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65章 费思量

第65章 费思量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一进芮英堂纪兰就眼泪汪汪地给老太太跪下了,“多谢娘替阿萃和阿澄出了那口气,只是王悦娘出了这等丑事,不知道王家会不会善罢甘休,我只怕连累了大伯和二伯。”纪兰说着说着便哽咽了起来。

    老太太对一旁的云锦道:“还不快去将三夫人扶起来。”

    待纪兰落座,老太太才开口道:“都是一家人,不管伤在谁身上,这都是伤的咱们沈家人的心。你也不用谢我,也不用谢你大伯、二伯,他们都是心疼阿萃这个侄女儿。若咱们家的姑娘叫人这般践踏了去连声儿都不能吭,就是老祖宗在坟里也要跳出去来骂咱们这些不肖子孙的。”

    纪兰听了脸上发烫,知道老太太这是变相在骂自己呢。

    老太太对纪兰是失望透顶的,到底是商户家的女儿,凡事只讲利益,一点儿风骨没有,这就是她当初不许沈英娶纪兰的原因。看着纪兰,老太太自然就想起了纪澄,一家姑侄,纪兰竟然连个小姑娘都比不上();。不过老太太想着纪兰如此,对纪澄所报的期望也不敢太大,因而轻易也不肯过问纪澄的亲事。

    失望归失望,但毕竟是自己的儿媳妇,老太太也不能看着纪兰如此糊里糊涂的过日子,她朝云锦使了个眼色,让一屋子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

    老太太这才又开口道:“阿兰,你要知道一个人做人若是没了风骨,哪怕是权势滔天也叫人打心底看不起。你看前朝的严家、徐家,一旦倒台,现如今还剩下个什么?你再看卢家、萧家,虽然屡有波折,可他们的根子一直在,子孙也争气,很快就有东山再起了。这就是有风骨和没风骨的区别。今儿我也跟你摊开来说吧,王家那样的人长久不了,你以后少跟王家的人来往,不然老三将来恐怕要被你拖累的。”

    纪兰一听这话,眼泪也不流了,倔强地看着老太太,她就是拖累谁也不会拖累沈英的,她这一片心都是为了谁啊?“娘,我做那些事情都是为了老爷,难道我还能是为了我吗?”

    “既然是为了老三,你就更不该同王家的人走得那么近。老三的本事明眼人都能看得见,何必非要沾外戚的风光,反而让人在背后嚼舌根。”老太太道。

    纪兰心想你也说老三有本事,可为什么会这样,你老人家难道还不清楚?“娘,老爷这些年一些郁郁不得志,你也说了他是有本事的人,可他再有本事也顶不住上头有人压着他,我是心疼他,心疼他才……”才忍气吞声的。虽然当时纪兰阻止沈卓他们去寻王家理论给出的借口是怕连累大房、二房,可实情如何,只怕所有人都是心知肚明的,到了这个时候纪兰也没有隐瞒的必要了。

    老太太皱了皱眉头,纪兰的心结她如何能看不出来。手心手背都是肉,老太太也是没法子,三个儿子都很优秀,可就是太优秀了,所以反而易折。老大明睿果干,皇帝便让他尚了公主,将兵权给了老二,老二是个敦厚人,这些年守着西北,不叫异族踏进我中原一步,大秦不能没有沈家,建平帝是看的清清楚楚的,所以老二动不得。若是叫老三得了志,在朝堂里和老二里外相应,哪个皇帝都放心不了。

    即使皇帝放心,老太太自己也不放心,就怕狡兔死、走狗烹。老太太是为全局着想,所以这些年并没为老三走门路,不仅没走,还有意请人压着他。

    但纪兰看不到全局,只看到了她一家子的私利,为了能在妯娌之间扬眉吐气,毫无大局观,这让老太太很失望,可失望归失望,这里面的话却也不能明言,毕竟都是自己的儿子。

    老太太听了纪兰的话,最后只能轻叹一声,“这人呐,活到我这个岁数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一切只求个平平安安,再没有比一家人都平平安安的再好的了。”

    可是老太太自己也知道,这是人老了才会有的想法,年轻人啊都想拼一拼的。

    纪兰顺着老太太的话道:“是啊,平安是福,可是这回王家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们惯来跋扈,对咱们家会有什么影响啊?”纪兰是生怕沈英和沈径被连累了。

    老太太看着纪兰的眼睛不说话,纪兰自己也知道心中有愧,渐渐低下了头,说到底老太太这是为了沈萃和纪澄出气呢,偏偏纪兰害怕连累了自己。

    “阿彻会处理好这件事的,你不用担心。”老太太淡淡地道,“我累了,你没事儿就出去吧。”

