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45章 词非词

第45章 词非词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从纪兰的屋里离开后,就让榆钱儿去寻了郝仁,约定会面时间,因为沈萃和苏筠都要参加中坛选艺,所以就有黄夫人和纪兰带着几个姑娘都回了城里,唯有老太太依然住在静园避暑。

    “不知姑娘有何吩咐?”郝仁一见纪澄就故作出一副恭敬的模样来。不待纪澄开口他又道:“上回姑娘说的事儿我已经着手在办了,可是这戏要演得天衣无缝,还需要一个铺垫的过程,急也急不来的。”

    纪澄笑道:“我是十分相信先生的能力的,今日寻先生来也不是为了那件事,而是另有事拜托。”

    郝仁忙言,“不敢当,但凭姑娘吩咐。”

    纪澄将前因后果一说,然后道:“我姑母估计要从七宝盟的盟主和几位司事那边着手,你若是有路子,请帮我看着一点儿,留意一下人证、物证。”

    郝仁心想:我的个乖乖,好心黑的丫头啊,这是要拿她姑姑的七寸啊。不过纪澄那姑母确实也没什么好心肠,居然舍得拿这样鲜嫩的丫头去喂那垂死老皇的嘴。

    郝仁自打听了纪澄的话,着手准备对付纪兰时,就把她平时的事儿都打听清楚了,甚至小道她夜里去几次茅房他也都通过纪澄这边打听到了。

    而纪兰在外头的事情,郝仁就更清楚了。这人和宫里的老太监搭上了话儿,在想法子怎么避过宫里头的各位娘娘将纪澄送到老皇帝的跟前儿去。这等污糟事儿,郝仁还没和纪澄说,想着等他的手伸到这条线上时在告诉纪澄,报个大功,将纪澄手里握着的他的把柄给交换出来。

    “三姑娘放心,别的不敢说,七宝盟的事儿我还是能打听到的。”郝仁道,“老肖和我是称兄道弟的关系。”

    郝仁嘴里的老肖就是七宝盟的现任盟主肖如梦。因为是民间的马球社组成的联盟,为了尽可能地少受权贵影响而展现自己的权威性,七宝盟的盟主和司事都是普通百姓。

    而七宝盟要在京师搞出如今这样大的阵仗,除了和管家的关系要和睦之外,对于京师的地头蛇等也得安抚,而郝仁就在这条线上。

    纪澄点了点头,心里对郝仁的能力又佩服了三分,却也越发下定决心要让郝仁一直为自己所用。

    纪澄和郝仁谈话时也没有避着柳叶儿和榆钱儿,这两人都是她倚重的,而在京师她很多时候并不方便自己见郝仁,将来还是得靠她二人。

    郝仁一走,柳叶儿就问纪澄道:“姑娘怎么知道三夫人会出钱买通七宝盟的人啊?”

    “因为她除了钱就没有别的法子。”纪澄道。纪澄可是把她姑母的事情都打听清楚了的,毕竟是想重复她的成功嘛。

    纪兰在晋地当时那么出名,一来当然是因为她的美貌,二来么纪家的银子也为她堆了不少朋友,可是嫁到京师之后,铜臭味似乎格外不受欢迎,使得纪兰孤立无援,就更是狠力地砸银子();。

    纪兰的嫁妆就是金山银山也挨不住,更何况当时的纪家还没现在这么红火。所以才有了上回纪澄出事儿,纪兰一直不松口最后拿走纪家一半银子的事儿。

    纪澄观纪兰的行事,也知道她不会有太多法子可以让沈萃在中坛选艺里脱颖而出的,用银子开路肯定是纪兰想到的第一条路子。

    离开兰花巷的时候纪澄又去了纪家在京师的药铺和香料铺子。

    “姑娘想做乌发膏?”柳叶儿一看纪澄开出的单子就明白了,“咱们不是还有一罐子吗?”

    纪澄道:“不是自用的。我瞧着老太太头上又添了银丝,想着给她做一罐,还有连先生和余先生那里也送一罐子去。她们喜欢的香味儿都不一样,所以要分开制。”

    “还是姑娘有孝心。”榆钱儿拍马屁道。

    纪澄摇了摇头,这份孝心并不纯粹,多是由于自己希望她们能对自己好,所以才关心她们的。可是人和人之间不就是如此么?但纪澄也知道这都是自己太功力了,其实从老太太开始,这些人并没有图自己什么,全都是真心为自己好的。但她性格中的缺点注定她没办法无偿付出,所以很是汗颜。

    榆钱儿见纪澄有些闷闷,便不敢再开口了。

    买完东西,马车经由长安大街回沈府,那长安大街的西边儿一片是云来坊,西域来的胡人泰半住在这里,胡女尤多,渐渐就形成了京师人寻欢作乐的地方,连京师的老牌青/楼也渐渐靠近这一片,经过这几十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个大坊。

    纪澄的马车在驶过云来坊的牌坊时,突然猛的一停,若非纪澄一脚蹬在车厢门框上卡主身体,她准得栽出去。

    榆钱儿额头装在门柱上,气得脸都红了,一稳住身体就跳下了马车,想找罪魁祸首算账。

    纪澄坐稳后掀开车帘往外看,只见一个穿着油垢满身的破旧袍子的男人跌坐在马车前,正嚷嚷着,“我真的会作词,我真的会作词……”

