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50章 七夕节(下)

第50章 七夕节(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其实这倒不是纪澄运气好,纯粹是那尖细嗓子觉得她们这批货颜色太好,怕留下来的哥儿几个把持不住,坏了货的品质就不好了,因此并不让他们在屋里守着。

    纪澄快速地打量了一下环境,这里是堆柴的柴房,想来是远离人堆的。她又低头看了看脚边的另一个麻袋,脑子里快速地闪过了许多念头。

    第一个当然是好奇谁和她一般倒霉,第二么人毕竟是有恻隐之心的,纪澄想逃,便想着若是这姑娘醒了大家正好一起逃走,当然纪澄也不是那善良之人,她还想着这姑娘可以用来吸引视线,方便她逃走。

    纪澄活动了一下手腕儿,将自己的手绢儿先取了出来,这是用来塞嘴的,以防那姑娘醒过来大叫惊动了门口的人就不好了。

    等做好了准备,纪澄这才费力将那姑娘头上的麻袋起开,她将那人的头搬过来一看,却正是她那五妹妹沈萃。

    纪澄心里不由佩服王家姐妹,连沈萃都敢动,可真是胆大包天了。

    沈萃这会儿还没醒,纪澄用力地拍了拍沈萃的脸,见她睫毛开始动弹了,赶紧拿手绢堵上她的嘴将沈萃扶了起来。

    沈萃缓缓睁开眼,昏迷之前她也是知道自己被绑了,这会儿一睁眼就想尖叫,幸亏纪澄堵了她的嘴巴。

    眼下的情形纪澄也没有时间跟沈萃详细解释,只说:“五妹妹你醒了就好,听我说我们被人捉了,卖到了这天香楼,你若不想被人坏了清白,就不许说话,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你明白不明白?”

    沈萃这会儿头虽然还晕乎乎的,但好歹还知道事有轻重,赶紧点了点头。

    纪澄这才将沈萃嘴上的手绢给取下来,“外面有人守着,我们得他们诱进来。”纪澄比了个割脖子的动作,吓得沈萃眼睛都鼓了出来。

    纪澄可顾不得许多了,待会儿那老鸨肯定就要来了,她转身在柴堆里选了一根称手的柴火递给沈萃,然后自己又挑了一根,然后到门边给沈萃指定了位置,“待会儿他们进来,你就把吃奶的力气使出来往他们头上敲,记住,如果敲不晕他们,被侮辱的就是我们,你想被□□吗?”

    沈萃摇了摇头();。

    纪澄示意沈萃举起柴火棍子,她则对着门缝低呼道:“放我出去,放我出去,谁在外面,放我出去,我有银子,很多银子,只要你放了我,我全都给你。”

    外头果然有了动静儿,那两个守门儿的对视一眼,银子他们自然想要,可今晚这两只鲜肉颜色可真是不一般,哪个男人见了还能当柳下惠?就算吃不成,好歹也要摸上一把。

    “别吵。”守门的阿木道。

    纪澄立即又道:“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好不好,大哥,求求你……”这梨花带雨的哭腔简直比什么春\药都更刺激人,门外那两个早就有些忍不住了。

    纪澄听见动静儿,机敏地往旁边一闪,门吱呀一声就开了,纪澄手里的棍子狠狠地就打了下去,先进来那个应声就倒了,后面那人还没回过神来,一脚跨进来想看个究竟,沈萃的棍子就落了下来。

    可惜这姑娘就是个棒槌,关键时候一点儿用也管不了,吓得手直哆嗦,还好纪澄眼疾手快地又补了一棍子上去。

    沈萃看见那男人后脑勺冒出血来,吓得手一松就要尖叫,纪澄赶紧跳过去捂住沈萃的嘴,“你想死吗?”

    沈萃这才反应过来她们的处境,哆嗦着道:“现在怎么办?要把他们藏起来吗?”

    哪里有时间藏人?那些人看到门口没人守着就立即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纪澄拉起沈萃的手道:“跑。”

    只是这天香楼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所在,一个后院就大得不得了,而且纪澄和沈萃还得躲着不让人发现,幸亏是晚上,纪澄身手又灵活,可即使这样那些人也很快就发现了异状,本来昏暗暗的院子里顿时亮起了灯笼。

    纪澄暗叫糟糕,可是这天香楼亭台楼阁繁复无比,一时间实难辨认大门的方向,沈萃拉着纪澄的手道:“我们能不能喊人救咱们啊,只要咱们表明身份,那些那些来寻欢作乐的……”

    “你觉得是那些欢客来得快,还是那些龟奴来得快?”纪澄反问,“别说话,咱们只往那最热闹的地方去再寻机会求救。”

    纪澄此刻已经打量清楚了天香楼的格局,这样豪华气派,院落重重的青\楼,所来的客人必然非富即贵,指不定她们就能遇到一两个熟人呢?那时候就有救了。

    后面的追兵眼看着就要发现她二人,纪澄也再顾不得许多,拉着沈萃就往院中最高的楼上跑去。

    沈萃急得不得了,大力甩开纪澄的手道:“你疯啦,往高处跑咱们还怎么逃得出去?”

