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56章 应烧香

第56章 应烧香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当然纪兰心里自然是恨王家的人的,娶儿媳妇不比嫁女儿,陈茜今后进了门还不得看她的脸色么?将来若王家出了事儿,弄死个儿媳妇难道还不容易?

    纪兰这算盘是打得叮当响的,美名曰:卧薪尝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但沈萃可理解不了她母亲的这种想法,她虽然不敢肯定自己被绑架是不是王悦娘动的手,但她就是不想让陈茜当自己的嫂嫂。

    纪澄却在最初的惊讶后,立即猜到了纪兰的想法,她心中讽笑,自己这位姑母可真是什么气儿都能忍得下来啊。

    “这陈家的茜姐儿有什么不好?品貌出众不说,家世也是一等的。将来你哥哥出仕,也有可以帮衬的岳家。”纪兰对沈萃道,这话却也是在敲打纪澄,让她不要有非分之想。

    “可是娘,我觉得这次我和澄姐姐出事儿,就是王悦娘捣的鬼,你怎么能让哥哥娶陈茜啊?”沈萃还是不依。

    纪兰立时苦了一张脸道:“阿萃,娘也是不得已。王淑妃在宫里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即使咱们知道是王悦娘动的手又能如何?难道还能怎么样她?你大伯、二伯又怎么会为了区区一个你而得罪王家?”

    “我不信!”沈萃听不进纪兰的话转头跑了出去,纪澄忙地跟了出去,“姑母,我去看看她。”

    其实纪澄心里掀起的风浪丝毫不比沈萃心底的少。她原本真以为是沈家不肯替沈萃和自己出头,毕竟沈萃可是纪兰的亲闺女,可今日纪澄听了纪兰那番话,却突然醒悟过来,恐怕最不愿意得罪王家的应该是纪兰才对。

    否则纪兰怎么会突然想起要娶陈茜做儿媳妇?若是恨得急了,是绝对不可能如纪兰这样冷静的。

    纪澄有时候真不理解纪兰的做法,她后面说什么大房、二房不肯出头,这是在挑拨沈萃对她伯父们起芥蒂么?这样对沈萃能有什么好处?

    其实都是纪兰的私心作祟,总觉得三房比不上其他两房,处处怀疑婆婆和妯娌排挤自己,这怨怼之心埋在心里还不够,还非得让沈萃也跟着她一块儿去埋怨();。

    纪澄暗暗叹息,她这姑母真是叫人说什么好呢?偏偏自己还必须指望纪兰。毕竟纪澄在京师只能算客居,正经儿长辈只有纪兰一个人。若是真有人想给她说亲,也得先与纪兰说,所以纪澄的亲事基本是捏在纪兰手里的。

    可如今纪澄觉得,别人看到她有纪兰这样的姑母,怕也是不肯娶她去当儿媳妇的。

    纪澄在园子里找到沈萃时,沈萃正在哭。纪澄走过去,也不说话,她和沈萃如今也算是共过患难了,交情比以前要好上了那么一点儿,沈萃说话也不像以前那么刺人了,这会儿她见纪澄过来,止住哭道:“澄姐姐,大伯父他们真不肯为咱们出头可怎么办?难道咱们就这样忍了?王悦娘实在太可恶,若是前日你不带着我逃出来,咱们可就都毁了。”

    纪澄看着沈萃的模样,也觉得可怜,“老太太想来疼爱咱们,不会不管的,我看国公爷和伯爷也不是不关心小辈的人,你不要怨怼他们。这内里的事情太过复杂,指不定他们正在商议其他法子呢。”

    “真的吗?”沈萃抬头看着纪澄。

    纪澄点了点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你等着就是了。”

    沈萃这才点了点头,强扯出笑容道:“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大人的难处,只是我心里还是难受。不过我想好了,王悦娘不就是嫉妒我中坛选艺赢了她吗?就算她使了下三滥的手段我不也是好好的吗?我要在中坛献艺那天狠狠打打她的脸,不然她老以为天下就她一个姑娘似的。”

    “嗯。”纪澄轻轻拍了拍沈萃的手。

    “澄姐姐,你能帮我妈?”沈萃问道,经历了前夜的事情之后,沈萃似乎一夜之间就不矫情了。

    纪澄难道还能对沈萃说不?自然只能应下。

    只是这狗改不了□□,纪澄巴心巴肝儿地给沈萃出主意吧,她又嫌这个不好,那个太麻烦,挑三拣四的,纪澄再好的脾气有时候都被沈萃给气得皱眉。

    有所谓有其女必有其母,身侧给纪澄找麻烦的时候,她娘亲也没闲着。

    郝仁想见纪澄的消息是柳叶儿传给她的,纪澄琢磨着难道是上次拜托他的那件事有眉目了?

