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钻沙发底下结果被卡住这件事,显然伤害到了二宝的自尊心。

    即使晚饭有二宝非常喜欢的香蕉鸡蛋羹,二宝也没能提起兴趣来,垂着小脑袋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逗得苏烟哈哈大笑。

    她家孩子果然是比同龄人要早熟一些,连话都说不清楚就已经开始在意自己的形象了。

    江景川没去搭理受挫的二儿子,喝着小米粥稍稍舒展眉头,见苏烟一直在哄二宝吃东西,淡淡地说:“他也许在思考减肥这件事的可行性,你不要勉强他了。”

    “喂!”不只是苏烟不满了,连一直在照顾二宝的胖阿姨心里也有些不开心,二宝出生以来,一直都是胖阿姨在照顾二宝,别提有多喜欢二宝了。

    小孩子胖嘟嘟的多可爱啊。

    父子天生就是冤家,二宝不知道有没有听明白爸爸的意思,原本紧闭的小嘴巴突然张开了,嗷呜吃了一大口鸡蛋羹,嘴巴包得满满的,像只可爱的小河豚。

    “真乖!”

    “宝贝真乖,mua!”

    胖阿姨跟苏烟见二宝终于准备吃饭了,都很开心,对着二宝不停地竖着大拇指。

    江景川嗤笑一声,自尊心这种东西在他家二儿子身上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计。

    二宝跟大宝非常团结友爱,大宝见二宝吃饭了,也收回了视线,低头认真吃饭,二宝抓起面前盘子里的蛋奶小馒头,对大宝嗷呜了一声:“多多……多多!”

    两孩子现在发音还不准,二宝喊的是哥哥,看这阵仗是要把自己的蛋奶小馒头给哥哥吃。

    二宝有的,大宝也有,还比二宝多,因为他比二宝瘦,厨房阿姨有些偏心,给大宝的香蕉鸡蛋羹都要多一些。

    大宝伸出手去接住了两三个小馒头,冲二宝笑了笑,露出几颗长出来的小牙齿。

    江景川不动声色的看着这一幕,心里颇为安慰,小小年纪两个儿子关系能这么好,实在是不容易,大宝虽然高冷,但对弟弟也是关爱有加,二宝虽然贪吃,可总是不忘将好吃的分享给哥哥。

    照顾大宝二宝的阿姨们都很惊讶,觉得这家的家教太好了,两个孩子平常不吵不闹,晚上睡觉很少折腾人,早上醒了也不哭,就互相看着对方等着阿姨过来,吃饭也不需要人费尽心思去哄();。

    晚上江景川说什么都不愿意帮二宝洗澡了,其实这件事完全可以交给阿姨们做的,只是苏烟觉得平常江景川陪儿子们的时间就不多,肯定是要抓住一切能增进感情的机会,便跟江景川好说歹说了一通,他终于同意了,但他是有要求的,他帮大宝洗澡,二宝就想都不用想了。

    别墅的浴室比江家老宅的要大一些,一家四口都干脆直接坐在大浴缸里,一点都不挤。

    跟爸爸妈妈一起洗澡对于大宝二宝来说都是很新奇的体验,两人都很开心,小孩子表达开心的方式极其有限……

    “喂!臭小子,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江景川抹了抹脸上的水,对着二宝低声威胁道。

    ……不听不听就不听!继续撒欢!

    二宝扑腾得更加厉害了,大宝比较矜持,再加上又在爸爸怀里,实在不敢造次,只能用小胖爪子拍打着水,还不敢太大力。

    大宝二宝都有专用的洗发露跟沐浴露,那味道特别好闻,是淡淡的牛奶香味,鼻间被这种温馨的味道萦绕着,稚子欢乐玩水,妻子在一旁笑着,江景川头靠在浴缸边缘,只觉得这就是人生最幸福的事了。

    正在内心的温馨快到达顶点时,二宝一屁股坐在了江景川身上。

    “你必须要减肥了。”江景川将二宝抱着,跟他面对面,表情非常严肃。

    二宝不买账,低头用小胖爪子捏着自己的小肚子,玩得特别开心。

    苏烟听到江景川这样说就来气,偷偷探出手伸到他的小腿那里,狠狠地拔了一根腿毛。

    疼痛感袭来,江景川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对着苏烟怒目而视,“谋杀亲夫?”

