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好不容易二宝睡着了,隋盛直起身子就准备回家了,哪知道就看到对面的大宝正聚精会神满含期待的看着他。

    隋盛脑子里闪过一个不好的念头,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弯下腰对大宝温声道:“大宝怎么还不睡?不困困吗?”

    大宝的眼神还是不变,好像在说——快过来给本王顺毛。

    隋盛只好试探着探出手抚在了他的脑袋上,摸了摸他的短毛,果然大宝露出一副非常享受的样子();。

    天!要!亡!他!

    一个就算了!现在大宝也要摸短毛是几个意思!

    以后秃头的话他可扛不住两个崽子的追杀qaq

    隋盛都快哭了,无奈大宝跟二宝不一样,他要是停下了,二宝只会拼命地去拱他的手心,大宝就不同了,他只会定定的看着你,那眼神分分钟让隋盛想起江景川,赶紧继续大力摸毛哄他开心。

    基本上不用担心干爹跟干儿子们之间的感情不好了,隋盛相信,这俩宝贝蛋肯定跟他更亲。

    等俩宝贝蛋都睡着之后,天色也不早了,隋盛一下楼就看到江妈妈坐在饭厅里,赶忙走了过去,问道:“您还不睡吗?”

    江妈妈摇了摇头,对一边的阿姨说:“把夜宵端上来,可以吃了。”然后转头对隋盛说:“我看你晚饭都没吃什么,尽顾着陪两个孩子玩了,我让厨房做了你爱吃的小馄钝,吃完再走吧。”

    隋盛最喜欢吃的就是江家厨师做的小馄钝了,一连吃两大碗都不在话下,听到这话就坐了下来,笑嘻嘻道:“还是江姨疼我。”

    江妈妈笑眯眯的看着隋盛,其实心里也是为他担心的,犹豫了片刻,道:“隋盛,你能跟江姨说说心里话吗?你也知道,大宝二宝出生之后,你妈妈一直都很着急。”

    其实隋盛很喜欢江妈妈,觉得她跟那些喜欢端着的长辈不一样,所以听到江妈妈这样问,隋盛也没想打马虎眼,反而笑道:“江姨,我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您放心,我这心里都有数呢,今天我就跟您也说句心里话,在大宝二宝没出生之前,我真没想过要结婚生孩子,现在想法不一样了,结不结婚我不敢确定,但孩子是一定会生的。”

    他都想好了,不结婚的话,他可以找代孕,有些事情他心里很清楚,隋家一定得有个继承人,不然那些亲戚们心思又该活络起来了。

    江妈妈叹了一口气,看着隋盛的目光里都是疼爱,“你这又是何必?”

    “江姨,我真不想跟我爸妈说的那样找个女人结婚,这里面的事情您也知道,我真要跟人家结婚了,不是害别人吗?虽说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可耽误别人一辈子这事也做不出来,我爸妈心里怎么想的我都知道,一方面是担心家大业大以后落到外人手里,另一方面怕以后我老了也孤单。”

    “今年我都三十了,反正明儿我就跟我爸妈说,三十五岁之前,我要是没找着合适的对象,就去找代孕,江姨,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隋盛说得恳切,江妈妈也不好再劝什么了。

    有些话说出来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毕竟不是自家孩子。

    等隋盛开车离开江家老宅,本来想着是回公寓的,但又换了个方向去了江滩,此刻江滩边上还有两三对情侣,他找了个安静的地方下车吹江风,点了一根烟看着江边上的点点灯火,一时间也是无比怅然。

    脑子里都在想一些有的没的,正准备掐灭烟头回车上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江菁菁打来的。

    “现在你那边都凌晨一点了吧?这是干嘛呢?不睡?”

    江菁菁坐在床上,周随在另外一个房间办公,她心里想着隋盛跟童园的事情,怎么都睡不着,支支吾吾道:“晚上喝了咖啡睡不着,过几天我就回国了,要我带什么礼物吗?”

    “哟呵,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想起给我带礼物?”

    “要不要!”

    隋盛脸上多了些笑容,“肯定要啊,这可是头一回享受这种待遇,必须得要();!”

    “要什么?”

