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33章 想太多

第33章 想太多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榆钱儿跺跺脚,跟她家姑娘说话,一点儿关子都卖不了,早就被看穿了,真是太没有意思了,不过她还是得继续说,“听缎儿说是黄御史家的大公子,不过这个消息现在大家都还不知道呢,我也是把缎儿哄得高兴了她说漏嘴才知道的,她也是无意间听到的。”

    纪澄对黄御史家的那位夫人有点儿印象,端午节时见过,想必她就是那时候看中苏筠的。

    榆钱儿狡黠地一笑,又接着道:“不过姑娘还是有没猜到的。”

    瞧着榆钱儿那一副“我总算考着你”的得意模样,纪澄不由莞尔,“考着我了你就这么高兴?”

    榆钱儿道:“自然高兴。姑娘就是太厉害了,所以能考着你我当然高兴。”

    “我很厉害么?”纪澄摸了摸自己的脸,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依她观察,男人可没几个是喜欢厉害女人的。就拿她大哥纪渊来说,说亲时明明还有个更好的姑娘,纪澄觉得那位方姑娘明艳大方,比现在的嫂嫂各方面都强,偏偏相看时纪渊就指了现在这位各方面都不突出的嫂嫂。

    榆钱儿年纪小,还不懂这里面的道道,所以没察觉纪澄的心思,她又继续显摆自己听来的消息道:“听缎儿说,这几日来找苏老夫人的太太可不少,都是相中了的苏姑娘的,不过苏老妇人只带着苏姑娘去给黄御史夫人相看了。”

    “缎儿一个小丫头能听见这些?你当老太太的屋子到处都漏风么?”纪澄嗔了榆钱儿一眼,这丫头真是脑子也不过一下,听见风就把雨吹回来了。

    “姑娘有所不知,缎儿的娘前不久使钱走了老太太屋里云锦姑娘的路子,如今在云锦姑娘身边服侍,她也是从云锦姑娘哪里听来的一星半点,再加上看见老太太院子里这几天多了许多访客才发现的。”榆钱儿赶紧解释道。

    纪澄闻言一笑,转头对着柳叶儿道:“平日里我还当榆钱儿没长大,倒是我看走了眼,这丫头如今办事儿越发牢靠了。”

    榆钱儿得了纪澄的赞赏,下巴都快指向天了,这人一得意,就容易说错话,“苏姑娘端午节出去了一天,就有那么多太太相中她,姑娘也莫要着急,总有那慧眼识英雄的();。”

    纪澄闻言默然,红粉不比英雄,英雄可以不问出处,世家娶儿媳却是只看出身和教养的。若在平时纪澄的感触也不会这么大,可是将她自己和苏筠这么一比,落差就太大了。

    纪澄自然各方面都不比苏筠差,可是在京城这些闺秀贵妇的圈子里所受的待遇可那就千差万别了。

    纪澄心中升起一股烦躁,放下手里的梳子道:“我去舞一会儿剑,你们给我备好水,我回来洗沐。”

    如今纪澄在磬园里和沈芫、沈萃同一个院子而居,与以往住在纪兰的小跨院里不同,所以她无法在院子里舞剑,只能背着剑去园子里隐蔽之处。

    可是偌大个园子处处皆景,要说隐蔽之处还真没有几个,纪澄曾经溜达过一圈,挑来选去就只有沈彻住的九里院脚下那片竹林还算隐秘,平日里去那儿的人也少。

    那竹林深幽,小径不过人宽,晚上瞧不清内里,听见竹叶在晚风中簌簌作响,真有些怕人,榆钱儿跟在纪澄身后有些害怕地道:“姑娘,咱们还是别进去了吧,里面万一……”

    有蛇?有鬼?榆钱儿都不敢把这些东西的名字说出来。

    可纪澄的心里却烧着一把火,必须发泄发泄,她转过身用刻意柔和的声音道:“你就在外面等我吧,我进去舞一会儿,若是有什么事儿我就叫你,你也能听见。”

    “我还是跟着姑娘进去吧。”榆钱儿可是个忠心为主的丫头,瞬间就压制了害怕。

    “你就待在这儿吧,咱们里外有个照应还好。”纪澄又道,“你知道的,我需要一个人静静。”

    榆钱儿再不说话了。

    纪澄背着她的桃木剑进了竹林,以桃木做剑可以驱邪,所以纪澄心里倒是不怕鬼怪,她寻到一处略微宽敞之地再也按捺不住瞬间就舞动了起来。

    剑如游龙,气吞霄汉。

    此时剑舞无需配曲,纪澄心里自有一曲《破坚阵》,那些世俗的眼光就是她的藩篱。纪澄瞧着通透其实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小姑娘,从她的角度看来实在无法理解那些只看人出身的太太们。

    说实话,苏家如今早已败落,不过剩下个空壳子,娶了苏筠未必就能比娶她纪澄好。纪澄自认嫁人为妻之后相夫教子之事她绝对不会输给这些京城闺秀,而且以她的能力,即使不靠纪家的财富,她也有办法让一家子兴盛起来,至少绝不会让夫家为钱财皱眉,也不用像某些世家需要靠放印子钱和典当东西维持表面的风光。

