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64章 其人道

第64章 其人道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王悦娘嘟嘟嘴,本还想说话可是又惧王四娘,所以也不再开口。

    沈芫瞥了一眼王四娘,她倒是会做好人,最先挑拨的就是她,结果坏的全让王悦娘给说了。有王悦娘给王四娘当陪衬,也难怪别人会说王四娘贤惠端方、蕙质兰心了。

    虽然王悦娘被王四娘喝住了,但是她心底那口气儿可没消,今日沈萃大出风头,如今京师之人只知道有沈家五姑娘,而没人知道有王悦娘了,王悦娘如何能心平,沈萃那个蠢材可是处处不如她的。

    所以王悦娘走到沈萃旁边,在她耳边轻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纪澄七夕那晚失踪是去了哪里?你被那些臭男人又搂又抱过了吧?”

    王悦娘的声音极低,其他人都听不见,唯有沈萃闻言,脸色大变气得手都开始抖了,回过头她就想扇王悦娘一耳光,却被王悦娘架住了手。

    “萃姐姐,你作何要打我?”王悦娘惊呼一声,皱着一张脸往后退。

    沈芫见沈萃这样子直叹气,便是再有不满,也不该当着众人的面这般沉不住气。

    沈萃被王悦娘气得眼泪汪汪,却有苦难言,她既不能对大家解释王悦娘对她说了什么,又更气愤王悦娘的大胆无耻,明明做了那种下地狱的事情却还敢说出来,简直是欺人太甚。

    一回到沈府,沈萃扑到床上就开始哭,纪兰赶过来瞧沈萃,正见她哭得撕心裂肺,“你这是怎么了,阿萃,别哭了,你哭得娘的心都碎了。”

    沈萃翻过身抱着纪兰就开始哭,“娘,你不知道,王悦娘承认了,七夕那天的事她都知道,肯定是她的,她怎么敢,怎么敢对我说,可恨我,我什么也做不了。”说到这儿沈萃又开始哇哇大哭,想把一切的委屈都哭出来,“娘,我们拿她就真没有法子了吗?我不服,我不服。”

    沈萃这哭得凄惨,把纪兰也哭得难受,“娘都知道,娘都知道,你再耐心等待,娘一定会替你出这口气的();。”

    “等等等,要等到什么时候啊?”沈萃开始发脾气。

    沈萃倒是还可以找纪兰发发火,但纪澄可就没这福气了,她的委屈可没有人会安慰她,这件事她更不敢告诉云娘,那不把云娘吓死才怪。

    纪澄望着天上的月亮,过几日就是中秋团圆之日了,她有些想家。近日纪澄意识到自己可能想左了,以为能嫁入高门,就可以不用受辱了,可是实情却未必如此。或许的确比其他寒门有保障些,可是他们需要考虑的利益关系却更多。

    沈家不是不能抗衡王家,只是没人愿意为了她和沈萃出头而已,连纪兰都不肯,她还是沈萃的母亲呢。不过纪澄也不意外,当初云娘不也是顾念着父亲和哥哥而选择牺牲她么?

    纪澄想来想去,发现除非自己能证明自己不可或缺的价值,那将来如果有事,别人才不会选择牺牲你。比如如果当初出事的是沈芫或者沈荨,这件事就绝不会这般了了。

    纪澄一时间还找不到什么出路,总不能幻想着将来嫁的夫君能将她看做是天吧?到时候如果有事只怕第一个牺牲的就是她这个“贱外”,想到这儿纪澄不由又想起了凌子云来,那是真心对她好的人,为了她连祝家他都敢对上,终究是她负了他。

    纪澄现在是想回头又觉得没脸,往前走吧又觉得看不清方向,所以心绪徘徊,夜里又容易失眠,生生熬得眼下都有青痕了。

    马球赛结束了,姑娘们的心也就收了回来,连先生也回到了京师,纪澄她们便又开始跟着连先生念书了。

    纪澄因为夜里睡不着,好容易快天明时才睡着可又该起床去请安了,所以到学堂时头脑昏昏的,因着连先生还没到,所以她将手撑在下巴上准备打个盹儿,哪知却被沈萃大力地一摇,下巴险些磕在书桌上。

    “怎么了?”纪澄用手背盖着嘴打了个哈欠。

    “天大的好消息。”沈萃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纪澄还没回过神,就听得沈萃笑道:“你知道吗,这世上的事真是,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有些人啊就是现世报。”

    纪澄心头一动,听得沈萃继续道:“马球决赛那天你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吗?王悦娘失踪了,她出门带了那么多丫头、婆子,就这样还被人拐子给拐了。”沈萃“啧啧”两声继续道:“真是可怜呀,不知道被多少臭男人糟蹋过呢,听说她被王家的人找到的时候,连个人样儿都没有了。”

    “怎么回事?”纪澄忍不住问。

    “昨儿晚上的事,我本来当时就想去告诉你的,结果看你屋里熄了灯知道你睡了,我才没进去的。”沈萃喜滋滋地道:“恐怕今天一过,全京师的人都会知道王悦娘的丑事了呢,就跟当初的向大姑娘一样。”

