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就在孙媛琢磨江景川的态度时,林阳来到人事部,把她叫进办公室去了。

    突然这么正式,孙媛心里直打鼓,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孙媛坐在办公桌前,林阳将门关好,将百叶帘拉上之后,这才转过身回到座位,翻开孙媛的简历来看,“孙主管,你觉得江氏怎么样?”

    ……难不成跟她谈转正的事情吗?

    “江氏是我在大学期间的梦想,来到这里之后,我每天工作都很开心,特别感谢林副总您给了我这样的好机会。”

    这女人的心思现在林阳一眼就能看出来,大学时期的梦想?得了呗,干脆直接说江景川是你的梦想好了。

    他跟江景川在工作上一向都配合得挺好,也知道江景川说一不二的性格,这会儿自然也要站在他这一边,林阳合上简历,看向孙媛,有些为她感到可惜,学历不错,工作能力也还可以,形象也不错,可惜就算再好,这人也不能留在江氏了,一个女孩子一旦生了这样的歪心思,其实是很难再摆正心态了的。

    她能在明知道江景川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孩子的情况下还做出这些事,就代表她这个人是很难再改变了,可能她今天离开了江氏,收起了对江景川的心思,她也许会换个其他目标,哪怕那个目标也跟江景川一样有家室();。

    “孙媛,很抱歉的通知你,江氏要跟你终止合同了。”林阳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尽管还在试用期,可我跟公司内部高层商量过了,会额外给你三个月薪酬,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孙媛一下没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林阳。

    等到林阳准备让孙媛出去的时候,她突然开口问道:“……我能问下,这是为什么吗?是我哪里失职了吗?”

    林阳内心弹幕大开——

    卧槽你问我,我问谁?!

    你要撩老板啊!!

    老板是妻奴你造吗?!

    不管内心奔腾而过多少个卧槽,林阳仍然面不改色笑道:“这是公司高层一致决定的,孙小姐,你很好,只是可能不适合江氏,我相信你会找到更广阔的舞台。”

    有些事情他跟江景川私底下可以讨论,可现在孙媛也没真正公开表示过对江景川的觊觎,身为江氏的副总,要他跟个碎嘴婆子一样跟孙媛说那些事情,实在是有损逼格。反正说死了,就是一条,不适合江氏,这就够了。

    孙媛脸色苍白,她怔怔的看着林阳,过了片刻强颜欢笑道:“恩,我知道了,请问我需要等到新的人事部主管进行交接吗?”

    “这个不用了,正好明天就是周六了,这样吧,下周一之后就不用过来了。”

    上一任人事部主管赵姐在临走前留下了不少的交接资料,能够成功应聘到这个职位的人,相信是可以看懂那份资料的。

    再说了,江景川虽然没明说,但林阳也知道,这事越快越好。

    孙媛走出林阳的办公室时,有些眩晕,她赶紧扶着墙慢慢走着去了洗手间,洗了一把冷水脸之后,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还有些不可置信,事情怎么会这样呢?怎么会跟想象的不一样?

    明明一切都应该万无一失啊,怎么会让她走呢?

    她真的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步走错了。

    去茶水间喝了杯咖啡之后,她暂时冷静下来,决定回到办公室好好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能挽回局面,哪知道刚走到人事部门口,就听到里面的欢声笑语,她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便是苏烟被人事部的几个小姑娘围着聊天说笑。

    苏烟今天穿的是某品牌新推出的新款,颜色很正的红色一字肩连衣裙,衬得她肤色胜雪,格外的好看。

    因为保养得太好了,再加上平常也没什么烦心事,她整个人都是容光焕发的,丝毫看不出她已经生了孩子。

    “这位是孙主管对吧?”苏烟最先看到孙媛,冲她笑了笑,“那天我过来找你们江总,在办公室外面见过一面。”

    孙媛只觉得她此刻的笑容映衬着她特别的狼狈。

    “江太太,你好。”

    苏烟又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打包盒笑道:“过来的时候路过一家不错的餐厅,这家的菠萝包味道特别好,就买了一些,你尝尝吧。”说完之后她又转头对另一个人事部的小姑娘说:“那就说好了,赵姐结婚我可能赶不过去,你帮我带份子钱跟祝福呀。”

    “好好好,赵姐肯定高兴死了。”对啊,怎么能不高兴呢,江太太还记得她的婚礼,居然还托人送礼金跟祝福,这怎么能不让人高兴?

