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七星彩 > 第71章 清溪笺

第71章 清溪笺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二十四月馆顾名思义就取自“二十四桥明月夜”,磬园的西湖上有一座玲珑小桥,桥有九孔,名踏月,桥东就是二十四月馆,坐在馆内可观一湖秋月,最适合中秋赏月。

    沈府的中秋团圆宴就设在馆中。今人开宴或是圆桌而坐,也有小几分座,老太太喜欢热闹,又说今日家宴都是自家人或亲戚不讲虚礼,所以二十四月馆内并未列屏风遮挡,干脆就在正中老太太的食几两侧,列了两行半月小几。

    几上列置酒食,每张小几围坐两、三人,十分惬意。老太太同苏筠的祖母苏老夫人同坐上座,左侧是国公爷沈卓和安和公主的席位,右侧小几则是三老爷沈英和三夫人纪兰的。至于二夫人黄氏,因为二老爷不在京城,所以她自请伺候老太太,也算是和老太太一桌了。‘

    下首那两列小几,自然就是小辈围坐。纪澄同沈芫一桌,沈荨则与苏筠一起,沈萃便只得与卢媛一桌,因着是家宴,又是佳节,所以女孩儿家的小几上也置了酒壶,装的是梅子酒,清甜甘柔,喝着十分舒服。

    纪澄她们对面是沈御同弘哥儿,斜对面曾修文也在座,曾家在京中也有宅子,但老太太说今日是中秋,曾修文这未来的孙女婿也不是外人,所以盛情留了他饮宴,这让沈芫一个晚上脸都红红的。

    曾修文的样貌一般,这主要是被沈家人给衬托得一般的,不过他一身诗书气,有些忠厚的呆呆气,同沈彻、沈御等人又是不同的男儿,每次看向沈芫时,脸都要红,导致纪澄一见他就想笑。

    沈芫气恼得直拧纪澄的腰,纪澄连声告饶。

    有宴有酒,自然也得有舞有歌,这才算雅致。

    老太太面前,馆中央空出的位置先是有沈府养的舞姬献舞,又有安和公主养的江南来的小丫头唱曲();。

    那曲子却是纪澄和沈萃最熟悉的,“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词近日风靡了整个京师,人人争相唱诵,苏青瓷夜夜都有人宴请。青楼楚馆之内,更是时时都有人哼唱,纪澄没想到的是这才多少时日啊,居然连沈府养的歌姬都唱上了。

    老太太却是第一次,连声倒好,“这词写得可真好,可还有?”

    那歌姬便又唱了一首破阵子,这下引得老太太高声道:“好,许久没听到这样好的词了,怕是十年都难得一出。也不知是什么人做的?”

    沈荨道:“老祖宗可是问对人了,那首‘纤云弄巧’第一个唱的人就是阿萃,她在中坛献艺上唱的就是这词哩。”

    老太太惊讶地看向沈萃,“萃丫头,可是真的?”

    沈萃笑着朗声道:“回祖母,这都是澄姐姐的功劳,也是我运气好,那日澄姐姐在街头偶然救了个书生,那书生没什么报答她的,就写了两首词相赠。”

    好词赠佳人,这就是一段佳话,不过于男子来说这是佳话,对纪澄来说可就显得轻浮了。沈萃这个人说话从来都是不为别人着想的,也不知是无知还是故意。

    纪澄侧头对老太太无奈地笑了笑,像是宠溺妹妹的姐姐一般无奈,“那位苏先生当时欠了别人的银子,正被人追着打,我见他被打得可怜就替将银子给了,他身无长物,没什么能抵给我的,却又不肯接受施舍,就写了两首词抵债。”

    这年月,文人雅士凭一首词就能在青楼楚馆白吃白喝半个月的,那词也的确可算作银子的,甚至比银子更管用。

    被纪澄这么一说,大家就懂了,看来那苏青瓷也是个有风骨的,难怪能写出这样绝妙的词来,而他同纪澄的“暧昧”也就被淡化了,并非什么词赠佳人,不过是抵债而已。

    纪渊当时一听沈萃的话就皱了眉头,纪澄毕竟是他妹妹,他可不许她同男子有什么苟且。这会儿听了纪澄的解释,眉头才松了开来。

    沈萃听了纪澄的话就冲她眨了眨眼睛,仿佛在说你的秘密就我们两知道似的,纪澄有些纳闷儿,不知道沈萃这是又抽哪门子的风,怎么突然就对付起自己来了,她是哪里招惹沈萃了?

