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66章 阴毒计

第66章 阴毒计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王荣虽然恨王悦娘愚蠢,可毕竟是自己宝贝着长大的女儿,想到王悦娘那惨样,心里也难受,“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悦娘的仇我们自然要报,可是现在不是时候,等大皇子出息之后,到时候要怎么沈家还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吗?”

    王二夫人又道:“老爷,那悦娘怎么办?这件事虽然咱们压了下来,可是万一走漏了风声,她将来可怎么做人?”

    王荣道:“还能怎么办?只能把她嫁远点儿。你这几日想一想人选,嫁妆里还有什么缺的也得赶紧置办了。”

    王二夫人点了点头,她也知道没有其他法子了,心里放心不下王悦娘,便往她屋里去。

    王悦娘正躺在床上,不过两日功夫,人就瘦了一大圈似的,下巴都尖了,两眼无神地望着床顶,跟谁也不说话。二夫人见了又开始抹泪,打他们将她救回来的时候她就是这副模样了,遭了不少的罪,下头都裂了,那些造孽的畜生哟。

    王家虽然一时动不了沈家,但那些碰过王悦娘的人可都没啥好下场,天香楼的老板倒是个狡猾的,一见出了事儿,连夜就跑了,王家四处抓人也没抓到。

    “悦娘,悦娘。”二夫人低声叫着。

    王悦娘也不说话,眼角缓缓地滴着泪,让二夫人看了更心痛。

    “悦娘,你怎么这样傻,你哪怕讨厌沈萃,打她几巴掌也行啊,怎么就……”二夫人还是了解自己的女儿的,王悦娘哪里想得出这些道道,不由又问:“究竟是谁给你出的主意啊,这个丧尽天良的啊。”

    王悦娘的眼珠子动了动,想起了王四娘的话,眼泪就滴得更急了,哑着嗓子开口道:“四姐姐。”

    二夫人心里那叫一个恨啊,从小王四娘就爱撺掇王悦娘帮她做事儿,她自己却躲在一边装好人,偏偏她这个傻女儿什么都听王四娘的();。

    “她不是一向中意沈彻吗,怎么会给你出这种注意让你去动沈家的人?”二夫人狐疑道。

    王悦娘想起当时王四娘的话,说什么沈家早就分了家,沈彻哪里看得上他三婶的为人,连带着对沈萃也看不上,万万不会为了沈萃和王家为难的,再说了沈家未必能查到是她们做的这件事,就算去查,前头也有陈斌顶着,陈斌绝对不会出卖她的。

    可是结果呢?结果王四娘说的话一句都信不得,可惜王悦娘领悟这个道理时一切都晚了。

    二夫人可受不了这个冤枉,站起身就要往外走,“我这就去跟你爹爹说去,让四娘出来说清楚,她为什么挑唆你去做那种事。”

    王悦娘一把拉住二夫人的衣角,费力地摇着头道:“别去。”去了也没用,王家已经损失了一个女儿了,难道还要废掉一个四娘?何况,王四娘才是淑妃的胞妹。

    王悦娘一夜之间似乎就长大了,躺在床上这么久她想了很多,她恨那些人恨不能生啖其肉,可是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这会儿她娘如果跑去指责王四娘,反而让大房和二房离心,她就更没有指望了,只盼着她那四姐姐能看在她守口如瓶的份上,将来能替她出口气。

    王悦娘口中的王四娘此刻正同她父亲王术说着话,“爹爹打算怎么安置悦娘啊?”

    王术皱着眉道:“你二叔说是尽快给悦娘说一门亲,嫁远点儿吧。”

    王四娘道:“悦娘是二叔和二婶的心头肉,这一远嫁了就再也看不见了。为着悦娘的冲动,还连累了陈家表弟,咱们家同陈家只怕要生分了。”

    王术一听王四娘提及此事,就骂了句“真是蠢货,咱们同沈家的情分都被她给坏了,娘娘也正为这事着恼呢。这事若是传出去咱们王家的脸都被她丢尽了,还弄丢了陈家。阿斌是为她才出的事儿,陈家昨日就找上门了,要咱们给一个交代,若她是我的女儿,还嫁什么嫁,当时就该找个柱子撞死了事,死了才干净。”

    王四娘轻叹一声,“斌表弟如今腿废了,想娶个高门贵女怕是不行了。爹爹,我看不如将悦娘许给斌表弟吧,你看如何?”

    王术一脸惊诧地看着王四娘,不知道她为何如此提议,“悦娘被糟蹋了,陈家还肯娶她?”

