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51章 二百两

第51章 二百两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沈萃立即激动了起来,当时就要跑过去找她二哥求救,还好纪澄眼疾手快地一把拉住了她的手。

    “你做什么?”沈萃又惊又怒地看着纪澄,她什么意思啊,不想被救吗?

    纪澄低声道:“你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沈家五姑娘被卖入了天香楼吗?”

    沈萃立时就仿佛被雷击了一般委顿了下去。

    是啊,但凡要是被人知晓她曾被卖入这里,哪怕她依旧是清清白白的,可是那些人会怎么编排?王家姐妹又会如何奚落她?这就是落入了泥塘的藕,哪怕外头干干净净的,别人也会怀疑你那孔眼里早有黑泥进去呢。

    “那怎么办?”沈萃求助地望着纪澄。

    “别怕。”纪澄捏了捏沈萃的手心,“我有法子。”她们已经是千幸万幸了,不仅遇到了熟人,而这人还是自家的兄弟,那后顾之忧就少多了。

    此时乐鼓之声已经响起,扮作波斯胡女的舞姬已经开始站位,纪澄和沈萃细细观察着她们的动作,也摆出了姿势,她二人都习过舞,还算有一定功底,跟着舞起来,虽然动作比其他人慢了半拍,但还算过得去。

    只是她二人总归是自矜身份,跳起这扭腰摆臀的舞来总有些别扭,但好在这群舞姬那纤腰扭得如美人蛇,那座上贵客的眼神都集中到了她们肚脐下两寸之地,倒也不关心她们跳得如何了。

    可惜世事总是一波三折,那鼓点“咚咚咚”一阵急促地敲击之后,一众舞姬向外一散,围成了一个大圈,纪澄原本也是要往后散的,却被那给她贴花钿的舞姬瞪了一眼,“你做什么?还不往中间去?”

    纪澄心中暗道不好,怎么这么歹运,竟然是她独舞。而周遭的舞姬可都在羡慕她呢。若非纪澄扮的那舞姬生得窈窕纤细,腰肢最是灵活,这独舞的份儿也轮不着素日散漫的她。

    偏偏纪澄也算运气好,那舞姬跟她身段儿差不多,所以她也没被刚才那人认出来,这就是时也运也,否则若是老天不帮她,哪怕她心思再缜密又如何?

    鼓点渐渐慢了下去,纪澄心里急得发慌,脚下的步子却仿佛自己能思考一般地动了起来();。

    这波斯舞纪澄虽然没跳过,但是胡旋舞她还是会的,其他西域之舞她也见识过一些,这番糅杂一下也不管会不会穿帮,先跳了再说,反正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这独舞来得正是时候。

    心里有了盘算,纪澄就平静了下来,只见她那腰胯随着那缓慢的鼓点十分有节奏地往右一耸,再往左一摆,她的腰肢本就纤细如柳,那肚脐上的红宝石花钿在灯光下反射出的光更是摇得人魂儿都丢了。

    鼓点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人的腰简直没法儿跟上那节奏了,纪澄只得抖起臀来。若是苏青瓷在这儿,肯定会惊叫起来,原来电动马达臀并非他那个时代的人的独创啊,人家古人早千百年就会了。

    这臀要抖起来,全靠大腿发力,若无一双紧实有力的腿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动作的。随着纪澄的动作,她腰上系着的那串金片也迅速抖动旋舞了起来,叮当作响,晃得人的眼睛都缭乱了。

    那座上客定力不够的,当即就吞咽了一大口口水,恨不能当场就扑上去,伸出舌头舔一舔她那肚脐上红艳艳的宝石,心中更是暗骂这小娘皮的腰臀实在太销、魂了,简直要人命了。

    还有那眼睛,什么叫明眸含波,什么叫秋水潋滟,简直叫人一望进去,就恨不能随着那秋波的漩涡沉入她身子骨里去一探香髓。

    而纪澄呢这一番舞动下来也是香汗淋淋,可那鼓点却仿佛要跟她作对似的,丝毫没有减弱的意向,纪澄的腰一扭,迅速地旋转起来,她那脚点得极快,简直快转出一朵莲花来,让人眼睛都跟不上了。

    而纪澄在这一旋一转里已经往沈彻舞了过去,在场已经有人开始哄笑,“哎哟,每回有二公子在场,咱们这些人就只能捡些汤水喝咯。”

    “快,转到爷这里来,这一百两就是你的了。”在座那位最胖的客官当众就拍了百两银票出来。要知道这五两银子就够普通人家四口一年的嚼用了,百两银票实在不是一笔小财了。

    那胖子纪澄不认识,沈萃却是知道的,他是平亲王的小儿子,就是不学好,性子粗鄙之极,都已经气死两个媳妇了。

    纪澄哪里顾得上那胖子,随着鼓点仿佛一团风似地转到了沈彻跟前,可那鼓点偏偏就是不停,只是渐渐缓下,纪澄也不能心急地就扑入沈彻的怀里,只得在沈彻的面前缓缓摆动之。

    这扭腰舞快了十分靠功底,但慢了却是极端考功底,且此番沈彻是坐着,她是站着,他的眼睛平视时就正好是她的露在外头的肚脐之处,纪澄想死的心都有了,却还的故作烟媚地款款摆动那杨柳枝似的腰,她实在不想去看沈彻的眼睛,就转了个身背对着他。

