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陆漾的婚礼结束之后,江景川跟苏烟就赶回来准备陪孩子玩游戏的,哪知道刚进去客厅,就看到隋盛坐在一旁的饭厅里正在吃面,江景川跟苏烟面面相觑,摸不准这个点隋盛过来是做什么。

    隋盛也看到他们了,冲他们挥了挥手,笑得没心没肺的,“过来啊,我才知道你们家阿姨做的凉面这么好吃。”

    江景川跟苏烟两人走了过去,坐在隋盛对面,看着他吃面。

    隋盛饭量比较大,一口气吃了两大碗凉面这才放下筷子,打了一个饱嗝,想到苏烟还在这里,他有些难为情的摸了摸鼻子,“别介意啊,我这刚下飞机就赶过来了,飞机上的东西又不好吃,我实在是饿得慌了。”

    “没事,还要不要吃点其他的?我让阿姨给你做。”苏烟一听隋盛说下飞机,首先想到的就是他去悉尼了,顿时心口一紧。

    隋盛摆摆手,摸了摸肚子,“再吃我可就要撑死了,等下倒是可以让阿姨给我再做一碗,我给打包带回去晚上当宵夜。”

    江景川冲管家使了个眼色,管家心领神会,让别墅的佣人都回去了。

    “你一下飞机就过来这里,是有什么事要说吧?直接点。”江景川见这里没外人了,这才对隋盛说道。

    隋盛也收起那吊儿郎当的笑容,变得认真起来,看了看江景川,又看了看苏烟,他苦笑一声,垂着头道:“我去悉尼了。”

    “恩,意料之中。”江景川颔首,隋盛怎么可能忍得住不去找童园,就算一开始没有立马飞奔过去,之后也会过去的。

    童园是他这么多年的执念,不是因为没了当年的勇气就可以放下,或者视而不见的。

    隋盛恩了一声,“我是到了悉尼之后才在微博上给她发私信的,她真的很善良,面对我这么个前任,居然还愿意出来见我。”

    他像当年一样,发私信各种诉苦,说自己被抢了,现在身无分文之类的。

    可惜童园没有配合他的这番演出,只是说想见面的话可以给她地址,她有空就会过去。

    看到那样冷漠的字面,隋盛在酒店浴室里哭得非常狼狈。

    在知道她在悉尼时,他没有这样。

    在微博上看到她过得那样好时,他没有这样。

    可是看到她那么冷淡,他就像是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

    江景川静静地听着,也不去追问,苏烟见隋盛又不说话了,心里急得要死,便问道:“然后呢?然后呢?”

    “哪里有然后?有然后的话,我还会回来吗?”隋盛抬起头又重新恢复了那副笑容,“我们一起吃了顿饭,我看了时间的,一共一个小时五分钟();。”

    “你们之后还有见面吗?”苏烟想了想问道。

    童园会答应跟隋盛见面,这并不奇怪。

    隋盛摇了摇头,他看向苏烟,“姐,亲姐,你也是女人,你说说她这是什么意思,带我去吃饭,甚至还说怕我吃不惯悉尼的东西,给我带了一罐老干妈,她这算不算还关心我?”

    苏烟看着隋盛狼狈憔悴的脸庞,她很想点头的,可又觉得自己不能欺骗他。

    该怎么说呢?一个女人如果对一个男人但凡还有一些念想,都不会表现得这样若无其事。

    见苏烟也不回答,隋盛眼里的光也渐渐熄灭,他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个残忍又利落的女人,真是让人……挫败啊!”

    如果苏烟没有看错,她明明看到隋盛眼里的斗志不减,说来也奇怪,对于一个男人来说,女人最有魅力的时候可能不是爱他的那一刻,而是不爱他的时候,因为不爱了,所以显得残忍又利落,格外的让人心动。

    一直没说话的江景川突然开口了,“别说废话了,你打算怎么办吧?”

    隋盛一怔,抬起头笑了笑,“我跟我爸妈说了,三十五岁之前如果没找到合适的对象,就去找代孕,这还有几年呢,不然这几年就跟她死磕,你说怎么样?”

