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69章 三生巷(中)

第69章 三生巷(中)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这楚胖子打小就是个色、鬼,路都不会走的时候就已经会摸丫头的胸脯了,长大之后德性更是坏,稍微美貌点儿的姑娘从他眼前过都能叫他的眼神刮下一层皮来。成日里就爱跟着沈彻混,所以沈芫和沈荨对他都比较熟。

    沈芫见楚得一个劲儿地盯着纪澄看,赶紧打住他的话道:“得表哥,这位是我纪家表妹,刚来京城不久,你们还没见过吧?”

    楚得笑着接过沈芫的话对着纪澄道:“你这妹妹瞧着好眼熟,肯定上辈子我就见过她,这样的大美人,上辈子见了这辈子我也不会忘。”

    沈芫惯来知道楚得的德性,可也知道他就是动动嘴皮子,不敢做什么的,否则沈彻不扒了他的皮才怪,京城这群纨绔,都以沈彻马首是瞻,他们调\戏谁也不敢动到沈家头上来。

    “表哥你再这样无理,我下回见着你母妃,定要告状的,也要叫嫂嫂好好儿管管你。”沈芫道。

    楚得连声告饶,口呼“怕了你了”,可那贼溜溜的小眼睛却一直盯着纪澄在转。

    纪澄今日穿了件鹅黄襦裙,那黄色淡雅里仿佛带着昨儿晚上月亮周边的光华,襦裙干干净净的没有绣花也没有暗花,唯一的装饰就是系在胸口的缁色缎线编的丝绦();。

    楚得还是第一次见女子的衣裳这样配色的。那缁色因为是亮缎,虽然将那鹅黄襦裙压得端庄,却又因是亮缎而不失雅丽。

    楚得是阅人无数、过尽千帆的纨绔,早就深谙这女人穿衣裳比不穿衣裳好看多了,而会打扮的女子在他看来却真是不多,眼前这纪姑娘绝对算是其中翘楚。

    更何况这位纪姑娘的那身皮肉,又白又嫩,一掐就能出水,手指按上去怕多就能出红痕,想一想这样的妙人在那床上的风情,楚得当时就觉得腿软。而且那脖子和那锁骨也绝对是楚得生平仅见的好看,虽然纪澄穿的高腰襦裙看不出身段儿来,但以楚得的经验,那衣裳里藏这的胸和腿也必然是妙绝天然,他都恨不能化作她胸口那金项圈上金锁一直贴着她。

    楚得这厢心思澎湃,那厢楚镇心里也绝对不平静,他没想到居然这样敲刚好在这里遇到纪澄。打从那日在马球场的休息处窥见纪澄后,他心里就一直惦记着,屡次三番找沈径和纪渊打听,但那两人都是锯嘴葫芦,并没打听到什么有用的。女儿家有藏在深闺,平日里很难见着,当时楚镇就恨不能马球赛能马上再办一场。

    今日中秋,楚得往年最是不耐烦这些脂粉气浓的节日,更不会往月老庙这方向来,但今年不同,他心里就是存着能偶遇纪澄的侥幸这才过来的,哪知还真叫他撞上了,就在这前生巷的石头旁边,可见他们的缘分上辈子就已经刻在石头上了。

    楚小少年的一颗心是激动了又激动,心神都放在了纪澄身上,见她今日这装束,比之马球赛那日又美了不少,真是越看越爱,他二人都生得貌美,将来生的孩儿定然比沈彻还俊。

    楚镇这是凡心不动则已,一动就跟决堤了似的,连生孩子都想出来了。他既然心思都在纪澄身上,自然也留意到了楚得对纪澄的冒犯。

    楚镇和楚得都是宗室,平日里也有往来,自然也清楚楚胖子的德性,他怕楚得纠缠纪澄,于是冷着脸道:“还走不走啊?”

    楚镇这话说得极不客气,但熟知他的人都知道小郡王向来就是这么个急躁脾气,成日里黑着脸,最厌烦同女眷寒暄。

    楚得心里对着纪澄极为恋恋不舍,再看苏筠,那也是艳丽不可方物的姑娘,这天下的美人儿都到了沈家,叫他如何舍得挪步,可是又拗不过楚镇的霸王脾气,这小郡王就是那种一言不合便要动拳头的性子,他只好不情不愿地开始迈腿。

    沈荨见楚镇不过说了一句话就要走,心里十分遗憾,掌嘴欲言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看着他和楚得的背影目送他们走。

    “人都走了,还看什么啊?都上辈子的事儿了,还放不下啊?”沈芫拿手在沈荨眼前晃了晃,这回她可算是看清楚了,小妮子动了凡心,少不得她回去还得给老太太说一声,看看楚镇是不是沈荨的良配。

    沈荨脸一红,低啐了沈芫一声,“芫姐姐不正经,就会笑话人。”

    但不管怎么样,这在前生巷遇到的人是楚镇,所有姑娘都松了口气,前辈子能和楚镇这样的人联系在一起也不算太坏,至于楚得,自然还是被大家给刻意地忽视了。

    沈萃笑着问沈荨:“荨姐姐,你说这三生巷还挺灵的吧?”

