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尽管大宝都没给江景川面子,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心情。

    其实江景川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在爱情里,只要苏烟偶尔说几句情话,他都觉得非常开心,当然就不用去追究她说的到底是真是假了。

    晚上苏烟跟江景川决定就在老宅住一晚上,一方面是坐了十多个小时的飞机实在是太累了,另一方面则是江爸爸在看到他们回来时,那失望的脸色,好像他们是多余的一样,实在让人郁卒。

    江家老宅的浴室很大,苏烟将大宝二宝放进大浴盆里,再放进去几只小黄鸭,就准备给俩儿子洗澡了,哪知道江景川打开门大腿迈了进来,说要跟苏烟一起给大宝二宝洗澡,这是增进父子关系的好机会,苏烟自然是不会拒绝的。

    大宝身材比较均匀,而且他性子比较高冷安静,他不爱玩小黄鸭,就坐在浴盆里冲苏烟傻笑,他时不时拉起苏烟的手,因为他的手还小,力气也不是很大,只能抓住一根手指头,苏烟乐了,一边给他身上抹沐浴露一边点点他的下巴问道:“宝宝有没有想妈妈啊?”

    从现在就可以看出大宝是个不擅长语言表达情感的人了,他也不点头不摇头,只是抓着她的手指,低下头吻了一下,再抬起头看向苏烟,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里全是笑意();。

    苏烟心里暖暖的,手托着他的后脑勺,在他湿漉漉的脸上吻了一下,“真乖。”

    她现在终于体会到那句话的意思了,孩子就是生命的延续,他们曾在她的肚子里成长着,等他们出来了,她与两个儿子又是互相依赖。

    江景川就不是那么愉快了,二宝很调皮,一坐在浴盆里,就不停地拍打着,挥舞着犹如莲藕般的手臂,溅了江景川一身水。

    这是我儿子,这是我儿子,这是我儿子。

    在心里默念了三遍之后,江景川继续给二宝洗澡,只是二宝要比大宝胖很多,像肚子上手臂上还有大腿上,会有一些肉褶子,得扒开了才能洗干净,江景川一边洗一边吐槽,“怎么这么胖?天天都在吃什么?”

    二宝目前还听不懂江景川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小脑袋瓜可聪明呢,一听爸爸这语气,还有那表情,二宝猜测应该不是什么好话,撒欢撒得更厉害了,俩儿子的洗澡水都溅到江景川脸上了。

    苏烟转过头来对江景川无比认真道:“你不能说你儿子胖,你别以为他听不懂。这样他会感觉受伤的。”

    江景川嗤笑一声,“他能听得懂我说他胖,怎么听不懂我让他安静一点?”

    “他能安静的。”

    “哦?”

    苏烟起身挤开江景川,摸了摸二宝的脑袋,又摸了摸他的下巴,哄得二宝高兴得直眯眼睛,苏烟一边对着二宝摆手一边柔声道:“二宝安静一点,让爸爸跟你洗澡,等下妈妈陪你玩好不好?”

    二宝歪着头在思考,也不知道到底听没听懂,不过还真就没再继续撒欢了,老实的坐在浴盆里,跟认真听讲的小学生一样。

    江景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苏烟走开之后,他赶忙蹲了下来,仔细检查着二宝光溜溜的身体,嘀咕道:“身上真的没安开关吗?怎么这么听话?”

    这话哪像是当爸爸的人说的,苏烟扑哧笑了起来,将手上的泡沫往他身上甩去,“你好好跟他说话,平常多陪他玩一会儿,他也会听你的。”

    跟孩子相处就是这样,多陪着他,多跟他说话,他自然是会亲近一些。

    等两个孩子洗白白喷香香之后,苏烟跟江景川身上也湿了,苏烟拜托阿姨照顾大宝二宝,从行李箱里拿出睡衣准备关门洗澡了,哪知道衣服还没脱掉,门就开了,江景川也抱着睡衣,看到她还抱怨道:“你洗澡怎么不喊我一声?”

    苏烟为江景川的厚脸皮震惊,两人都相处这么久了,该看的都看了,这会儿尽管有些羞涩,倒也不至于推他出去,只是背对着他道:“我为什么要喊你?难不成你也跟大宝二宝一样需要我帮你?”