    苏烟温柔一笑:“赵姐在江氏工作这么多年,这都是应该的,你们结婚也是一样的();。”

    人事部的男男女女都围着苏烟,笑得是那么的开心。

    “好了,我不打扰你们工作了,不然你们江总知道了可得怪我。”苏烟冲他们一笑,“我先走了,你们去忙吧。”

    说完之后,苏烟就拿着包准备往外面走,有几个极有眼色的女员工跟在她身后,要送她出去。

    从头到尾,孙媛好像是被排斥在外了一样。

    经过孙媛身边的时候,苏烟停了下来,“对了,孙主管,你的东西找到没?看你挺急的,应该是很贵重的东西吧?”

    “还没找到。”孙媛心里有些慌乱,没想到苏烟会突然提起这一茬。

    苏烟微笑颔首,“有需要我帮忙的可以直说,我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

    孙媛低下头,只能看到苏烟红色连衣裙的裙摆,颜色是那样的张扬好看,她经过时,带起了阵阵好闻的香味,孙媛努力回想了一下,好像是某牌子的香水,那价格让人望而生畏。

    人事部的一些人一边吃着菠萝包一边讨论着——

    “江太可真是会做人啊,我听说她每次过来找江总的时候,都会给秘书部的带吃的呢,没想到我们也会有这待遇,话说,这菠萝包味道真的好好,哪里买的啊?”

    “我刚查了一下那餐厅……好贵好贵!你们先别吃了,让我拍照先发朋友圈炫富好嘛!!”

    “我蛮喜欢江太的,多有人情味啊,赵姐这都走了,她还记得赵姐要结婚的事情,还想着送礼金,估计赵姐真的要感动死了。”

    “你知道秘书部的琳达吧?我上次跟她一起拼车来着,她就说了,江太每次去国外都会给她们买礼物,啊啊啊啊,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孙媛往办公室方向走去,一个男同事叫住了她:“主管,你不吃菠萝包吗?”

    “不了,谢谢。”她勉强一笑,推门进去了办公室。

    等她进去之后,几个人对视一眼,都撇了撇嘴。

    孙媛坐在椅子上,她终于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步算错了,从头到尾她几乎都忽略了那个美丽的女人,她以为她也跟那些女人一样,在遇到这种情况时会歇斯底里,她以为江景川会厌烦,她以为自己制造出来的小误会会让这两人发生矛盾。

    是她自作聪明了,小康家庭出生的苏烟,能够嫁给江景川,并且生了两个儿子,这样的女人怎么会简单呢?

    是她低估了苏烟,从而导致满盘皆输,她知道,从今往后,她再也没有机会接近江景川了,不过也不算亏不是吗?至少苏烟给她上了一课。

    其实她有些好奇,昨天晚上苏烟到底是说了什么,做了什么,才会让江景川来到公司的第一件事就是辞退她呢?

    孙媛隐约知道,只有当她想明白了这件事,那么下一次碰到下一个江景川时,也许她就不会输了。

    苏烟心情还不错,她知道江景川一定是会有所行动的,她猜测,估计是会把孙媛辞退。

    这心情一好,她就想过来陪江景川上班了,这来都来了,自然是要去落井下石一番的,看着孙媛刚才的表情,苏烟只觉得浑身舒爽不已。

    她想,孙媛是不是以为她昨天晚上会不分青红皂白就跟江景川大吵特吵一番?

    然后她今天早上趁机过来当解语花?

    跟人吵架是最费体力跟脑力的一件事了,事实上,一番吵架下来,也不会有什么意义跟进展,反而可能会使事情变得更加糟糕();。

    当苏烟推门进来办公室的时候,江景川正在接电话,看到她还怔了一下,赶忙结束了那边的通话之后,站起身走过去拉着了她的手,打趣道:“怎么?这是过来查岗?还是微服私访?”