    沈荨笑着去拧沈萃的脸,一行人这便笑嘻嘻地往巷子深处去了,第二个转角过了可就是“今生巷”,这才是三生巷最叫人屏息不敢出气儿的转角,这回连带着沈芫都深呼吸了一口。

    今生巷其实并不能称为巷,它和月老庙前的正街平行,其实是一条大路,路宽可容三辆马车并驾,两侧有一尺来宽的水渠,路边隔三丈就有一口赤石雕花的大缸,以防火患。水渠后面则是一间间的店铺,因沾了月老庙的光,这今生巷铺面的租金可比别的地儿都贵上些,这巷子里有好几家百年老店,所以即使不是中秋,这里的生意兴隆也不是别的地方可比的();。

    纪澄她们几个姑娘转过巷口时,这回可没有男子迎头上来了,路上熙熙攘攘的,泰半都是买东西的,平民百姓生计为紧,哪有闲情逸致把这三生巷当三生来走,在他们心里这条今生巷其实就叫金玉街。

    这条街本就叫金玉街,只在月老庙这一段生生被人硬掰成了今生巷,还立了个石头。

    首先印入纪澄她们眼睛的有好几个男的,或老,或少正背对着她们在买东西,所有人不用对视就集体同意这些男子都可以忽略不计,绝对是今生的过客。

    纪澄走在最右侧,鼻子被旁边玫瑰花饼的香气给勾了过去,她虽然不怎么吃甜食,但对玫瑰馅儿的东西却有些偏爱,纪澄转身想去看看,才刚扭过头,旁边一个女子买了玫瑰花饼正往街上来,两个人差点儿撞上,亏得那女子身后有个人将她往后一揽,道了句“小心”。

    “二哥。”

    纪澄在看清眼前人的同时,就听到了沈荨的惊呼。

    刚才将那女子往后一揽,手里还提着一包玫瑰花饼的人不是沈彻又是谁?

    纪澄飞速打量了一下那女子,不是上回端午节见到的那个小寡妇了,不过眼前这姑娘比上回那个又美了不少,甚至可以说令人惊艳,但又不是那种光华耀眼的惊艳,更像是青山秀水似的美貌。

    纪澄可不知道她眼前这姑娘便是赫赫有名的江南阁的花魁——芮钰,江南阁每年一半的进账都是这位芮钰姑娘赚来的。

    像芮钰这样红透半边天的花魁,绝对不是常人眼中那“一双玉臂千人枕”的青\楼姐儿,她们有更好听的名字叫——大家,不过这江南塞北所有的姐儿加起来统共也就那么三、五个大家,芮钰这种目前只能算半个大家,但已经是非常厉害了,整个大秦也就只能找出二、三十个能比拟的。

    其实京城这些有名的才女沈芫、王四娘之类的,真真儿地拿去同芮钰她们比,前者的才华还真是不够后者看的,至于那些真正的大家就更是所有女子望其项背的人物。

    这芮钰吧在江南阁,那简直就是当祖宗供起来的,见不见都由她,芮姑娘心情不好,十天半月地不露面也是常事儿。至于想当她的入幕之宾,那是家有金山也未必能成的。

    许多大老爷对芮钰都是又爱又恨,就爱她那股子娇矫劲儿,又恨她不给脸面。可谁也拿她没法子,因为太多人捧她了,你要是想硬来,不仅得被唾沫泡子淹死,而且还会得个粗人的名声,焚琴煮鹤、大煞风景八个字跟你是跑不了了。

    文人名士泡青\楼那真是为了风流雅事,并非为那一时半刻的床笫之欢,毕竟想睡女人睡哪个不行啊?床技比芮钰这些人高出几倍的姐儿大有人在,人家芮钰卖的是风情和才华,那身只是对自己欣赏之人的奖励而已。

    因着芮钰的身价奇高,那她都愿意相陪的客人自然就更是不同凡响了。

    也难怪沈二公子会甘愿替芮钰姑娘拎玫瑰花饼了。

    沈荨自然也不知道芮钰的身份,虽然看她模样挺正经的,可是这京师的世家闺秀就几乎没有沈荨不认识的,眼前这女子绝对出身不正,她最是不喜欢这些肮脏的女人靠近沈彻,所以气呼呼地怒瞪着沈彻不说话。

    芮钰扫了一眼面前的几个姑娘,然后回眸冲着沈彻轻轻一笑,“我去旁边看看。”别看芮钰姑娘沦落风尘这许多年,但因着她本事大,所以打小也是娇养着长大的,这些年脾气也被那些撵也撵不走的臭男人给捧坏了,沈荨她们这些贵族小姐看不上她,她还瞧不上这些人呢,不过就是出身好了点儿,要是落了难还指不定混成什么狗样儿呢。别以为女人光靠脸就能打天下。

    沈彻朝着芮钰歉意地笑了笑,“嗯,我等下就过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