    江景川没一会儿就脱了自己的衣服,走到她面前打开花洒,低头看了她一眼道:“说了好多次了,现在我们要养两个孩子,各方面都要节约,两个人一起洗可以节约水。”

    脸皮真是厚到一定程度了,不然一般人说不出这种话。

    尽管江景川有心想要趁着这机会做点什么,不过这毕竟是在老宅,家人都在,真要闹出点什么动静来,苏烟这薄脸皮哪里受得了,所以,江景川只是逗了苏烟一会儿就罢手了。

    另外一边,楚贺因为在机场看到了苏烟,一天下来心情都很好,经纪人都察觉到了,一路上送楚贺到了家门口,经纪人本来想嘱咐些什么的,但看到楚贺脸上还有着笑意,便将话给咽了回去。

    何必过多叮咛惹楚贺烦,他心里什么都清楚。

    只是这人未免有些可怜了,明知道跟苏烟是不可能的,可现在就连看到她,还是忍不住开心好几天,经纪人也有些纳闷,这苏烟虽然的确是长得很漂亮,可娱乐圈也不是没有比她外形出众的女明星,这苏烟到底是哪里好,让楚贺一直念念不忘();。

    楚贺打开家门,跟经纪人道别之后便反手关上了门。

    最穷的时候也就租得起一个单间,现在他的房子已经很大了,有时候看着卡里的余额,看着这么大这么干净的房子,他心里也会很满足,但夜深人静的时候,也会觉得更加落寞。

    跟苏烟在一起的那段日子是最开心的,明明知道她并不喜欢自己,可楚贺还是满足开心,拼了命的对她好,就算最后她说对不起要分开的时候,他也没有怪她,换做是别人心里该会怨怼吧,只是,想到她就什么脾气都没有了,说不上到底喜欢她什么,楚贺常常在想,如果他知道的话就好了。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是不知道,越是执着。

    冲完凉之后躺在床上一直都睡不着,索性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旧手机,这旧手机他还是在交话费,只是号码一直没用,之所以还在用这手机完全是想看看苏烟的微博。

    娱乐圈微博总是有一些明星手滑点赞,引起不大不小的风波,楚贺在这方面格外的小心,其实他平常也不怎么玩微博,只有经纪人催过之后,他才会更新一条微博。

    更多的时候他都是用这个旧手机还有注册的类似僵尸号的小号看苏烟的微博,也不用担心会被谁扒出来,他也从来不点赞,也不关注苏烟。

    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是不会让她因为自己而置于危险之中的。

    从一开始,就杜绝了一切会给她带来麻烦的可能。

    他可能有点儿自虐?

    不然为什么每次看她的微博,看着她开心幸福,他自己也会觉得高兴?

    他知道现在她很幸福,从平常发的微博就可以看出来,她跟她的丈夫相爱,还生了两个可爱的儿子。

    在他还没有红的时候曾经录过综艺节目,当时主持人是问了这样一个问题,如果女朋友在跟自己交往期间喜欢上别人,会怎么样?

    经纪人知道台本,一开始就叮嘱他,让他的回答要符合角色定位。

    公司给他的定位就是耿直诚实脑筋有点直。

    他说,会很生气,然后选择分手。

    主持人问,会原谅她吗?

    他摇了摇头。

    现在他红了,这个视频也被人重新找出来了,在微博上还火了几天,粉丝们都说楚贺太耿直啦,不像节目中别的艺人一样说会酌情原谅啊之类的话。

    其实这些人都不知道,他是最虚伪的那种人。

    他不会主动提出分手,因为还希望能够继续在一起,不会生气,也从来没有怪过她,怎么办,光是这样想想,就觉得自己真是个贱骨头。在她面前,他就是贱骨头。

    就在准备睡觉的时候,放在枕头旁边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拿起来一看,是微信消息提醒。

    楚贺点开一看,竟然是大学时期的班长发来的:“上次同学聚会你没来,陈老师马上退休了,我们商量了一下,全班人请他吃个饭,你来吗?”

    他是很想去的,去了就有可能看到苏烟,可他心里又比谁都知道,其实他们之间没有必要再见面了,说不定还会为她惹来不必要的麻烦,楚贺沉默了许久,回了微信:“这段时间我可能都没有时间,不好意思啊();。”

    跟班长聊了一会儿之后,楚贺也准备睡了,在入睡前,他迷迷糊糊的想着,自己这种状态算不算痴情?

