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44章 抱佛脚

第44章 抱佛脚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的心性儿其实也不算太定,她自然也是极好奇的,所以悄无声息地从假山后爬了上去,那假山顶上有一处半月小洞,洞下山腹中有一潭水,月上中天时从半月洞中可以投印到潭水里,也算是别致小景。

    而此刻那小洞正好让纪澄能够隐约看见假山腹中沈萃的在做什么。纪澄细细听了会儿,才知道沈萃是在练习唱曲。

    沈萃的声音明媚里带着一丝天生的磁哑,说话时还不觉得有多特别,但此刻听她唱歌却多了几分额外的味道,初听时觉得不怎么样,但是听进去之后却觉得余味悠长,也难怪她要选择唱曲了。

    不过纪澄暗自摇头,沈萃在山腹里唱歌,效果可是要很多的,虽然纪澄不懂什么回音、混响之类的道理,但是却知道在山腹里唱歌和在平台上效果是不一样的。

    而沈萃除了声音好听之外,无论是词还是曲,在纪澄看来都十分的寻常,只能算是寻常的好听,若真是拿去中坛选艺,恐怕得胜的几率几乎为零。

    不说别人,就是苏筠排的那支雾都比沈萃不知好上多少。

    对于纪澄来说,这一次中坛选艺无论是沈萃赢还是苏筠赢,都跟她半点关系没有,只是对一直在寻找机会的人来说,每一件事的背后可能都隐藏着契机。

    纪澄来回捋了捋垂在耳畔的头发,很快就定下了计来。

    这日沈萃刚练完嗓子从假山出来,就见纪澄在林子那边蹑手蹑脚地不知在做什么。她好奇心起,轻轻走到纪澄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

    纪澄吓得差点儿没尖叫出声,回头一看是沈萃,这才轻声道:“五妹妹,怎么是你?”

    “你在干什么?”沈萃问。

    纪澄朝沈萃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将声音压得更低的道:“我刚才看到筠姐姐和芫姐姐瞧瞧出门,跟着她们过来的。”

    沈萃和纪澄对视一样,就知道两个人都想到一块儿去了。

    沈萃再也不说话,从纪澄的肩头探出半个脑袋,盯着林子里看();。只是这处林子浓密,除了偶尔看见一片衣角之外,根本看不出全貌,自然也不知道苏筠是排的什么。

    “什么都看不到,不看了。”沈萃站了半晌腿都酸了于是开始发脾气。

    纪澄踮起脚四处看了看,然后以手掩嘴地在沈萃耳边说了一句,沈萃立即就点了点头。

    原来那片林子离静园的玉勾草堂不远,虽名草堂但其实是以瓦遮顶的,过一段时间就有家仆去翻检屋瓦以防漏雨。沈萃回头就吩咐了丫头,将他们翻检时用的长梯抬了出来。

    纪澄和沈萃小心翼翼地从长梯上爬到玉勾草堂的屋顶上,这下视野就宽阔许多了,居高临下可观全貌。

    看了不过片刻,本来还叽叽喳喳的沈萃已经陷入了沉默,眼珠子瞪着远处的苏筠都不转了。

    说实话,苏筠这一次绝对是有备而来。手中两条白练,被她抛舞得如同云中游龙般,穿梭自如就像是活的一般。到最佳时,甚至舞出了一个球影将她整个人都包裹了起来,这份本事可不是一两个月能练就的。

    从屋顶下来回到自己住的院子时,一路上沈萃都没说话,第二日也不见她练嗓子了,只自己关在屋子里谁也不见。

    纪兰还没察觉到沈萃的异状,却听纪澄道:“姑母,五妹妹还没起身么?她可是有什么不舒服?”

    纪兰这才惊讶地问道:“你五妹妹还没起么?”纪兰原本还以为她已经去了老太太的屋里。

    纪澄摇了摇头。

    纪兰这才火急火燎地去寻沈萃,沈萃果然还在捂着被子睡大觉,听纪兰唤她,她还不耐烦地踢了踢腿。

    “你这是怎么了?可是哪儿不舒服?”纪兰伸手去摸沈萃的额头,“没有发烧啊,你这是怎么了?太阳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来?”

    “别管我。”沈萃闷闷不乐地道。

    “这是怎么了?谁又惹你了?”纪兰扶额地想,她这女儿真是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太小气了,动不动就容易生气。

    沈萃抱着被子坐起身,“谁也没惹我,我不想参加中坛选艺了,反正去了也是丢人现眼。”

    纪兰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为什么?出什么事儿了?”

    沈萃低头不语,被纪兰问急了,这才吞吞吐吐将她偷看苏筠跳舞的事情告诉了纪兰。

    “这有什么,就值得你气得床都不起的?”纪兰道。

    “娘,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沈萃急了,“连你也觉得我就该赢不了她们是不是?”

