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46章 如神助

第46章 如神助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柳叶儿点了点头,本以为是手到擒来的事儿,结果却是气呼呼地回来的,“这苏青瓷简直岂有此理,一点不懂知恩图报,尽然还敢肖想姑娘。”

    原来柳叶儿让苏青瓷写词,他就是不写,还说写词需要灵感,譬如如果能见着纪澄,指不定他的灵感就冒出来了。

    “姑娘别去见他,他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有法子叫他再也不敢这样说话的。”柳叶儿道。

    纪澄摆了摆手,“你逼也逼不出,逼急了他就只能应付你。我今日去余先生那里学画,学完后会转道去兰花巷。”

    苏青瓷再次见到纪澄的时候,心里头那个荡漾真是无以言表,他以前看什么“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类的形容词只觉得夸张,可如今见着纪澄后却又觉得古人还不够夸张。

    “小生谢过姑娘当日的援手。原本姑娘有求,小生不该不应,只是这吟诗作词确实不是关在屋子里就能想出来的。”苏青瓷彬彬有礼地道。

    可是苏青瓷的这一套行礼在纪澄看来却是诸多别扭,无论是手抬的高度,还是袖口与手腕的距离都很成问题,可见他并非出自世家,甚至都不像进过学堂的人,不过这人的脑子倒是不坏。

    “先生误会了,我并无限制先生自由的意思。先生所作的词句实在惊才绝艳,若是唱出来足可绕梁三日。如今恰逢中坛选艺,我想请先生多等待几日,先生这样的才华不该被埋没。”纪澄道。

    苏青瓷心里直“啧啧”,瞧瞧,这就是千金闺秀和丫头的区别,说起话来叫人听了真仿佛夏天吃冰淇淋一般舒服。

    “哦,原来如此,倒是苏某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还请姑娘见谅。”苏青瓷道。

    “都是我的丫头没有说清楚,怎么能怪先生呢。只是还请先生谅解,这中坛选艺我们是求新求奇,所以不得不挽留先生几日。”纪澄道。

    “我懂,我懂。”苏青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人家这是怕他出了门大嘴巴的把词说了出去,可就坏了事儿了。“姑娘对苏某有搭救之恩,又有赏识之恩,苏某不是知恩不报的人,但凡是苏某写给姑娘的诗词,绝不会再写给他人。”

    纪澄现在有些喜欢苏青瓷了,人聪明一点儿就是好交流,“那就多谢先生了。”

    这厢纪澄拿到苏青瓷新写的词时,离六月二十六的日子已经非常近了,她拿着苏青瓷做的词去找沈萃时,心里想着也不知道是自己的机缘,还是沈萃的机缘,居然恰好在此时遇到了苏青瓷。

    所以啊,有时候人真的需要气运。

    沈萃看着纪澄手里的花笺,读了一遍《破阵子》,“这是哪里来的啊?”

    “新近遇到的一位先生,人穷困聊得紧,但我看他的词做得十分好,想必不过是龙困浅滩而已。”纪澄道。

    沈萃又拿着那首词吟了一遍,“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沈萃自然也知道是好词的,只是她们很少唱这种词,总让人联想起血腥而荒冷的边关,于她们这些闺阁女儿而言,实在太过遥远,“怎么就做了这么一首词呢?”她有些抱怨,若是再柔媚些就好了。

    纪澄道:“你想赢筠姐姐就得出其不意。现在大家都喜欢吟唱那些软媚之词,你唱这一出,又是马球赛,定然能赢得七宝盟的关注的,他们听见一首,就会想知道你在中坛献艺那天会不会有更好的词出现。”

    沈萃眯了眯眼睛,狐疑地看着纪澄,“你是怎么知道我是选的唱歌?”

    纪澄早就料到沈萃肯定要问的,于是尴尬地笑了笑,“我偷偷跟着你听见的();。”

    沈萃拍案而已,指着纪澄道:“我就知道你会偷看的。”

    纪澄摸摸鼻子道:“我也好奇嘛。”

    沈萃冷冷地哼了几声,想要拒绝纪澄的好意吧,可又舍不得这首好词,于是别别扭扭地道:“你觉得我用了这首词真的会赢吗?”

    这个纪澄哪里敢保证,只道:“至少赢面大一点儿。”

    沈萃试着哼了哼这首名为《破阵子》的词,可总觉得很别扭,虽然词看着十分新颖,却和大秦的曲牌对不上,“这首词怎么配不上曲啊?”

    纪澄并没有留意到这一点,等沈萃提醒时她自己在心里哼了几句,才发现确实有些别扭,不过这也难不倒纪澄,“我们去找寒碧姑姑,让她试一试。”

    纪澄想着配不出曲更好,也不知道苏青瓷是来自哪里的,古里古怪的,写的字和她们大秦似像非像,连作的词也是似像非像。

    沈萃屋子里的事儿鲜有能瞒得过纪兰的,所以纪澄帮她的事情,纪兰自然很快就听说了,便背着沈萃将纪澄叫了过去。

    “为了阿萃的事儿,这次真是辛苦你了。”纪兰道。

    “姑母,咱们是一家人,帮五妹妹是我应该的事情。”纪澄道。

    说者也许无心,但听者却是有意,纪兰一听纪澄这话,就觉得她是有点儿讽刺自己的意思。的确纪澄到京已经三个来月了,她这个做姑母的在亲事上一直没帮过她,可是这又怪得了谁,给她指了阳关道,她偏偏不走。