    算了,有些感情自己一个人知道就够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景川跟苏烟起来下楼,江爸爸江妈妈已经带着大宝二宝吃早餐了。

    大宝二宝已经成功断奶,现在开始就要训练两个孩子不能挑食偏食,江景川凑过去看了一眼,两个孩子的早餐还算挺丰富的,有牛奶、稠粥还有鱼松。

    江爸爸抱着二宝,江妈妈抱着大宝,动作十分熟练的喂他们吃早餐。

    大宝吃东西的时候动作还挺斯文的,二宝就不一样了,恨不得把脑袋都放进碗里了,吃了一小碗稠粥之后还觉得不够,他冲江爸爸拍了拍肚皮,意思是说宝宝没吃饱,宝宝还要吃。

    江爸爸对两个孙子都是有求必应,刚要出声让厨房再添一碗稠粥的,江妈妈就白了他一眼,道:“不能吃,要是积食了才麻烦,这个食谱这个分量都是制定好了的。”

    的确这些吃的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的确是够了,胃就那么大,吃多了积食反倒不好。

    江爸爸也不说什么了,摸摸二宝的头,压低声音道:“不是爷爷不给你吃,是你奶奶不给,你要怪就怪你奶奶。”

    ……喂!

    江妈妈都懒得搭理江爸爸,继续给大宝喂粥。

    吃完早餐之后,江景川就去上班了,苏烟跟江妈妈一起在收拾两个孩子的东西,准备中午之前回去别墅那边。

    现在苏烟跟江妈妈亲近了很多,聊天也自在多了。

    江妈妈问道:“菁菁这次跟你们在一起吧?你偷偷跟妈说,她跟周随是不是住一间房?”

    这个问题略窘,苏烟刚准备回答时,只感觉脚一沉,低头一看,二宝从企鹅宝宝回归到海豹宝宝,正趴在地上伸出手抱着她的脚,见苏烟看了过来,二宝索性就直接对苏烟吐泡泡玩儿了。

    这孩子……

    苏烟决定对婆婆诚实一点,略一犹豫之后点了点头,“……是的。”

    她不是背叛江菁菁,只是这种事长辈都清楚,像江菁菁跟周随谈了挺长时间的情侣,这出去旅游想都不用想自然是住一间房的。

    江妈妈肯定是很关心女儿的感情的,在这种问题上,苏烟表示还是知道什么就说什么为好,以自家婆婆的情商跟智商,也不会去为难江菁菁。

    “挺好的。”江妈妈感慨道,“周随人不错,家里也没乱七八糟的事情,只要他对菁菁好就可以了。”

    不管她跟江菁菁的关系有多好,这在江家,她还是别在长辈面前就小姑子的婚事发表意见为好。

    苏烟不吭声,江妈妈继续道:“儿子跟女儿不同,我就希望菁菁找个比她大几岁,成熟稳重一点,人品过关的,家境最好要比江家要次一些的。这样婚后只要好好经营,基本上都不会有太大问题。”

    她明白江妈妈的意思,家境比江家次一些,周家的那些亲戚们也会对江菁菁高看几分,这在大家族里可以省去很多不必要的麻烦跟纠缠。

    在苏烟跟江妈妈就女儿的教育问题讨论的时候,江景川已经来到江氏();。

    秘书们跟助理都不觉得稀奇,他们的老板就是这样,就算昨天刚度完蜜月回来,今天还是会准时准点上班,外面就算下雪都不会影响他。

    江景川刚坐下来打开电脑,隋盛就进来了,他精神状态有些不好,眼底下都是青色,一双眼睛却格外有神。

    “你怎么来了?”江景川看到隋盛有些讶异,他是准备处理好手上的工作就去找隋盛吃饭,顺便说童园的事情的,哪知道隋盛竟然自己过来了。

    隋盛想要开口问江景川是不是看到童园了,可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口,只能讷讷的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