    其实沈萃也是个小可怜,从小就生长在各个姐姐的阴影里,她总是最不出众的那个。现如今又来了纪澄和苏筠,她依然还是那个最不打眼的。

    沈萃一心想在中坛选艺上让所有人眼睛一亮,叫他们知道沈家还有位五姑娘,可惜错误估算了自己的势力,被苏筠给打击惨了。

    但沈萃一直都以为自己娘亲肯定是支持和肯定自己的,哪知道纪兰却这样说话,明显就是没把中坛选艺的事情当真。

    纪兰赶紧拍了拍沈萃的手背,“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苏筠怎么能跟你比?苏家早就没落了,如今不过一个空架子,她自然得用心准备中坛选艺,可是我们家萃姐儿何须如此辛苦,你想要什么娘都会想办法满足你的?”

    其实纪兰也是为了沈萃好,她以前为了能高嫁费尽了多少心思,吃了多少苦?现在纪兰哪里舍得沈萃吃苦,她只要安安心心等自己给她筹谋就行了,将来纪澄进了宫,自家老爷的官位再进一进,沈萃的亲事还不是随便挑啊?

    可是小姑娘不会这样想的,加之沈萃又是个好强的性子,早就受不了成日生活在阴影中了();。“不,我就是要赢她,还要赢王悦娘,娘,你不知道王悦娘看我的那个眼神,我讨厌死她了。这种的中坛选艺我一定要赢!”

    这天下少有做父母的能拗过儿女的,纪兰又宠爱沈萃,只得应承她来想想办法。

    纪兰找来纪澄问道:“你和阿萃一起都看过苏丫头的舞了?”

    纪澄点了点头。

    “阿萃一个劲儿地说苏丫头的舞跳得太好了,自己跟她没法儿比,你觉得呢?”纪兰又问。

    “我瞧着筠姐姐那一身舞艺,没有个五、六年的功夫是练不出来的。”纪澄道,她也不明说好坏,但纪兰肯定能听得懂。

    其实纪澄就不明白了沈萃既然要参加中坛选艺,怎么不早几年就开始准备,现在基本已经来不及了。她哪儿知道纪兰的心思,从来也不督促沈萃去准备,沈萃自己就懈怠了,等到了当口了,沈萃却又开始火烧眉毛地抱佛脚,这哪里能行。

    “你可有法子帮一帮阿萃?”纪兰试探地问道,其实她对纪澄也没抱什么期望,毕竟连她自己都没什么法子,自己的女儿自己清楚,沈萃有几斤几两纪兰还是知道的。

    纪澄垂眸想了想,“如今离二十六的太近了,已经来不及练习了,若是五妹妹能进得中坛选艺,正式登场那一日的献艺我倒是还有些办法。”

    纪兰眼睛一亮,她原本就担心即使自己想法子让沈萃拿到中坛选艺的资格,可是到了正日子一上台就显形了,那才是丢脸丢大了。

    “你有什么法子?”纪兰道。

    这之前纪澄曾经向沈芫和沈荨都仔细打听过历届中坛献艺的具体情况。既然是献艺,自然是希望能突出自己,好叫别人知道自己的能耐,所以独自登台的情况是最多的。

    而在纪澄看来,如果她来组织中坛的选拔,这些千金闺秀们观赏性不太高的献艺她都不会选的。而如那日皇家马球队中场时宫中舞姬的舞蹈就是极不错的,既调动气氛,看台那么远也基本能看个囫囵。

    马球赛的场地十分大,一个人孤零零地在中坛上献艺,除非是火眼金睛的人,否则谁看得清她是谁啊?

    按照纪澄的意思,沈萃本身不算太出众,可是找来一群绿叶衬托一下,把舞编排得好一些,既吸人眼球又扬长避了短,即使下来有人嚼舌根,可只要她的中坛献艺成功了就行。

    纪兰听纪澄一分析,不由点了点头。说起来这道理实在简单极了,也不是没人做过,但为何这几年都没人这么办了?还不就是绿叶太多,怕显不出那红花来。你一个人表演,别人还问一句,那是谁啊?若是许多人,谁又会问你是谁?

    纪兰沉吟片刻道:“你这法子么,也还算可以。哎,上辈子我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孽,遇到这么个倔脾气的丫头。这中坛选艺我能有什么法子让她过啊,你说是不是?”

    纪澄闻言也叹息一声,“不过五妹妹年纪也不大,今年努力一年,明年准定是有希望的。”

    纪兰但笑不语,沈萃的年纪的确不算大,可也实在不算小,要不然纪兰也不会急着打纪澄的主意。“哎,你帮我看着你五妹妹一点儿,帮帮她,其他的事儿就听天命吧。”

    若说纪兰会听天命,那绝对是笑话,听天命她就不会有机会可以嫁给沈家三老爷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