    “随便吧,别拿madeinchina糊弄我就可以了。”

    正如江菁菁跟苏烟说的那样,尽管她已经放下对隋盛的执念,可她对他除了那种暗恋的情愫以外,也是把他当成哥哥看待的,所以对于隋盛的幸福她是很在意的,暗恋隋盛好几年,别人都觉得隋盛活得不知道有多潇洒,其实只有身边亲近的朋友才知道他过得并不好。

    不想多管闲事,可还是忍不住试探一下他的语气。

    江菁菁沉默了片刻,问道:“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如果有一天你找到童园了,你会怎么办?”

    这是她早就想问的问题,不过那个时候心里还抱着幻想,现在纯粹只是关心而已。

    隋盛没有想到江菁菁会问这个问题,同样也是静默了十多秒钟,这才回道:“……跟她好好道个歉。”

    年少时期不懂得爱人,恨不得对方就围着自己转,也很容易就想当然,觉得对方的生活也应该是跟自己一样,没什么烦恼。

    一旦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对方生活的重心,就无法忍受这种落差感,做出一些偏激的事情期望重新得到对方的关注,却从来没想过,自己爱的那个人在经历着什么。

    “就这吗?”江菁菁有些不敢相信,“你不想跟她重新在一起吗?”

    隋盛苦笑两声:“这不是我说了算。”

    “那……如果她不愿意跟你在一起呢?”江菁菁小心翼翼的问道。

    光是听到别人这样问,都会觉得心口刺痛,隋盛低头看着地面上的石子,低声道:“我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

    逼着她跟自己在一起?不,不会的。

    重新追求她?可如果她愿意给自己机会的话,何必离开这么多年。

    童园对于隋盛来说是不一样的,跟所有人都不一样,他不能说自己最爱她,毕竟人生还这么长,可他想到自己会造成她的困扰,光是有这个念头,都已经惭愧自责到不行了。

    江菁菁恩了一声,说了晚安之后就快速挂了电话,她怕自己如果再说下去,就会忍不住告诉隋盛,自己已经看到童园了。

    她心里有气,觉得自己不该打这通电话的,说不定隋盛会察觉到什么不对劲,又或者说她的这番问话重新勾起了隋盛的伤心事,总之无论是哪一种都会让她很挫败。

    江菁菁下床来到另外一个方面,看到周随正在喝咖啡,本来想发脾气的,但心一下就柔软下来了。

    她爱的人正在努力工作。

    恩,好性感。

    还是感谢自己的理智,没有一脚踏进一个坑里,这才遇到了这么好的人。

    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比你爱的人也爱你更令人欢欣雀跃的呢?

    她撇了撇嘴,对周随道:“都是你,让我这么无聊,差点做了蠢事。”

    周随放下咖啡杯,捏了捏眉心,有些疲惫道:“恩,我的错,你先去睡吧,明天带你出去玩,乖啊。”

    “……喔();。”江菁菁没再说什么,乖乖回去睡觉了,她知道,周隋现在其实工作很多也很累的,她无法为他分担,只能不去打扰。

    这边隋盛挂了电话之后就开车回了公寓,洗了个澡之后勉强将那些落寞的低落情绪压了下去,躺在大床上,隋盛看着天花板,脑子里闪过一些念头。

    他猛地起身,不,不对,菁菁从来都没有问过他这种问题,她为什么会这么问?为什么这么反常?

    隋盛赶忙起床喝了一杯冰水,心里有个不可思议的猜测,他想给江菁菁打电话问个清楚,但转念一想,既然她刚才没有说出来,那么继续追问下去,估计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他又想到,之前苏烟发的朋友圈里好像有跟江菁菁一起吃饭的合照,这代表江菁菁、周随还有江景川跟苏烟是在一起的。

    现在那边都很晚了,打电话过去给江景川实在是不合适,只能按捺下冲动等明天了。

    可惜内心里一旦有了某个猜测,就很难平静下来,隋盛几乎一个晚上没睡,去翻了翻这四个人的朋友圈跟微博,都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直到看到苏烟点赞了一条微博,隋盛直觉不对劲,点进去那个博主的微博。

    微博名叫儿童的乐园。

    隋盛的心一下就跳到了嗓子眼,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可微博上的那些话语明显就是童园的风格。

    看到两个月前的一条微博时,隋盛的眼眶顿时就红了。

    儿童的乐园:第一次尝试做烤鸡,味道还不错~

    附上了她手拿着鸡翅吃得开心的照片。

    她好像一点都没变,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也许是眼睛太干涩了,隋盛的眼泪都掉在屏幕上了,他赶紧反手捂着脸,头枕在枕头上,在独属于自己的空间里,他可以放心大胆的表露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情绪,屋子里都是隋盛闷闷的哽咽声。