    “对,以后你再说我儿子胖,说一次我就拔一根,自己掂量吧。”苏烟分别摸了摸两个儿子,动作别提有多温柔了,可对江景川说的话就像面对敌人秋风扫落叶般冷漠。

    江景川气笑了,“胖还不让人家说了?”

    “对,就是这么霸道,你要是这么能耐,今晚别睡床了好吗?”苏烟自然也有自己的杀手锏。

    果然这话一出,江景川就赶紧闭嘴,什么都不说了。

    苏烟很是欣慰,不管怎么说,她还是在尽力维护着两个孩子的自尊心:)

    天天被人说胖,这心里能没有阴影吗?

    大概是因为这两天江景川都陪着一起洗澡的关系,就连大宝对江景川都亲了一些,在夫妻俩给儿子们一人一个晚安吻的时候,大宝终于没再拒绝江景川的亲吻了。

    关上婴儿房的灯,苏烟跟江景川出去了。

    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大宝二宝咿咿呀呀说了一些只有他们自己听得懂的话之后,也闭上眼睛沉沉入睡了。

    夫妻俩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江景川想起今天隋盛来找自己的事情,便对苏烟道:“隋盛已经知道童园在哪里了。”

    正在敷面膜的苏烟猛地坐了起来,转过头看向江景川,急急追问道:“你跟他说了?怎么说的?”

    江景川拉着她躺了下来,叹道:“不是我说的,他自己猜到的,由你的微博找到了童园的,今天来找我只是求证而已。”

    隋盛能猜到,江景川并不觉得奇怪,所以也不惊讶。

    苏烟愣了一会儿继续问道:“那他怎么说?是不是要去找童园?你没跟他说,人家童园现在过得很好吗?”

    在没有见到童园之前,苏烟是站在隋盛这边的();。

    见到童园之后,抱歉,她选择站在女同胞这边。

    就是这么有原则。

    江景川一手揽着苏烟,慢慢地说:“他还没想好,没说要去找她,也没说不去找她,老婆,你放心,现在我们这些人中,隋盛绝对是最关心童园的,他想的肯定比我们都多。”

    苏烟也明白江景川说的都是对的,隋盛对童园的感情,再加上这些年来的愧疚,他不会做对童园不利的事情,也不敢做。

    “你觉得他们还会在一起吗?”苏烟是有自己的看法,那是站在童园的角度上来看,这两人的确不可能了,可感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情,很多事情都不是那么确定的。

    “不知道。”江景川摇了摇头,“童园看着是已经放下了,隋盛吧,其实我都不清楚他是怎么想的,站在我的角度来看,这两个人其实已经不适合了。”

    “怎么说?”苏烟没想到江景川会说这样一番话,难免有些惊讶。

    “过去他们的感情本来就不牢固,这中间隔了这么多年,就算再见面,两人大概也没什么共同语言,毕竟生活圈子阅历都不一样,破镜重圆的戏份得是天时地利人和才行,现在他们一个都没有,太难了。再说说隋盛,如果早几年找到童园的话,他肯定什么都不管不顾的想要重新开始,可他现在已经不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他都三十了,比起以前还是冷静镇定了不少。”

    二十岁跟三十岁毕竟不一样,经历的多了,不管做什么事都瞻前顾后,少了年少时的勇气。

    “你也三十岁了,是不是比以前冷静很多?”苏烟笑着问道。

    其实在她心里,江景川从来都是很冷静很镇定的人,很少见他有失态的时候。

    不知道为什么,没能参与他懵懂的年少时期,现在想想还是有些遗憾的。

    江景川瞥了苏烟一眼,“我怎么觉得你这话有其他意思?”

    “没能见到江先生不管不顾的爱一个人,好遗憾喔。”苏烟蹭了蹭他的肩膀。

    “因为我爱你的时候,你已经是我的妻子了。”

    “什么意思,我不懂。”苏烟心里甜滋滋的,但还是装作听不懂的样子,希望江景川能够说得更加直白一点。

    “既然能够和平安宁的相处相爱,何必非得整一出又一出?”

