宫中贵人观赛的地方,湖的东西两岸则是京中达官显贵的彩帐,只南边儿向老百姓开放,还隔着栅栏,以免他们冲撞了贵人。

    安和公主自然是不在沈府的彩帐里坐的,一去就有宫中太监引上了御台观赛。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