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48章 七夕节(上)

第48章 七夕节(上)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可惜王四娘没有证据,所以这话也只是能猜测而已,但她说这话绝对是居心叵测。

    “沈萃那蠢货,我自然也会收拾的,姐姐会帮我吧?”王悦娘凑到王四娘跟前撒娇道。

    王四娘凤眸轻眯,点了点王悦娘的额头道:“你真想要收拾她们,就不要心软,一次就要弄死,若是弄不死等她们反咬你一口,就是你死了。”

    王悦娘点了点头,“我才不会心软呢。”

    “那就好。你还想不想参加中坛献艺了?”王四娘又问。

    “四姐姐是说明年吗?”王悦娘不解地问。

    “笨蛋,明年还用问吗?”王四娘道。

    王悦娘眼睛一亮,“四姐姐有什么法子?”

    王四娘抬手替王悦娘理了理额发,温柔地道:“你说若是沈萃出了大丑,再也在人前抬不起头,她还有没有脸去中坛献艺?”

    王悦娘皱着眉头想了想,“可是怎样才算是出大丑啊?”

    王四娘道:“你还记不记得向家大姑娘的事儿?”

    向家大姑娘?!王悦娘心中一惊,向家大姑娘的事儿当初虽然向家极力隐瞒,但还是有人知道,后来时常被大人用来告诫自家的姑娘();。

    十几年前向家可真是大富大贵的人家,向老爷官居太子太傅,深得皇帝信重。向家的大姑娘自然是世家小姐中的头一份儿。

    可就是这么个人,七夕出去放灯时却被歹人劫了去卖入了青\楼,等向家找到她时,她早就被玷污了,向家大姑娘当场就自尽了,而出了这样的丑事向家自然要竭力隐瞒,连追凶都不敢大张旗鼓,到最后大家也不知道向家到底找出幕后的黑手没有。

    可怜那位向家大姑娘死后连向家的陵园都没能进。

    虽说大秦从开国太\祖以来就鼓励寡妇再嫁,鳏夫再娶,而且太\祖以身作则,自己就娶了个寡妇,这位寡妇就是大名鼎鼎的孝懿皇后,她的儿子就是振兴大秦的太宗皇帝,甚至为了鼓励婚嫁,孝懿皇后还废了那条不成文的洞房验元帕的陋习,但向家大姑娘这种被卖入青\楼的遭际还是没法儿被人接受。

    说起来大秦和前朝真是不一样。当初胡人南下,乱我中原,烧杀抢掠无恶不作,铁蹄甚至一度渡过长江,直驱前朝粮仓之地,后来□□于混乱之中起兵收复中原,建立大秦。

    建朝初时,山河破碎、满目苍夷、人口凋敝,老无所养、幼无所依,女丧夫,男失妇,而且胡人入侵,许多女子遭受过□□,太zu为了鼓励婚嫁,下令男子女子凡满十六岁而未婚嫁者将强征劳役,如此一来谁还顾得上你贞洁不贞洁,先娶了再说。

    但前朝还有些陋习留世,比如验元帕等,因着女子不贞,还有婆婆强逼儿子休妻的,孝懿皇后知晓后便说,婚姻是结两姓之好,非为结仇,所以请旨废除了这一陋习,经过乱世的女子无不感激孝懿皇后这一举动。

    由此,大秦的民风也就渐渐开化。

    不过再开化,世家闺秀流落风尘,也无法再抬起头了。

    王悦娘迟疑地道:“这,恐怕不合适吧?”她与沈萃是意气之争,若要说有什么生怨死结却也没有,所以王悦娘压根儿没想过这么狠的手段。

    王四娘斜睨了王悦娘一眼,也不再多说话。蠢货就是蠢货,光会埋怨人,正真要做事儿的时候,却又瞻前顾后,游疑不定,活该被人欺负。

    王悦娘是真没想过用这么狠的手段收拾沈萃和纪澄。

    只是恰逢七月初一是平武侯家杜老太君的寿辰,王悦娘和沈萃自然又不可避免地碰面了。

    人虽如故,事事却如新了。以前王家姐妹所到之处都是众星捧月,且大家又知道王悦娘的小性儿,因此都惯着她,偏偏这次沈萃出了大大的风头,一众小姑娘就都围到她身边儿去问长问短了。

    有问那苏青瓷的,也有问沈萃是跟谁学的唱歌,也有问她如何练嗓子的,总之如此一来王悦娘就感觉自己倍受冷落了。

    王悦娘心里发恨,瞪完沈萃,又去看纪澄。这一看可不得了,纪澄着衣偏好素雅,但是剪裁上却是一点儿也不马虎的。

    因着虽然进了七月且立了秋,可暑热依旧,秋老虎的厉害丝毫不输盛夏,所以纪澄穿了件淡烟蓝的晴雪纱地的叠纱襦裙。

    但凡是纱裙因着纱细,织起来费工,且中间万一有断线一眼就能看出来,所以都十分昂贵,晴雪纱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因晴为名,是指它迎着阳光看仿佛有点点金沙一般,低调又不失华丽。

