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36章 乐游(上)

第36章 乐游(上)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给老太太做饭,自然是在小厨房。鲁大娘子一路都在旁边冷眼看着,像是生怕纪澄给老太太下毒一般。

    纪澄朝鲁大娘子笑了笑,“大娘,我想给老太太做两道菜,一个是虾皮豆腐汤,一个是黄豆核桃鸡。还请大娘叫下头的帮厨婆子替我准备一下食材。”

    鲁大娘子原本以为纪澄要藏着掖着的,没想到她这样大大方方就说了出来,原是个没什么成算的小姑娘。

    鲁大娘子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为难纪澄,否则小姑娘跑到老太太跟前一哭诉,她也没好果子吃。不过鲁大娘子自认吃过的盐比纪澄吃过的米还多,小姑娘家家也不可能有多大能耐。

    食材很快就拿了上来,速度绝对不慢,可质量就不敢恭维了。黄豆老嫩不一,核桃也是没蜕皮的,如此入菜是有涩味儿的。

    纪澄跟着刘厨娘学艺,也因袭了她的挑剔,对食材那是宁少勿烂。一个下午的时间全都被她费在挑黄豆和剥核桃上了。

    鲁大娘子在一旁看了直摇头,这简直浪费得厉害,而且照纪澄这样做菜,只怕三日都做不出一桌人的菜来。

    到晚上用膳时,纪澄的黄豆核桃鸡和虾皮豆腐汤出锅,统共不过一个小海碗的分量。那虾皮豆腐汤还好,还能分出几碗来,那黄豆核桃鸡若是桌上的人都伸筷子的话,怕是还不够分的。

    偏偏什么东西都是越少越香,而那黄豆都是纪澄精挑细选的,大小均已,豆浆饱满,嫩度合适。核桃则更是费工,但凡剥皮的时候损毁了一点点的都弃之不用,如今看着是白白胖胖,饱满完整。这道菜别说吃了,看着就令人舒心。

    老太太早就养成了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习惯,鲁大娘子的药膳虽然神奇,可总嫌有些粗糙。

    纪澄做的这两道就不同了。菜色都是寻常的,鲁大娘子早就做过。老太太吃了这几十年的菜,自然也知道这两道菜的效用。

    老太太最近时常腰酸腿疼,这人一老骨头就空了,总觉得风能透进骨头缝里,大家都觉得热得不得了了,她即使坐着都还得搭个护膝的东西。这黄豆核桃鸡和虾皮豆腐汤都是补骨头的,沈老太太经常用。

    纪澄做出这两道菜来,足见她平日十分细心,老太太对她的这份心思十分喜欢,伸筷子夹了那黄豆核桃鸡来,入口即化,又鲜又嫩,咸淡适中,略带回甜,竟丝毫不比鲁大娘子做得差。老太太是南边的人儿,本就嗜甜,鲁大娘子却是本着药膳的方理,并不放糖,所以纪澄这口味儿明显更讨老太太的喜欢。

    大家见老太太吃得好,也不便动手,所以那一碗黄豆核桃鸡几乎都进了老太太的肚子,算是她这些时日以来吃得最多的一顿了。

    老太太是个懂行儿的,吃罢了对纪澄道:“你这两道菜费的功夫只怕不比那一桌子的少,挑余的边角下料也不少吧?”

    纪澄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是呢。”

    “咱家虽然讲究,可也没有那么讲究();。”老太太一句就点出了她为何偏爱鲁大娘子而舍弃刘厨娘的原因来了。可见老太太不是什么耳根子软,听了鲁大娘子对刘厨娘的编排,而是她觉得刘厨娘做菜太过浪费,这才不喜的。

    纪澄脸一红,不再言语。

    老太太就知道她是听懂了,可见心底是个十分聪慧的。老太太想着小姑娘面浅也不再说这些,转而道:“可是说实话,这样子挑出来的菜的确是好吃。”

    老太太笑出声来,纪澄随之才松了一口气。

    老太太打量着纪澄,心想这样的小姑娘的确可人,在观察些时日,若真是极好的,那给她说门亲事也是不难的,这是结两姓之好,若是纪澄嫁过去能夫妻和美,婆媳和睦,倒也是一桩乐善之事。

    却说到了乐游原,小辈们哪儿还有心思陪着长辈在馆榭里纳凉,这乐游原好玩好耍的地儿可多了去了。

    老太太又是宠溺小辈的,便是黄氏等想管,她也揽着不让,只说女儿家做女儿时如果都不能自在,将来嫁人之后就更不得自在了。

    如此沈芫也罢了,沈荨简直像脱缰野马般,成日里聚会不断。长公主并未到静园避暑,而是去了皇家别院,这儿媳妇身份高于婆母,少见面反而还好些,否则老太太见了她还要行礼,两相不便,如是沈荨就更无人管得了了。

    又说纪渊一心埋头念书,想要金榜题名,但京师的诱惑太多,周遭一众公子哥儿都是吃喝玩乐样样精通,纪渊身处其间,也不能免俗。

    这回沈径跟着到静园,也盛情邀请了纪渊。纪渊心里惦记纪澄,也就顺水推舟,不过他们虽说也住在静园,但纪澄其实并没看着纪渊两眼,只因他们一大早就出门,天黑了都不归家,在外头都玩疯了。