    苏烟看着隋盛这样子,有些同情,童园的态度已经如此明确,现在隋盛做什么其实都是没有意义的。

    只是很多事情旁观者看得够清楚,又不忍心说出来。

    江景川从来都不是不忍心的人,他双手合握在一起,看向隋盛,淡淡道:“不怎么样。”

    饭厅一片安静。

    “隋盛,童园是什么态度你比谁都清楚,她是什么样的人,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她决定了的事情谁能改变得了?你不怕浪费时间我知道,可及时止损这个道理你不清楚?你是可以跟她死磕,最好童园哪天失忆了,忘记过去的一切,跟你重新在一起。隋盛,清醒一点吧。”

    江景川的这番话说得残酷,可不管是苏烟还是隋盛,都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童园跟很多人都不一样,她够狠也够绝,能够将近十年从不回头,不是想惩罚谁,而是因为她已经彻彻底底放下了过去,过去太过沉重,已经放下了,再想让她重新捡起来?简直是天方夜谭。

    及时止损,止的不是时间,而是感情。

    隋盛双手微颤,捧起了面前的杯子,他低头喝了一口,“景川,谢谢你。”

    之所以一下飞机就过来,就是想要听到这样一番话,就是希望有人告诉他,隋盛,你清醒一点吧。

    等隋盛走后,苏烟靠在江景川怀里叹息,“现在又觉得他很可怜了。”

    “他会走出来的。”江景川搂着她,低声道。

    “诶?为什么?”

    “因为他是隋盛。”

    执着了这么多年,已经得到了一个答案了不是吗?隋盛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像他们这样的人,爱情从来都不是生活中最重要的,特别是无望的爱情。

    隋盛接受这么多年的教育,享受着隋家带来的一切光环,怎么敢把爱情当成最重要的?

    过去这么多年,他之所以可以这样执着的等着童园,不过是因为他还年轻();。

    隋盛真的会继续跟童园死磕吗?不会。

    就算没有他刚才的那番话,隋盛也不会。

    江景川低头看了一眼苏烟,心想,这番话还是不要跟她说了,免得到时候她又要问,如果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他们身上,他会不会这样的“浪费”时间。

    等大宝二宝从外面撒欢回来,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苏烟抱着大宝,重重的在他脸上吻了一下,“宝宝真香!”

    二宝被江景川抱着,看着妈妈跟哥哥的互动也有些眼馋,便期待的看着江景川,希望也能得到爸爸的吻。

    江景川凑近了二宝,闻着他身上的汗味,“好臭。”

    然后从一旁的桌上抽过纸巾给二宝额头上的汗擦干净之后,这才吻了一下,“意思意思就得了,小子别得寸进尺。”

    “宝宝不臭,宝宝香。”二宝认真地纠正江景川。

    “你臭。”

    “宝宝香。”

    “你臭。”

    苏烟看着江景川跟二宝的这番幼稚对话,扑哧笑了起来,“改天让你给他换尿布,你就知道什么是臭了。”

    说来也惭愧,江景川至今都没给俩孩子换过尿布,每次苏烟想方设法哄他去换尿布时,照顾大宝二宝的阿姨们就赶紧接过了活,倒不是怕江景川脏着累着,完全是怕他操作不当,让俩宝贝蛋不舒服。

    苏烟是很想让江景川可以为两个孩子做一些事情,从而增进父子之间的关系,可她也知道,家里照顾大宝二宝的阿姨们都是江妈妈跟江老太太亲自挑选的,那都是江家的老资格了,也得考虑到她们的感受,她想了又想,经过多次的争取,终于争取到了给两个孩子洗澡的权利,效果还是很显著的,至少现在江景川跟两个儿子之间的感情好了很多。

    大宝固然还是对江景川不怎么搭理,可江景川要亲他抱他,他也不会反抗,有时候还会给面子的笑一笑。

    二宝就更不用说了,那是很黏人的,如果苏烟不抱他,他就会退而求其次的去找爸爸。

    跟往常一样,苏烟跟江景川给两个孩子洗完澡之后又陪他们玩了好久,等到阿姨们说宝宝该睡觉了,夫妻俩这才走出婴儿房。

    夫妻俩躺在床上跟往常一样聊天,苏烟把玩着江景川的手,看着他掌心的纹路,“你的事业线好深好长啊。”

    恩,最近她在微博上学会了看手相_(:3」∠)_

    江景川低头看了一眼她的胸口,煞有其事道:“你的事业线也挺深的。”

    “滚!”

    “你这是要发展摆摊算命的副业吗?”江景川笑着问道。

    “恩,先生,要算一卦吗?不准不要钱。”

    “算吧。”

    苏烟非常认真地说:“先生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不过这都不算稀奇,你命中注定会遇到一个绝世美女,遇到她,你会逢凶化吉一生无忧。”

    “绝世美女?”江景川憋着笑,“在哪?我怎么还没遇到?”

