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29章 兄妹隙

第29章 兄妹隙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听见沈荨的话后,抬眼一望,果然在前头不远处的人群里看到一抹身影,瞧着像是沈彻,她拉了拉沈荨的收道:“也许是你看错了呢?”

    这男人好色,圣人都有言,纪澄怕沈荨上去是自讨没趣儿。她是沈彻的胞妹自然无事,而她这个外人就有些尴尬了。

    奈何沈荨不听劝,“我自己二哥我怎么会认错,他那样的人能认错吗?”说罢拉起纪澄就又开跑。

    纪澄无奈望天,她去追沈彻,拉着自己跑算个什么事儿啊?

    沈荨天真归天真,可也不是傻子,她知道自己上去会碍了沈彻的事,但若是当着纪澄这个外人的面儿,沈彻总不好意思训斥她,沈荨想得十分美。

    “二哥,二哥。”沈荨一边跑一边摘下帷帽,实在太热,闷得慌,又怕沈彻认不出她来,索性将帷帽拿在手里朝沈彻挥舞。

    可怜纪澄,则一手被沈荨拖着,一手按在帷帽上,她可不想露脸,如此姿态显得就有些狼狈了();。

    再看沈彻,真是十足的清贵公子的模样,烈日似乎对他毫无影响,清隽朗逸,神清气爽,如盛夏之处雪峰,连身上的袍子都不曾有一丝褶皱,叫人望之心叹。

    听见喊声,沈彻侧头看见沈荨,不由眉头轻皱,走过来将沈荨手中的帷帽拿起给她重新戴上,“你怎么会在这里?如此乱跑,明年不许你再出来看龙舟了。”

    “哎,没有,没有。”沈荨急得跳脚又说不出话来,一直拿眼神向纪澄求救。

    纪澄权衡之后,开口道:“彻表哥,这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京师的小吃好奇,荨妹妹拧不过我的央求,才带我到这里来的。”

    沈荨对纪澄做了个“你就是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的手势。

    沈彻对自家妹妹的性子如何能不了解,但如果没有人纵着她,沈荨一个人也不会来。

    “这里鱼龙混杂,你们两个小姑娘不要乱走。”沈彻侧头对纪澄道:“这里不比晋地人的淳朴,纪姑娘又比荨姐儿年长一岁,今后还是别纵着她胡闹了,若真是出了事儿,你便是后悔也无济于事。”

    纪澄被沈彻说得满脸通红,幸亏此刻还隔着帷帽。这位彻表哥还真是厉害,话中有话,将纪澄完全拿捏住了。

    纪澄和沈彻完全不熟,原本以为沈彻对自己这个远得不能再远的表妹不会注意,哪知他竟知道自己是从晋地来。而且还看出是自己纵着沈荨胡闹了,并且借机敲打自己,若沈荨出了点儿什么事儿,她纪澄可完全没有好下场,后悔也晚了。

    纪澄再说不出话来,沈荨赶紧替纪澄解围道:“二哥,也不怪澄姐姐的,我自己也想来的。”沈荨拉了拉沈彻的袖子,“都是你啦,你宁愿陪那些什么劳什子人,也不陪我来看龙舟赛。”沈荨不满地往沈彻身边那位一直静立不语的女子道。

    那女子梳着妇人的发髻,但鬓边有一朵白花,这是本朝习俗表示是守寡未再嫁之人,但看她穿着樱粉短襦,黛紫十二幅湘裙,系着碧玉压裙环,想来已经过了三年孝期。

    不过其实民间远远不如官场讲究守孝之事,士族那是怕守孝之期做得不好遭人诟病影响升官之路,但百姓则是一年四季都在为生计而忙,哪里还顾得什么不能抛头露面之事,便是吃素也不能,若得了钱能打个牙祭吃顿肉,哪有为死了爹娘就不吃的,更别说是相公了。

    纪澄看眼前这小妇人虽然衣着看起来比较华丽,家世还算不错,但她能端午节跟着沈彻单独出门,想来也不是那挺有规矩的人家,大约同自己的出身差不多,唯一的差别可能就是不如纪家有钱。