    纪澄这身襦裙剪裁十分别致,领口微敞露出一小片锁骨来,袖子是复古的宽袖,行走起来飘逸入云,最特别的是她腰上不用丝绦,反而以黄金打成薄薄的海棠花垂在腰间,晃动间简直让人的眼睛没法儿从她纤细的腰肢上挪开眼。

    便是那些不屑于同纪澄交谈的京师贵女此刻也都软和了身段来向她打听是哪家衣坊做的();。

    王悦娘看着雪肤花貌的纪澄,只觉得她那肌肤白皙得刺眼,仿佛有强光在反射一般,她心里暗骂一句“狐媚”,只觉得她领口开得太多,简直是不要脸。

    其实王悦娘这真是只许州官放火,她若是低头看看自己,就会发现她不仅领口比纪澄开得宽,连胸口都低上了半截儿。

    原本本朝开国之处,姑娘家的衣裳还是很矜持的,但因着胡风东渐,胡女见见映入人的眼帘,世家闺秀虽然不屑丰乳肥臀的胡女,可男人们却似乎十分待见,渐渐就有了中原姑娘的衣领越开越大的风气,当然这种风气首先就是从宫中传出来的。

    皇室先祖上有人纳了胡女做妃嫔,众妃见她受宠,就跟风学她的穿着打扮,又有人觉得那胡嫔受宠不就是胸口两团肉大点儿么,便也将自己的领口往下拉,以此来搏皇帝眼球,此风一旦开启就再也刹不住,领口也是越开越低。

    纪澄这身打扮真是小巫见大巫的,那些嫁了人的贵妇,领口开得还更吓人呢,时人似乎都以此为美了,以前出门是只在脸上涂抹脂粉,现在是脖子和一大截胸脯上都要傅粉以增白。

    王悦娘见着纪澄,只觉见她一回,这人就“狐媚”上一层,心中对她的厌恶又更添加一层,再去看她那表妹沈萃,王悦娘心中的恶念就怎么也遏制不住了,心里想着既然这么喜欢狐媚,不如送到那窑子里头好好狐媚去。

    王悦娘既然起了这样的歹心,自然就要好好筹谋,少不得又要去求她那无所不能的四姐姐。

    王四娘却摆起了谱,眯着眼睛道:“你不是说不至于么?”

    “四姐姐你也看见今日纪澄那模样了吧?小小年就就狐媚得厉害,她若是留在沈家,只怕……”王悦娘咬了咬嘴唇,后面的话虽然没说出来,但是寓意已明,就怕沈家二公子为美人动心呢。

    王四娘心中冷哼,若非如此她犯得着撺掇王悦娘出来顶锅么?

    “她那样的出身,二公子如何看得上,看上了也不过是玩物。”王四娘不接王悦娘的招儿。

    王悦娘只好厚着脸皮央求道:“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吧?”

    王四娘道:“我能有什么法子帮你?你那儿不是还有个斌表兄吗?”

    陈斌是王悦娘母亲的外侄儿,打小儿就跟在王悦娘屁股后面走,见着王悦娘就走不动道儿,两家见他如此本是想亲上加亲的,但奈何王悦娘死活瞧不上陈斌,这事儿也就一直悬在那儿。

    “他?”王悦娘想起陈斌就不耐烦,这人实在是太厚脸皮了,王悦娘一直避着他,就怕他哪日真说动了家中长辈将她嫁给他。

    但是王悦娘也不得不承认,这件事或许只有陈斌才能帮自己,也只有让陈斌去做,她才能安心。

    不过王悦娘还是有些担心,咬着嘴唇道:“四姐姐,你说万一这件事成了,沈家,沈家那边……”

    王四娘笑道:“说你傻你还不承认,纪澄什么出身?谁肯为她得罪我们?就是加上个沈萃,出了那么大的丑事儿,她那个娘遮掩都遮掩不及呢,不然一旦爆出去,纪夫人就更没脸见京中贵人了。”

    王悦娘本来还挺忐忑的,被王四娘这样一说就放心了,纪兰那个人最要面子,沈萃出了丑她肯定不敢闹大的。

    日子如流水,很快就到了七夕这日,牛郎和侄女鹊桥相会的传说已经流传了千百年了,大家依然热衷于不停地复述这个传说。

    这日晚上京师的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正月里的花灯节,花灯节家家户户都要挂出灯来比美,而七夕在大秦却是一年一度的放灯日。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