    江景川是真的觉得自己够幸运,他跟苏烟相爱之后,几乎都没遇到过可以动摇感情的大问题。

    “我看的电视剧里,男女主角都是经历过很多事情很多折磨之后,才确定感情。”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好像生了孩子之后,从前那个事事淡定的苏烟变得更加……唔,少女一点了?像这种话,过去她是说都不会说的,他却很喜欢她这种改变,从前跟她即使确定了感情,心里仍然会有些不确定,现在呢,他能清晰的感觉到,他们的确是相爱的。

    江景川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我不会折磨你的,也不会让别人折磨你,所以不用想那么多,所有你在电视剧上看到的狗屁情节都不会发生在你我身上。”

    “恩。”苏烟依偎在他怀里,点了点头。

    第二天送走外教之后,苏烟准备陪两个儿子玩的,哪知道江妈妈已经带着大宝二宝出去了,尽管在旅行的时候,苏烟是很想念两个儿子的,简直一刻都分开不了,可这会儿回来之后,对于这难得的一人休闲时光,她还是很喜欢的();。

    让王阿姨给泡了花茶,坐在阳台上,一边喝茶一边吃着慕斯蛋糕,苏烟窝在榻榻米上在玩手机,跟往常一样刷微博,哪知道刷出了一条私信,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

    居然有人问她要不要接推广,多少多少钱一条。

    原身用这个微博时粉丝就很多了,等苏烟学会玩微博之后,常常会发一些美妆护肤心得,再加上有时候也会晒美食晒旅行,所以粉丝比起之前还要更多了。

    万万没想到居然有广告推广找上门的这天,苏烟在震惊的同时也很兴奋,便问了几句,她搜索了一下对方让她推广的产品,结果是三无的,网上都没什么信息,苏烟想了想,尽管微博上也就十万左右的粉丝,可如果谁真的因为她发的广告去买了呢,这不是害人家吗?再说了,她也不缺钱,于是就婉拒了。

    苏烟打开微信,准备跟江景川说这件事炫耀一下的,结果就看到了琳达发来的微信。

    琳达:“有事情要汇报,在不在!!”

    一看琳达发了好几个表情,看来应该是有急事。

    苏烟:“现在在,什么事?”

    直觉应该跟江景川有关,她现在跟琳达关系已经很好了,在允许的范围内,琳达有时候会跟她说一些事情,之前王思棋的一些事就是琳达告诉她的。

    琳达直接打电话过来了,苏烟一接起来,就听到琳达压低了声音道:“我现在在安全通道,微信打字太慢了,发语音还不如直接打电话,苏烟我跟你讲哦,就公司前段时间新来了一个人事部主管,之前我都不知道的,还是听别人说的,说她对江总有那么些意思,有人看到她特意在停车场等江总一起进电梯!”

    苏烟一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也不是没有遇到这种事过,之前的王思棋不就是吗,只是无论遇到多少次,做妻子的,听到丈夫被人觊觎,还是怒火中烧。

    “我本来还不相信的,这公司谁不知道江总跟你的感情好啊,哪有人那么不长眼的,我今天早上也在停车场等着,结果还真是的!这个贱人!”琳达越说越气愤,“不过江总没搭理她,她还死皮赖脸的跟在后面,我听到一些,这女人很有心机啊,居然跟江总说工作上的事情!”

    其实女人在听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哪怕跟自己没关系,也会没由来的很生气,琳达就是这样。

    苏烟听了语气却很平静,还反过来安慰琳达,“你火气怎么这么大,小心冒痘痘噢,琳达,我相信景川的,他会有分寸。”

    琳达还有些气愤,“这人就在眼皮子底下,你不觉得恶心吗?”

    苏烟攥紧了手,指甲边缘都在泛白,脸上却还是带着那样的微笑,“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意外,不是吗?景川会处理好的。”

    的确不觉得意外,像江景川这种级别的男人,就算他结婚了,就算他四五十岁了,也有不少女人前仆后继等着钻空子,这种事情一早就明白不是吗?

