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59章 马球赛(中)

第59章 马球赛(中)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纪澄看了好几场初阳社的比赛,她大哥纪渊都没能上场,她心里也明白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纪渊大概是休想上场的。

    过得几日,日子进到了八月,纪渊身边的小厮逢春来寻纪澄,说是纪渊扭伤了脚请她过去。

    “哥哥的脚要不要紧,请大夫了吗?”纪澄见着纪渊关切地问。

    “不要紧,已经请过大夫了,说是没伤到筋骨,等消了肿就好了。”纪渊道。

    路上纪澄已经问过逢春了,知道是纪渊自己练马球时扭伤的脚,纪澄看了看纪渊的伤处劝慰道:“大哥莫要着急,这马球也不是一天半天就能练好的。驽马十驾,功在不舍,只要大哥慢慢练习,总有惊人的一天。”

    纪渊苦笑道:“惊人的一天我就不指望了,只想着别拖了社里的后腿就行了。这次寻你过来,是大哥有个不情之请。”

    纪澄见纪渊遣退了逢春,就知道这“不情之请”恐怕十分为难人,但纪渊毕竟是她大哥,便是上刀山、下火海,只要纪澄能做的,她也拒绝不了。

    “大哥有话就直说吧,难道我还能不帮你?”纪澄道。

    纪渊先是红了红脸,组织了一会儿言辞,这才开口道:“后日社里又有一场比赛你是知道的,这回是能不能进八强的关键,我不想错过,你能不能帮我去?”

    纪澄愣了愣,被纪渊的异想天开给惊住了,不过她很快就猜到了纪渊这样要求的原因();。初阳社今年势头惊人,若是抽签时运气好些,只怕进入决赛也是有望的。

    能待在一支有实力能进入决赛的马球队里大概是每一个打马球的人都梦寐以求的,而且这背后的好处也是惊人的。纪渊如果因为脚扭伤了而退出,再想进入初阳社的候补队伍恐怕都不可能了。

    纪家如今已经算是大富,可能不能大贵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纪渊身上,纪澄想通了其中的关节就不可能不帮纪渊。

    纪渊紧张地看着纪澄,他也知道自己这个要求过分了一些,“柱儿他们不怎么会打马球,这件事又不能被其他人知晓,所以哥哥只能求你了,阿澄。”

    纪澄笑了笑,“我自己会帮哥哥的,只是我们男女有别,你身形也比我魁梧,别人万一认出来了怎么办?”

    纪渊道:“平日我在社里和其他人也不怎么熟,你想想法子,一丝半点差异他们发现不了的,只有子通和我最熟悉,若是瞒不住告诉他也无妨。”

    纪渊这是将所有的难题都转嫁给纪澄了。纪澄少不得抓了柳叶儿和榆钱儿两个连夜赶制衣裳和鞋子。那鞋子须得特制,脚底加了木楔子,穿上后人就能变高一些,那赶制的衣裳也是特制的,加了棉花、垫了肩膀,纪澄穿在里头整个人就显得魁梧了不少,如此外头再套上初阳社的社服,从背后看着纪澄还就有那么点儿像纪渊了。

    至于脸的问题则更简单了,打马球为了避免受伤,本就要戴藤盔,这藤盔罩在脸上便看不清相貌了。

    大功告成之后,榆钱儿在旁边笑道:“姑娘这一打扮真是活脱脱的大公子的样子,你连他走路都学得极像呢。”

    纪澄自己还有些别扭,这两天她为了能将她哥哥纪渊模仿得惟妙惟肖可是费了不少心思的。

    到初阳社比赛那日,纪澄等着沈径他们都换好了衣服准备上场了,这才匆匆地走进备赛区,到底是心里没底儿,也不敢跟他们久待。

    沈径一见纪澄进来,立即就迎了上去,“怎么这么晚才来,就等你一个了。”

    纪澄咳嗽两声,沙哑着嗓子道:“见谅见谅,昨日受了点儿凉。”

    “要不要紧,需要休息吗?”沈径关切地道。

    “哪里就那样娇贵了,只是嗓子不舒服,少说话就行了。”纪澄道。

    沈径听着纪渊的嗓音不对,可也没往深处想,停了停又道:“如果今日赢了咱们就能进前八了。我特地请了二哥来观战,看能不能帮我们改进一下战术,如此指不定进入决赛也有望。”