    纪澄平日看似明白那些夫人太太为何看重儿媳出身,可她又打从心底觉得她们不思变通,难道出身好的儿媳就真的好?纪澄可觉得未必。纪澄心里一团乱麻,甚至愤愤地觉得那些太太都是些蠢货

    这已经是钻了牛角尖了,纪澄赶紧甩了甩脑子,知道自己埋怨得太多了,可是再多的埋怨都改变不了事实,她还是得面对现实。

    纪澄收回刺出的剑,柔缓了腰肢,像被雪压弯的竹子,柔韧地反弹了回去,她这套无招无式的剑舞只跟着她的心情变动,反而似行云流水般自如。

    纪澄的心思已经转到了老太太那边儿,先前是她想左了,先入为主就觉得老太太肯定不会管自己这个纪家的外人,可是听她今日为苏筠出面,就知道老太太十分照顾晚辈,纪澄想去试一试,路多一点儿总是好的。

    纪澄最后舞出一段月轮,急旋而收尾。若是以铁剑舞来,其光定然成带,美丽异常。

    纪澄以剑舞发泄之后,虽然人累得气喘吁吁,但心里总算好受了些();。

    人呀,有时候不得不认命,可又不能完全认命,总得去拼一拼。

    纪澄重新背好剑,抬脚往回走,却发现明明一盏茶就能走出去的竹林,纪澄偏偏绕了一炷香的时间都还没摸着边儿,她心里第一个反应是莫不是遇上了鬼打墙。

    竹叶簌簌,心中起了疑,就仿佛无数的鬼步声,纪澄花容已经失色,却还克制着没有高喊出声,只低声喊道:“榆钱儿、榆钱儿。”

    榆钱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却仿佛是从西边过来,纪澄明明记得榆钱儿应该在她的东边儿的。

    纪澄又往回走,可每一次榆钱儿的回应似乎都是从不同方向传来的,纪澄到最后已经成了没头的苍蝇胡乱闯了。

    天上本有半轮明月,可人一害怕起来,连抬头望月都觉得月亮被阴翳所暗,越发觉得阴气逼人,纪澄害命的事儿没做过,但是谋财可是在所难免的,这前后一细思,寒气打从脚底下涌起,突然前面一抹人影轻轻晃了晃,纪澄用手捂住了嘴巴才没尖叫出声,但浑身已经吓得打哆嗦,她的右手已经下意识地摸到了背后背的桃木剑柄上。

    “纪姑娘。”

    虽说没听过几次这声音,但却出奇的让人印象深刻,而它的主人正是纪澄不那么想看到的人之一。不过此刻,纪澄只觉得如闻天籁,就差扑过去求救了。

    “是彻表哥吗?”纪澄的声音发着抖,直接无视了沈彻疏离的一声“纪姑娘”,叫他一声表哥也不为错对吧?

    沈彻没有回答,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月色下。

    纪澄仔细打量了几眼,尤其是沈彻的脚后跟,确定他是个活生生的完整的人之后,她这才彻底放下了心,吸口气稳了稳嗓子,低眉顺目地又唤了声,“彻表哥。”

    “我带你出去。”沈彻淡扫纪澄一眼,迈过她往前走去。

    竹林并不大,不过一盏茶的功夫纪澄跟着沈彻就走了出去,榆钱儿并没在外面,而是从远处跑过来,后面还跟着个总角小童。

    榆钱儿看见纪澄后更是加快了脚步跑过来,她眼里本只有纪澄的,哪知到了近处,眼眶里突然撞进了沈彻,这丫头小小年纪就抵挡不住美男子的魅力,脚步一收,没控制好身体险些跌个狗啃死。

    踉跄两步后,榆钱儿满脸羞红地站到了纪澄身边,小声地唤道:“姑娘,你可算出来了。”

    那小童儿也恭敬地跟在沈彻身后唤了声,“公子。”

    沈彻对着纪澄道:“竹林不大,表妹不会再迷路了吧?”

    纪澄的脸已经红成了猴子屁股。沈彻领着小童走后,榆钱儿这才呼出一口气道:“姑娘,刚才真是吓死我了,姑娘的声音时断时续的,就是不见人出来,我跑进去就找不到路出来了,吓得我胡乱窜,好容易钻出来就再不敢进去了,我就跑到山上去找人了。”

    榆钱儿口中的山上,就是九里院的人。

    纪澄心想,大概就是那时候惊动了沈彻,沈彻才会出现来带自己么?所以他一句话都没问,直接就说带自己出去。

    可是为何榆钱儿已经找了小童儿领路,这位彻表哥却依然出现了呢?

    纪澄一边走一边寻思,她的性子就是这样,什么事都要想个明白,而榆钱儿就断然没想过为什么沈家二公子那时候会在那里出现。

    纪澄自娱自乐地想,沈彻该不会是为了自己才出现的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