    琳达叹了一口气,“也是,江总那么优秀,只是我就想不明白了,有些女人怎么那么不要脸,明知道别人有家室了,还想着扑上来,这事我就是说给你听,你心里有个数就好。”

    现在琳达觉得找男朋友找老公,不能想着非高富帅不可,高富帅她喜欢,别人也喜欢,想想看也是够心烦的。

    “琳达,谢谢你啊,这事我心里有数,放心();。”苏烟还是很感谢琳达的,至少有琳达在的话,她可以很快就得知一些事情,如果没有琳达的话,今天这事她肯定是不会知道的。

    挂了电话之后,苏烟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手机,理智上她是相信江景川的,这个人这几年做的点点滴滴她都看在眼里,他如果真是那种人的话,何必等到现在,可女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也是很难全部保持冷静理智的,至少苏烟一想到琳达说的那个什么人事部主管,就一肚子无名火在烧。

    等苏烟冷静下来之后,她打扮了一番叫来司机去了江氏。

    她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像琳达说的那样,有个人就在眼皮子底下对着自家老公虎视眈眈,能不膈应吗?能不恶心吗?

    江景川倒是觉得很惊喜,没想到苏烟会过来,他赶紧放下手头上的工作,牵着苏烟坐在沙发上,“怎么,今天舍得过来看我了?”

    以前苏烟还会经常过来给他送个饭,或者过来接他下班,等孩子出生之后,她过来的次数是少之又少了,所以江景川心情特别好,好到飞起。

    苏烟心里有气,但一直都在克制着,她知道这事跟江景川没什么关系,总不能怪他长得帅又有钱所以才吸引别的女人吧?

    两个人在一起,最忌讳的就是朝爱人发脾气,偶尔小打小闹一下没有关系,现在真有事情发生了,傻子才跟他吵架。

    她拉了拉江景川的手,柔声道:“是不是不欢迎我,那我走啦。”

    苏烟作出要起身离开的样子。

    江景川赶忙抱住了她的腰,也不管这是不是在公司,“不行,来都来了,就不能走了,你等我一下,我很快就可以走了,咱们今天去外面吃饭吧?”

    “好,我已经订好餐厅了。”苏烟冲江景川笑了笑,“你赶紧去忙吧。”

    没想到她早就准备好了,居然都订了餐厅,江景川心情大好,甚至还吹了个口哨。

    孙媛拿着文件从电梯出来前,特意照了一下电梯里的镜子,恩,妆容精致,看起来也是神采奕奕的,她自信满满的从电梯出来,准备直奔总裁办公室的时候,琳达叫住了她,皮笑肉不笑的道:“孙主管,你是找江总有很重要的急事吗?”

    “恩,有一些事情要跟江总说一下。”孙媛脸上的笑容恰到好处,不过分亲昵,但也不生疏。

    “我先给江总打个电话,看他方不方便,你等等,可以吗?”琳达当了江景川秘书好几年了,就算是公司的某些高层,对琳达也会客气几分,孙媛自然也不会落了琳达的面子,便笑着点头。

    “当然,麻烦你了。”

    琳达也有自己的小心机,她不会告诉孙媛说江太太在里面。

    其实想都不用想,孙媛找江景川能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之前的人事部主管就不会三天两头的上来?琳达就不相信,这次数多起来了,江景川难道不会有怀疑。

    江景川接到琳达的内线电话时,其实已经准备下班了,跟琳达说了两句之后就牵着苏烟走出办公室,正好就看到了孙媛在外面。

    孙媛在看到苏烟的时候怔了怔,但很快反应过来,便上前对江景川说:“江总,这里有份文件……”

    她话还没说完,江景川就微笑着打断了她,“孙主管,这份文件应该不是非常重要吧,人事这一块琳达跟林副总比我更清楚,你去跟林副总说吧。”

    “可是……”

    苏烟看了看孙媛,又接到了琳达的眼神暗示,便知道这就是那个想要勾搭江景川的人();。

    坦白说,这人外形身材都不错,能应聘到江氏来当主管,相信个人能力也是过关的,怎么就这么想不开呢,又后者说,心怎么这么大?

    苏烟拉了拉江景川的手,用琳达跟孙媛都听得到的声音对他撒娇道:“老公,走啦,我饿死了。”

    江景川低头冲她安抚一笑,“好好好,现在就去。”那语气那眼神,简直温柔到了极致。

    说完之后又对孙媛说:“你去找林副总,我有事先走了。”

    苏烟挽着江景川的手臂走向电梯,依稀还能听到她跟江景川说笑的声音,孙媛站在原地,脸上还带着笑意,心里却不知道在想什么。

    琳达对另一个秘书使了使眼色,对方立马心领神会,道:“哎,江太太可真漂亮,真看不出是生了孩子的人,性格又好,也难怪江总跟她这么要好了。”

    “恩,听说江总还要给她补办一个中式婚礼,你也知道,我跟江太太关系还不错,她喜欢中式的,江总一听就赶紧着手安排了。”

    “反正我是没在现实生活中看到有比江太太还漂亮的人了,孙主管,你说是吧?这是你第一次看到江太太吧?怎么样,是不是很漂亮?”