    纪澄支支吾吾地应付过去,亏得初阳社的社长于仁龙喊了句,“子通、天泽快些吧,该上场了。”纪澄这才算松了口气。

    上场之前照例是比赛双方的社员骑在马背上互相致意,包括“纪渊”这个候补队员在内,也都得上场。

    今日初阳社对战的蓝平社。蓝平社因着有邱小双这个名人在,人气十分高,过去两年蓝平社全部都在四强之列,所以这回的比赛大家都不怎么看好初阳社。

    这一场初阳社的确打得特别艰难,纪澄作为候补一直坐在旁边观战,邱小双不仅骑术和球技了得,体力更是彪悍,这都下半场了,不见他的体力有丝毫衰退,反而有越战越勇的趋势。

    不过初阳社这匹黑马也不是吃素的,楚镇抢球抢得十分凶猛,一点儿也不怕受伤,因着他那股土匪劲儿,使得初阳社和蓝平社所得筹数咬得十分紧,不过到目前为止初阳社已经损失了两员大将了。这马球赛上难免磕磕碰碰,跌下马受伤的事情也屡见不鲜。

    纪澄坐在一旁心里直打鼓,她原本想着替她哥哥纪渊来坐一坐冷板凳倒也没啥,反正也不用上场,可是她没想到今日会有两个人受伤,排在她前头的两个候补的社员都上场了,若是再有人受伤下场,纪澄就得赶鸭子上架了();。

    所以纪澄一直在心里默念,千万别受伤,千万别受伤。可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眼瞧着比赛还有一刻钟就结束了,初阳社又有一个社员因着马儿奔波得太过疲累一下子跪了下去,连带他本人也摔了出去伤了腿。

    纪澄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场。她心里想着纪渊的球技十分一般,为了怕露出破绽,所以纪澄也只得往平庸了靠,那马球即使到了她杖下,她也只能随便传一传,不敢带着马球突过半场去进球。

    当然初阳社的人也知道纪渊的水平,所以等闲并不会将球传给纪澄,而纪澄也不可能去在蓝屏社的杖下抢到马球,是以她也乐得滥竽充数。

    等到离比赛结束只有不到盏茶的功夫时,初阳社因为楚镇和沈径的完美配合,又进了一球,终于将双方得到的筹数拉平了,这可太鼓舞人心了。沈荨当时在赛场边上就欢呼得站了起来。

    纪澄远远瞧见了心里直觉好笑,她原本以为沈荨定要在蓝平社和初阳社之间为难呢,哪知她这立场转得也忒快了些,整个儿地倒向了初阳社。

    既然筹数拉平了,比赛又快结束了,这最后谁能率先进球可就是关键中的关键了。

    楚镇是整个初阳社的主心骨,到了最后,蓝平社的战术就是哪怕自己不进球都可以,但坚决不能让楚镇逮着机会进球,大不了打平就是了,所以楚镇被看得极紧,但即使这样,这人也真是不一般,硬生生在蓝平社四、五个人的追击里杀出了一条血路,可惜到了最后也没有法子进球,毕竟双拳难敌四手。

    突然邱小双又纵马一跃从斜刺里杀出,杀了楚镇个措手不及,险些就将球从楚镇的杖下抢走了。

    没抢走的原因是楚镇死马当活马医,反正不能将球给邱小双就是了,所以他眼瞧着“纪渊”就在附近,也来不及细想,便将马球挥了过去。

    这下纪澄可傻眼了,她这是要带球突围呢?还是装个傻瓜?若是此刻尥蹶子只怕赛后纪渊得被初阳社拥趸的唾沫星子给淹死。

    但若是纪澄带球突围定然要露出破绽的,说时迟那时快,赛场上必须刹那间做出决定,纪澄望见沈径远远落在半场之外,蓝平社的防守的人都围在了楚镇身边,她立即球杖一挥,极为准确地让马球飞过半场,落在了沈径的面前。

    沈径得了球立即赶了上来,有楚镇做配合,堪堪在比赛结束的鼓声响起之前进了一球,顿时赢来了满场的喝彩。

    沈径尤其兴奋,毕竟纪渊是他一力担保进入社里的,一直没什么表现,今日总算是给他长脸了。

    赛后,沈径看到纪澄,走上来就在纪澄肩上打了一拳,“好样儿的,看来你这么久的球技没白练。”

    纪澄又咳嗽了两声,用那破锣嗓子道:“都是碰的运气,我自己也是云里雾里的。”

    这八月虽然已经起了秋风,可是一场比赛下来,所有人都是大汗淋漓,更别提纪澄了,她这为了身材魁梧都提前穿上小棉袄了,一身热得都快长疹子了。沈径自己也热得汗流浃背,没有再继续和纪澄说话,只道:“先去冲冲凉换身衣服,咱们去庆功。”

    冲凉肯定是不行的,换衣裳也别想,庆功宴纪澄自然也去不得,可怜纪澄还没法子偷偷溜走,因为这休息处的外头简直被包围得水泄不通了,她只好撒谎说是突然闹肚子,让沈径他们先去酒楼。

    待那外头的人散得差不多了,纪澄这才偷偷摸摸地溜了出去,可怜见的,小脸被热得通红,流的汗都有一斤了,但好在有惊无险的把这一关过了,等到初阳社的下一场比赛时,纪渊的脚也该好得差不多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