    悉尼这边,拍完了婚纱照,江景川的工作也告一段落,这就准备要回国了。

    本来按照江景川的意思是再去墨尔本呆几天的,但苏烟实在等不及了,她跟江景川说她对两个儿子的思念已经快到极限了,再不见到大宝二宝她就要生病了。

    尽管江景川对于她的这番威胁表示了自己的鄙视,但还是乖乖地订了机票。

    如果老婆真的思念成疾,吃亏的人还是他。

    在离开的前一天,童园邀请苏烟跟江景川来她的公寓吃饭,算是饯别。

    苏烟跟江景川自然是不会拒绝的,买了一些水果还有红酒就去了童园的公寓,悉尼这边的风景不错,童园租的公寓地段也不错,附近就有地铁站还有超市,十分便利。

    童园的公寓不是很大,一室一厅一个阳台还有一个小阁楼,小阁楼被童园改造成书房了,阳台上种了些花花草草,还有秋千,坐在上面看书或者休息一定很舒服。

    听童园说,屋子里那些看起来很有味道很复古的装饰都是她大老远去淘的,没花什么钱。

    阁楼上几乎都是书,还有一台看起来有些年代的播放机。

    屋子虽然小,但是收拾得很干净很整洁,一看就知道主人在用心打理这个家。

    童园还说等朋友家的狗生了,会送她一只,到时候这个家就会更加温馨了();。

    厨房是开放式的,童园打开冰箱,随口问道:“你们要喝什么?有冰咖啡还有矿泉水,对了,还有冰淇淋。”

    “矿泉水。”江景川抢在苏烟开口之前,“两瓶矿泉水。”

    苏烟不干了,“我没说我要喝矿泉水,我想吃冰淇淋的!”

    江景川瞥了她一眼,声音没什么起伏,“你现在吃了,接下来一个月你都看不到冰淇淋的影子,自己掂量吧。”

    其实苏烟还是有一点点水土不服的,不过不算严重,毕竟也就呆了几天而已。

    江景川怕她到时候肠胃更加不舒服,这几天是禁止她吃冰淇淋的。

    苏烟赶忙转过头对童园微笑道:“矿泉水,麻烦了。”

    童园将水递给他们,扑哧笑道:“真是开了眼界,原来景川谈恋爱是这个样子的。”

    江景川显然对于女人间的这种谈话没有兴趣,转身去了阳台。

    “为什么这么说?”苏烟追问道。

    她的确不知道当年的江景川是什么样子,最重要的是,女人都喜欢从旁观者口中听到,这个男人对你是不一样的。

    她知道江景川对她是不一样的,但就是想知道到底是怎么不一样,越多越好。

    童园洗了手,一边腌鸡翅一边道:“我一直以为他不会谈恋爱,也不会喜欢别人,我记得那时候有个女孩子喜欢景川,正好景川也是假期就在国内,那个女孩子天天给景川送自己烤的饼干蛋糕什么的,景川每次都不要,有一次那女孩子就哭了,哭得那是梨花带雨的,本来我们还以为景川至少会动容的,哪知道他什么反应都没有,一句话都不说转身就走了,留下那个女孩子一边哭一边懵逼。”

    这像是江景川会做出来的事情。

    如果是普通女性,江景川会对这个人很有礼貌,如果这个女性对他怀有爱意,并且是他不会接受的,那他就很难再给别人一个笑脸了。

    苏烟心里是很欣赏江景川的这种行为的,但口头上还是说:“……好冷酷喔。”

    “走开,你如果收敛一下脸上的笑容,你这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童园笑骂,她顿了顿,又感慨着道:“以前在书上就看到过这样一句话,说女孩子的眼泪对男人来说是最有利的武器,从那件事之后,每次看到这句话我都觉得这是在胡扯,至少对景川来说就不是。”

    对啊,如果这个男人对你没有感情,你哭得眼睛都瞎了,他也不会心疼。

    “所以啊,我就不会在别人面前哭,总觉得我哭的话,别人心里说不定在想,这个人真讨人嫌。”童园笑了笑说。

    苏烟却能明白童园这话背后的意思,因为她唯一的亲人不在了,世上最爱她的人不在了,所以不敢哭,怕被人讨厌。

    “说得也是,那还是不要随便哭了。”苏烟不会安慰童园,说一些什么世界上还是有人关心你之类的话,这种安慰对于已经成长为无比坚强女性的童园来说,是廉价的,是毫无意义的。

