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40章 蜂缠藤

第40章 蜂缠藤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不过收藏花笺是极雅致的事情,但花笺又不如古物一般有价值,纪家的人都是生意上的朋友,若论金银珠宝之流一定能给纪澄找来,但是花笺么,就有些难为人了。

    而苏筠在听沈荨说纪澄也喜欢收藏花笺时,也来了兴趣,说她在南边时也爱花笺,还拿了她自己收藏的花笺集子出来,里面不乏南方名家制的。

    纪澄心里不得不佩服这些世家闺秀,什么雅致就玩儿什么,都有涉猎,而她自己虽然这三年来努力追赶、提升,学画、学字,习诗、做词,但她骨子里就不是什么千金小姐,也没有从小耳濡目染的环境。

    一时间纪澄还真是为花笺犯了难,换别的人就该恨自己多嘴了,但是纪澄不,她知道一切的抱怨都没有意义,要紧的还是去解决难题。

    纪澄想了想,觉得这事儿恐怕只能拜托给余夫人了。余夫人爱画,也可能收藏有花笺。恰巧余夫人此刻也随林大人来了乐游原,真乃纪澄之幸。

    “你怎么想着要收藏花笺了?”余夫人看着纪澄道,她是担心纪澄贪多嚼不烂,再则,在余贞圆看来,花笺不过小小玩物,边角余料的嬉戏,同真正的作画还是不能比的。

    纪澄便将自己不想废掉纸张的心思说了出来。

    余夫人笑道:“你难道还少了钱花?”

    说起银子真是人人都爱的,可是人人又力求表现得不贪财。三和居士的画价值千金,但是余夫人为着面子也绝不会将画作拿去出卖,好似她是为了钱才画似的。她的画作通常只赠友人。

    而林大人致仕之后,虽然薄有田产,但也不过一富家翁而已。余夫人交游广阔,又喜欢游历山水,衣食住行无一不精丽,这些都是要花钱的。

    纪澄能列入余夫人的门墙,各位看官其实只觉得她是走了狗屎运了,实则她也是交了不菲的束脩的。如此既解决了余夫人手紧的问题,又不会显得余夫人贪财。

    也因此余夫人才调笑纪澄,她那么大一笔的束脩都能给出,又何愁几张画纸();。

    纪澄不好意思地笑道:“能省则省嘛。再说,习画的时候制成花笺搁着,也能一路看着自己的进步。而且我觉得方寸之地也有大作为,很想看看那些名家名笺的格局。”

    余贞圆点点头,“我的确收藏了一些花笺,也有书信来往时友人的习作。借给你看看倒无妨,不过你切记不要拘泥在了这方寸之地才好。”

    纪澄忙不迭地点头。

    余夫人那儿空白的花笺可以借给纪澄赏析,但那些书信她只拣了十分特别雅致又没什么有关紧要的信给纪澄看,但这些就不能带走了。

    纪澄对这些信札看得十分仔细,比如里面一张“藤萝蜜蜂”笺的布局和色彩她就极喜欢,“先生,这张笺至笔法浑厚又不失巧丽,而且别出心裁当是大家之作吧?”

    因为信纸有几页,余夫人掐头去尾地给纪澄看的,所以她看不出这信和信笺是出自何人。

    “眼力不错,这是白石老人自写自书的花笺。”余夫人道。

    白石老人也是不得了的绘画名家,只是如今人已经去世,其作也成绝响了。纪澄没想到白石老人生前和余夫人居然会有书信往来。

    “先生,我可不可以临摹这张花笺?”纪澄问道。

    余夫人自然是不藏私的。纪澄用了两日才临摹完这张小小的笺纸,余贞圆看到后不禁道:“你这临摹的真可以以假乱真了。”

    纪澄笑道:“我就是临摹着玩儿的,先生的信纸阿澄自然不能要,只好临摹一下,以后自己也可以揣摩。”

    余贞圆点了点头,“临摹的确可以练习画技,但也容易让人懈怠,处处都模仿,以后就会失去自己的风格,而落得下乘的。”

    “弟子一定谨记。”纪澄颔首道。

    余贞圆也不再多说,她和纪澄其实都心知肚明,纪澄是有那么点儿画画的天赋,但是她的心并没有全情投入,所以指望她有什么大造化,那是不可能了。

    纪澄是只求将来能不给余贞圆丢脸就行了。

    纪澄走的时候,余夫人将她收藏的不少花笺都送给了纪澄,这些小玩意她早就不在意了,既然纪澄需要,她也就做了个顺水人情。

    沈荨和苏筠看了纪澄的“收藏”后,可再不看小觑她,别看她一介商人之女,可内在涵养却丝毫不输给她们,由此沈荨同纪澄相处就再没有了以前那种有意无意间流露的高高在上的感觉了。

