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江景川暗道不好,看苏烟的这反应就知道了,那俩小子还没学会告状,这事他算是不打自招了。

    “老婆,我真不是有意的,也没想过要踢他们的屁股,你放心,以后他们让我踢我都不踢了。你可别往心里去啊。”既然已经不打自招了,这会儿总不可能糊弄过去,江景川的表情跟小学生在红旗下宣誓一样认真严肃,就差恨不得写检讨书了。

    见苏烟的表情还是很冷漠,江景川干脆说出了直男癌经常说的话,“我这是表达对儿子喜欢的一种方式,你看,我怎么不踢别人?当然,我现在已经知道这种方式不对的,以后绝不再犯了,老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江景川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苏烟终于开口了,“这件事先放一边,你解释另外一件事,要是解释好了,一切都好说,要是没解释清楚,我跟你说,你跪仙人球跟键盘都没用了。”

    听到这话,江景川丝毫没觉得放松,反而更是不安了,到底是什么事能让老婆大人把踢孩子屁股这件事搁置在一边?

    看来是很严重的,可以拉起警报了。

    苏烟打开刚才录好的东西,一开始江景川还有些不明所以,等听完了之后,眉头都皱到一起去了。

    这是什么鬼?

    “这个声音你应该不会陌生,就是那次在你公司碰到的人事部主管,你只需要回答我两个问题就好,别的我也不想多问,第一,她为什么这么晚跟你打电话,你们俩有任何工作上的联系吗?别说什么她是人事部主管,我都听说了,是林副总管这一块,不是你();。”

    江景川自然也不是傻瓜,到了这时候如果还是懵逼的,什么都意识不到的话,他干脆回炉重造得了。

    “好,她说是有东西落在你车上了,难道她不知道你是有家室的吗?哪个员工会十点多跟老板打电话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她得多大胆啊,居然不怕打扰到老板?还是说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江景川赶忙摇头,极力为自己澄清,“老婆,你知道的,如果她之前有过一次,还是被我接到电话了,那她根本就没机会再往我手机上打电话了,这真的是第一次,我保证,也会是最后一次。”

    真是千防万防,居然还是栽了一回跟头,江景川表示有些火大。

    “好,这个问题过了,她什么东西落在你车上了?她怎么会坐你的车?江景川,我跟你说,这件事你要是没解释清楚,今天你别想睡觉了!”苏烟虽然已经大概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可这会儿也不想轻易放过江景川,总得让他知道她对于这种事情是零容忍的,不然下一次还出现类似的情况,那真是要被恶心死了。

    江景川回想了一下,对苏烟说:“你让我打个电话,就什么都清楚了。”

    苏烟猜测他应该是跟助理打电话求证一下,便说:“开免提,我要听。”

    江景川拨通了助理的电话,过了一会儿那边才接通,传来了助理的声音,“江总,有什么吩咐吗?”

    助理也觉得很苦逼,都这么晚了,他都快睡下了,可江景川的电话不敢不接,只盼望不是什么大事。

    “前两天我把公司的那辆车借给你了,你还记得吧?”

    助理:“恩,江总,我加好油了,也去4s店保养了。”

    江景川恩了一声,看了苏烟一眼,继续道:“不是说这个,人事部的孙主管说有东西落在车上了,你还有印象吗?”

    助理:“没有吧,我拿去保养的时候特意检查了一下,没落下什么东西啊。”

    江景川心想,看来还真有这么一回事,“对了,孙主管怎么坐那车的?是有什么事吗?”

    助理是个耿直的直男,也没想那么多,便回道:“那天我开着那车下班,看到孙主管在附近拦车,就过去带了她一程。”

    “好,没事了。对了,明天早上你让林副总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有事找他。”江景川说完这话之后就挂了电话。

    “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了。”江景川赶紧表忠心,“我怎么可能让不相干的女人坐我的车,老婆,你可要相信我啊。”

    在一些场合,江景川不是没有接收到来自于一些女人的暧昧表示,只是他都没有搭理,更加不会让这些人有机会闹到他的生活中,他以为几乎万无一失了,万万没想到,这回闹事的居然是公司的员工。

