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34章 □□乙

第34章 □□乙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显然连纪澄自己都不相信沈彻是为她出现的。若是没见过沈彻,光听沈荨嘴里的只言片语,纪澄倒是能相信沈彻是个色迷心窍的膏粱纨袴,但她看到沈彻时,就觉得这个人不简单,神清气蕴,哪里是被女色所迷之人。

    但凡一个人在外面要戴上假面具,甚至刻意引导流言时,他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需要遮掩。

    纪澄甚至在想,为何沈荨屡屡说漏嘴沈彻的那些风流韵事?若非沈彻放纵甚至鼓励,沈荨能这样说她的胞兄?

    思及此,纪澄一下子就想起那片“鬼打墙”的竹林来。纪澄对鬼神是似信非信的,她更愿意相信是那片林子有古怪,沈彻是为了怕自己胡乱闯入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所以才现身领自己出去的吧?

    纪澄哆嗦了一下,万幸自己什么也没看见,她也不想去探究沈彻的秘密,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躲得远远儿的才好。

    偏偏榆钱儿不知死活地问纪澄道:“姑娘,刚才那位就是二公子呀?话本子里常说的貌比潘安也不过如是吧?”

    纪澄没奈何地摇了摇头,榆钱儿这丫头也不知打哪儿学来的,看人先看脸,尤其喜欢品评这个人美那个人俊之流,这长相稍微抱歉一点儿的,她对人就简直看都懒得看,为着她这性格,柳叶儿私下不知说了她多少回了,可就是死性不改。

    “看人不能光看脸的。貌比潘安,身似浮叶,风一吹就飘的,嫁过去没几年都成了寡妇,岂不是一辈子就被祸害了。”纪澄道,“再有那表里不一的,美如天仙,心如毒蝎的,你还没想着福呢就被折腾死了。倒是毛脸粗汉子,一眼就能看到底,粗壮有力,即使家道中落,只要有一把力气,能耕地做工,就饿不死一家人,多有安全感。”

    这回轮到榆钱儿打哆嗦了,“姑娘,你千万别将我嫁给毛脸汉子。”

    纪澄道:“你再这样以貌取人,看我不给你挑个毛脸汉子。”

    榆钱儿却真是死性不改,眨巴眨巴眼睛道:“若是遇上二公子那样模样的,便是心如毒蝎,我觉得也能忍,即使过几年就做寡妇,那也不枉一生了。”

    纪澄听了险些摔倒,这人心真是万千种,她反正是无法理解榆钱儿这种想法儿的,还真当秀色可餐呐?

    但纪澄怕榆钱儿小小年纪对着不该的人动那不该有的心思,只好又道:“生得好看的人都是妖精变的,专来世间祸害人的,你可小心着();。”

    榆钱儿皱皱鼻子道:“姑娘此言大大地谬已。哪有自己说自己是妖精的。”

    纪澄被榆钱儿的马屁功夫逗得一笑,随即又暗淡了笑容道:“你觉得我这样的人,亲近我又能有什么好的?”纪澄自问不是一个好人,谁阻碍了她就要被她铲掉,所以正该离她远远儿的才好。

    “姑娘不要妄自菲薄,能跟着姑娘不知道是榆钱儿多少年才能修到的福气呢。”榆钱儿真诚地道,她是真这么觉得,若是遇上别的主子,她哪有如此自在,而且纪澄对真心对她之人,向来是一护到底的。

    很难付出真心的人,反而愈加明白真心之可贵。

    纪澄看着榆钱儿的眼睛算是放弃劝说了。这丫头马屁拍得一套一套的,自己还偏就吃她这一套,也难怪柳叶儿老说自己纵着榆钱儿了。得叻,她要是当皇帝,一准儿是昏君那一流的。

    第二日纪澄起了个大早,挑了件比平日鲜艳的衣裳,桃粉色的襦裙,系了妃红的丝绦,胸前挂了一个海棠富贵金锁,如此顿衬得她如霞光初照,明艳里带着妩媚。

    纪澄对着妆镜照了照,只觉太过打眼,又将头上的钗环卸了下来,只用金环束发,倒也干净利落。

    纪澄到沈萃屋里时她正在用早饭。

    “你怎么这么早就来了?”沈萃问。

    “今儿不是要去给老祖宗问安么?”纪澄道。

    沈老夫人体贴小一辈的睡觉长身体,并不让她们日日请安,沈萃这边不过五日才去一次,纪澄每次也是跟着去的,但是她怕沈萃有什么想法,所以在老太太面前从来都是不表现的,只安静地站在一旁。

    “那也不用这样早啊?”沈萃就看不惯纪澄卖乖,把沈芫和沈荨都哄了去,连弘哥儿都亲近她。

    “咱们难得去一次,总该早些才好。”纪澄道。

    “什么难得啊?这不是五天都去一次的吗?平日里就是不请安,不也常见着老祖宗的吗?”沈萃乜斜了纪澄一眼。

    纪澄好脾气地微笑道:“芫姐姐和筠姐姐都是每日去陪老祖宗用早饭的。便是荨姐儿也去得极勤。”