    向大姑娘的事情,当时从沈彻嘴里听来是纪澄还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后来她就打听到了,向大姑娘的遭遇和当时纪澄与沈萃遭遇的一样,王悦娘只怕就是学着那件事来对付她们的。

    这会儿纪澄再听到“向大姑娘”四个字,立即就意识到王悦娘遭遇了什么了。

    沈萃悄悄在纪澄耳边说了句,“说来也巧,王悦娘也被人卖入了天香楼,不过她没有我们运气好,没有逃出去,当天晚上就被糟蹋了,昨儿王家的人终于找着她了,可惜已经晚了。王家本来想隐瞒这件事情的,可巧儿当时平亲王的小儿子就在那儿寻欢,他和我二哥向来亲近,于是我二哥也知道了,我倒要看看王悦娘这下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

    纪澄轻轻地道:“是啊,这太巧了。”巧得没法不让人怀疑。

    “你知道是谁做的吗?”纪澄又问();。

    沈萃摇了摇头,“我也是昨天晚上睡得晚,在我娘那里听来的。”

    “不是咱们府上做的吗?”纪澄追问。

    沈萃摇了摇头,“我也不清楚,连我娘都不知道是谁做的,如果是咱们家的人,没道理不同我爹爹和娘亲商量的。”

    纪澄可不同意沈萃的话,却也没反驳她。纪兰不想和王家撕破脸,但沈家可不能吃这样的暗亏,这件事明摆着就是沈家的人做的,人家连地儿都不给你换,依旧还是给你卖到天香楼,这不就是表明身份么?

    也就沈萃这不动脑子的还不能肯定是谁做的。

    这下可好,沈家和王家得开始斗法了,也不明着撕破脸,但私底下大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

    既让让榆钱儿去外头打听了一下,到傍晚时,王悦娘这件事在京师并没有传开,想来当时在场的人不是被王家灭了口就是被封住了嘴巴。不过王家在京师也不能只手遮天,所以这件事藏也是藏不住的。

    纪澄到纪兰屋里同沈萃一起用饭时,又听到了一桩消息,那安平伯陈家的公子陈斌前日在外饮酒同人起了冲突,别人将腿打断了,人也半死不活的,从此变成了个废人。

    那陈斌是王悦娘的表哥,纪澄又听沈萃说那陈斌最爱缠着王悦娘玩儿,纪澄就猜王悦娘是托陈斌害的她和沈萃,因此陈斌这才同王悦娘一块儿出的事儿。

    其实这件事纪澄更怀疑是王四娘在里面指使的,王悦娘脾气虽坏,可都是摆在明面儿上的,那等阴污之事不像是她能想出的点子。但这一回的起因是因为沈萃赢了王悦娘拿到了中坛献艺的资格,那陈斌又是王悦娘母亲娘家的亲戚,矛头通通都指向王悦娘,即使王四娘在里面挑拨了什么,她也只是动了动嘴。

    沈家的人动了王悦娘,总不能连带着声名赫赫的王四娘一块儿动了,那王家真是要跟沈家拼命了。

    沈萃听了陈斌这事儿,当时就叫好道:“真是大快人心,恶人有恶报。”

    纪兰看着畅快如意的沈萃心里不由摇头,这孩子简直一点儿心眼儿也没有,真叫人替她将来担心。

    近日工部尚书出缺,纪兰有心为沈英走走门路,看能不能官升一级,若非如此她如何会那般忍让王家,好容易走通了王淑妃的路子,因着沈萃的事儿她心里也有亏欠,所以答应在建平帝跟前提一提,结果这下全被老太太给毁了。

    纪兰心中升起一股怨恨,都说百姓爱幺儿,可她看沈老太太就只疼大儿子和二儿子,压根儿就忘记了还有个小儿子。

    纪兰真是受够了大房、二房了,为了他们沈英不知道牺牲了多少。这些年她也看清楚了,因着二老爷手中握着西北军的兵权,建平帝对他虽然信任有加可也不能没有顾忌,如此沈英就受了她二伯的拖累,哪怕再能干,考评再好,升至郎中就再也没有寸进了。

    如果没有意外,纪兰觉得自己的儿子恐怕也只能步他爹爹的后尘,只要二房还握着大权,沈家三房就别想出头。

    为了这件事多少个晚上纪兰都睡不着觉,她不是没有自尊的人,也不是不爱女儿的人,可为了沈英和沈径,她硬是把血往肚子里吞,好容易王淑妃松口,了偏偏……

    这件事纪兰和纪澄的想法都一样,肯定是沈家的人做的,而纪兰更知道,没有老太太的首肯,她大伯、二伯根本就不会出手的。

    纪兰心中闷闷,吃过晚饭就让沈萃她们早些休息,她自往老太太屋里去。本来白日里纪兰就想去找老太太的,可老太太昨日就说了今日要去济世庵吃斋,所以纪兰只能熬到晚上才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