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32章 偶得听

第32章 偶得听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齐正眼睛一亮,“纪姑娘也喜欢?”

    “听先生说子鱼先生的花鸟画十分灵动,一直想见一见,找不到真迹,想从这别人临摹的画谱里看看子鱼先生的布局,学习一下。”纪澄道。

    齐正道:“先生的话别人临摹不来的,只是我久不见先生,十分想念,这才来买画谱的。”

    纪澄抬手又将帷帽往上掀开了一点儿,“公子认识子鱼先生?”

    齐正腼腆地笑了笑,“我曾经师从子鱼先生学画,后来先生身体不适,想念南方的家乡就离开了。”

    纪澄笑着双手抱拳玩笑道:“原来公子是子鱼先生的高徒,失敬失敬。”

    齐正笑道:“你也学画么?不知师从哪位?”

    纪澄不愿意说三和居士的大名,便道:“我随着余夫人学画。”

    齐正愣了愣,迟疑地问道:“可是林府那位余夫人?”

    纪澄一听就明白过来了,齐正原来知晓余夫人就是三和居士的。

    “正是。”纪澄点了点头。

    齐正立即笑对着纪澄也抱了抱拳,“该我对纪姑娘说失敬失敬才是。余夫人很多年不收弟子了,没想到纪姑娘能列在她的门墙之下。”

    纪澄谦虚地道:“有人引荐罢了。”

    “当初子鱼先生在京城时,带我拜访过余夫人两次,余夫人的画淡泊高瞻,我十分敬仰();。”因为聊到了齐正兴趣所在,他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两人互相恭维了一番对方的先生后,齐正才后知后觉的地道:“这本画谱给你吧。我那儿还有好几本以前先生教我画时的稿子,可以……”话到这儿,齐正忽然想起他和纪澄这般算是私相授受了,赶紧改口道:“若是纪姑娘来找齐华玩儿,可以到我书房让她找给你看。”

    纪澄朝齐正道了谢。两人已经站着聊了半日了,早有人悄悄侧目,纪澄从掌柜的那儿拿过画谱,又朝齐正道了谢这才转身离开了。

    回去的马车上,榆钱儿冲纪澄贼兮兮地挤眉弄眼,“姑娘,齐公子那样的人就是戏本子里说的温文尔雅的书生吧?”

    虽说纪澄早有心理准备,可被榆钱儿这样冷不丁地问出来,她的脸还是忍不住一红。

    而柳叶儿听到这话,脸色立即就变了,伸出手就狠狠地戳了戳榆钱儿的额头,“小丫头,年纪小小的就说混话,你羞也不羞,姑娘性子好,没说你什么,但你自己想想,这话是你能说的么?若是被人听了去,姑娘可怎么是好?”

    这榆钱儿跟着纪澄的时候,纪澄的性子还是以前糊里糊涂的天真烂漫,到后来遭逢大变,榆钱儿的性子也没改多少,在纪澄面前还是有什么说什么,纪澄爱惜她的天真,平日也不怎么管束她,越发地宠得她私底下什么话都敢说。

    榆钱儿嘟嘟嘴抱怨道:“这些我都明白的,柳叶姐姐。私底下我才说的,我就是想给姑娘逗个趣儿,姑娘你说是不是啊?”

    纪澄还没答话,柳叶儿生怕纪澄脸皮薄而对榆钱儿发怒,赶紧地又喝斥道:“浑说什么呢?你这是逗趣儿么?姑娘已经够委屈的了……”

    纪澄侧眼扫了扫柳叶儿,她没想到柳叶儿会觉得自己委屈。

    不过这也能理解,虽说胡风东渐,现在女儿家也并不总拘在绣楼上不出二门,但要让女儿家主动去同男子攀谈,这也不是大家闺秀该做的。那些世家姑娘压根儿就不用担心婚配之事,早有家中长辈做主相看,到了及笄的年纪,说媒、提亲的早就连门槛都踩熟了。如沈芫、王四娘等人哪里用得着自己着急上赶着去同男子说话。

    但话又说回来,王四娘想嫁沈家二公子,还不是得费尽心思去沈彻面前去加深印象。所以凡事也须得用心。

    纪澄是没有觉得委屈的,她看着柳叶儿道:“别说榆钱儿了,不过这话私底下说说也就罢了,以后榆钱儿你可得多长个心眼儿。”

    榆钱儿忙地点头,又替纪澄抱怨道:“我也知道姑娘委屈,在咱们晋地时,有老爷太太做主,以姑娘的才貌哪家不想同咱们攀亲。就是那谭家公子不也变着方儿地找姑娘说话么?这京城的人眼睛都长到天上去了,我瞧着那些姑娘谁也比不上姑娘你。”

    纪澄忍不住一笑,也不怪她疼榆钱儿,这小丫头溜须拍马的功夫可是一绝。“我不委屈,心有所求,不敢言委屈。你们的心态也得变一变,这里是京师,不是晋地了。咱们在晋地是鸡头,到了这儿就是凤尾了,我也不是什么千金大小姐。自己的身份自己得认清楚。若是一心守在家里等长辈做主,只怕这辈子也就是任人鱼肉的份儿。”

    柳叶儿道:“姑太太那边真是没法儿了么,姑娘?”

