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60章 马球赛(下)

第60章 马球赛(下)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哪知纪渊的脚突然又扭了一下,这下是伤上加伤,没个十天半月怕是好不了了。纪澄心下虽然有所怀疑,却也没戳破纪渊的心思。她这哥哥在家时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对骑射都不赶兴趣,更何况是马球,现如今临阵磨枪也怪不得他要退却,偏偏又舍不下那马球带来的风光,所以纪渊这才不得不把希望寄托在她这个妹妹身上。

    纪渊再次受伤,纪澄少不得又要硬着头皮顶上去。

    这又到了比赛的日子,纪澄戴着藤盔慢吞吞往里走,这些日子她借口着凉没去跟着沈径他们训练,早有社员在背后说闲话了,但纪澄也没奈何。

    这会儿沈径见着纪澄,立即就走了上去,“天泽,你好些了吧?”

    纪澄点了点头,不说话。

    沈径又道:“那你快过来,二哥正在给我们讲战术,他是大忙人,好不容易才请来的。”

    纪澄因为隔着藤盔,所以也不怵沈彻,静默地站在沈径旁边听沈彻排兵布阵,不得不说沈彻的确是看透了初阳社每个人的长处和缺点的,每个人都安排在了他最适合的位置上。

    轮到纪渊时,纪澄的耳朵都竖了起来,却听沈彻道:“你带着藤盔不觉得闷吗,这会儿还不用上场。”

    纪澄闻言差点儿没被口水呛着,她大声地咳嗽了两声,“嗓子还有些不舒服,怕把病气传给大家,还是带着头盔好些。”

    沈彻不说话,只静静地打量起纪澄来,看得纪澄浑身发毛,心里害怕被沈彻看出破绽来,好在沈彻很快就收回了打量的眼神,继而道:“上次见你临危不乱,传球的动作干净又利落,由你从左翼辅助真长试试吧。”

    纪澄忙地摇头,哑着嗓子道:“这……我上次不过是碰运气,还是让我候补吧。”

    沈彻笑道:“天泽自谦了,你不上场就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大的潜力,今日对阵的是大鼓社,前年的状元社,情况会比你们上次对阵蓝平社更惨烈。天泽首先上场,便当是为社友试一试对方的战术吧。”

    纪澄从藤盔的空隙里看出去,忽然发现沈彻的牙齿特别白,比起其他人都要干净洁白许多,这让纪澄莫名就想起了狼牙来,她看着沈彻的笑容,说什么让她去试对方的战术,可她总有一种沈彻是在笑着将她送进对方的獠牙的感觉,而她还无法反驳();。

    这一场马球打下来纪澄的表现算是不温不火吧,球是一个没进的,但她作为左翼助攻,对楚镇的帮助是毋庸置疑的,好几次都是靠她完美而精确的传球,楚镇才进的球。

    纪澄慢吞吞地走在队伍的后面,听着前面的社员兴高采烈地讨论今日的战况,借口要去如厕躲过了拉着她想一同讨论的沈径。

    等纪澄磨磨蹭蹭地走出去时,见着楚镇他们几个正围着沈彻说话,从纪澄的角度看过去,沈彻的唇边一直挂着笑意,正点评着今日初阳社的表现。众人都在争相问着让他评说自己今日的进步和失误。

    明明也不过比他们大不了几岁,怎么就有一种他是长辈的感觉,纪澄只觉得纳罕,再看楚镇他们几个,那一脸的孺慕又是个什么意思?这些勋贵子弟都是刺头儿,平日谁也不服谁,结果到了沈彻跟前,却变了个人似的。

    沈径看到纪澄出来,朝她招了招手,“天泽。”

    纪澄不得不往前走了几步,听得沈径问沈彻,“二哥,天泽今日表现如何?”

    沈彻闻言,眼神便落在了纪澄身上,纪澄被他看得极其别扭,当他的目光扫在她胸口上时,纪澄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的胸没有束紧了。

    “天泽实在让人惊讶,想不到你们当中骑术最好的人居然是他,你们竟然还让他做了如此久的候补。”沈彻笑道。

    骑术最好?在场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怀疑沈彻是不是眼花了。

    “你们去看看他的马就知道了,这一场对大鼓社是恶战,你们谁敢说自己的马没受点儿伤?”沈彻问。

    这马球场上球滚杖飞,误伤在所难免,有时候为了抢球,明知道要吃别人一杖还不是要硬着头皮上,所以一场比赛下来那是人困马乏,都带着伤。

    沈彻说话的时候,早有好事人跑去看了纪澄的马,他一边大声嚷嚷一边往回跑,“天泽果然是厉害,他的马一点儿伤没有,这会儿还精神着呐。”

