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57章 贼氛胜

第57章 贼氛胜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自然应好,又问道:“上回的事情真是多亏菩萨保佑,幸亏遇到的是彻表哥,我和五妹妹都该去烧烧香。”

    纪兰听了并不接话,哪知道第二天临出发时,沈萃却闹了肚子,纪澄道:“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改日再去寺里吧。”

    沈萃正要点头,却听纪兰道:“寺里什么都准备好了,家下马车、仆人也都安排下去了,你这孩子也真是的,偏这时候闹肚子,只好让你澄表姐帮你烧烧香了。”

    纪澄看了看纪兰,这就是一定要去的意思了,她心里暗叹一声,她这姑母最近这些时日的确是急躁了不少,也难怪连郝仁那等荒诞的骗局都能引得她跳坑,这狗急了难免就想跳墙,也不管墙后面是不是大水坑。

    纪澄跟着纪兰去了寺里烧香,又陪着她听高僧讲经,直到黄昏才离开寺里,纪兰又说她难得出门,想去吃法福源有名的素鹅斋,纪澄自然要陪着。

    此时华灯初上,京师里最出名的素斋法福源里已经座无虚席,好在纪兰事前就定了包厢,所以马车直接驶入了法福源的院子里。

    纪澄跟着纪兰往二楼包厢去,正走着却听得后面传来一排脚步声,有人很不客气地在后面道:“回避,都回避。”

    纪澄跟着纪兰往旁边一让,只见两列穿着藏蓝袍子的健壮男儿鱼贯而入,从楼梯口开始每隔两步就站一人,一直站到二楼廊道尽头的那间包厢去。

    看这架势必然是有惹不起的贵客临门了。

    果不其然,片刻后就有马车停在院子里,一个管家模样的人小心翼翼地掺扶着一个胖子进了门();。

    那管家纪兰一眼就忍了出来,正是和她接过头的何长生,李德高李公公的干儿子,他小心扶着的那个人不是建平帝又是谁?

    只是既然皇帝是微服私访,肯定不想被人发现,纪兰也不敢直视圣颜,匆匆看了两眼就赶紧低下头去。

    那行人行到纪兰和纪澄一行跟前时,脚步顿了顿,纪兰和纪澄虽然都没抬头,却都能感觉到那胖子停留在纪澄身上的眼光,不过很快脚步声又重新响了起来。

    待那行人进入包厢后,纪澄问纪兰道:“姑母他们是哪一家的人啊?好生气派。”

    纪兰道:“不太熟悉,不过应该都是认识的,我等下让人去打听打听。”

    过得一会儿纪兰身边的玲珑从外头进来,不知在纪兰耳边说了什么,她就跟着出去了。在过得一会儿,玲珍进来请纪澄道:“表姑娘,夫人遇见熟人了,叫你也过去打个招呼。”

    纪澄点点头,跟着玲珍往那廊道尽头的包厢走去,到门口时,玲珍又说她还有别的事儿要去办,叫纪澄自个儿进去。

    纪澄也不疑有他地推门就进去了。

    玲珍在外头松了一口大气儿,幸亏澄姑娘自己进去了,要不然就只能按照夫人吩咐,绑也要将她绑进去的。

    纪澄进去的时候,纪兰正焦急地坐在楼下,也不知道里头那何长生收了银子会不会办事儿。

    建平帝这两年身体越发虚了,照何长生的说法那就是不吃丸子连立起来都困难。亏得建平帝贪花好色,都这副模样了还想着睡美人。何长生应了她的,会事先给建平帝用药,若非如此,他也不敢要那么大的价钱,五万两可不是小数目。

    玲珍见纪澄进去,看见门口那守卫也不敢多留,匆匆下了楼找纪兰回话,哪知道她刚走到楼下,就见纪澄跟着走了过来,“玲珍姐姐,你是在同我玩笑么?那屋子里一个人也没有啊。”

    玲珍大吃了一惊,“怎么会?!”她咚咚咚地跑上楼,推开那包厢的门,果然是一个人也没有,连守在门口的那两个侍卫也不见了踪影。

    玲珍心下虽然惊慌,但脸上却还强扯着笑道:“咦,准是玲珑那丫头戏弄我,澄姑娘真是抱歉了,这丫头居然连你也敢戏弄,你且回去先坐坐,我去寻夫人教训她去。”

    玲珍的话说得漏洞百出,纪澄也不点明,只笑着又回了纪兰定下的那间包厢。过了会儿就有婆子来请纪澄上马车,说是三夫人不舒服先回去了。

    纪澄点点头,看来她姑母这是急火攻心,连善后都不想做了。

    纪澄回到铁帽巷沈家时,自然要去问候纪兰的身体,不过纪兰只说不舒服并不见人。她这一病就是好几日,且也没有个好转的趋势。

    因着纪兰不光是被骗了那五万两银子,现如今京里头的铺子没有现钱付不出货款来,正被追着要债,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气得纪兰假病也成了真病。那些人认钱不认人,哪怕是沈家三房又如何,纪兰又爱面子,若是叫人知晓她的铺子连货款都付不出来了,以后可还怎么见人。