    纪澄道:“姑母另有她的打算,寄望她是不成的。其实这也没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也未必是好。定亲时连对方究竟是个什么人都不知道,稀里糊涂嫁过去,过得好的有几人?好些姑娘年纪轻轻就去了。我如今这般反而是好,爹爹让我自己择婿,我且可以好好观量他们的品行,将来的日子才能好过。”

    榆钱儿一听,可不就是这个理么?而柳叶儿心里却依然觉得纪澄有些委屈,这些话是说来安慰她们的。柳叶儿觉得纪澄还是不该主动同那些男子说话,显得有些不庄重。

    纪澄又道:“你们也是如此();。若是等着我改日给你们指夫婿,可保不准是不是个麻脸汉子,若是瞧着有那不错的,也可同我言语,我定然为你们做主的。”

    “姑娘!”柳叶儿的脸红了,受不地转过头去,“姑娘不该说这些话。”

    纪澄同榆钱儿相视一笑,榆钱儿道:“我都听姑娘的。”

    柳叶儿气呼呼地道:“就你脸皮厚、不害臊。”

    榆钱儿鼓起腮帮子道:“我就不害臊,你害臊,将来嫁给□□子去吧。”

    柳叶儿气得拿手去拧榆钱儿的脸,“你个作死的小蹄子。”

    纪澄笑着在一旁看她们嬉闹,心思却已经转到齐正身上了。现如今还看不全齐正的性格,但眼瞧着各方面都是不错的,若是有上进心,那便大好了。纪澄寻思她即使捧不出个一品官来,有纪家的财力做后盾,三品官还是可以到手的。

    纪澄显然没发现她这小小年纪,思考起自己未来的夫婿时居然一点儿脸红害羞的意思都没有。

    在纪澄心里未来都是利益铺就的路,她用纪家的财力和自己的辅助换得夫婿的飞黄腾达和照应,这不过是利益交换,她早已习惯了这种模式。

    马车驶入沈府的角门,在众人毫无察觉之下一道人影从马车下方一闪而出,没入了屋宇之中。

    纪澄也压根儿没想到她们私底下的话在马车上都被人听了去,这也实属巧合,谁也不会有事没事钻小姑娘的马车下去偷听。

    累了一天,纪澄晚上早早儿就准备休息晚上。

    柳叶儿在屋里伺候纪澄梳头发,纪澄每晚都要梳几百下头的。梳头用的是特制的梳子,梳齿大而多,木头也是特别找的香木,这保养头发的法子是纪澄的母亲云娘教的。

    云娘当年那豆腐西施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即使到如今这个岁数依然美貌动人,而且秀发堆云,如瀑似缎,之所以对纪青的吸引力下降不过是因为新鲜感过去了。

    纪澄对着镜子正拿犀角梳梳发尾时,不知跑哪儿野去了的榆钱儿兴匆匆地就跑了进来,柳叶儿停下手里的梳子指着榆钱儿道:“做什么去了?刚才想叫你找咱们开春制的乌发膏,到处都找不见人。”

    榆钱儿耸了耸肩嘻嘻笑道:“刚才我同老祖宗屋里的娟儿、缎儿玩儿去了。”

    纪澄闻言看了一眼榆钱儿,这丫头虽然贪玩爱耍,但是她玩儿的对象可都是挑人的,小小年纪看似大大咧咧,实则鬼心眼儿多了。

    “姑娘,你猜苏姑娘今儿干什么去了?”榆钱儿凑上前来道。

    柳叶儿不解榆钱儿怎么好端端地提苏筠,纪澄那玲珑心肝一转,心里就有了眉目,“她可是跟着老祖宗出门去了?”

    “简直什么都瞒不过姑娘。”榆钱儿觉得纪澄一点儿都不好玩,每回都能猜中她出的题。“她跟着苏老夫人和老祖宗去了济世庵。”

    济世庵的庵主静语师太是老祖宗的至交好友。说起来这位静语师太也是了不得,她从小就投在悟世老师太门下修行,后来悟世师太驾鹤西去,她发下宏愿要替悟世师太塑像,从此东行西行各八千里,化缘凑足了银子最后在京师建了济世庵。

    沈府的老祖宗每个月总会去济世庵上柱香,捐点儿香油钱,这是许多人都知道的。静语师太喜静,所以沈老太太每回都是独自去的,很少带小辈。

    “给筠姐姐相看的是哪家的公子?”纪澄出声问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