    纪兰这才知道王悦娘的事情都是沈彻搞出来的,她倒要看看这件事沈彻要怎么收场。她不懂怎么老太太就那么偏心沈彻,就因为他是大房的嫡子,是公主的儿子么?不过是一个只知道吃喝女票赌的纨绔而已,竟然让他来做这件事,怪不得手段直白得吓人,生怕人家不知道是沈家的人做的似的。

    依纪兰来看,等沈卓和公主一去,沈彻哪里顶得起齐国公府,迟早要衰败,她自然要另谋出路。

    纪兰打着她自己的算盘时,纪澄却在想王悦娘的事情是谁安排的,做这件事的人不外乎就是齐国公沈卓,沈御和沈彻();。虽然说不出原因,但纪澄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沈彻。

    而且纪澄也想了起来,当时沈彻救了她和沈萃,在马车上他就提到了向大姑娘,可见他当时就已经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这人的心思只怕不简单。

    至于沈家这次如此对付王悦娘的确是大快人心的。否则即使沈家上门问责,那王悦娘顶多就是被送进家庙,这还算是重的,如果轻一点儿也就是打发她嫁远点儿。

    纪澄心里高兴,夜里在院子里舞了一会儿剑,如今天凉了她便从园子里搬回了小跨院,舞剑方便了许多。心情舒畅,舞的剑都流畅舒快了许多,她自己舞得也尽兴。

    舞完剑再舒舒服服地泡个澡真是无比的享受。纪澄由柳叶儿伺候着清洗了一下,见榆钱儿拿了牛奶往澡盆里倒,开口问道:“哪里寻来的这许多牛奶?”不用说肯定是又使银子了。

    榆钱儿一边倒牛奶一边回头回答纪澄,“大厨房的郭大娘孝敬的。以前姑娘在家时最爱用牛奶泡澡,到了这里什么都不方便,已经许久没用过牛奶了。姑娘最近心情不好,那天我无意中对郭大娘提起,她就说她知道哪儿有牛奶卖,我就使唤了她去买。”

    现在厨上的人对纪澄这跨院的人可是极热情的,有钱能使鬼推磨嘛,加之榆钱儿嘴巴又甜,惯会来事儿,纪澄如今的日子过得比刚来那会儿可是舒心多了。

    纪澄也懒得说榆钱儿了,她也是一片好心,只是别的姑娘没有这种享受,光她有就显得太突出了,好像是炫耀有银子似的。这家里人多了嘴就杂,什么事都要顾忌,想一想还真是没劲儿。在晋地时纪家大小姐哪怕是吃个龙肝凤髓,也没人会多嘴。

    纪澄心里轻轻一叹,有得必有失,“以后不要再买牛奶了,府里谁都没这么用,不能在我这里开这个头。”

    榆钱儿伸了伸脖子“哦”了一声,“姑娘,你说王姑娘出了那样子的事儿,今后可怎么办啊?”榆钱儿问。

    是啊,王悦娘该怎么办,这个事儿最伤脑筋的却还是王家的人。王家二夫人就王悦娘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从小娇宠大的,脾气虽然养得坏了点儿,可那也是才貌双全的佳人,这会儿突然出了这样的事情,简直就是天塌下来一般。

    “老爷,你可要给悦娘做主啊。沈家怎么敢如此欺负人,悦娘闹着要自杀,若是悦娘死了,我就将她的尸身摆到沈家门口去,叫天下人都看看沈家那些人到底有多黑心多无耻,怎么就干得出这样没有王法的事情啊——”王二夫人这两日哭得眼睛都肿了,“我要进宫去让娘娘给我们做主——”

    “胡闹,娘娘现在糟心的事儿多着呢,你少去给她添麻烦。”王荣皱着眉斥道,“再说了你有证据这件事是沈家的人做的吗?”

    这可把王二夫人给问着了,要是有证据他们早就进宫面圣了,可是陈斌和王悦娘两个人做的那件事,麻子现在人还没找到,肯定落到沈家人的手里了,但是沈家做的这件事,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留下,若非陈斌把他们做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王悦娘的遭遇俨然就是沈萃的翻版,他们也不会知道这件事是沈家的人做的。

    既然没有证据,若是要面圣,就得把王悦娘对沈萃做的事情说出来,这样王悦娘就是自作自受。

    “那怎么办,老爷?他们家沈萃现在还好好儿的,我们家悦娘真是苦命啊,老爷,难道就这样放过沈家吗?”王二夫人哭哭啼啼地道。

    “别说啦。如果不是她蠢得去动沈萃,沈家能和我们撕破脸吗?娘娘在宫里本就艰难,咱们好容易拉拢了沈家,这下全被这逆女给坏了,你以为娘娘会为她出头,别做梦了,娘娘指不定恨不得亲手掐死她。”

    王二夫人算是听明白了王荣的意思,“那我们悦娘怎么办?她还有什么活路啊?咱们王家的脸被这样打,连吭声都不敢吗?”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