    “需要帮忙吗?”苏烟问道。

    童园看了苏烟一眼,道:“景川会追杀我的。”

    “我会洗水果!”苏烟将袖子挽了起来,跟童园借了根头绳,将头发扎好,这才开始专心洗水果了。

    江景川进来的时候,正好就看到苏烟拿着水果刀在切水果,他走了过去,从她手中拿过水果刀,沉声道:“你去一边,这种带有危险系数的事情让我来做();。”

    “……喔。”苏烟乖乖地退居二线,时不时递给水果什么的。

    童园在烤鸡翅的时候看到这一幕,眼里有笑意,有祝福,唯独没有羡慕。

    她不需要羡慕别人,因为她并不觉得孤单。

    这顿饭还是很丰盛的,有烤鸡翅,有蒸牡蛎,还有皇帝蟹,童园还做了两道小菜。

    “这个烤鸡翅味道真好。”苏烟毫不吝啬自己的赞美,童园的手艺的确不错,苏烟甚至觉得比外面那些什么餐厅的好多了。

    童园得意地点头,“其实我做中国菜更好吃,不过今天没买到材料,之前我太想吃火锅了,就自己琢磨了,喊了几个朋友过来吃,现在他们天天问我打算什么时候再做一顿。”

    “对了,你把你地址给我,等回国后我给你寄正宗的食材。”

    童园看了苏烟一眼,乐了,“那敢情好,你把你地址也给我,我给你免费代购。”

    苏烟跟童园两人是相谈甚欢,吃完了饭之后一起洗了碗,便去了卧室,坐在地板上喝茶聊天了,江景川则窝在客厅的沙发上休息。

    “我最近在酿水果酒,可惜还没好,不然跟你还能喝一杯。”

    苏烟赶忙摆摆手,“家有悍夫,滴酒不敢沾。”

    “一边去。在单身狗面前秀恩爱真的好吗?”

    既然谈到这个话题了,苏烟干脆就直接问了,“你没男朋友吗?”

    童园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她的生活过得十分充实,这样的人谁看了都喜欢。

    “我不想我的家里有第二个人走来走去。”童园闲得无聊,开始涂指甲油,漫不经心的回道。

    “没有看得上的男人吗?”

    “看上了会跟你说的。”

    “哈哈哈哈好啊。”

    “我有个朋友的弟弟约我去看歌剧,其实我是想去看的,但他太嫩了,我要是啃了良心过意不去。”

    “多嫩?”

    “比菁菁大一点。”

    她没有拒绝爱情的可能,还是对爱情有所向往,只是心态放松了,能遇到最好,遇不到也没关系,反正她一个人过得也不错,没必要非得为了结婚逼着自己跟一个并不是那么契合的人在一起。

    因为童园晚上还有约会,江景川跟苏烟没呆一会儿就走了,在回去酒店的路上,苏烟感慨道:“能活得这么随性,也是一种本事啊。”

    江景川拉着苏烟的手低声道:“看她过得还不错,我也放心了。”

    “你以为我们女人少了爱情就活不下去,或者活得很艰辛吗?”

    “恩,你们女人没了爱情照样活得有滋有味。我们男人就不行了。”

    “喂!”

    “所以,下次出差我还要带上你。没你我会很艰辛。”

    “这才差不多();。”苏烟满意了,靠在江景川肩膀上,“在没认识童园之前,我挺希望她早点回来跟隋盛重新在一起的,认识她之后吧,又觉得人家活得好好的,就不要去折腾她了。”

    爱情本就是一场折腾,这种别后重逢的虐恋情深更是伤筋动骨的折腾……

    “你有空操心别人的事情,不如把心思放在我身上,好吗?”江景川本来是想利用这次出差为名的旅行跟苏烟好好重温二人世界的,万万没想到,童园出现了,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这件事上,简直郁卒。

    “……喔。”

    “我颈椎有些不舒服,等下回酒店,你帮我按摩。”

    “我哪里会这个,我看酒店好像有按摩服务。”

    “老婆。”江景川一本正经地说道:“按摩要给小费,我们现在要养两个孩子,不可以这样奢侈。”

    ……堂堂江氏的老板,说这种话如果别人听到了,会打他们一顿的吧?