    纪澄从头盔后看着沈彻,惊讶于他的心细如发,心中的防备又提升了一层。

    “我看这一场比赛天泽辅助真长是游刃有余,下一场可以让她在中场助攻,同时顾看真长和子通两人。”沈彻道。

    众人立时又把眼睛全投在了纪澄的身上,中场助攻其实就是起着控制全场的作用,这可是关键位置,他们万万没想到沈彻会这样建议。

    纪澄在心里差点儿没把沈彻给问候死。

    沈彻此刻站起身走到纪澄身边,手轻轻搭在她肩上,“人果然是要逼一逼才知道自己的潜力在哪里,是不是,天泽?”沈彻微微低头在纪澄的耳侧道。

    虽然隔着藤盔,但纪澄的整张脸,连带着那耳朵都已经烧得血红了。

    好在后面的比赛,纪澄没有出什么岔子,她虽然改成了中场助攻,但既然是助攻,就不是带球突围的那个人,所以除了内行人外,其他人更多关注的还是楚镇和沈径两人,他们如今可算是大名鼎鼎的人物了。

    纪澄十分低调地熬过了半决赛,初阳社一举进入了决赛。

    决赛的头一日,纪澄和柳叶儿一起整理着自己的行头,看着那长长的束胸布时,纪澄忍不住叹了口气,只盼着明天的决赛赶紧过,她这提心吊胆的日子可是过够了,每次看到沈彻她都有掉头就跑的想法();。

    “榆钱儿,澄姐姐安歇了吗?”

    柳叶儿听见沈萃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赶紧将纪澄的东西收了起来,纪澄则狐疑地往外走去,“五妹妹有事寻我?”

    “正是呢,澄姐姐我有事求你。”沈萃道。

    纪澄心里立即起了不好的预感,沈萃可是很少用到“求”字的,“姐妹之间说什么求不求的。”

    “姐姐知道明日就是中坛献艺的日子了,偏偏张娥儿今天晚上练习的时候把脚拧了,澄姐姐你说可怎么才好?”沈萃一脸的焦急。

    纪澄道:“不是早就吩咐下去让她们今日休息的么?就是怕临时出状况,这张娥儿怎么这般不听话?”

    沈萃脸一红,“明日就是中坛献艺了,我心里紧张,怕她们今日不练明日会生疏,所以……”

    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纪澄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她向沈萃建议今日不要再练习,沈萃明显没有听进去。

    “那可不好办了,张娥儿那段舞有些难,临时去哪里找能代替她的呀?”纪澄装傻道。

    沈萃摇了摇纪澄的手臂,“好姐姐,这大晚上的自然找不到人了,所以我才求到你这里来的啊。这一路都是你陪着我在练,她们的每段舞你都是了然于胸的,你的舞又跳得好,除了你再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帮我了。”

    不是纪澄不想帮沈萃,实在是分身乏术啊,她明日还得帮她哥哥打马球哩。

    “澄姐姐,你难道不愿意帮我?”沈萃见纪澄一脸的为难,立时冷下了脸。

    纪澄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要帮沈萃也不是没有办法,端看值不值得,若是沈萃这次搞砸了,必定要被王家姐妹看笑话的,不管如何沈萃总是自己的妹妹,纪澄无奈地笑了笑,“我怎么会不愿意帮你,只是我也没跳过张娥儿那一段,心里有些没底。”

    “澄姐姐兰心蕙质,这件事肯定难不住你的。”沈萃转怒为笑,小孩子家家的变脸也特快了。

    沈萃这下是放心了,那头可苦了纪澄,三更半夜地还得练习张娥儿那一段,好在她平日里本就帮着沈萃在准备中坛献艺的事情,张娥儿的舞她虽然没跳过,但却是她编的。

    到决赛时,纪澄自然又是首发上阵的,因为纪澄惯会精打细算,能节约体力的地方就绝不浪费,且本就有藏拙的意思,所以她算是少数几个可以跑满整场的人,前两场她都撑过来了,不过这一场她可就再不能撑完了。

    纪澄心里算着时辰,觑着上半场差不多要结束了,一个抢步勒马冲向桃花社的杜孝光,从他杖下将马球夺了过来,一杖就传给了右侧的沈径,这一冲一夺虽然干净又漂亮,但纪澄也少不得被杜孝光的球杖扫中,落下马去,好在她在地上打了两个滚,避开了后面的马蹄,没被踩伤。

    纪澄捂着手臂退下了场,既然受了伤自然要换替补的社员上去。

    “没什么大碍,我自己擦点儿药酒就是了。”纪澄对上来想看她伤势的大夫道。她的时间不多,还得赶紧去换衣裳。

    所幸更衣室里一个人都没有,大家的心神都被决赛吸引了去,纪澄将她事前准备好的包裹取了出来,用手绢擦了擦汗,麻溜地将赤红的社服脱掉,一把拽掉里面的小棉袄,一边用束胸布擦着脖颈和胸口的汗滴,一边将包袱里的把镜取出来想整理一下头发。

    可是这一看可不得了,吓得纪澄手里的把镜当时就“哐当”一声掉到了地上。

    纪澄飞速地转过身看着倚在五步外的黑漆衣架边的沈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