    “你要是没事的话,就等我一会儿,我把手头上的工作处理好了,再一起出去吃饭。”江景川说完这话,隋盛也没什么意见。

    等江景川刚发完一封邮件,不经意的抬头看去,隋盛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隋盛这种状态本来就不对劲,能让隋盛憋着不说的,除了童园的事情以外也没别的了,江景川猜测应该是江菁菁说漏嘴了,这才让隋盛抓了尾巴,不过也没关系,隋盛总是要知道的,早知道晚知道结果都是一样。

    坦白说,看到这样失态的隋盛,江景川心里还是有些同情的。

    隋盛明明可以过一种人人都羡慕的生活,他想要游戏人间,多的是人陪他,可他偏偏不,这些年的单身生活也不知道他过够了没有。

    江景川收回视线,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工作上,专心致志的看文件了。

    等到在最后一份文件上签上名字,江景川看了一眼时间,都快十二点了。

    江景川关掉电脑,将文件锁进抽屉里,起身来到沙发前,推了推隋盛,“起来了,走,出去吃饭。”

    隋盛睁开眼睛,缓了好一会儿,才起身跟着江景川走了出去。

    他都好久没合眼了,这睡了几个小时,精神也好了很多。

    仔细想想,其实这些年他也成熟了不少,如果是换做几年前的他,他早就第一时间冲到悉尼去问个清楚,或者给江景川打电话了,现在他会一个人在家里放空几天,不急着要一个答案,反倒是会想一下接下来应该做什么才合适。

    纵使激动的心情不变,但已经会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江景川带着隋盛去了公司附近的一家餐厅,由餐厅经理领着去了常去的包房,点好菜服务员出去之后,包厢恢复了安静。

    “你知道童园的事情了吧?”江景川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问道。

    隋盛闻言猛地抬头看向江景川,愕然不已,“是真的吗?你们真的碰到……她了?”

    江景川点头,“小烟那时候找不到回酒店的路了,是童园送她回去的,我当时也很惊讶,没想到会碰到她。”

    明明已经经过了几天的缓冲,可是隋盛听到确定消息时,整颗心都开始躁动起来了,他攥紧了手,小心翼翼的问道:“她现在过得怎么样?”

    再次听到他的消息,他想知道的太多了,可第一个问题,仍然还是她过得怎么样。

    江景川同情的看着隋盛,叹道:“虽然没你有钱,但貌似过得比你好。”

    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童园的日子过得的确挺好的,算得上潇洒了。

    隋盛喃喃道:“那就好那就好……”

    沉默了许久之后,隋盛又再次哑着嗓子问道:“她想见我吗?”

    江景川不擅长骗人,也不擅长说善意的谎言,“当时她送小烟到酒店门口,完全可以趁我们还没发现就走的,但她没有,还很淡定的跟我们一起吃饭,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不存在想不想见这个说法,你懂吗?”

    他知道隋盛想要怎样的回答();。

    如果说童园想见他的话,隋盛会立马飞去悉尼。

    如果说童园不想见他的话,隋盛心里也会高兴,至少这代表着她心里对他仍然有感觉。

    然而对于童园来说,见不见都无所谓。

    隋盛脸色一白,惨然笑道:“我就知道。”

    他将童园的微博看了好多遍了,他想找到哪怕一丝丝她对于过去仍旧介怀的证据,然而什么都没有。

    江景川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没打算。”隋盛摇摇头,“不说别的,就两年前,不,一年前,我要是知道她的下落,我肯定二话不说过去找她,现在……”他顿了顿,苦笑了一声,“我真的不清楚了。”

    江景川跟隋盛认识这么多年了,尽管隋盛这番话说得不清不楚的,但他还是明白他的意思。

    在隋盛心里的一直都是多年前的童园,这么多年他心里想的都是多年前的样子。

    如果童园一直都没变的话,又或者说隋盛还可以继续装作他们其实一点都没变,那么,隋盛会毫不犹豫的去找童园。

    只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么多年的等待,隋盛自己都变了,早就不是当年的他了,那么童园呢?

    如果见面的话,会不会其实就跟陌生人一样?

    只是比陌生人更加尴尬的是,他们在很多年前有过并不美丽的过去。

    江景川看着隋盛认真道:“你自己想清楚就好,这种事情外人给不了你什么意见,童园的态度我不用多说你也知道,你自己掂量吧。”

    鼓励朋友去追逐,去要个答案?又或者劝他放手寻找新生活?