    纪澄的确是冤枉,沈萃在今生巷对齐正起了意之后,却发现齐正看的人一直是纪澄,心里头那个气愤自然不言而喻,所以这才看纪澄不顺眼,挑她的刺呢。

    “那位苏先生可有写新的词?”老太太这是听上瘾了。

    纪澄不知道,在帮沈萃把中坛选艺的事儿应付过去之后,她就没在问过苏青瓷的事儿,直觉有些不喜,总觉得那样的人做不出那种词来,还是远远避开为好。

    纪澄虽然不知道,却听见沈萃脆生生地道:“有。”

    馆中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到了沈萃的身上,打从中坛选艺之后,她整个人好像都笼了一层光似的,行事比以前更为高调。

    “今日才传出来的新词。”沈萃对旁边伺候的纤云使了个眼色。纤云本来不是叫这个名字,沈萃是得了苏青瓷的词后才给身边的两个丫头改了名字的,一个叫纤云,一个叫飞星。

    纤云转身从一旁的匣子里取了一叠花笺出来,给老太太送了过去,又分送了诸人。

    这苏青瓷还真有些赚钱的头脑,他本是身无分文,虽从纪澄处得了些银子,可成日里呼朋引伴开销很大,总不是个长久的法子。所以他干脆坐起来买卖诗词的生意。

    苏青瓷挂靠了个书画铺子,早在中秋之前那老板就打出了招牌,说是苏先生新做了首贺中秋的词,要在中秋那日发卖();。

    这消息一出,那书画铺子的门口昨儿半夜里就有人排队了,争相想在第一时间读诵苏青瓷的词。那青楼楚馆的姐儿就更是积极了,现如今她们若是不会唱苏青瓷的词,那简直就是极丢脸的事儿。谁能第一时间唱出苏青瓷的词,才算是长脸。

    连芮钰姑娘都使唤了人去那书画铺子排队。

    可惜苏青瓷不了解,这文人雅士一旦和银钱沾了边儿,就俗气了。众人对他的评价一落千丈,但他的词又确实做得好,实在叫人又鄙视又舍弃不了,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却说纪澄拿到那诗笺读了一遍,的确写得几妙,尤其是那“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之句,读来叫人感慨万千。读过这词之后,纪澄晃眼间见那诗笺的左下方有一枚笺色的拱花技法轧出的印,因为与笺纸同色,所以不细看很容易忽视,可若是一旦发现了就会别有印象。

    那印上写的正是“清溪”二字,这是余夫人送给纪澄的号。这诗笺正是纪澄所制,只不过由纪家的铺子“清藏阁”刻成了版印了出来。

    这可真是意外之喜了。那清藏阁是卖纸画笔墨的地方,也有掌柜的从全国各地收集来的秘珍字画,但在京师这藏龙卧虎之地,实在不算有名。但这会儿借着苏青瓷的光,可算是打出了名声了。

    因为苏青瓷的新词摒弃了其他纸铺出的花笺,专挑了清藏阁出的印有“清溪”号的花笺。这也算是苏青瓷对纪澄的回报了,当初他在兰花巷住的时候,给沈萃写词,柳叶儿拿给他的就是纪澄做的花笺,无意间说了嘴,叫苏青瓷知晓了。

    苏青瓷本就痴慕纪澄的美貌,又得知那花笺是她做的,心道这就是才貌双全的绝色佳人了,他心里头将那有的没的肮脏的想法想了一大圈,可惜苦于没有机会接近纪澄。这才想着用这清藏阁的花笺向纪澄传递情意,好叫她知晓这都是他替她做的事情。

    当然苏青瓷的作用不可忽视,但也得亏纪澄这花笺构图精巧,笔法秀美,绝非等闲匠人所能做出的,所以“清笺”很快就打出了名号,虽然还比不上南方的“顾笺”那般赫赫有名,但也隐隐有后浪赶前浪的趋势了。

    自然这也是后话。

    既然得了新词,自然要听新曲,这可难为那歌姬了,没有练过,临时哪里又唱得出来,叫老太太好生遗憾。

    沈萃见了更是得意,朗声道:“老祖宗想听新曲,孙女儿愿献丑。”

    老太太指着沈萃大笑,“我这都忘了,咱们家可不是有个百灵鸟转世的萃丫头么。”

    沈萃上前大大方方地唱了一曲,她的嗓音独特,轻哑中带着空灵之感,的确十分好听,就是太年少了些,唱不出那词中的韵味,叫人些许遗憾,不过很多人都听不出这细微差别的。

    “好,词好,歌也好。难怪咱们家萃丫头能赢了中坛选艺。”老太太笑着道。

    苏筠听了这话真是百般滋味在心头,她的那支舞练了一年多,中坛选艺本以为是十拿九稳的事情,哪知却惜败沈萃之下,若是沈萃真有实力也就罢了,可是在苏筠听来,沈萃的歌不过就是比普通人好上了一些,全靠那词来衬托,根本孙算不得真本事,她心里一直就没有服气。

    这会儿听见老太太说沈萃是名副其实,她就更觉委屈,何况这还是在自己的心上人沈彻面前说的哩。

    苏筠在苏州时那算是世家闺秀中的头一份儿,从来都是光芒最耀眼的那个,到了京师因着客居在沈家,所以一直都在韬光养晦,现如今实在有些忍不住了,所以只见她朝着老太太嫣然一笑,“既然五妹妹已经开了头,我也给老祖宗跳支舞吧。”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