    “不可以吗?”苏烟瞥了江景川一眼。

    江景川狗腿的拿过苏烟的包,扶着她坐在了沙发上,“当然可以,巴不得娘娘天天过来查岗。”

    夫妻俩很有默契,苏烟没有问江景川要怎么处理这件事,江景川也没有主动提及,就好像这件事没有发生过一样。

    等江景川忙完工作之后,就准备带着苏烟去吃饭了,两人刚走出电梯来到一楼,就看到孙媛手拿着咖啡,正在一边等电梯。

    孙媛犹豫了一下,走上前来,打了个招呼,“江总,江太太。”

    无论怎么样,现在她都是江景川的下属,看到老板总不能视而不见。

    江景川淡淡的点了个头,苏烟一手挽着江景川的手臂,笑得开心,“孙主管,好巧啊,你吃饭了吗?”

    “恩,吃了。”

    “那我们先去吃饭了。”苏烟冲孙媛挥了挥手,便挽着江景川走了。

    两人越走越远,孙媛走进电梯里,脸上还保持着那副标准的微笑。

    江景川侧头看了笑眯眯的苏烟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女人心海底针啊。”

    明明知道对方做了什么事,见面居然还能跟没事人一样寒暄,他老婆真的很有本事啊,他就做不到。

    苏烟掐了他的手臂一下,惹得江景川喊疼了,她这才满意,“就算是海底针,你也得给我捞起来。”

    “是,老板。”

    周一一早上,琳达就发来微信。

    琳达:“太解气了!她离职了!!”

    苏烟:“……意料之中。”

    琳达:“你在骄傲么?一定是的,以后谁还敢这样,就这样对付她!”

    苏烟沉默了一会儿,回道:“琳达,你要知道,处理这种事情不应该是我们出面的,以后还有类似的事情发生的话,次数多了,我会觉得很累的。”

    没有哪个女人喜欢争斗,她爱他,并不代表她的爱意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减少。

    这个道理相信江景川也明白。

    说来也奇怪,人的爱情本来就是虚无缥缈的,并不是牢固稳定的,会因为很多很多的事情消散。

    她会珍惜自己的爱情,也会尽力的让这份爱情一直延续下去,可如果她烦了,腻了,那就抱歉了。

    江景川如果也跟她一样珍惜这份感情,他也该为此付出努力。

    很多时候很多事情,不是一句不关自己的事就可以推掉的,是的,谁喜欢上他,他控制不了,可如果他不作为,什么都不做,那她也不会在他身上再浪费感情跟时间。

    很快地就到了陆漾结婚这天,听说本来是决定在大溪地那边举办的,只是陈老爷子年事已高,再加上最近身体也不是很好,所以决定就在国内办了();。

    苏烟跟着江景川一起出席,江氏夫妇来了的消息很快就传到陆漾这边,他赶紧放下手中的事情,过去迎接了。

    再次看到陆漾,他看起来好像跟以前不一样了,也许是因为大权在握,自信了很多。

    苏烟在心里算了算,她跟陆漾都快一年没见面了,现在她也不再忐忑了,陆漾是个知轻重的人,现在又已经结婚了,根本就不可能再闹什么幺蛾子,所以她很坦然的跟他打招呼:“陆先生,新婚快乐呀。”

    其实在这样的日子,陆漾是不想看到苏烟的,因为他会觉得自己非常可悲。

    他算不算是渣男?居然有点后悔娶现在的妻子了。

    他的妻子几乎无可挑剔,无论是家世人品还是性格,只是少了让他心动的特质。

    两人从认识到结婚,也有两年了,他记得每一个纪念日,也会在节日时送上惊喜,给她的求婚也是特别浪漫的,两人几乎从来没有吵架,他可以给她很多很多的东西,唯独给不了爱情。

    再次看到苏烟,陆漾更加笃定了这一点,其实日久生情这种事在他身上根本不可能发生,一开始不喜欢,一开始不觉得心动,那么,以后也很难喜欢上了。

    还是喜欢苏烟,看到她还是会心跳加快,视线还是忍不住跟着她走。

    陆漾觉得自己渣到极点了。

    招呼好江景川跟苏烟之后,他赶紧去了另一个休息厅,美丽的新娘子正在跟闺蜜说话,看到他来了,腼腆一笑。

    闺蜜自然也是趁这个机会跟陆漾说要好好对她,说完一通有的没的之后,休息厅也只剩下新郎跟新娘了,陆漾走过去,捧起了她的头纱,看着她幸福的脸庞,忍不住笑道:“你今天真好看。”

