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31章 妇人心

第31章 妇人心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第二日,纪澄从学堂回来,瞅着机会同纪兰私底下说上了话。

    “姑母,你昨日的话我想了许久,阿澄知道姑母是为了阿澄打算,只是宫里那样的地方,就是人精儿都有失算的时候,阿澄资质愚钝,即使进去了,过两年只怕也是草席裹尸的下场。”

    纪澄顿了顿又道:“阿澄只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姑母对阿澄的好,阿澄一辈子铭感在心,但凡姑母有所差遣,阿澄赴汤蹈火也是甘愿的。”

    纪兰暗自皱眉,只觉得纪澄简直天真幼稚得可怕,怎么就不明白她的苦心呢?她这可都是为了纪家好。这世上哪有容易的路,进了宫的确有风险,可是事在人为,纪澄哪怕就是嫁进世家,若是不用心,还不是有她受的,大家族里想要个媳妇死也不是难事儿。

    再说了,以纪澄的身份留在外面又能嫁到什么富贵人家,说什么铭感在心,这都是虚头巴脑的,纪兰可不觉得纪澄能自己什么。唯有她嫁进天家,那才是大家都有好处。

    纪兰想到这儿,寻思着的给她哥哥纪青写信去,让他好好儿劝劝纪澄才是。因此纪兰只是表面敷衍纪澄,“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你的事儿我也做不了主,你自己看着办吧。”

    纪兰说让纪澄自己看着办,这就是说她不进宫的话,在亲事上她这个做姑姑的也不会帮她的,这就是在拿捏了。

    纪澄心里叹息,也知道纪兰既然心里早有盘算,自己这番话是改变不了她的决心的,但纪澄还是抱着侥幸心试了试,现如今这条双赢的路走不通,她就得另辟他途了。

    纪澄在心里将这两个来月沈家三房的事情一一想了一遍。她这姑姑因为貌若天仙,从小就养成个好强的性子,后来又嫁给沈家三爷,更成了晋地的传奇人物,偏偏进了沈府,她的身份一对比就一落千丈,是以这几年看着貌似低调,实则一直在等一鸣惊人的时候。

    纪兰要一鸣惊人,就得指望沈英位居阁宰,否则定是越不过大房和二房去的。依纪澄看来,沈英想位居一品大约是不可能的,所以纪兰的心怕都指望在两个儿子身上了。或者指望着纪澄能入宫,将来当了太后,三房自然就水涨船高了。

    纪澄叹息一声,她这姑姑的野心太大,说到底还是银子多了助长了她的野心。私底下她的手都伸到宫里了,拿银子买通了不少内侍,纪澄也是最近才打听出来一点儿的。

    所以虽然纪家给了纪兰很多银子,但她的银子也还是填不了无底洞的。纪澄皱了皱眉头,纪家的银子也不是轻轻松松就赚来的,纪澄少不得要替纪兰心疼的,而她觉得,野心太大对纪兰并没有什么好处。

    这日借着去余夫人处学画的机会回了一趟兰花巷的纪家宅子。梅掌柜他们已经基本离开了纪兰的那些铺子,开始着手安排西域的事情了。

    纪澄道:“咱们家在西域那条路上是后去之人,背后也没什么人,所以不必跟谭家、陈家比,我看不如先从小处着手,哪怕是个茶水铺子都行,要紧的是打听消息,掌握了这一路的消息,咱们就知道该往哪个方向使力了。这是长久的大计,不必着急,慢慢儿的稳扎稳打才好。且务必要留意西域各国国内的情形,这样才不至于双眼摸黑。”

    梅长和等连连称是();。

    “姑娘,郝先生来了。”柳叶儿进门在纪澄耳边轻轻说了一声。

    纪澄点点头,梅长和等人很有眼色的就告辞了,纪澄也启程去了后院的照鱼亭。

    那位柳叶儿口里所说的郝先生其实真不是什么好先生。他原本是晋地一个地痞流氓,坑蒙拐骗无一不做,有一回犯在纪澄的手里,被纪澄来了个人赃并获,眼瞧着就要送到大牢里吃牢饭。

    郝仁这一辈子不知道害了多少人,一旦入了牢房,龙困浅滩,要他命的大有人在,他自知绝对不能见官,所以使出了浑身解数恳求纪澄。

    这事儿若换了纪家的其他人肯定是绝对不讲情面的。但纪澄从小心眼儿就多,说难听点儿她身上的血脉那是根深蒂固的商人血,凡事只讲求利益。

    纪澄知道郝仁鬼心眼儿多,若是利用得好,将来那些脏的污的事情就不用纪家自己出手了。经商嘛,有个诚信的招牌还是很管用的,脏手的事情还是让别人经手才好。

    所以纪澄手里掐着郝仁的七寸,又将他放了,不仅如此还出了大笔的钱给郝仁做铺垫,现如今郝仁的坑蒙拐骗早就不是当初的骗个十两、百两的档次了。如今京城那三教九流的人就没有郝仁不熟悉的,路子也是四通八达。

    纪澄等闲是不找郝仁的,郝仁那种人也不是被人驾驭的性子,双方算是结盟吧。

    “三姑娘。”郝仁一进来就朝纪澄作了个揖,“早就打听到三姑娘进京了,只是一直没机会来拜见,昨儿听姑娘让人传话,我一宿都没睡,总算是又见到三姑娘的天颜了。”