    “别人按摩有小费,我有吗?”

    “有。”

    “真的?多少多少!”提到钱苏烟就来劲儿了。

    江景川瞥了她一眼,“一分钟一块,你帮我按一个小时吧,给你六十块。你长得好看才给这么多的,如果长得不是这么好看,我只会给你一小时二十块。”

    这种话真是让人又生气又高兴啊。

    当然最后苏烟还是心甘情愿的给江景川按摩了,江景川为了惩罚她按摩时不专心,一直折腾到很晚很晚,苏烟最后都没有力气了,平躺在床上喘着粗气,想要把始作俑者踹下床,但又使不出力气,只能愤愤道:“……臭流氓!”

    “错了。”

    “哪里错了!你不是流氓是什么!”

    江景川猛不丁的将苏烟拉近怀里,在她耳边低声笑道:“你仔细闻闻我是香是臭,明明是香流氓。”

    听到江景川说这样一句估计过两年大宝二宝都不会说的话,苏烟结实的打了个冷颤。

    以后还是建议江景川少说些情话吧,特别是这种幼儿园的小男生都不会说的话。

    第二天睡到中午才出发去机场,本来昨天是归心似箭的,恨不得立马就回到家,可这会儿坐在机场候机厅,苏烟又有些舍不得了。

    还没有好好在这个城市玩玩呢,还说要去看袋鼠跟考拉的,结果发生了这么几件事,她都将这些忘在脑后了。

    江景川正在翻着手机里的照片,他指着她穿那一身古装的照片道:“我发现你比电视古装剧的那些人更适合穿这个。”

    “是因为我比较漂亮吧?”苏烟正在对着镜子在补口红,随口道。

    “不是。”江景川摇了摇头,仔细看着照片里的苏烟,“你穿现代装时我不觉得有什么,这穿上古装就觉得你好像就是个古代人一样。”

    感觉的确不同,明明还是那张脸,可她穿上这一套月白色华服,光是打着一把伞站在那里,他就有一种很中二的想法,她好像还真是古代的大家闺秀。

    江景川这话其实是说到点子上去了,无论苏烟在现代呆了多久,她毕竟从小就生活在古代,很多骨子里的习性是掩盖不住的。

    就像人如果回到家脱了高跟鞋穿上睡衣会变得随性一样,苏烟也是一样,尽管熟悉的衣服,浑身上下的气质就散发出来了();。

    苏烟一点都不担心江景川会把她跟穿越时空联系到一起,继续淡定自若的涂着口红,“所以啊,我不去娱乐圈是个损失啊。”

    一开始江景川真的以为苏烟会因为不能出道演戏而遗憾,现在不这样想了,因为她是真的不想进娱乐圈,更不想演戏。

    “对对对,对中国电影电视剧都是莫大的损失。”江景川煞有其事的补充道。

    从悉尼飞往a市,需要在飞机上呆将近十五个小时。

    正好也是无聊,江景川之前一直在国外念书,口语方面自然是没话说的,苏烟就拉着江景川教她英语。

    苏烟真正学英语的时间并不长,在此之前,她没有任何基础,想要一年两年口语就非常流利,实在是有些困难,毕竟苏烟每天上课的时间有限,之前生孩子坐月子也耽误了几个月,能够进行不复杂的对话对苏烟来说已经很不容易了。

    孩子没出生之前,苏烟只是想多学点东西尽早真正的适应这里,等两个孩子出生之后,苏烟也听江景川说过一些关于孩子们的教育问题,就连学校都安排好了,是实行双语教育的,她是这样想的,以后孩子们从学校回来,如果有不懂的问题,她回答不上来怎么办?

    这样的窘迫她不想发生在自己身上。

    特别是这次在悉尼的经历,让苏烟更是下定了决心,在孩子们上学之前,她一定要会很流利的讲英语。

    等两人下飞机之后,都是第二天早上十点了。

    江家那边安排人来接机,说车就停在机场外面。

    两人走的是vip通道,一开始还没有注意到,等快到外面的时候,便听到一阵接着一阵的喧哗声,估计是有明星过来,粉丝来接机的,苏烟就往后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那个人竟然是楚贺,他穿的是比较休闲的衣服,没有戴口罩跟墨镜,手里拿着手机,在苏烟看过去的时候,他的视线便一直盯着她的背影,此刻两人的眼神撞在了一起。