    果不其然郝仁一见纪澄就道:“三姑娘,幸不辱命,上回你说的那件事儿,如今总算有苗头了。”

    纪澄看郝仁那喜得搓手的表情就知道不仅仅是只有苗头而已。

    郝仁也不卖关子,把事情前前后后的关节全告诉了纪澄。

    “说实话吧三姑娘,这事儿你就是不找我帮忙,我也得帮你出这口气,你这姑母也太不是东西了,竟然想把送到那老皇帝的床上去,这不是一树梨花压海棠嘛,暴殄天物。”郝仁一脸替纪澄打抱不平的样子道。

    纪澄被郝仁嘴里的“一树梨花”给激得差点儿没被茶水呛着,果然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流里流气的。不过纪澄拿郝仁也没奈何。

    “你这法子行不通的。明白人一听就知道不可能,老皇帝怎么可能会微服出宫,我姑母怎么会相信。”纪澄道。

    “三姑娘,你这就不知道了。你这姑母可不是今日才有这打算的,早早儿就往宫里头走门路,想捧你做娘娘呢,我一直没跟你说();。当时我就觉得有戏,不过你说得对,这件事本就荒唐,一般人怎么能信,所以我也就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的态度,她爱信不信,反正咱也不主动。你姑母那头一个多月都没动静儿,我估摸着应该是没戏了,正要想别的法子,哪知道她却主动找上门来了,我看她的样子很着急,像是走投无路了似的。”郝仁道。

    “她什么时候去找你的?”纪澄问。

    “七月初八,我记得特别清楚。”七月初七是七夕节,郝仁和他那几房爱妾可是渡过了一个很令人回味的夜晚的,所以印象特别深刻。

    纪澄“呵”笑了一声,她姑母自己不愿意和王家撕破脸帮沈萃报仇,转眼就想赶紧把自己送到老皇帝跟前儿,然后好给她娘俩儿报仇?

    难怪这几日纪兰逢着自己的面就爱说王家姐妹的事儿,这是想激得自己跳上老皇帝的床么?算盘打得真是叮当响啊。

    “跟她接头的真是李德高的干儿子么?这种事情一打听就能弄清楚的。”纪澄道。

    李德高就是现如今建平帝身边的内侍总管,最得建平帝信任,等闲人都高攀不起的,便是想走李德高的门路也是无门可找。

    郝仁“嘿嘿”一笑,“这哪儿能作假呢,你姑母可是沈家的三夫人。那何长生真是李公公的干儿子,不过李公公有好几个这样的干儿子,也就照顾不到那么周全。这何长生吧虽然下头那男人根子去了,但心里还惦记这女儿香呢,在宫里搞了个宫女儿当对食,不仅要给那宫女儿买花戴,还要养那宫女儿的老头子和小兄弟,所以手头就紧巴巴的。这不,和我们正好一拍即合。”

    “有什么是需要我做的?”纪澄问。

    郝仁赶紧道:“三姑娘是聪明人,知道老皇帝惜命怎么可能微服出宫来寻花问柳,所以咱们只得找个人来扮他。可是我们没见过老皇帝的样子,那何长生虽然见过又画不出个样子来,我就问问三姑娘可有什么法子没有。”

    建平帝的样子纪澄当然能画出来。

    “这么短的时间你上哪儿找和老皇帝相像的人去啊?”纪澄问。

    “三姑娘这就不必操心了,这世上啊能人异士多的事儿,虽然不能模仿个十成相似,但七、八分还是差不了的。”郝仁似乎非常有自信。

    纪澄点了点头。

    “还有一个事儿要拜托三姑娘,到时候你那姑母要哄你出去的时候,你得配合着一点儿,说好了的,要看着三姑娘进了房间才给银子的。”郝仁道。

    “我知道。”纪澄淡淡地道,“她应承给多少银子?”

    郝仁给纪澄比了一个巴掌。

    “五万两?”纪澄冷笑道:“好大的手笔。”这世家嫁个女儿多的也才给一万两呢。纪澄为了自己,倒是舍得花血本。

    纪澄算了算,虽然纪家当时给了纪兰一半的家业,但这几年纪兰大手大脚花得也多,上回七宝盟那边就花了五、六千两银子,金山银库也挡不住这么花。

    如今短时间要抽走五万两,想必她那些铺子上能调集出去的银子只怕都调集走了,此时不釜底抽薪更待何时?

    回到沈府见着纪兰的时候,纪澄的神色丝毫没有异常,对着纪兰也如往常般恭敬。大概是没什么期望,所以失望也不大。纪兰是为了她的相公和儿女算计她,而她呢也在为着自己的前程算计纪兰,没什么好坏之分,不过是各自为了各自的利益罢了。

    纪兰似乎真的很着急,打从郝仁知会了纪澄之后才几天,纪澄就听见纪兰对她说:“这段时日总觉得有些不顺,阿澄明日跟我去寺里烧烧香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