    在江景川还没结婚的时候,那时也是刚上任,公司也有部分女员工有那方面的心思,做得比较过的,直接被江景川辞退了,这样几次下来,大家都知道江景川是什么性格的人,江氏的女员工们一个个都歇了那心思,虽说富贵险中求,可老板不买账啊,别说富贵没求到,把工作丢了那才是得不偿失。

    后来,江景川结婚了,苏烟也来了公司,大家都看到老板跟老板娘感情有多好,更是没那方面的心思了,要知道,能在江氏应聘工作的,本身工作能力就是过关的,这样的人只要不作死,前途不会太差,智商也是在线的,自然不会去做自毁前程的事();。

    苏烟在心里盘算了一番,决定不能这么快就放过他,便板着脸道:“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江景川简直想哀嚎了,“我这每天的行程,每天发生的事都是事无巨细的告诉你,我就差没告诉你我一天去几次洗手间了,你居然还在怀疑我?”

    的确,江景川说的是真的,他真的是什么事都跟苏烟说,现在就连中午吃什么,都会拍照发给她看。

    正是因为江景川做的这些事情,这才让苏烟接到电话的时候,根本就没想过要去怀疑江景川。

    他值得她的信任。

    “景川,不是我怀疑你,你现在站在旁观者的角度听听这个录音,难道你觉得是我小心眼吗?是我无理取闹吗?任何一个做妻子的,听到这种话心里都会不安。”苏烟撇过头,开始哽咽了,“你都不知道我听她那样说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

    这种表现是半真半假的,就算知道他什么都没做,可是还是会生气,怎么什么人都敢来挑衅她?

    这件事真的很难说,就拿情敌这种事来说吧,陆漾对她怀有那种心情,还是选择一声不吭,这其中最大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她丈夫是江景川?!

    她呢,之前那个王思棋就不说了,程影也不说了,这次这个孙媛居然敢直接打电话侧面挑衅,还不是因为都不怕她?

    以前在后宫里,她可以面不改色的跟那些嫔妃斗来斗去,就算被人挑衅了,就算被人在口头上占了便宜,她也从来不会觉得委屈,这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心里没有爱,因为不爱,所以不会觉得委屈。

    可能人就是这样,明知道这件事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可是在这种时候,还是忍不住迁怒。

    江景川怕极了苏烟的眼泪,赶忙坐在一旁搂着她的肩膀,低声安慰道:“这件事的确是我没有考虑周全,你放心,我肯定会解决好的,我没有觉得你小心眼,也没有觉得你无理取闹,真的。”

    “真的吗?”苏烟委屈兮兮的看着他道。

    “比你手上的钻戒还真。”

    “其实我心里挺委屈的,为什么她们好像都当我不存在一样?我不是你的合法妻子吗?不是一夫一妻吗?”苏烟抓着江景川的衣袖,表情非常委屈,“怎么她们好像都看不到我?你是我的丈夫,她们明明都知道,为什么可以跟我说这样的话?”

    苏烟本身就是江景川的软肋,现在她说这样的话,一个字一个字的砸在他心里,他也跟着难受极了。

    难受之后则是愤怒。

    “没有人可以无视你,无视你总会付出代价。”江景川的声音很平静,却让苏烟的心安宁了很多。

    只要有他这句话就够了。

    “景川,你别怪我多心,这个孙小姐明明可以把事情说清楚的,她这样说,真的会让人觉得是她跟你一起在车上,景川,我一点都不喜欢有人跟我抢你。很不喜欢。”

    简直到了深恶痛疾的地步。

    “我明白。”爱人被人惦记的滋味,他也尝过,就在自己眼皮底下,谈不上什么信任不信任的问题,嫉妒与不安是人的本能。

    看着江景川这样子,苏烟已经不需要去问他会怎么处理这件事了,相信江景川心里都有数();。

    他从不做让她失望的事情,她一直都知道的。

    “好了,现在说大宝二宝的事吧。”苏烟话锋一转,惹得江景川的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上,他比谁都清楚,她有多爱两个儿子……

    “你说你说。”江景川哪里敢造次。

    “我相信你肯定控制好力度,自然是不会伤害到他们的,但我不知道他们是否喜欢你这种举动,所以还是由他们决定吧?明天早上你陪他们吃早餐,他们要是没介意这件事,我跟你闹倒显得无理取闹了。”