    琳达也笑道:“孙主管应该听说过了,几年前江太太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大家可都在讨论呢。”

    孙媛脸色不变,点头笑道:“恩,江太太是挺美的,之前刚来公司的时候就听部门的人说了。”

    “那她们肯定没跟你说最最重要的一件事。”琳达神秘兮兮的说,“在江氏,你可以得罪江总,就是不能得罪江太太。”

    另一个秘书点头如捣蒜,“对对对,要知道我们江总那可是妥妥的妻控,对吧,是妻控吧?”

    等孙媛笑眯眯的走后,琳达跟秘书对视一眼,都扑哧笑了起来。

    苏烟跟江景川的秘书还有助理关系都很不错,他们也都很喜欢苏烟,觉得总裁夫人长得美对他们也不错,还不摆架子,平常在微信上也能聊几句,现在不知道从哪里钻出个女人居然觊觎江总,那她们肯定也是站在苏烟这边一致对外的。

    “刚才那个人是谁啊?我怎么都没见过?”苏烟坐在副驾驶座上随口问道。

    江景川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苏烟问的人是谁,车缓缓开车停车场,他回道:“新来的人事部主管。”

    这话刚说出口,江景川便感觉到不对劲了,平常苏烟是不会注意到这些的,她之所以注意到,必定是出于什么原因,不管是因为什么,他都要把自己给摘出去,“她工作上有一些事情需要我过目,所以才上来的,我已经跟林副总交待清楚了,之后她会直接找他,老婆,你放心,我跟公司里任何女性包括保洁阿姨都保持着绝对安全的距离。”

    “我有说什么吗?”苏烟瞟了江景川一眼,“瞧你紧张成什么样了。”

    他的确是很紧张,“我这不是怕你误会吗?”

    “之前的人事部主管呢?我记得她挺好的啊,是辞职了吗?”

    “恩,说是回家结婚了。”

    来到餐厅,点好菜之后,江景川想起一出正事,他仔细观察着苏烟的表情,“对了,陆漾要结婚了,应该就是下个月月初了,昨天还问我有没有时间过去呢,他有跟你说吗?”

    已经好久都没听到陆漾这个名字了,苏烟冷不丁还有些失神();。

    从她怀孕开始就没怎么见过他了,两人虽然都在彼此的微信通讯录里,却没说过几句话,苏烟摇了摇头,“没有,他没跟我说,这也没什么稀奇的,你过去总是要带家属吧?他要是跟我说了,我们不就得出两份份子钱了吗?多不划算啊。”

    听到苏烟这样说,江景川的心情很好,觉得自己总算是没看走眼,陆漾这个人恶心是恶心了点,但好在还是有底线的。

    苏烟瞥了江景川一眼,又假装不经意的说道:“我跟他都好久没联系了,从那次刺绣的事情之后,就没怎么联系了,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啊?”

    江景川闻言更是满意不已。

    没联系就好,没联系就好。

    “他的能力跟手段本来就不一般,再加上跟刘家联姻之后,现在地位更是稳固了,陈老爷子是真正放权了,不管怎么说,陆漾算是熬出头来了。”

    说起这件事江景川就不得不佩服陆漾,他也知道,陆漾对那个刘家小姐没什么感情,能为了事业做到这地步,那都不是一般人。

    苏烟轻声笑了,“他一看就是有本事的人。”

    本来这种话在丈夫面前是不能说的,可惜她的丈夫不是一般人,在江景川面前说这话是没关系的。

    江景川也点了点头。

    两人对于陆漾的评价可能不全一样,但有一点相同的是,他们都肯定陆漾是个有本事的人。

    那天之后,苏烟原本以为那个孙媛会有所行动的,然而她没有,琳达告诉她,说这段时间孙媛老实了很多,至少没有三天两头的找江景川了,琳达还说,估计是那天的事情让孙媛看清楚了,她根本就没有任何机会。