    这日纪澄好容易逮着纪渊,才知道他是干什么去了。

    “哥哥加入了初阳社?”纪澄有些惊讶。

    初阳社就是沈芫、沈荨口中的民间马球社,不过这初阳社这两年才建起来的,社员多是勋贵子弟,但球打得只算马马虎虎,所以这才大力发掘各方人才。

    而令纪澄惊讶的是,纪渊虽然看着高高大大,可就是个读死书的性子,她出去野的时候,纪渊总是在书房里埋头练字温书,还劝她女孩子要文静持家,这会儿纪渊突然转了性子,居然参加马球社,如何叫纪澄不吃惊。

    纪渊有些汗颜,大约也是想起了他以前说纪澄的话。

    纪澄却立即笑开了颜,“我时常担心哥哥常年埋头温书对身体不好,如今你能去参加马球社,我可就再也不用担心了。千好万好都不如你身体健壮得好,这样读起书来脑子也活泛些。”

    纪渊没想到纪澄会如此想,心下松了口气地笑道:“都是子通劝我的。以前时常肩颈疼,如今打了马球后,倒是很久没发作了。”

    纪澄迟疑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纪渊嘴里的“子通”是沈径的表字。纪澄不知道沈径为何要拉纪渊入社,心想大约是被纪渊的块头给欺骗了,他虽然是晋地长大,但是骑术着实很一般。

    “哥哥如今的球技练得如何了?”纪澄问。

    纪渊又是一阵脸红,他身体是比较高大,但马球从没碰过,如今仿佛婴儿学步一般,多亏其他人海涵,所以最近他练习得特别勤快。

    纪澄想了想,招来柳叶儿轻语几句,柳叶儿就转身回去了。

    纪澄拉了纪渊到一旁的大树下坐下,“哥哥最近手头紧么?”

    纪青怕纪渊手里银子多了会被其他人往坏处引,所以只每月给纪渊十两银子的零花,这在普通人家已经是极大的一笔开销了();。

    在晋地时,纪渊是花不完这些银子的,可是到了京师,物价昂贵不说,那从不间断的雅集简直让人花钱如流水,当铺里那些世家的古物多数都是家中的公子哥儿拿去典当的,都要在外头撑门脸儿。

    纪渊听纪澄这样问,很迟疑地才答道:“还能凑活。”

    纪澄噗嗤笑出声,“哥哥跟我客气什么?京师不比晋地,你那点儿银子哪里能凑手。况且初阳社都是勋贵子弟,处处讲排场,哥哥也莫要输了底气,反叫人看不起。他们那样的人,你越是低眉顺眼,他们越觉得你没什么能耐。哥哥不要胆怯,我敢说咱们比不上他们贵气,但是比阔绰还是可以的。”

    说着话柳叶儿也回来了,取了一叠十张十两的小额银票给纪澄,纪澄顺手拿给纪渊,“哥哥且拿着,不够再告诉我。”

    “这不行。爹要说你的。”纪渊不肯收。

    纪澄道:“爹爹又不是不知道京师是什么地方,不会说你的。放心吧,我也不会告诉他的。哥哥自然要寒窗苦读,可是将来入朝为官也得经营些人脉,你能入初阳社就是极好的机会。”

    纪渊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否则也不会答应子通的邀约。”

    纪澄顿了顿又道:“哥哥在社里可有师傅在教?”

    纪渊道:“有的。只是我骑术还得多练练。”骑术可是马球的基础。

    说起骑术,可难不倒纪澄,这丫头从小胆子就大,她二哥都还不敢骑大马,她就敢上去了。她尤其喜欢那种风驰电掣,无拘无束的感觉。

    “得空我可以陪哥哥练一练。”纪澄道。

    纪渊也听自己的二弟纪泽提过,所是纪澄的骑术比他还厉害三分,纪渊本来不喜欢女孩儿骑马射箭,但此时是非常时期,他急切地渴望能提高骑术,然后真正地融入初阳社。说白了他现在在社里就是个坐冷板凳的,谁也不重视他,社里只以球技为尊。

    所以纪澄这么一提,纪渊也就顺水推舟地应了。

    纪澄又道:“听说沈家大表哥和二表哥的球技都十分出类拔萃,哥哥也可向他们去请教请教。”

    纪渊闻言就不言语了。首先他们不算什么正经表亲,而沈御在朝任职,人又十分冷肃严峻,至于沈彻,纪渊是压根儿就见不着人,更谈不上请教了,何况他也听过沈彻的一些传闻,有些瞧不上这样的膏粱纨袴。

    纪澄如何能不知道纪渊的想法,书读多了就难免有些无谓的清高,总想等着别人主动去亲近他。纪澄又不愿意伤纪渊的自尊,因而道:“亲戚亲戚,这是要走动才能亲近,要不人怎么说远亲不如近邻呢。哥哥莫要被两位表哥的表象所阻,沈家家风淳厚,两位表哥绝不是冷漠高傲不能亲近之人。哥哥年纪又比他们小,正该主动去亲近才好。莫要反过来让人说你清高不群才好。”

    纪渊想了想,觉得纪澄说得也有些道理。

    “再说,你放着两位曾经球赛夺魁的表哥不请教,岂不是舍近求远,择劣舍优么。”纪澄道,“哥哥若是实在觉得不便,可同径表哥一起去啊。”

    “嗯。”纪渊应了一声。

    纪澄也没指望她哥哥能立即想明白,但是该说的她都说了,修行就得靠个人了。

    过得几日,纪渊得了闲来寻纪澄。纪澄看他满脸失落,旁敲侧击、连蒙带猜地猜出了缘由,大概是在初阳社吃了瘪,还连带着拖累了沈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