    孩子喜不喜欢,会不会生气,还是由他们自己决定吧。

    正如江景川说的那样,这是他表达喜欢的一种方式,尽管她很怀疑这个说法。

    但……如果大宝二宝喜欢被江景川踢屁股呢?╮(╯▽╰)╭

    第二天早上,江景川跟苏烟下楼吃早餐的时候,两个儿子早早地就醒了。

    大宝二宝一看到妈妈,眼里就装不下其他人了,都纷纷张开手臂软软糯糯的喊着妈妈,完全无视了在一旁的江景川。

    江景川衡量了一下,二宝是没心没肺的,哄他那是分分钟的事,关键是大儿子。

    他先苏烟一步抱起了坐在摇摇椅上的大宝,吻了他一下,“今天爸爸刮了胡子不会扎到你了。”

    大宝此刻的反应跟刚才欢欣雀跃求妈妈抱的反应截然不同。

    他很淡定的被江景川抱着,矜持的喊了一声粑粑。

    江景川冲苏烟挑了挑眉,意思是说大儿子没跟我计较,他没生气。

    二宝有一种从众心理,他看着爸爸亲了哥哥之后,心里也渴求爸爸的早安吻,便爸爸爸爸的叫个不停,等江景川把他抱在怀里,二宝又将胖嘟嘟的脸凑过去,示意宝宝不开心,要亲亲才能好起来。

    江景川简直心花怒放,觉得自己终于过了一个难关,至少两个儿子都没表现出介怀,那踢屁股这事算是翻篇了吧?

    等江景川去上班之后,苏烟陪着大宝二宝一起玩游戏,她无法控制自己的视线往俩儿子的屁股那边放,小孩子的皮肤是很细嫩的,就连屁股也是白白嫩嫩胖嘟嘟的,大宝二宝都穿着开裆裤,露出肥肥的屁股,苏烟表示她快控制不住自己了。

    的确是有点想踢_(:3」∠)_

    就在苏烟伸出腿的那一刹那,二宝转过头来,冲她咧嘴一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如此单纯不设防的眼神,让苏烟有些心虚,赶忙过去抱起大宝二宝亲了好几下,才压下了内心的那股冲动。

    她果然是要被江景川带坏了肿么破_(:3」∠)_

    江景川开车到了停车场,刚下车没走几步,便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孙媛气喘吁吁的赶了上来,落后江景川一步,低低地喊了一声江总。

    “恩。”江景川还是向往常那样,不冷不热的点了个头。

    孙媛心里在打鼓,也不知道昨天挂了电话之后,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昨天她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说的,她没说错一个字,就算江太太跟江总吵架,她也不会理屈。

    今天她再跟江总解释一下,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

    她猜测,昨天晚上江太太肯定跟江总吵过架了,这时候她姿态放柔弱一点,跟江总道个歉,想来就算江太太说一些有的没的,江总应该也不会相信();。

    毕竟从头到尾她没有乱说一个字,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江总,昨天晚上我跟您打了电话,是您太太接的,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之前孙助理开您的车带过我一回,我有东西落在上面了,昨天我也跟孙助理打过电话,不过他没接,我这才跟您打的。希望没有打扰到您跟您太太。”

    说完之后,孙媛在脑子里又过了一遍,自觉没有说错任何话。

    江景川面无表情地说:“是什么贵重物品吗?”

    “啊?”孙媛愣了一下,很快就恢复之前的神情,“是一条手链,是我爸爸留给我的遗物。”

    她想过了,只要说是爸爸的遗物,一般人反过来还会同情她。

    江景川却想笑了,这次招的人事部主管心可真大。

    这心机也不小。

    助理跟了他好几年了,不是做事不知轻重的人,既然借了他的车,自然是在保养前里里外外的检查一遍,当然这也不排除他有疏忽的可能,只是孙媛如果是在公司处理这事,又或者说是其他时间点,他还会相信她,然而在听过录音之后,江景川就判定这个人心怀不轨。

    她明知道接电话的是他的妻子,也明明可以把事情解释得更加清楚一点,为什么不说呢?