    纪兰笑了笑,“说得好,咱们是一家人,正应该互相帮助。阿萃这孩子不太懂事,以后还得全靠你照看她呢。”

    “我会的,姑母。”好听的话,纪澄当然也会说。

    到六月二十六这日,七宝盟所在的彩毬坊可谓是车水马龙、冠盖云集,纪澄陪着纪兰一道儿在马车上等沈萃。

    这七宝盟说起来还真是了不得,如此多的贵夫人陪着女儿或者侄女儿来选艺,他们恁是拒不接待。

    非选艺者都不得入内,光这一条大家就觉得他们很公平。

    所以此刻即使如纪兰也只能窝在马车上等着看自己女儿的选艺结果。

    纪澄看了看七宝盟的招牌又看了看纪兰,这一回她能不能扼住纪兰的咽喉,就全看沈萃能不能得胜了。

    不过纪澄的担心可远比纪兰少太多了,毕竟纪兰只打通了两位七宝盟司事的关节,而纪澄私底下还帮了她一个大忙,通过郝仁打通了七宝盟盟主肖如梦和另一位司事的关节。

    按说变数应该不大,可谁也没有十成的把握,还得看沈萃的临场发挥,纪澄是陪着沈萃一起练习的,沈萃的声音很适合唱《破阵子》,甚至还让纪澄觉得惊艳,若她不是沈家的五姑娘,当个卖唱的花魁还是有希望的。

    沈萃出来的时候,纪兰忙地问她如何。

    沈萃不耐地挥了挥手,“谁知道啊?得等放榜才知道呢。”

    纪兰也知道自己问得太多余,“那你是想回去等,还是在对面茶楼去等?”七宝盟的街对面是一长排的茶楼、酒肆,都是靠着七宝盟做生意的,像今日这样的盛会自然更是座无虚席,好在沈家早就订好了席位。

    “去茶楼吧,筠姐姐排在我后面还没出来呢();。”沈萃道。

    “也好,反正也等不了多久。”这选艺一共分三场,六月二十六这一日的选艺是单单针对世家闺秀的,七宝盟的效率向来不错,今日中坛选艺的结果傍晚之前一定会放出来,也好让姑娘们早点儿安心。

    今年参加选艺的人数同往年差不多,也就三十来人,所以纪澄她们没等多久,就见苏筠和王悦娘等人都出来了。

    苏筠登楼进入包厢时,众人没想到的是王悦娘也跟了进来。

    “等着放榜也怪无聊的,正巧碰上筠姐姐,我就觍颜跟了来,三夫人不会怪我吧?”王悦娘笑颜如花地道。

    “悦娘说的哪儿的话?你们一众姐妹正该一块儿多玩耍才好。我这个做长辈的杵在这儿倒是让你们不自在了。”纪兰笑着说道,“今儿怎么没见着你四姐姐?”

    王悦娘有些矜傲地道:“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她来又帮不上忙。”

    这话真是活生生在打沈萃的脸,她参加个选艺,连纪兰都跟着来了。其实苏老太太若非腿脚不便,今日其实也是要来的。

    纪兰的笑容简直都有些敷衍不过去了,沈萃也立即皱了眉头,想发飙却又有些忌讳。

    “萃姐儿今日选的是什么?”王悦娘又开口问道。因着中坛选艺是密闭式的,所以其他参加的人也看不到对手是选的哪一艺。

    “唱歌。”沈萃道。

    王悦娘“噗嗤”一笑,“萃姐儿平日说话就跟百灵鸟似的,唱歌想必更好听。”她说话的内容和神态可不太搭调。

    纪澄心想,怎么有人就能讨厌到这个地步呢?可是你讨厌她又如何,她可是王悦娘啊——王淑妃的妹妹。

    纪澄心里有一种冲动,觉得就冲王家姐妹这德性,她要是有法子,也得阻止王淑妃上位。

    沈萃被王悦娘气得发抖,就要发火,却被纪兰的眼神给压住了。沈萃心里愤愤地看着纪兰,就是气不过纪兰的这种怂样儿,每回遇到王家姐妹,她总是让自己忍。

    其实纪兰倒不是怂,只是怕沈萃得罪了王家姐妹,被她们私底下阴,做母亲的心沈萃哪里能全部了解。

    王悦娘打趣完沈萃,又看向纪澄道:“澄姐姐怎么没参加中坛选艺啊?可是有人不让你报名啊?”沈萃的小气可是出了名儿,王悦娘这暗指可是太明显了。

    便是纪兰闻言,也觉得王悦娘这嘴太讨打了。

    纪澄笑嘻嘻地道:“今年有王姑娘参选,我就是报名也是个输字,也就歇了那份儿心思了。”

    王悦娘狐疑地看着纪澄,没想到纪澄居然会拍自己马屁,还真是好笑,不过王悦娘闻言也就没再挑纪澄的刺耳了。

    沈萃听了却不得了了,直接一个大白眼甩给纪澄,做了个口型骂道:马屁精。

    纪澄老神在在的,马屁精就马屁精呗。

    等到放榜时,许多人看见那榜上写的“铁帽巷沈家五姑娘”几个字时都吃了一大惊,这里面大约只有纪澄和纪兰是最不意外的。

    沈萃在不敢置信地呆愣过后,立即笑得起来,眼角还笑出了泪珠儿。而王悦娘那脸色可真是比黑得比锅底还透彻。

    “这怎么可能?!”王悦娘不敢置信,回头对着自己的丫头道:“我们走。”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