    几乎是一瞬间,苏烟就确定了,这个已经是国民男神的大明星还喜欢着原身,应该说是非常喜欢。

    他的眼神不是假的,几乎是贪婪的看着她。

    楚贺其实早就看到苏烟了,之所以没有喊她,不是因为她身旁的男人,也不是因为怕别人看到,只是觉得如果喊她的话,她可能会不高兴,想到这里,他就不敢喊了。

    这几年来,他不是没有遇上合适的人,每每当别的女孩子告白时,他也有过想要开始的念头,一个人在这个城市打拼,总是想要跟某个人依靠在一起的,可话还没说出口,心里其实就已经拒绝了。

    只能跟别人说抱歉,目前还不想谈恋爱,只想专心演艺事业。

    这种话别人一听就知道是借口,有的人会恼羞成怒羞辱他一顿,有的人会暗自神伤,最后结果都是转身离开。

    在知道她要结婚,并且新郎还不是沈培然的时候,他也想过要去问问这是为什么,可又怕打扰到她,让她心烦,只能忍了下去,在听说她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之后,他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样子她现在应该是很幸福了,现在看到眼前这一幕就更是确定了。

    对于楚贺而言,如果苏烟要跟他在一起,他说什么都会飞奔到她面前的,如果她不想跟他在一起,跟别人在一起了,他也不会打扰她,只要知道她过得开心就好了。

    苏烟还是礼貌地跟楚贺点了个头,微笑了一下();。

    之前不知道楚贺是原身的同学加前任那就算了,现在既然知道了,碰到了不说要去打招呼,至少要冲对方笑一下。

    楚贺也微微点头,他原本就阳光帅气,这会儿一笑露出白牙,更是好看。

    苏烟转过头,悄悄地拉着江景川的手,旋即十指紧扣,牢牢地牵着他。

    江景川自然也注意到了苏烟的表情变化,下意识地转过头来,看到是楚贺,先是愣了一下,但还是对对方微笑颔首。

    她的手握得很紧,脸上带着笑容。

    江景川笑着回握着她,两人离楚贺越来越远,等到粉丝们涌上去的时候,楚贺再探头都看不到他们了。

    “帅吗?”坐上车之后,江景川问道。

    苏烟知道江景川问的是什么,故意装傻,“什么,你在说什么?”

    “大明星帅吗?”

    “帅。”

    ……哦。江景川始终觉得自己除了没腹肌以外,其他方面并不比楚贺差,看来健身的事情要提上日程了。

    苏烟抱着江景川的手臂,亲了他的侧脸一下,“没我老公帅就是了。”

    这话当然是哄江景川的,但也不全然是骗,楚贺跟江景川是各有千秋,两人职业不同年龄不同,气质也不相同。

    江景川听了这话简直是心花怒放,但想着这会儿司机还在,如果在苏烟面前笑得跟二傻子一样,实在是不符合自己霸道总裁的身份。

    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回到江家老宅。

    大宝二宝早就被阿姨们洗白白喷香香了。

    这两个孩子的衣服都可以穿到三四岁的时候了,今天大宝穿的是黑色的小怪兽一套衣服,分为短袖跟裤子,二宝穿的是白色的小怪兽衣服,两人都戴着帽子,别提多神气了。

    大宝二宝一看到苏烟,眼里就装不下其他人了,俩宝贝蛋现在刚开始学走路,已经不爱当海豹宝宝了。

    现在是企鹅宝宝了。

    小屁股一扭一扭的,嘴里咯咯直笑,探出手臂摇摇晃晃找妈妈。

    二宝离苏烟比较近,一头就扎进妈妈怀里,各种嘤嘤嘤了。

    大宝动作慢一点,看到弟弟都抱着妈妈了,正准备加大步伐勇往直前的,哪知道中途就被江景川一下就提了起来。

    大宝完全懵逼了。

    江景川因为苏烟的那番话心情本来就很好,现在看着自己的两个儿子,更是怎么看怎么可爱,当然啦,还是没有小公举可爱:)

    看着大儿子肉嘟嘟的脸,江景川顿时父爱就泛滥了。

    再想到儿子那可爱的妈妈,江景川直接亲了大宝好几下。

    紧接着,大家就看到了一直到很多年后都被拿出来当年夜饭笑话的一幕——

    大宝懵逼了几秒钟,果断低头,在江景川的衣服上蹭了几下。

    恩,他在擦脸:)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