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54章 又堆云

第54章 又堆云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沈萃是绝对没有那么大的魅力,能让纪澄心甘情愿替她花费那么大心思的。沈彻略略一想,就猜到了纪澄的意思,他那三婶自诩聪明,其实把柄早就拽在她这小侄女儿的手里了。

    且不论纪兰和沈萃讨喜不讨喜,但好歹也是沈家人,沈彻既然知道了纪澄的盘算,自然就不能当没看见。

    像苏筠那样白纸一样的小姑娘,沈彻自然不愿意祸害,不过像这位澄表妹,收拾了她反而是替天行道。所以沈彻看见纪澄在堆云积翠桥上抹泪的时候,并没有回避,倒想看看这位澄表妹又在打什么主意。

    沈彻没回答纪澄的问题,反而问道:“表妹心里可有怀疑的人?”

    纪澄抬头看着沈彻的眼睛,心中正盘算如何回答,却不小心被沈彻的眼睛给晃了神。

    这人眼睛生得真是好,男人家的睫毛尽然比女孩儿还长,仅仅是眨眼的动作就能撩得你心肝儿发痒。

    至于那眼睛,纪澄只觉得生得好,却又说不上哪里生得好,仿佛处处都好极了一般,他看着你,就像你就是他眼里的唯一一般,让人忍不住想入非非。

    “表妹。”沈彻又唤了一声。

    纪澄这才回过神来,惭愧惭愧,真是男色误人,纪澄为了遮掩自己被男色迷惑的尴尬,想也没想地道:“我到京师三月,得罪的人只有王家姐妹。”

    沈彻了然地挑挑眉,纪澄定然是猜到了纪兰的想法,这是变着方儿地想从自己嘴里套话?她对她那张脸倒是自信。

    以沈家的能耐,昨夜一边找沈萃和纪澄时,一边就在查这件事了,后半夜就拿住了那“麻子”,把事情都弄清楚了,他是被陈斌指使的。陈斌正是王悦娘的表兄,安平伯家的公子。

    老太太最是疼爱小辈,当时就表示要找王家理论清楚,却被纪兰哭着拦住,说是怕坏了沈萃和纪澄的名声();。

    “两个姑娘都是清清白白的,当时就救了出来,哪里就坏了名声?谁要敢在背后说嘴,我老婆子就敢撕了她们的嘴。”老太太怒道。

    纪兰却无论如何不同意,怕影响将来说亲,简直要私底下解决这件事情。其实这就是息事宁人的意思,老太太当时就对纪兰失望透顶。

    沈彻其时也在那儿,他比老太太看得通透,他那姑母这是还舍不得放弃王家,放着自己家的人不用,偏偏要去讨好王家,不就是想走王淑妃的路子么?

    纪兰的确是好强,她想让自己的相公和儿子都出息,比大房、二房都要出息,以此来证明自己虽然是商家女,可是比任何人都要强,所以她不肯求老太太,也不肯求公主。

    如今王淑妃得势,纪兰不说上赶着去巴结,但绝对不想和王家为敌,哪怕是出了今日的事情,她心中恨王悦娘恨得要死,却还抱着等将来她家老爷升官之后再如何如何的妄想。

    而今早纪澄却误会了纪兰,她以为是沈家不肯为沈萃出头,万万没想到会是纪兰不肯,因为沈萃毕竟是她的女儿啊。所以纪澄也绝对没有要走沈彻的路子,想让沈家为她出头的意思。

    沈彻道:“表妹莫要担心,既然有了怀疑的对象,接下来就好查了,这件事家中长辈自然会为你们做主的。”

    纪澄此刻闻言,自然觉得沈彻不过是敷衍自己,只轻轻扯了扯唇角,点了点头,忽然又听得沈彻问了一句,“表妹的舞跳得那般好当时怎么没有去参加中坛选艺?”

    沈彻仿佛是不经意地问出的,但听在纪澄耳里却仿佛惊雷炸地,这人是知道什么了么?纪澄但愿是自己想多了。

    “彻表哥真的觉得我跳得好么?”纪澄像是颇感兴趣的反问道。

    昨夜的记忆本就不遥远,何况还那般鲜活,被叫做“怜爱线”的五色缕浮现在沈彻的脑海里,当然还有那不算大,但十分挺翘而饱满的臀,若非他当时失了神,纪澄的“怜爱线”可沾不了沈彻的身。

    榆钱儿本在园子里跟小丫头们编草篮子,偶尔起身垫脚望一望纪澄所在的方向,这会儿突然见那堆云积翠桥上多出了个男人,榆钱儿吓得赶紧提溜了裙子就跑。

    沈彻看着从不远处跑过来的榆钱儿,没有回答纪澄的问题,转而朝她点了点头,“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沈彻走后不久,榆钱儿就气喘吁吁地跑到了纪澄身边,“姑娘,刚才与你在桥上说话的是二公子吗?”