    这种混话将纪澄身边的榆钱儿逗得噗嗤直笑。纪澄心里对郝仁则是无奈,这人嘴里就跟抹了蜜似的,嘴皮子翻得极快,不过他的话一句都当不得真。

    “先生,别来无恙。”纪澄笑了笑。

    “不痒,不痒,我昨儿可是洗了三桶水,来见姑娘身上怎么带虱子呢。”郝仁笑道。

    这郝仁其实一天学堂都没上过,但他自诩比绝大多数的书呆子都更懂圣人之言,穿的衣服都是儒生袍,他生得国字脸、忠厚貌,打扮起来十足十的忠厚书生样儿,就喜欢别人叫他“先生”。

    这回连柳叶儿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纪澄扫了两个丫头一眼,柳叶儿和榆钱儿立即下去沏茶备饭去了。

    郝仁在后面喊道:“好几年没吃过晋地正中的梅花包子了,还求榆钱儿姑娘能赐小的一笼。”

    榆钱儿回头瞪了郝仁一眼,抬了抬下巴道:“等着。”

    两个丫头去后,亭中就只剩下纪澄和郝仁了。这亭子建在水中,用九曲桥联通岸上,四周隔扇全部拆了下来,人在亭中说话,丝毫不担心被其他人听了去。

    而纪澄也不用担心孤男寡女相处,毕竟这亭子几乎没有任何掩藏的地方。柳叶儿就在岸边儿等着伺候。

    “今日请先生来是小女有事相求。”纪澄开门见山地道。

    “三姑娘请说。”郝仁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伪装正色道。

    下面的话若要纪澄对别人说出,她铁定会难为情,但是对着郝仁,这算是黑碰上了黑,一些阴私勾当就不必掩藏了。

    纪澄将自己的打算对郝仁一说,郝仁立即就应了下来。“我还以为三姑娘要吩咐什么呢,原来是这等小事。我一准儿叫她把吃下去的全部给姑娘吐出来,姑娘且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纪澄轻轻点了点头。

    郝仁走出九曲桥,回头望了一眼坐在亭中不动的纪澄,一年多不见这位纪三姑娘已经出落得仿佛清水芙蓉了,只嫌脂粉污了她的颜色,远远看上一眼就叫人心生倾慕。

    只可惜这样表面上看着柔弱无害的女子,心眼儿多得可怕,真是谁惹上了谁倒霉。郝仁自己虽然一肚子坏水儿,但心里还是觉得女人家就该善良乖顺才算是个女人,像纪澄这样的他可是谢绝不敏。

    虽说男人看见纪澄那模样和身段心神都会一荡,但熟知她的人可就不敢近身了,不然哪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郝仁忍不住抖了抖身体,毒蝎子可不能碰,虽说纪澄生得那是真心好看。

    郝仁又忍不住想起自己新近纳的第八房小妾,模样生得真不输纪澄什么,可是就是差了点儿什么,反正看着没法儿叫人心里荡漾。

    郝仁摇摇头,转过身继续往前走,又想这位三姑娘可谓是心硬如铁啊,连自家亲姑母都要出手,也不知道她亲姑母是怎么惹她了。

    不过以郝仁对纪澄的了解,这位纪姑娘从来不主动树敌,如果能双赢的她宁愿吃点儿亏,也要让大家都和和气气的,但若是对方不识好歹,她就会果断出手。

    当然人家自己的家务事,郝仁也懒得理里面的关节,这回纪三姑娘提的这桩买卖,油水可不小,郝仁脸上忍不住浮出笑容,很满意纪澄的大方。

    纪澄从兰花巷离开后就去了顺阳大街的颜料铺子,近日她的画练习得勤,消耗十分大,所以要补些颜料和纸笔,既然出来了她就顺便自己挑一下。

    纪澄买了颜料,又去香料铺子挑了些新来的奇香,闲来无事时她也自己调香,刚挑了香出来,纪澄见对面的书画铺子打出了个招牌,“新到子鱼先生画谱”。

    纪澄听余夫人说起过那位南方的子鱼先生,他十分擅长花鸟画,尤其擅长虾鱼,灵动而不失诙谐,算是独成一家。

    如今恰逢遇到子鱼先生的新画谱纪澄自然要去看看。

    “掌柜的,给我一册子鱼先生的画谱。”纪澄一走进去就直接对着老板道。

    掌柜的一脸为难地看向纪澄,“姑娘来晚了一步,最后一册已经卖给那位公子了。”

    纪澄顺着掌柜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齐正也正好闻声回看,彼此视线交错,纪澄一眼就认出了他是云阳伯府齐华的大哥,而齐正隔着帷帽的纱帘却没立即将纪澄认出来。

    纪澄将帷帽的纱帘往上掀开一半,露出欺霜赛玉的琼鼻樱唇来,齐正只看半张脸也立时认出了纪澄来。

    “纪姑娘。”齐正对纪澄颔了颔首,脸上微微泛红。

    纪澄也颔首回道:“齐公子。”

    之后齐正就再也没接话了,可纪澄见他一直拿眼角来瞥自己,就知道他那是不好意思,并不是不想搭理自己。

    “齐公子,端午赛龙舟那日四处都没看见齐华姐姐,她可是落水后身子还没恢复?”纪澄开口道。

    齐正的脸上闪过明显地松气儿的神情,“是,还有些咳嗽,母亲就没让她出门。过几日等她大好了,还说要亲自到沈府感谢纪姑娘。”

    “不敢当,让齐华姐姐好好将养身子才是。”纪澄道。

    话说到这儿又冷了场,纪澄看着嗫嚅而不知该说什么的齐正又开口道:“齐公子也喜欢子鱼先生的画么?”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