    哪知这厢可好了,这背对而舞,腰扭得仿佛水蛇一般,别说沈彻了,那些旁观的人都已经是口干舌燥,眼珠子随着纪澄腰肢上垂下的金片晃动,恨不能变成那金片去一亲芳泽。

    好在那鼓点终于渐渐停歇,纪澄的腰肢一弯,准确地倒入了沈彻的怀里,她那腰肢再匍匐着往前一送,那胸脯几乎是擦着沈彻的胸膛而向上,周遭的起哄声就更热烈了。

    纪澄飞速地取下左耳面纱的挂钩,对着沈彻无声地做了个“救我们”的口型,然后她又飞快地戴上面纱,重新跑回了舞姬群里,随着众人做了个终结舞的姿势。

    可谁人还能顾得上看她们跳舞啊。

    那平亲王的小儿子楚得垂涎三尺地看向沈彻,“那小女表子长得怎么样?”

    “不错。”沈彻淡笑着抿了一口酒,然后站起了身,朝正在陆续退场的舞姬走去();。

    到门边时,只听见沈彻的声音带着一丝*的沙哑道:“怎么,这就想走?”

    “哟哟哟”,场内又发出哄笑,他们都是欢场常客,自然也都明白沈彻的意思,沈家二公子可是很久没这么急不可耐过了。

    纪澄朝沈彻抛去一个媚眼,随手一带将沈萃拉到跟前,拿捏着嗓音道:“这是我妹妹。”

    “哎哟哟,二哥这真是艳福不浅啊,左拥右抱好不快哉,还是姐妹花。”场内又是一番打趣。

    那场中伺候贵客的管事早练出了察言观色的好本事,一个眼神使过去,就有人来因着沈彻和纪澄两人往那香闺去了。

    纪澄和沈萃跟着沈彻进门后,一见没人了,沈萃立即一把拉下面纱,泪珠子一下就滚了下来,“二哥……”

    此时沈彻脸上哪里还有刚才的暧昧之色,只冷着一张脸道:“别说话,我安排人带你们走。”

    纪澄连忙道:“彻表哥,我和五妹妹的衣裳还落在那西北转角第二间屋子里,就藏在那进门左手边的第三个箱子里。”

    闻得此言,沈彻不由多看了纪澄两眼,然后点了点头。

    也不知沈彻怎么吩咐的,很快就有人来带纪澄和沈萃离开,她们依旧穿着波斯舞服戴着面纱,就像是被哪家贵客看上的要带出去玩乐一般,也没人上来过问。

    纪澄和沈萃上得马车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很快又有人将一个包袱递进来,正是纪澄和沈萃的衣裳,她们赶紧换了起来,那马车也“得得得”地驶出了天香楼。

    纪澄她们换好衣服之后,就听见车窗被人敲了敲,然后沈彻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换好衣服了吗?”

    “换好了,二哥。”沈萃应道。

    “那我进来了。”沈彻道。

    沈彻的马车车厢原本挺宽绰的,可是他一进来,就让人有了马车十分逼仄之感。纪澄和沈萃都忍不住往角落里让了让,后来纪澄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那应该是沈彻给人的无形的压力导致的,只是当时她是当局者迷,还以为只是因为他个子高的缘故。

    “怎么回事?”沈彻看着沈萃道。

    沈萃忍不住拉了拉纪澄的袖子,示意她来回答。虽然她这位二哥平素并不严厉,和她们说话时也时常带笑,但沈萃就是怵他,背地里虽然也编排沈彻的风流,可是当着他的面儿绝对屁都不敢放。

    纪澄可不想当出头椽子,但奈何沈萃拉她衣袖的动作幅度太大,纪澄想装不知道都不行,这个棒槌,到了关键时刻从来都是不顶用的。

    纪澄只好开口道:“今晚我同五妹妹还有芫姐姐她们到颍水畔放喜鹊灯,当时有姑娘落水,有人趁乱将我掳了,我是到了天香楼才发现五妹妹也被绑了的,只是不知道芫姐姐、荨妹妹她们几人可好?”说到这儿纪澄就有些急了,这当然不乏做戏的成分,王家姐妹绝对是不敢动沈芫和沈荨的,不然沈家肯定会和她们拼个你死我或。

    沈彻没有回答纪澄的话,“你们是怎么跑到九莲厅去的?”

    纪澄一点儿都没隐瞒沈彻,“我比五妹妹醒得早些,听见了外头人讲话,是个叫‘麻子’的人将我和五妹妹卖到天香楼的,只卖了二百两银子,那人唯有一个要求,就是,就是今晚……”纪澄脸皮再厚也没脸说了,其实要不是因为今晚就得□□,那些人也不会就去那样久,找能出大价钱的恩客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成的。

    沈彻摆了摆手,他自然明白纪澄的意思,嘴里玩味道:“只卖了二百两银子?”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