    苏烟却不这样认为,事实上女人如果对一个男人有兴趣,而且是在明知他有家室的情况下对他有兴趣,那么,她会因为看到对方跟妻子感情还不错就收手吗?怎么可能,至少苏烟不相信孙媛会这样。

    最大的可能就是在等待一个机会伺机而动。

    苏烟问过琳达了,说这种传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琳达还特意去问了别人,有同事看到孙媛在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就在停车场等着了。

    得到这个消息,苏烟开始警觉起来了。

    她知道像这种人事主管的面试是不由江景川出面的,能第一天上班就有那种想法,这代表着是有预谋的。

    苏烟赶忙给在江氏工作的表哥秦泽宇打了电话,秦泽宇这两年兢兢业业的工作,没因为是老板的亲戚就瞎来,职位也升上去了,人脉也有了,听了苏烟的话,秦泽宇二话不说拍胸脯保证,肯定会好好去查查那个孙媛的底细。

    就在苏烟等秦泽宇消息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

    这天晚上,哄两个儿子睡觉之后,苏烟回到卧室,江景川还在洗澡,她正准备敷个面膜时,江景川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苏烟过去一看,是一串陌生号码,江景川没有存的号码。

    现在都十点多了,会是谁打电话过来呢?

    苏烟犹豫了一下,接起了电话,还没说话,便听到那头的人小心翼翼的问道:“江总,您好,我是孙媛,您现在方便接电话吗?”

    苏烟都快笑了,语气也十分平和,“孙小姐是吗?我是江景川的妻子,他现在有事不方便接电话,请问有什么事情需要我转告呢?”

    孙媛顿了顿,道:“江太太,啊,您好您好,没什么事,打扰了();。”明显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苏烟觉得这个孙媛真不是一般的有心机,控制在十点多打电话,不早不晚的,但这时间点又有些暧昧,在知道是她接电话的时候,故意用这种语气,显然是想吸引她的好奇心,苏烟的确有些好奇,这个孙媛接下来会说什么呢?

    不过孙媛可能很多事情都算到了,她应该不知道接电话的人会是她,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反应这么快,必定也是做好了这一种准备的。

    苏烟先是按了免提,然后拿过自己的手机,紧接着打开语音备忘录开始录音了。

    “孙小姐,有什么事你可以直接说的,我会转告给你们江总的。”

    她相信,孙媛就等着她说这句话了。

    果不其然,孙媛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前两天我坐江总的车,落下了很重要的东西,想问下江总有没有看到。”

    如果可以的话,苏烟都想为孙媛鼓掌了,这种挑拨感情的话真是说得好啊。

    换做是任何一个女人听到这话都会怀疑自家老公了吧?

    苏烟却丝毫没有怀疑江景川,她相信江景川不会的。

    苏烟沉默了片刻,语气也不是那么温和了,“哪辆车?”

    孙媛很快就回道:“那辆保时捷。”

    苏烟真的要笑了,孙媛应该没想到江景川私底下是个话唠,不管大事小事都跟她说,她想起来前两天的时候江景川的确是跟她说过,说助理想跟他借车带老婆去参加同学聚会,据说是为了装逼,江景川跟助理的关系还不错,自然是借了的,就是孙媛说的那辆车。

    “恩,我知道了,会转告的。”

    恩,她一定、一定好好转告。

    一定让孙媛满意。

    江景川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就感觉到气氛不对了,一看地板上有键盘跟仙人球,他一怔,问道:“怎么了?”

    苏烟指了指地上的键盘跟仙人球,微微笑道:“等下的事情,你不给我解释清楚了,你的膝盖就准备报废吧:)”

    “???”江景川黑人问号脸。

    他做错什么了?

    江景川脑子转得飞快,努力回想着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

    难不成是他偷偷踹大宝二宝的肥屁股被发现了?

    不会吧?

    那俩小子话都说不利索,难道学会告状了?

    想来想去,也就这么一件事了,江景川决定坦白从宽牢底坐穿。

    他走了过去,坐在苏烟身旁,“我小时候特别喜欢玩打地鼠这个游戏,读书的时候还偷偷踢过我同学养的狗的屁股,这事不能怪我,大宝二宝总喜欢撅着个屁股扭来扭去……好好好,我以后不会再踢他们了……”

    毕竟是自家儿子,他也没舍得用太大的力,大宝二宝当时明明只是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啊。

    “你、说、什、么?”苏烟静静地看着江景川。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