    苏烟狠狠地捶了他一下,“你眼瞎啊();。”

    两人闹了一阵之后,又都哈哈大笑起来。

    江景川突然开口道:“以前外婆也带我去算命过,不是刻意的,那时候外婆隔壁家住了一个老先生,他给我算了一卦。”

    “说的是什么?”苏烟其实也不是很感兴趣,江景川这命格用得着算吗?一出生就是天之骄子。

    “他说我是帝王之命。”江景川说出来之后也觉得有些难为情,小时候听着很威风,现在跟苏烟说起来,就有些滑稽了。

    “啊?什么?”

    “说我上辈子是皇帝……大概是这么个意思吧。”

    “…………”

    这个小插曲江景川没有放在心上,苏烟看着江景川的睡颜,心里闪过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当初她没有往这方面去想,其实仔细看看,江景川跟那个九五至尊长得的确有一点点像,也不是长相像,而是那种气质,还有给人的感觉。

    等回过神来,苏烟又觉得自己真是蠢得别致了。

    怎么会把这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人联系在一起,就因为一个不靠谱算命的说江景川是帝王之命?真是傻得清新脱俗啊。

    很快地苏烟就把这个念头抛在脑后了,她开始在思考一个问题了。

    她穿越过来可以说是幸运,可怎么会这么巧就穿越在这个女孩身上呢?

    这个女孩就叫苏烟,而且还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这是偶然吗?

    苏烟知道就算思考一辈子她都不可能找得到答案,索性就不去琢磨了,依偎在江景川怀里也沉沉入睡了。

    星期六,江景川坐在沙发上在看邮件,大宝二宝乖乖地坐在他脚边,一会儿起来当企鹅宝宝,一会儿伏地当海豹宝宝。

    大宝对于江景川的笔记本很感兴趣,时不时想爬到沙发上去摸摸,可每次当他还没挨到沙发边边,就被江景川快速挪到其他地方了,大宝有些生气,然而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继续再接再厉,屡战屡败,屡败屡战。

    最后江景川也被他搞烦了,直接丢给大宝一个积木,让他到一边去玩,这一举动彻底惹怒了大宝,他将积木扫到一边,自己坐在一旁气鼓鼓的生着闷气,要不说大宝二宝是双胞胎的亲兄弟呢,二宝一看哥哥不开心,赶紧蹬着小短腿过去安慰哥哥了,俩孩子连话都说不利索,用只有对方听得懂的语言咿咿呀呀手舞足蹈了一番。

    等俩兄弟商量好了之后,二宝快速爬到江景川脚边,拼命地撕扯他的裤脚,这点力道对江景川来说是不痛不痒的,他起身将笔记本放在沙发上,然后抱起二宝把他送到一堆玩具那里去,结果转过身来一看,整个人都懵逼了,大宝已经快速爬上了沙发,一屁股坐在了他的笔记本上。

    所以,这俩臭小子在跟他玩声东击西?!

    作为爸爸的江景川一点都不感到欣慰好嘛,他只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挑战。

    江景川抱起大宝,从他的屁股下拿过自己的笔记本,放在一边之后,把俩儿子聚在一起准备进行思想教育了。

    “江一宸。”江景川沉声喊道。

    无奈大宝现在还小,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大名叫什么,就算江景川叫他,他也给不了反应,继续低头看自己的脚丫子();。

    ……好吧,江景川心想,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

    后悔他在喊大名时没答应。

    “大宝。”江景川有些艰难地喊出这个小名,果然,大宝抬头施舍了他一眼。

    “江一泽。”

    二宝望天:叫谁呢?

    “好,大宝、二宝,两年前的这时候,我犯下了一个错误,从而你们诞生了,命运的齿轮在转动着,今天我将为此付出代价。你们的妈妈,我的妻子今天残酷的抛下了我,甚至还将你们交给了我,我爱你们的妈妈,所以即使再不愿意也得答应。”江景川抬起手看了一眼时间,“接下来的将近五个小时里,请我们互相尊重好吗?”

    大宝二宝直接打起了瞌睡。

    “很好,保持这样的节奏不变,你们能睡着那当然最好。大宝二宝,如果你们想以后多点零花钱约女孩子出去约会的话,今天最好乖一点,不然我会将你们的举动全部深深地记在脑海里。”

    不知道这句话是不是戳中了大宝二宝的软肋,两个人接下来也不再去闹江景川了,乖乖地坐在一起玩玩具。

    可惜小孩子是很容易感觉到无聊的,平常苏烟会陪着他们一起玩,一起说话,现在妈妈不在,真的很无聊。

    妈妈不在,只能去找爸爸。

    大宝二宝想引起江景川的注意——

    “嗷呜——”

    然而江景川眼皮都没抬一下,仍然聚精会神的看着邮件。

    “喵——”

    江景川虽然没抬头,但嘴角已经微微扬起,脸上也有着笑意。

    “咩~~~”

    大宝二宝见爸爸还是没有反应,使出了杀手锏——

    “汪汪汪!汪汪汪!!”