    此刻见沈荨和纪澄都看了过去,那小妇人微笑着福身行了个礼。举止瞧着都还挺大方的,但总有一股烟视媚行之态,怕也是风月玩家。

    女人守寡不易,纪澄对这美貌妇人倒是没有太多的看法,谁都是在为更好的生存挣扎而已。

    沈荨则是鼻孔都朝天了,完全看不上那小寡妇,拉着沈彻的袖子道:“二哥,今天被我逮到了,你就得陪我,不然我告诉母亲去。”

    沈彻将袖子从沈荨手里扯出,“你现在若是不回去,今年的中秋赏月、重阳登高、元宵花灯你就都别想出门了。”

    沈荨没想到当着自己的面儿,沈彻都还想陪着那小寡妇,顿时觉得委屈,指着那小寡妇道:“你别得意,一个月前他身边的女人还不是你呢。”

    纪澄当时就想扶额,有这样拆自己哥哥台的么?但是他们两兄妹的事情,纪澄也不好对嘴,说多了反而被人怨怪,沈荨恐怕也不会听自己的。

    “荨姐儿,你的教养都哪里去了?”沈彻微皱眉头,视线扫向纪澄();。

    纪澄本是不想多事的,可是在沈彻的眼光里不自觉就拉了拉沈荨的袖子,“荨妹妹,咱们赶紧回去吧,马球赛要开始了,芫姐姐肯定到处找咱们的。”

    沈荨不领纪澄的情,负气甩开她的手,将她在沈彻处受的气全部撒在纪澄身上了,然后沈荨提起裙子拨开人群就跑,还一边跑一边抹泪。

    纪澄跺跺脚,她也是见了鬼的,本来心里盘算挺好的,哪知被沈彻的眼神一压就忍不住服从了,谁知道纨绔子居然还有这等威压。

    纪澄看着沈荨道背影,只好提起裙角追去,她算是怨死沈彻了,她今日对沈荨的一番讨好,全都被沈彻给破坏了。

    纪澄一边跑一边回头看沈彻和那小寡妇,跑起来的风将帷帽上的轻纱轻轻吹起,遮挡在纪澄眼睛前的障碍已经没有,她能够清楚看见沈彻那无动于衷的脸。这位可真够狠心的,见着沈荨哭闹那是一点儿恻隐之情都没有的。

    纪澄只好认命地继续往前跑。

    至于沈彻身边的那小寡妇则着实吃了一惊,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纪澄的容貌不过惊鸿一现,但已经足以叫王丽娘自惭形愧,倒退一箭之地。

    王丽娘侧头看了看沈彻,听纪澄叫他彻表哥,那就是表兄妹的关系。她真没想到他的表妹生得那般闭月羞花,叫神仙看了都会嫉妒,虽然她对自己的容貌还有些自信,可有那表妹珠玉在前,自己比起来就跟大白菜一般,是以不敢置信沈彻居然能看上她。

    “公子,荨姑娘这般跑走会不会有事儿啊,我不要紧的,公子还是先去寻着荨姑娘要紧。”王丽娘体贴道。

    沈彻轻扫王丽娘一眼,王丽娘的三魂七魄便去了三魂六魄,一个男人好看成这样可真是女儿家的灾难。何况沈彻的魅力绝不仅仅局限在他出众的俊逸上。王丽娘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觉得他这样的男人又冷又坏,明知道是□□,却叫人为他这一刻死了都心甘情愿。

    “丽娘,我还是满意咱们初识时你的样子。”

    初识时她的样子?王丽娘没回过神来。初识时她还是个受婆母苛待的小寡妇,住在二楼狭窄的屋子里,楼下就是夫家开的酒铺。

    那日沈彻带着随从经过,王丽娘惊为天人,也不知哪儿来得勇气,将自己随身带的汗巾子用扇坠儿系了,往他身上抛去,哪知沈公子十分知情识趣,从此结下一段善缘来,连带着她婆母都对她另眼相待,

    可他们初识时她是什么样子呢?王丽娘心惊地问自己,寡廉鲜耻么?

    就在王丽娘觉得整颗心都泡在凉水里时,却听沈彻道:“你当时想我当街就敢朝我抛汗巾子,今日不是说想我么,怎么又欲拒还迎地将我推走?”