    沈萃瞪向纪澄道:“你什么意思?”其实她这是心虚,沈萃的确不爱去老太太跟前,只觉得老太太总偏心沈芫和沈荨,她去了不过走个过场,索性懒得献殷情。

    纪澄在沈萃面前坐下道:“我没什么意思,我只知道你越是不去老太太跟前伺候,老太太越发不记得你。”

    沈萃“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意思,你指望着老太太帮你找一门好亲事是不是?我不像你,我可没那么厚脸皮,那么想嫁人。”

    沈萃简直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一番话说得纪澄面红耳赤,换个人只怕要羞得跳河了。

    纪澄的脸立即就变了颜色,幽幽地坐到沈萃旁边的绣墩上白着脸红着眼圈儿道:“妹妹说得对。若是我能生在妹妹这样的家里,自然也就不会这样厚颜。只是我……”

    沈萃这人虽然特别小性子,但心地并不坏,见纪澄这可怜的模样,心里又同情她,“我不过是随便说说的,你别往心里去。”

    纪澄拿准了沈萃的性子,只要你承认不如她,她待你也能好好儿的();。

    纪澄看着沈萃的眼睛道:“我知道你是直性子,且没有将我当外人才说这样的话的,若是将我当外人看,才不会如此说。”

    这话可是说到沈萃的心里去了,她本懊悔说这样伤人的话,可被纪澄这样一解释,她就成了直肠子的好姐妹了,沈萃的尴尬顿时散去。

    “走吧,咱们去找芫姐姐一块儿去。”沈萃站起身道。

    纪澄含笑地点了点头,那红眼圈都还没散去。

    二人到沈芫屋里时,沈芫刚用过一点点心,见她们进来笑道:“正说去找你们呢。”

    一行三人到老太太的芮英堂时,沈荨、苏筠还有卢媛都已经在屋里了,加了纪澄三人后,越发显得热闹,老太太脸上的笑容就一直没消失过。

    纪澄依旧静静地,并不抢大家风头,她仔细观察,其实老太太待沈萃同沈芫等人并无分别,只沈萃自己心里多疑罢了。

    卢媛这会儿正坐在老太太旁边讲笑话,逗得大家笑得前仰后合,苏筠则是一脸羞涩,沈荨正拿手肘轻轻碰她,许是在说取笑话。

    因着纪澄今日穿得明媚,老太太的眼睛扫过她时,就朝纪澄招了招手,然后拉着她的手对旁边的黄氏说:“这孩子的气色养得越发好了。”

    黄氏笑道:“可不是嘛,都说咱们沈家最养女孩儿,其实都是老太太疼她们。”

    沈老夫人又打量了纪澄一番,笑道:“女孩子就是该穿得鲜艳些,你素日里穿得太素净了,等到了我这个年纪,想穿鲜艳点儿都没人看咯。”

    “她是生得太好了,穿素净些倒更显人才。”黄氏在一旁道。

    老太太忽然沉默了片刻,然后才开口道:“说得也是。”

    纪澄听着这些话,只淡淡含笑,并不插嘴去故意惹人注意。沈芫在一旁看着只觉得她文文静静的,心态也淡泊,对她的好感又加了一分。

    众人在老太太屋里又说了会儿话这才一同辞去,又同往学堂去了。

    沈芫悄声问苏筠道:“筠妹妹的好日子怕是近了吧?”

    这声音虽小,但奈何这个年纪的姑娘最爱八卦的就是别的姑娘的亲事,耳朵都竖得尖尖的,全都听见了。

    卢媛更是笑道:“刚才荨姐儿也问过她呢,筠姐姐害羞得不肯说,肯定是好事近了。”

    卢媛这声音可就大了,众人便是想装没听见也不行了。

    苏筠又羞又急地道:“没有,没有。”

    纪澄瞧着苏筠的神色不对,想是她并没有瞧上黄御史家的公子,便道:“先生来了,快温书吧。”

    众人这才不再闹苏筠,苏筠松了口气,朝纪澄感谢地笑了笑。

    纪澄回以一笑,心里却想这沈家真是没有秘密,昨儿榆钱儿打听了消息回来时,还自以为是独家呢,结果今日一大早该知道的人都知道了。

    苏筠和黄御史家大公子的亲事最后不了了之了,听小道消息像是苏老夫人没瞧上黄家大公子。

    纪澄心里唏嘘,她倒是知道黄御史家的,家风严谨,这样的人家其实并不差,只是那位黄公子有些肥憨,难免让人有种痴愚之感,可对纪澄来说,男人痴愚却比精明来得更好些。她盼不来的,别人却又看不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