    纪澄嗔了榆钱儿一眼,也不答她的话,“你跑哪里去了?就将我一个人留在这里。”

    榆钱儿听着纪澄的语气不对,赶紧道:“奴婢再也不敢了。”

    认错倒是快,纪澄也就没地儿撒气了,只能闷闷地“嗯”一声。

    “姑娘,可找着你们了。”柳叶儿气喘吁吁地从小路那边过来,“二夫人今日要回娘家,三姑娘、四姑娘都要跟去玩儿,老太太就说让二夫人把几个姑娘都带去走走亲戚,姑娘赶紧跟我回去换衣裳吧。”

    “怎么突然想起去静安侯府啊?”榆钱儿嘀咕道。

    纪澄只是眨眼间就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跟着柳叶儿回屋里换了身轻薄的纱裙,模样素素净净的,露在外头的脖颈也是干干净净的,绝无遭欺凌之痕迹。

    昨夜刚出了事儿,今日去靖安侯府走一遭,自然就有了佐证,将来即使有人碎嘴说出天香楼的事儿,靖安侯府的人也能出来说句话();。

    路上纪澄与沈芫同车,她探过头来问:“澄妹妹,你和五妹妹昨日真是自己贪玩儿把丫头婆子甩了?”

    这件事昨日只家中几位长辈知道,再有就是救她们回来的沈彻知晓,便是沈芫、沈荨等也都被蒙在鼓里的。

    但是沈芫何等聪明,知道这里面肯定有内情,纪澄绝不是那等没有成算的人,她在二夫人那里问不出个名堂来,就只能来向纪澄打听。

    纪澄在马车上不便同沈芫说,等下了车寻着机会这才将昨晚的事长话短说地告诉了沈芫。

    沈芫听了当时就震惊了,“这,可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了?”

    纪澄摇了摇头。

    沈芫心里将事情一捋,自然就怀疑到了王家姐妹的头上,这王家姐妹以为她们是什么人?可以只手遮天么?偏这话沈芫也不能对着纪澄说,因为她也拿不准自家长辈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所以只能安抚地捏了捏纪澄的掌心,心里对她多有愧疚。

    纪澄是真心那她当做姐姐,所以出了这等事儿,她一问,她丝毫不隐瞒地就说了,而她这个做姐姐的却无法为她做主,想到这儿沈芫心里就是一阵内疚。

    纪澄倒不是真的大嘴巴拿着这件事到处说,她心里明白以沈芫的聪慧早晚能打听出来的,所以还不如自己先说了好。

    “难怪你一路郁郁不乐,你别担心,这件事早晚会查出来的,将来若是出门,多带点儿丫头、婆子跟着。”沈芫安慰纪澄道。

    纪澄点了点头,她郁郁不乐并不为别的,只是突然就失了上进心,心里有些空荡荡的,不知道未来要做什么了。

    待从靖安侯府回来,纪澄去给纪兰问了安便回园子里去了,行到照香亭附近时,却正好遇上沈径。

    其实沈径在照香亭附近已经盘桓多时了,直到远远儿地见着纪澄领了丫头过来,这才装出偶遇的样子过来。

    “澄妹妹。”沈径见着纪澄时,眉眼间全是担心,昨晚的事情他自然也听说了,但并不知晓纪澄她们到底是经历了什么,此时见纪澄眉宇间比平日多了一丝郁郁和彷徨,心就像被人拧着一般疼,“澄妹妹,我已经说过阿萃了,定是她自己贪玩,硬拉着你陪她的,今后她再也不敢了,你也不要老惯着她。”

    纪澄听了直想笑,沈径看来是毫不知情的,但他能不问缘由地偏袒自己,多少也叫纪澄感动,可感动归感动,纪澄心里却打起了鼓,想着定要同这位表哥拉开些距离才好。

    沈径自以为很隐秘的心思,其实在纪澄面前俨然就是一本翻开的书。

    “多谢表哥,其实不是五妹妹的错,也怪我自己贪玩儿。”纪澄低头道。

    沈径又说了两句,心里着急就想同纪澄多说几句话,多看几眼也好,于是又道:“澄妹妹,你上回送我的枣红马我极喜欢,真是多谢你了。”

    最终纪渊自然是选了纪澄骑的那匹小灰灰,那看着极漂亮的枣红马就送给了沈径,那枣红马也是千金难求的,沈径自然喜欢,心里觉得纪澄怕也是惦记自己的,只觉得情意绵绵。说实话他们两人其实也没多大来往,可经不住沈径自己脑补,就多出了许多情意来。

    纪澄简直不敢看沈径那含情脉脉的眼睛了,头越发低得厉害,“那是我大哥托人买的,表哥若要谢,便谢我大哥吧。”纪澄怕和沈径待久了被人看见了说闲话,所以很快就告辞离开了。

    沈径呆呆地看着纪澄离开的方向,只觉得她似乎轻瘦了,像是欲要临风飘去的桂宫仙娥一般,抓也抓不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