    江景川扑哧笑了起来,终于破功了,他关上电脑,捏了捏鼻梁,起身走了过去,坐在了大宝二宝对面。

    俩宝贝蛋现在特别喜欢模仿一些小动物的叫声,苏烟也时不时会播放一些叫声还有图片,教他们辨认。

    江景川拍下大宝二宝的照片,给苏烟发了过去。

    此时苏烟正在跟万熠等人在一起,万熠过几天要结婚了,就趁着还有空的时候,找了几个好朋友过来度过最后的单身夜。

    几个女人在一起聊得开心了,就没顾及那么多开始喝酒。

    苏烟几乎没怎么喝酒过,在家里王阿姨是不会让她喝的,她自己也没往那方面想,出去跟江景川一起吃饭,江景川也不会让她喝酒,所以喝到那种甜甜的果酒,苏烟也经不住其他几人的劝说,开始一杯一杯的喝了起来。

    万熠的老公是很成熟稳重的人,一看几个女人都喝醉了,赶紧给她们的男朋友或者老公打电话让来接人了。

    江景川赶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他家亲亲老婆正抱着柱子都不肯走。

    最后江景川跟万熠的老公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让苏烟相信眼前这人是她老公,这才松了柱子去抱江景川了();。

    苏烟的酒品很好,喝醉了也不闹人,乖乖地躺在后座。

    回到了别墅,江景川将苏烟放在浴缸里,准备开始帮她洗澡,见苏烟睁着一双大眼睛迷蒙的看着他,一时之间也起了逗她的心思,一手挑起她的下巴,低声问道:“我是谁?”

    苏烟依稀还是记得这是自己老公的,便傻乎乎笑道:“景川,你是景川。”

    看来还没醉得不省人事,江景川放心了很多,明天起来希望她不会头疼。

    “你爱我吗?”江景川问出口之后就后悔了,虽然她现在是喝醉了,可问出这个问题,还是太肉麻了。

    情到深处时,彼此也曾说过我爱你,可这样的发问,对于江景川来说却是头一次。

    原本以为会得到苏烟肯定的回答的,哪知道她居然垂下头貌似认真地思考起来了。

    江景川再次逼问,“你爱我吗?”

    苏烟点了点头,后又摇了摇头,“我不能太爱你。”

    这样一句话让本来只是想逗她的江景川瞬间心就提到了嗓子眼来。

    很奇怪吧,很搞笑吧,结婚好几年了,孩子都这么大了,有时候他看着她,仍然有热恋的感觉,这是很好的现象,可随之而来也会有那么一些些不确定。

    爱给人带来的似乎不是从容,而是患得患失。

    “为什么呢?”江景川问道。

    “就是不能,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了……”苏烟拉过他的手抚在自己的胸口,“我这里也不会太疼。”

    都说酒后吐真言,苏烟这番话也的确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她爱江景川,可不敢太爱。

    爱是本能,怕也是本能。

    别人都是走一步看一步,苏烟则是看十步才走一步。

    爱上江景川不是她的本意,她没想过会爱上任何人的,只有不去爱人,别人在不爱她的时候,她才不会那么疼。

    江景川满眼复杂的看着苏烟,他必须得承认,她的这番话让他怜惜了。

    他低下头,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好,你不用太爱我,我很爱你就够了。”

    他不会强迫她爱他很多很多,既然她觉得这样的程度是安全的,是刚刚好的,那就这样吧,只要他很爱很爱她就够了。

    “你爱我,我是谁?”苏烟脑子有些混乱,有一些些意识,但实在是太薄弱了。

    江景川慢慢松开她,点了点她的鼻子,“你是我的妻子。”

    “不。”苏烟很认真地摇了摇头,她面色潮红,看着江景川,慢慢地说:“我是一颗水蜜桃。”

    “……”果然是醉了。

    正当江景川准备往她身上抹沐浴露的时候,她突然抱住了他的腰,凑上去说:“你咬我一口,我真的很甜。”

    江景川听着这番话,喉结动了动,再次低头看向她,眼里全是*。

    “我不只是咬一口,是全部吃下去。”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