    纪澄回头一看,就见灯笼一亮,赶紧将沈萃拉向暗处角落暂时躲避,然后低声道:“这里太大了,咱们根本跑不出去,各处大门想来已经得到了消息都关了。我们只有往高处跑,我看这里灯火最繁丽,想必是接待贵客的地方,指不定就有认识你的人,那我们就得救了。即使时运不济,你我二人从那楼上跳下去就是了,总好过叫人糟蹋了,让你我父母从此抬不起头做人。”

    纪澄的话虽然说得又快又急,但沈萃也听明白了纪澄的道理,不再跟纪澄唱反调,提起裙摆跟着她往楼上跑。

    “快,我看见她们跑上去的,一间一间给我搜。”

    纪澄听见楼下有人喝道,赶紧拉了沈萃跑进一个房间,里头有两个波斯女子打扮的女支子正在梳妆,一见她们匆匆闯入就要惊叫,纪澄拿起烛台跑上去利落的一人给了一击,然后转身对沈萃道:“快来把她们藏到箱子里去。”

    沈萃实在被纪澄的干净利落和心狠手辣给惊着了,但她此刻已经是将纪澄奉为了主心骨,也不敢多话,咚咚咚跑过去帮纪澄将这两个女支子藏起来();。

    听到外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纪澄又朝沈萃道:“快脱衣裳,换了她们的衣服,记得把面纱罩起来。”

    沈萃见纪澄脱得十分干净利落,她自己也赶紧动起手来,纪澄刚换好衣服,就听见门被大力推开,闯进来三个大男人。

    “有没有看见两个丫头跑进来?”领头的那人大声地道。

    纪澄做得战战兢兢模样站起来躲到一边,大力地摇头。

    那三个男人在屋子里粗粗搜了一番,并不见人,就又匆匆走了。

    沈萃躲在衣架后面,险些吓得哭起来,好在这里仿佛是舞姬的更衣之所,东西杂乱,方便藏人。

    “现在怎么办?”沈萃六神无主地问纪澄。

    当然是继续逃,可惜时运不济,纪澄二人还没来得及出门,就见一阵浓郁的香风飘了进来,“你们怎么还没换好衣裳,赶紧的,客人已经到了。”

    幸亏纪澄和沈萃脸上罩着面纱,没被认出来,可是她们这也就脱不了身了,只得跟着那刚才开门而入的着波斯服饰的舞娘往外走。

    谁知刚走了两步,那舞娘转过头来扫了纪澄和沈萃两眼,“等等。”

    纪澄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了,眼睛已经往烛台的方向撇去,预备着万一有个不对,就要再给这舞姬来一下。

    “哎,该怎么说你们两个?每次都慢吞吞的,又忘记戴花钿了吧?”那舞姬快速往回走了几步,打开首饰盒子,用手指捻了一片薄薄的红宝石花钿,不知蘸了点什么,就往纪澄的肚脐摸去。

    纪澄极力控制住自己的害怕,任她将花钿贴在自己的肚脐处。

    等弄好了这些,那舞姬才不耐地道:“赶紧走吧,若是惹恼了贵客,吃不了你只有兜着走。”

    纪澄忙地跟了上去,而沈萃吓得不知如何是好,她堂堂沈家五姑娘居然要去学舞姬给人跳舞?沈萃恨不能自己死了才好。

    这波斯舞服,简直就是衣不蔽体,束脚裤的腰都开到肚脐以下了,稍有不慎简直连半个屁股都能露出去,那上衣就更是不堪,比那肚兜还露得多,只能堪堪裹住那胸脯肉儿,一个不小心就有晃出去的危险。

    沈萃伸手去拉纪澄的手,纪澄对她做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可沈萃还是紧张得哆嗦。

    尽管纪澄自己也紧张得手心冒汗,但还是果断地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后轻轻握住沈萃的手,沈萃看着纪澄那冷静的眼睛,心不知怎么的也就稍稍安静了下来,她想纪澄一定能有法子救她们的。

    进得那贵客所在的九莲厅,饶是沈萃和纪澄这样见惯了富丽堂皇之地的人也被晃花了眼睛。

    果然不愧是销金窟,纪澄心想只怕宫里头的椒房殿之华丽也比不上此处。

    九莲厅十分宽敞,金箔贴莲的地砖上铺着昂贵的波斯地毯,顶上吊着九盏九重烛山灯,映得整个厅堂黄如白昼。

    梁柱皆是金箔贴花,还有椒香之气,帘幔具为百两银子一匹的曼莲金纱,莲纹在灯光里时隐时现,将这人间的繁华世界烘托得仿佛天上的瑶池盛景来。

    纪澄和沈萃低着头随着众舞姬给贵客行了礼,抬起头时,一眼就望见了坐在上首的沈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