    王四娘淡淡一笑,“可是斌表弟一心只恋慕她。如今他腿也废了,如果悦娘不是遭遇不幸,他又哪里娶得到悦娘,他只会感激我们的。何况我们同陈家也不能生分了,如今亲上加亲,正好缓和一下关系。再说了,这件事是悦娘惹出来的,她也该去陈家伺候一下婆母尽尽孝心。”

    王术立即听明白了王四娘的意思,陈家的火气儿总得让他们发一发,他们自然是不敢动王家的,可这气憋久了就容易生事儿,将悦娘嫁过去,他们要怎么磋磨就是他们的事了。

    “四娘,你若是儿子该多好。”王术忍不住叹息。

    王四娘娇笑道:“爹爹这话千万莫叫哥哥们听了去。”王四娘一边笑一边想起王悦娘来,蠢成那样居然也敢打沈彻的主意,以为她没退过亲就能越过自己去么?王悦娘那点儿子心思从来就瞒不过她。不过更该死的是,那么好的法子,王悦娘和陈斌两个居然都没能弄死沈萃和纪澄两个,真是叫人好生遗憾呐。

    王四娘闪了闪神,很快又收回心思道:“爹爹,那咱们同沈家这事又该如何收场啊?”

    “打狗还看主人呢,沈家这回欺人太甚了,真当咱们没了沈家,娘娘就立不起来么?”王术心里自然是恨的。

    王四娘道:“爹爹,小不忍则乱大谋,黄昭仪刚诞下皇子,娘娘最近又惹恼了皇上,这时候咱们千万不能同沈家闹起来();。”

    “我知道。”王术心里比王四娘更清楚这一点。

    “爹爹,我看沈家这回对悦娘做的事儿,不像是齐国公的做派。这样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倒像是小孩子斗气一般,我想着不一定是齐国公授意的。”

    王术看向王四娘道:“怎么说?”

    “我觉得极有可能是沈家三房的人做的。你想沈萃的事儿都是七夕时候发生的了,沈家这么久连话都没说一句,肯定也是不愿意同我们撕破脸的,沈家三房的人怕是觉得报仇无望了才出此下策的。本来他们家三房就没什么出息,齐国公是聪明人怎么可能为了一个沈萃和我们对上,更何况沈萃又没被怎么样。”王四娘分析道。

    王术点了点头,示意王四娘继续说。

    “爹爹,悦娘都这般了,这时候沈家对咱们一定有愧,我觉得我们不仅不能同他们怒目而对,反而要显得更宽容,这件事本就是悦娘错在先。若是咱们处理好了,说不定不仅不会同沈家反目成仇,反而还能进一步拉拢他们。”

    王术被王四娘说动了,既然不能跟对方对着干,那最好的办法自然是化敌为友。

    王四娘低声对王术说了她具体的想法,王术听了连连点头,最后道:“四娘,这件事真是委屈你了。”

    “爹爹说什么呢,为了王家,女儿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王四娘低头道。

    且不说王四娘的打算是什么,沈家老太太这厢却派人将几天不见人影的沈彻给找了回去。

    虽然沈老太太当初让沈彻来安排这件事为沈萃和纪澄讨个公道,可也没想到沈彻会做得那么绝,王悦娘毕竟是个小姑娘,如今可是太惨了。为着这件事,老太太第二天还专门去济世庵念了一天经给沈彻赎罪哩。

    老太太一见沈彻,就拿手杖狠狠打了沈彻一棍子,“你说你怎么下手这样狠绝,那么个小姑娘就被你毁了。”

    沈彻不吭声儿地挨了老太太这一杖,然后还笑着伸手去扶老太太坐下,“老祖宗可打疼手了没有?你说你想打我怎么不先吭一声,叫曹嬷嬷打我就是了,小心闪了您的腰。”

    “你就是嘴巴甜。”老太太嗔了沈彻一眼,这表情简直是越活越小了,“说吧,这件事你怎么想的?”

    沈彻道:“我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而已。当初阿萃和澄妹妹也是靠她们自己逃出来的,若非如此今日伤心欲绝的就该是你老人家了,王悦娘自己逃不出来那就是她的孽,您老人家就别多想了。”

    “狡辩,你这是狡辩。”老太太气呼呼地道,她到了沈彻跟前就跟返老还童了似的,再没有平日那沈老夫人的威肃。

    “好好好。”沈彻认输道:“就是想绝了三婶对王家的念想,怕她带累三叔。”

    老太太叹息一声,“但愿她能明白你的苦心。”

    沈彻道:“不明白也没关系,您老人家就别操心了,安心含饴弄孙便是,三婶那边自有我看着,闹不出事儿的。”

    “你到是弄个孙出来我看看啊。”老太太顺嘴儿地接话,“你小时候多可爱,粉嘟嘟的,嘴比谁都甜,你爷爷那样严肃的人见着你都要把你抱到膝上玩耍……”

    沈彻一点儿都不想听他小时候是怎么被人逗的这种话题,但老人家总爱回忆这些事儿。

    老太太才刚关心过沈彻的亲事,次日靖安侯府的世子夫人,也就是王四娘的姑姑同王术的夫人王四娘的母亲便登门拜访了老太太和安和公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