    “恩,你去找孙助理吧,他比我更清楚。”说完这话之后,江景川就按了电梯进去了,这期间没有看过她一眼。

    孙媛心里在打鼓,但又安慰自己,肯定是江总跟江太太吵架了,所以他心情才不好的。这样想着,心里便踏实了很多。

    江景川叫了琳达进来。

    琳达跟苏烟关系不错,也去过别墅吃过几次饭,再加上跟在江景川身边好几年了,算是老资格了,所以江景川平常也会跟琳达说几句话。

    “琳达,我就直接问了,公司里现在有什么关于我的传言吗?”江景川一边打开电脑一边问道。

    鉴于苏烟已经在微信上跟琳达分享了昨天晚上的事情,琳达心里也有谱,在心里酝酿了一下词汇之后便道:“江总,我跟在您身边当秘书也有好几年了,这事我肯定会诚实告诉您的,是这样的,前段时间我就听一些同事说过,人事部的孙主管总是会在停车场等您。”

    在江景川手下工作好几年了,琳达知道不能跟江景川打马虎眼,有什么说什么才是正道。

    江景川闻言一愣,他完全没有印象,对于不相干的人,江景川很少会分出注意力的,哪怕这个人是公司的人事主管。

    一次两次是巧合,次数多了还会是巧合吗?

    江景川心想,这个孙媛心怀不轨估计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让琳达出去之后,助理进来说林副总上来了。

    林阳是江景川的同学,在江景川接手江氏之后,便把林阳挖了过来,两人关系甚好,配合也算默契。

    “这一上班就让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吗?”林阳坐在一边,好奇问道。

    “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去处理,恩,尽快处理。”江景川翻着文件,抬头看了林阳一眼。

    “你说呗。”

    “你觉得人事部新来的主管怎么样?我是说工作能力();。”

    林阳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还算可以,不然也不会让她通过面试了,不过还是比不上赵姐啊。”

    赵姐是上一任的人事部主管,在江氏口碑很好。

    “还可以找到比她更合适这个岗位的人吧?”江景川放下文件,认真地看着林阳道。

    林阳一听这话就知道不对劲,赶忙问道:“她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你跟我说说。”

    人事这一块也归林阳管,自己管的部门现在惹江景川有意见了,他自然是要问个清楚的。

    “林阳,我就不跟你说虚的了,这个人心思不正,我不想留她在江氏多生事端。”

    像孙媛想勾搭江景川这种事一般也只会在女同事之间传播,男同事对这类的八卦不感兴趣,林阳作为副总,也不会有人到他面前说这些事,所以冷不丁听到江景川这样说,他是非常吃惊的,“心思不正?什么意思?”

    “我跟你的上班时间是差不多的,我们有碰到过几回?”

    林阳一怔,“我哪里记得,谁会注意这个。”

    “我们在一起共事这么久,我敢说在停车场碰到的次数都不会超过十次,可这些天以来,我几乎每天都碰到她。”

    “可能是巧合吧?”

    江景川摇了摇头,“这件事还可以说是巧合,那她昨天晚上十点多跟我打电话还是巧合吗?前两天我借车给助理,助理呢,顺便带了她一程,她昨天打电话的时候,是我老接的,她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话,惹得我老婆都在怀疑我。”

    林阳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了。

    其实没有人真的傻,特别是坐到江景川跟林阳这种位置的男人,经过江景川这样举例一分析,林阳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

    别说是江景川了,他这个还不算富二代的潜力股已经有女友了,这不还有不少妹子撩他嘛。

    “那你打算怎么办?”林阳其实听到这件事也不觉得稀奇,想当江太太的人多了去了,不说是当江太太,当江景川的情人都有不少人在排队。

    “辞退她,给她补偿金,我相信江氏要招一个人事部主管是很容易的事。”

    林阳却讷讷道:“不至于吧……”

    “那我问你,招一个比她合适的人很难吗?”

    林阳想了想,摇了摇头。

    江氏这样的公司,不知道有多少人挤破头都想进来,自然是不缺精英来应聘的。

    “那不就得了。”

    林阳还是觉得因为这么一件小事就辞退孙媛实在是有些……唔,小题大做了。

    江景川自然也明白林阳的意思,他冲林阳笑道:“今天我这个已婚人士就跟你这个未婚人士上一堂课,中午请我吃饭作为学费。”

    “您说您说,小的洗耳恭听。”林阳知道江景川既然下了这个决定,那就是铁板钉钉的事了。

    “老婆只有一个,要想日子过得舒心,就得让老婆安心。”

    一个人事部主管没了可以再招,老婆这心里有疙瘩了,那是很难再哄好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