    王丽娘看看沈彻,他眼里有笑意,可眼底却是冰冷的。

    王丽娘艰难地扯出一丝笑容,她听明白了沈彻的暗示,跟他玩女人的小心机实在没有任何意义。也是她自己有了不该有的念想,她这样的身份如何能配得上他,又何苦去装那贤妻良母,索性得乐时且及时乐才好。

    王丽娘心底苦涩,却又万分不舍他眼下的几丝怜爱。

    却说纪澄若真想追上沈荨,那不过是一转眼的功夫,沈荨这种闺秀的体力自然及不得她,只不过此时沈荨正在气头上,刚在沈彻面前丢了面子,纪澄若是上去,肯定又是被迁怒,沈荨大约还会有点儿恼羞成怒之意,谁也不愿意最狼狈的一面被人看到。

    且平日沈荨话里话外都是她二哥如何疼她,如此就更下不来台阶。

    等沈荨的情绪平息了一会儿,气儿也喘不过来时,纪澄这才气喘吁吁地赶了上去焦急地唤道:“荨妹妹();。”

    沈荨实在跑不动了,可又不愿意见纪澄,干脆转过身背对着她不说话。

    纪澄也不开口,只伸手去拉沈荨的手,沈荨甩开一次,她就拉一次,沈荨再甩开一次,她就再拉一次,终于沈荨不甩开她的手了,但也不说话。

    纪澄松了口气,拉着沈荨往回走。

    等快到沈府的帐篷跟前时,沈荨才开口道:“今日的事谁也不许说。”

    纪澄摘下帷帽,郑重地点点头。

    沈荨撅起嘴,忍不住埋怨道:“我二哥为了个不知哪里来的不知廉耻的女人,居然连我这个妹妹都不要了,我讨厌他。”

    其实纪澄也想顺着沈荨的话骂沈彻两句的,可是等他们兄妹一和好,不是人的就是她了,纪澄只能道:“彻表哥怎么会不要你,或许他对那女子并不是你想的那般,指不定是有别的事情在身才一块儿走的。”

    沈荨道:“他能有什么正经事儿啊?成日里只会眠花宿柳。”沈荨其不择言地道,等说完了又后悔,“我不是说我哥就是那样的人,可他,可他……”

    “我知道。”纪澄赶紧道,“彻表哥在大是大非面前比一般人都清楚,端看他屋子里如今连个人都没有就知道了。”

    沈荨又忍不住爆料道:“那可不是他忍得住,先头是我娘亲不许,怕下头人勾坏了二哥,后来是说亲在即,屋子里没有通房的话,那些清贵人家才愿意将女儿嫁进来。”

    对于那些清贵人家,家风比什么勋贵都更重要,哪怕你是公主的儿子,家风不好,那也是不愿意将女儿嫁进来的。

    纪澄点点头,从沈荨的话里益发认识到了家风的重要性。

    “可彻表哥能听公主安排,这就是孝顺和能辨是非了。”纪澄的话里对沈彻的要求可十分低,但听在沈荨的耳朵里却十分高兴,她今天这番发脾气,其实也是怕纪澄今后在人前说她二哥的坏话。

    哪怕沈荨再生沈彻的气,也绝不喜欢别人说他一句坏话。

    “那倒是,他对我娘从小就十分孝顺。”沈荨点点头,“可对我这个妹妹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

    纪澄听了只觉好笑,沈荨这里想从自己嘴里找安慰呢,她绞尽脑汁地想着如何为沈彻辩解,“我觉得彻表哥或许真有别的事情,以他的身份如何能看上那等女子,模样也不是多出众,说不定是别人拜托彻表哥照看她,彻表哥受人所托才不能撇下她的。”

    纪澄说出这番话,连她自己都有些不相信,明显沈彻和那女子之间有些亲昵,端看那女子看沈彻的眼神就知道。

    偏偏沈荨就是信了,因为她想去相信。“澄姐姐,你说得有道理,我二哥的眼光可不是一般的高。”

    纪澄这下总算是安慰住了沈荨,两个人并肩进了彩帐。

    沈萃不耐烦地迎了上来,“你们这是去哪儿了,到处找不到人,马球赛就要开始了呢。”

    马球赛是在离金虹池不远处的皇家别院里举行的,这皇家别院每年只有几天特殊的日子才对外开放,当然平民百姓也是休想进去的。

    托了沈家的福气,纪澄也进得了皇家别院。

    京中盛行马球,马球打得好的儿郎的名字几乎家喻户晓,纪澄初次看比赛,自然一无所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