    到最后纪兰不得不盘了几家铺子出去,再用钱去填了其他铺子的亏空,如此一来她手头的铺子就去了一大半了,剩下的几间因着经营不善、信誉不好,盈利也远远不如以前被纪澄管着的时候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这当口纪兰病着,纪澄自然要去伺疾,纪兰大约是内心有愧也怕见着纪澄,只推托怕传了病气儿给她,让她专心帮着沈萃准备中坛献艺的事情();。

    如此一来,那日福源楼的事情便是不了了之了,纪澄也没再追问那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反正她心里是一清二楚的。

    至于纪兰虽然到处去找当时在她与何长生中间牵线的人,可人海茫茫又哪里找得到。可她也不敢闹到何长生跟前去,因为她自己也是心虚,若是这件事被捅出来,她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郝仁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想了这么个漏洞百出的骗局来骗纪兰的,其实只要纪兰自己没有贪念,便是郝仁再长两个脑袋也骗不了她。

    七月中的中元节一过,七宝盟组织的民间马球社的马球赛就如火如荼的拉开了帷幕,并不会因为纪兰的卧病在床,就减少了丝毫的热闹。

    而且这热闹简直闹得有些过头了,甚至有为了马球赛反目成仇的姐妹,就因为她们喜欢的马球社不同而已。

    沈家三个姑娘就不说了,每个人支持的马球社都不同,沈荨喜欢蓝屏社的邱小双,沈芫喜欢大鼓社,沈萃原本是喜欢桃花社的,但因着今年沈径加入了初阳社,所以她首先自然支持她哥哥。纪澄必然也是支持纪渊的。至于苏筠和卢媛也各有各的爱好,各花入各眼嘛。

    因着大家支持的马球社不同,所以每次看完比赛回来都要叽叽喳喳地议论一番,这个说邱小双如何如何,那个说谢宇飞怎样怎样,吵得不可开交。

    到了初阳社比赛这日,纪澄等人自然早早儿就去了赛场,这赛场虽然比皇家马球场的规格逊色了些,但也差不了几分,光是这些年马球赛卖出的门票就已经足够修几十个马球场了。

    这赛场状如木盆,中间是马球场,四周被座位围起来,座位一阶比一阶高,随着方向不同,票价也有所区别,但既然马球赛是全部黎民百姓共同所钟爱的,这票价也实在不贵,不过几文钱罢了。

    纪澄随着沈芫她们去到正中视线最宽敞的位置刚坐下,就见一群人簇拥着王四娘和王悦娘走了过来。

    打从七夕过了之后,王悦娘就一直提心吊胆地过着日子,七夕第二日她就派人打听了沈萃和纪澄的消息,听说她们在靖安侯府露了面,就知道自己的谋划没成。

    王悦娘又赶紧将陈斌找过去,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细细文了,陈斌派人去找麻子,却发现麻子已经失踪了,她二人都吓得不得了,唯有王四娘却老神在在。

    “你怕什么,这不是还没找到你头上来么?到时候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便是。”王四娘斜睨王悦娘一眼,“瞧你这胆子,比那老鼠都不如。表弟不是已经说了么,她们的确是被卖入了天香楼的,不过是运气好碰到了二公子。她们既然进了天香楼,名声不坏也坏了,你瞧着吧,沈三夫人不敢嚷嚷出来的。”

    王悦娘将信将疑地过了半个月,果然不见沈家有人找上们来,这才将心重新放回了心窝子里。

    不过你若指望这作恶之人会因着你的退让而收敛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她们只会觉得你软弱可欺,继而得寸进尺。

    譬如这会儿王悦娘看见沈萃和纪澄时,唇角轻轻一弯对着沈萃道:“阿萃,好久没见着你了。上回我听说七夕那天你和你澄姐姐走丢了,吓得我心儿砰砰跳,如今见着你们平安无事,我就放心了。七夕那天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

    沈萃脸色立即就阴沉了下来,虽然她母亲一直说还没找到人,可是沈萃觉得八成和王悦娘脱不了干系,奈何没有证据她也就没法和王悦娘撕破脸,“没怎么回事,就是我和澄姐姐贪玩罢了。”

    王悦娘又道:“你呀,胆子可真大,我听说这几年京里也不太平,人拐子多了去了,你又生得这般美貌,小心被人拐了去。”

    沈萃越听越觉得王悦娘话中有话,难道真是她做下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