    “呵呵,行骗居然骗到我丽春院头上来了,你也不去打听打听你老子是什么人。会作词?你也不看看你写的那是什么鬼画桃符,我呸。今天算你命好,逢着我家姑奶奶吃素,换了平时看我不打死你。”丽春院的护院恶狠狠地又吐了那男人一口口水。

    “你一个大男人没钱居然还去窑子,羞也不羞?”榆钱儿冲着那男人划了划脸颊。

    纪澄放下车帘,对车外的事情再没什么兴趣,对于这样的男人她自然是一点同情心也升不起来的。

    只是那男子哀嚎得凄惨,纪家是做生意的,像这等送到眼前来的善缘是不能不施舍的,否则就怕得罪了菩萨。

    所以纪澄对柳叶儿使了个眼色,柳叶儿就掀起帘子换了榆钱儿过来,“给他点儿碎银子让他去治治伤。”

    榆钱儿点点头,从荷包里去了一枚碎银子出来扔到那男子身上,“喏,拿去,我家姑娘看你可怜给你的,你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快别去当骗子了,居然还去骗窑姐儿,真是没出息。”

    “我不是骗,我是真的会作词,诗词曲赋,我都能做。”那躺在地上的男子坚持道,他费力地抬起身,顺着榆钱儿的肩头看过去,正好顺着那打起的车帘子看到了纪澄,虽然只是惊鸿一瞬,但是苏青瓷瞬间就被定住了。

    果然还是无污染、纯天然的地方出美人。这一幕“美救英雄”瞬间就让苏青瓷觉得他这就是遇到了他到古代来的第一个女主角啊。

    一想到自己以后的媳妇会是眼前这个大美人,苏青瓷浑身的力气都涌了上来,一下就站了起来,拖着瘸腿蹭到马车跟前来,“姑娘,我真的会作词();。”

    纪澄哪里会理会苏青瓷,榆钱儿一个眼色那车夫就将苏青瓷拖到了边上去,然后拿出凳子来让榆钱儿踩着上车。

    苏青瓷一见榆钱儿上车,立即又扑了过来,他生怕就这么错过了纪澄,忙不迭地念道:“红酥手,黄縢酒,满城□□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杯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词自然是好词,纪澄咋一听就迷上了,只是这词她虽然没听过,却不太相信是眼前这男子能做得出来的,若是不想上当,就该一走了之。

    可是所有的上当受骗都源于贪念。纪澄也是有贪念的,若这词真是他做的呢?如此好词若是拿去给沈萃唱,想必中坛选艺得胜的机会会更大一些。

    本着宁可错杀,也不放过的态度,纪澄对柳叶儿低头说了句,“把他带去兰花巷。”

    这世间与许多的机会,可人总是因为这样的恐惧那样的顾忌而与它擦肩而过。所以他们都不相信苏青瓷,因为被这样的人骗了实在太丢面子。

    至于纪澄,她奉行的原则是被欺骗一千次也没关系,只要抓住一次机会就翻本了,所以她会在苏青瓷的身上投资,何况施舍这点银子对她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

    刚到傍晚时分,柳叶儿就到纪澄跟前儿来回话了。

    “姑娘,那个苏青瓷有些奇怪,他连字都写不清楚,却能念出绝佳的词句。”柳叶儿将两页笺纸递给纪澄。

    纪澄接过来看了看,“君住长江头,妾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

    除了这首词外,另外还有一首绝佳之句,读来都叫人心神悸动。

    “可打听清楚他的来历了?”纪澄问。

    “他这个人前言不搭后语的一看就是在骗人,口音也听不出是哪里来的,音调怪异得紧,虽然会写字,可是和咱们的又不一样,勉强能猜出是什么字儿来,他说咱们这字叫繁体什么的,他的叫简写,我也听不懂。”柳叶儿道。

    纪澄也听不懂,“你让莫管家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只一条别让他出门,至少在六月二十六之前不许他出门,此外找本字帖让他练一练咱们的字。”

    柳叶儿点了点头。

    而纪澄这厢却带着苏青瓷写的两首词去拜访了连先生。连先生好诗文,如果这两首词她都没听过,那十有八\九就是还没有传世的。另外纪澄又自己誊抄了好几遍这两首词,让柳叶儿和榆钱儿分别拿去问纪家铺子的掌柜。

    这些个掌柜的走南闯北,烟花柳巷也去过不少,当今诗词许多最初都是从这些地方流传出来的,许多名士资不抵债时,就喜欢以诗词来付花楼之酒资,苏青瓷就是跟这些人学的。

    结果连先生和那些掌柜的都说没听过这两首词。而连先生对这两首词简直爱不释手,直呼乃是天上之绝句,十分想见一见这位苏先生。

    纪澄只好撒了个谎应付过去。

    “看来这两首词真是苏先生写的啦?”柳叶儿不敢置信地问纪澄。而她自己的话里已经不由自主地就尊称苏青瓷为先生了。

    纪澄道:“不好说。”不过对纪澄来说这些都无所谓,只要词是好词,又不为人知这就足够了。

    “你让那位苏先生再写一首词来,最好是激昂豪迈的。”纪澄道。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