    而苏筠看纪澄就别舔了些心思,毕竟她二人到沈家,都是抱着同样的心思的。

    话说后来几日沈荨又央着纪澄画了好些花笺,其中就有那张“滕托蜜蜂笺”,所谓英雄所见略同,沈荨也看出了那花笺的不同凡响。

    纪澄是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自己是临摹的白石老人的花笺,沈荨没见过原作,也无从评判纪澄工笔的好坏,但光是看临摹之作,已经足够大雅了。

    沈荨新得了这些心头之好,每天都要翻出来看看,花笺本是做书写只用,但她可一丁点儿都舍不得拿出来的写信的。

    这日沈荨临睡前想起要看看她的花笺集子来,嘱了丫头紫嫣去拿,待紫嫣取来后,她略略一翻,就大叫起来,“哎呀,我的一日相思十二时怎么少了四张?”

    紫嫣和紫然都愣了愣,幸好紫然反应得快,“今日二公子来过,在姑娘的书房里待了一会儿();。”

    “一准儿是他拿的。又不知道在我这里拿了花笺去给什么女人写信,总之绝不是好人,真是气煞我也。”沈荨披衣而起,“都怪你们,看个东西都看不住。”

    其实沈荨也不过就是在口头上出出气,她也清楚紫嫣和紫然哪里敢管她二哥的事情。

    若是别人拿走了沈荨的花笺,那绝对是不得了的事情,沈荨非要闹个天摇地动不可,但被沈彻拿走了她真是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只能守株待兔地等着沈彻自己撞上门儿。但是她这二哥成日里都是神龙现首不现尾的,沈荨只好去求老太太,但愿老太太想孙子了,能把沈彻喊到静园来。

    沈荨盼星星盼月亮好容易将沈彻盼了过来,如何肯轻易绕过他。

    “二哥,你怎么又翻我的花笺集子?上回你把我那几张花笺拿到哪里去了?你怎么能随便拿我的东西啊?”沈荨叉着腰没好气地问沈彻。

    沈彻淡扫沈荨一眼,“你不也经常对我的东西不问自取的么?”

    沈荨立即被沈彻给噎了个半死,“但是那是我最喜欢的花笺啊?你拿去不就是给那些不干不净的女人写信么?我不管,你给我找回来。”

    沈彻轻轻皱了皱眉,“你在哪里学来的话,什么不干不净?谁在面前嚼舌头了?”

    沈荨立即就不着声了,过了片刻才嘟着嘴道:“你自己做了还不许人说啊?”

    沈彻挑挑眉,懒得再搭理沈荨,抬脚就要出门。

    沈荨赶紧道:“那些花笺都是澄姐姐画的,若是落在别人手里,将来澄姐姐的名声可怎么办?”

    “那几张相思是纪澄画的?”沈彻又皱了皱眉头。

    沈荨听出了沈彻话里的些微懊恼,“对啊,都是澄姐姐画的,叫做一日相思十二时。”

    “呵。”沈彻轻笑出声,略带讽刺,这位纪姑娘那点儿恨嫁的心可真是一览无余啊。

    “花笺的事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人多嘴的。”沈彻道,手里继续翻着沈荨集的花笺,然后眼神就落在了那张“藤萝蜜蜂笺”上。

    “这也是澄姐姐画的。”沈荨一把就抢过了沈彻手上的集子。

    “她可画不出这个。”沈彻道。

    这话说得可真不客气,纪澄若是听见了,只怕脸都得红得可以煎蛋了。

    “澄姐姐怎么就画不出来了?”沈荨跟沈彻抬杠道。

    沈彻斜扫沈荨一眼,懒得同她解释。沈荨也知道她这哥哥眼光毒得紧,他说纪澄画不出,那就一定是画不出的。

    “这是白石老人制的笺,澄姐姐临摹的。”沈荨道。

    “白石老人的花笺?”沈彻沉默片刻才道:“看来你那位澄姐姐是拜了三和居士做先生。”

    沈荨吃了一惊,“什么?三和居士?”沈荨是知道纪澄有位教画的先生的,却不知道会是大名鼎鼎的三和居士。

    沈彻不再多言,只替余夫人叹息收错了徒弟,纪澄的心思哪儿可能真正用在绘画一道上。不过林家如今早就是金玉其外了,余贞圆收纪澄当徒弟,倒是可以解决手紧的问题。

    沈荨听得沈彻的话,立即敏感处沈彻对纪澄似乎有些不满,“哥哥不喜欢澄姐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