    不,这都太不负责任了。

    只要自己不是隋盛,那么,他就永远不可能感同身受,既然不能感同身受,给出的任何意见都是没有意义的。

    隋盛闻言点了点头,“恩,我知道,我会好好考虑清楚的。”

    他执着于想要去道个歉,更明白的是,对不起只是成年人的开场白,接下来要说什么要做什么他一无所知。

    下午,江景川提前下班回到家的时候,苏烟正在陪大宝二宝玩捉迷藏,见他回来了,赶忙使唤他:“你快去换个衣服,我们陪孩子们玩游戏,不准说不。”

    老婆大人吩咐了,他哪里敢说不。

    江景川上楼洗了澡,换了身舒服的休闲服下来,二宝早已经忘记了昨天溅一身水到爸爸身上的壮举,一看到江景川,就自动张开双臂求抱抱。

    大宝看了江景川一眼,很快地就收回视线,继续黏着苏烟去了。

    江景川抱起二宝掂了掂,不由得叹道:“老婆,你告诉我,他以后肯定不是胖子对吧?”

    他跟苏烟都不胖,总不能生出的孩子是个胖墩吧?

    “咳咳……”苏烟看了一眼二宝那明显比大宝要粗一圈的腿,“我不能保证();。”

    “在你怀孕的时候我做过一个梦,梦到两个小男孩喊我爸爸,现在想想就是这俩臭小子了,我还记得他拿着鸡翅,一手油的朝我冲过来。”

    江景川觉得自己当初做的梦就是个预兆,这不,梦里一个儿子看起来那么高冷,不用说,就是大宝了,另一个活脱脱就是个吃货,这就是二宝了。

    “你没有接住他吗?”苏烟感兴趣的追问道。

    “没有。”江景川微笑着摇头,“我醒了。”

    正当两个大人在说话的时候,大宝二宝都惦记着玩游戏,本来想直接干嚎两声引起注意的,但想到爸爸还在场又不敢,只能压低了分贝,哟呼了几声。

    “哟~”

    “呼~”

    “哟呼!哟呼!”

    在两人的默契配合下,两个大人终于注意到他们了,开始让他们玩捉迷藏了。

    无论多么早慧,毕竟还是孩子。

    江景川很不解,他家被认定为以后前途不可限量的大儿子为什么会选择躲在白纱窗帘里,大儿子不知道这个窗帘近乎透明吗?

    还是说大儿子其实是在鄙视他的智商?以为他眼瞎了看不到一个肥屁股在窗帘里扭来扭去吗?

    就在江景川准备上去撩起窗帘时,苏烟拉住了他,还煞有其事的喊道:“大宝在哪里啊?妈妈都找不到你,大宝你躲哪里去啦?”

    “你真的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吗?”江景川问道。

    “干嘛?”

    “没事,我只是有些怀疑而已。”不然演技怎么这么浮夸?

    “不说这个,等找到二宝之后再去找大宝,不能无视他作为哥哥的尊严。”苏烟再三叮嘱。

    江景川盯着大宝的屁股,转过头问苏烟,“你玩过打地鼠这个游戏吗?”

    “……那是什么?”苏烟自然是没玩过这个游戏,不由得疑惑问道。

    “没什么。”就是很想踢那个屁股一下:)

    以前在国外的时候,有个朋友养了一条柯基,屁股也是圆滚滚的,他每次大老远看着,就想去轻轻地踢一脚。

    “不说废话,去找二宝,别让我儿子站累了。”苏烟推了江景川一把。

    江景川看了一眼整个屋子,指了指沙发下的某只道:“还用找吗?他大概以为把脸遮住我们就看不到他了。”

    也许是该欣慰一下了,至少大儿子比二儿子要聪明,他知道躲在窗帘里,而不是自以为苗条的去钻沙发。

    苏烟看着二宝的两条腿不停地乱蹬就想笑,跟学游泳一样,正想拿出手机拍下这一幕发朋友圈跟微博的,突然脑子里一个念头闪过,脸色都变了,“不好,他应该是卡住了!”

    江景川跟着苏烟走进一看,果然是卡住了,二宝这会儿还是知道自己在玩游戏的,都不敢吭声,只能不停地乱蹬小短腿。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