    新娘子听了这话低头笑了笑,“恩,你今天也很好看。”

    陆漾觉得自己挺不是人的,虽然说两家联姻很大程度上是趋于利益,可看到这么好的女孩子嫁给他,在这样的日子,他竟然连欣喜的情绪都没有,他都觉得自己可恶。

    “今天会很累,你现在休息一下吧。”

    陆漾叮嘱了一些之后,就准备出去继续招待来客了,突然新娘子叫住了他,拖着裙摆走向他,探出手,手里是一块手帕,看着陆漾呆怔的表情,她小声笑道:“你平常随身戴着的手帕我看边缘都快磨破了,就给你绣了个,绣得不好,你不要嫌弃。”

    她本来就不会这个,只是看他那么珍惜那方手帕,也会忍不住猜测,会不会是他以前的女友送的?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珍惜,她希望自己的手帕可以替代那一块,正如她希望可以占据他内心的全部一样。

    闺蜜说,干脆直接去买一块手帕就好,何必这么认真。

    陆漾眼里有片刻的失神,他接过手帕,抬起头来,脸上还是那副从容到有些刻意的笑容,“不嫌弃,辛苦你了。”

    等从休息厅出来,陆漾转身去了安全通道,他看都没看自己妻子绣的手帕,随手放进了口袋里,然后从另外贴近胸口的口袋里摸出随身携带了好几年的手帕。

    的确是有些旧了,他身上的衣物都有人专门清洗,唯独这块手帕,每天晚上他都会亲手去洗。

    一开始就不知道喜欢她什么,现在也不知道,每当他以为他已经放下了的时候,看到这块手帕总会想起最初的那种心情();。

    其实这样也好,从头到尾,他想的是什么,执着的是什么,都没人知道。

    没有人知道他陆漾的软肋是她,这样真好,没人可以威胁到他。

    江景川跟苏烟坐的位置比较好,苏烟看着新娘子被爸爸挽着出现在门口,音乐声响起,她嘴角噙着笑一步步走向陆漾。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新郎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于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苏烟有些明白为什么现在更流行的是这种西式婚礼,这样的宣誓实在太虔诚了,这样的誓言就连她都为之动容。

    她凑近了江景川,低声问道:“我们那时候也是这样吧?”

    还是觉得遗憾啊,爱一个人是真的从内到外,都是满满的占有欲,想到他曾说的那句我愿意,对象不是她……苏烟心里有些泛酸。

    江景川陷入了回忆中,那时候?那时候……他摇了摇头,“是,也不是。”

    让他好好想想……

    那一天,她脸上几乎都没什么笑容,在神父问她是否愿意的时候,她明明都沉默了很久,久到下面的宾客频频看向外面,都以为接下来会发生电视剧里的情节有人过来抢婚呢。

    久到他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退的时候,她这才轻轻地点了点头,极小声地说,我愿意。

    江景川心里很不爽。

    尽管他知道那时候她对他没有丝毫的喜欢,做出那样的举动无可厚非,可还是不爽了。

    江景川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还是不想跟苏烟之间的夫妻对话被外人听到。

    他发了一条微信过去:“不开心。”

    苏烟:“我也不开心。”

    江景川:“我不开心还有理由,你为什么不开心?”

    接下来,如果有人注意到这一对夫妇,就会发现他们正聚精会神的在玩手机。

    苏烟:“你那么聪明,猜猜呗。”

    江景川:“事实上,在猜测你的心思这方面,我愿意承认自己很蠢。”

    有哪个男人敢说自己懂女人的心思?有哪个男人敢猜测自家老婆是为什么不开心?反正江景川觉得自己就没那天赋。

    苏烟:“那你为什么不开心?”

    江景川看着陆漾跟他的新娘在交换戒指,他想了想,低头认真地打字:“苏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江景川,做他的妻子?无论你是健康或者疾病,他都将终生爱你,你愿意吗?”

    苏烟看着手机里的这条消息,在现场煽情的bgm下,眼眶都差点红了。

    不管他知不知道,有没有猜到她为什么不开心,他发来这样一句话,让她觉得自己好像回到那场婚礼上一样。

    已经不觉得遗憾了,真的。

    苏烟凑到江景川耳边,一字一句,无比坚定地道:“我、愿、意。”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