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只觉得浑身酸痛不已,特别是某个部位,稍微动一下,就酸涩难忍。

    江景川正坐在床边低头在系扣子,听到苏烟无意识的呻/吟,他回过头来,冲她笑了笑,然后倾身在她唇上亲了一下,“老婆,早上好。”

    苏烟一把推开他,拉起被子一看,身上的痕迹实在是太多了,还好没有黏腻感,江景川还算有点良心,昨天事后应该抱着她洗了澡,床单好像也换了,如果她发现没洗澡床单还是脏的,那么肯定是要大发脾气的。

    “浴缸里放满水了,我还倒了精油进去,要不要去泡会儿澡?”两人的床上生活一直都很和谐,只不过昨天晚上才算得上是真正的酣畅淋漓,喝了酒之后,苏烟比平常要大胆一些,勾得人不要不要的。

    “恩,你抱我过去吧。”苏烟伸出手臂,江景川以公主抱的方式抱她去了浴室。

    如果是没生孩子之前,苏烟肯定是继续睡觉的,可现在大宝二宝离不开她,她得泡会儿澡等身体舒适一点再去陪两个孩子。

    江景川看着苏烟身上的痕迹,一时之间也有些心虚,便不再急着去上班了,老老实实的坐在浴缸边缘,帮她按摩。

    “我昨天喝了很多吧?后来的事情我都没什么印象了。”苏烟在此之前都没有醉酒的经历,现在停留在脑子里最后的记忆就是江景川过去接她,后面的事情基本上就想不起来了。

    尽管此刻还是有些偏头疼,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喝酒的滋味的确很好。

    当时气氛太好了,又跟几个朋友聊得开心,这是从前从来没有过的经历。

    江景川想起昨天晚上她的一举一动还有说的话,喉结又是滚动了一下,还好昨晚上他也是累着了,此刻小二正在休息,不然这时候要是起了反应,他都觉得自己是变态。

    “以后你要是想喝,我陪你喝。”

    江景川的这句话在苏烟听来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从前连鸡尾酒都不让她碰一下的人,现在居然主动说以后陪她喝酒,苏烟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你陪我喝?”

    “恩。”

    之前从来都没发现,醉酒之后的她这么撩人,早知道是这个样子,他要天天陪她喝才对!

    觉得自己错过很多个美好夜晚的江景川悔恨不已。

    “我昨天肯定是做了什么奇怪的事,对不对?”不然江景川不会这样,难道她也像电视上演的那样,出尽洋相逗他开心?

    “没有,你很乖();<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36/36399/" target="_blank">魔囚仙</a>。”特别特别乖,乖到人心里去了。

    “是吗?有点不相信你。”

    “我是觉得你昨天特别开心,如果偶尔这样喝一次酒让你开心,我愿意陪你,跟别人一起喝酒有点危险,知道不?”江景川一本正经地说道,样子格外认真,苏烟看了还以为真是这么一回事。

    她捧着脸道:“恩,昨天是挺开心的。其他人应该也都安全到家了吧?”

    “恩,万熠的老公挺负责任的,都安全送到家了。”

    “唔,那就好。”

    苏烟泡了一会儿之后就起来了,冲了个澡,准备洗漱,看着镜子里面色潮红的自己,她都忍不住感慨一声,明明身体上是很累,但是看起来脸色却这么好,实在是不科学。

    “昨晚上没有陪大宝二宝一起洗澡一起玩,可想死我了。”苏烟换好衣服之后,只是化了个淡妆就赶忙下楼,江景川跟在她后头吐槽,“他们并没有很想你。不是我说,这俩孩子太能折腾了,我决定要给阿姨们发奖金,她们实在是太不容易太辛苦了。”

    以前江景川没觉得带孩子是多么辛苦的事情,总觉得小孩子不都是吃了睡睡了吃么,昨天陪了俩孩子一天,江景川顿时觉得以后要给阿姨们加餐,不,加奖金。

    “你才知道带孩子很辛苦吗?”苏烟瞥了他一眼,“生孩子辛苦,带孩子更辛苦,我这都算好的,晚上都不用我自己带,我也就是白天陪他们玩,有时候都会觉得很累,江先生,照这样说,你是不是也该给我一点福利?”

    毕竟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就算有阿姨还有佣人们帮忙带着,可很多时候还是想自己来,生了孩子之后,苏烟就觉得时间过得飞快了,不过也因为这样,日子过得很是充实。

    江景川手一摊,“还是那句话,我的副卡都在你那里,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福利么,晚上我卖力的运动算吗?”

    “滚吧你。”苏烟白了他一眼,又警告他说:“在卧室以外的地方不要说这种话,被别人听到我不要活了。”

    ……事实上,昨天在浴室也说了很多很多这样的话:)

    江景川还是不打算告诉苏烟了,这样美好的回忆他不想分给她。

    两人下楼来到饭厅,大宝二宝都已经吃完早餐了,王阿姨还是让他们坐着,算是陪爸爸妈妈吃早餐,大宝还好,低头玩着手里的玩具,二宝一个劲的盯着苏烟盘子里剪得好看的荷包蛋,口水都流出来了。

    二宝伸出自己的肥爪子,急得恨不得从椅子里跳出来,“宝宝吃,宝宝吃!”

    宝宝刚才没吃饱_(:3」∠)_

    在其他事情上都很溺爱孩子的苏烟,此刻面对二宝声嘶力竭的要求,她直接装作没听到一样,继续若无其事的吃着自己的早餐。

    江妈妈在这种事情上再三叮嘱过她,小宝宝的胃都不大,一次吃多了不好。

    二宝见妈妈不理自己,转头看向爸爸,衡量了一下,语气放低了很多,扁扁嘴道:“粑粑,宝宝吃,宝宝吃!”

    无奈江景川是比苏烟更铁面无私的严父,他比她更可恶,在面包片上涂了果酱,递到二宝嘴边,“宝宝,香不香?”

    二宝拼命伸出头,就是够不到,都快气哭了。

    江景川却收回手,慢条斯理的吃着面包,得意的看着二宝();<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36/36398/" target="_blank">神马系统</a>。

    苏烟看着这一幕很是头疼,她常常怀疑,她家其实不只是有两个孩子,明明是有三个啊!

    “你不要逗他了。”苏烟对站在一旁心疼不已的阿姨说,“先把两个孩子抱到一边去玩吧。”

    两个阿姨抱起了大宝二宝,在离开之前还不忘看了江景川一眼,心想,如果这是自家儿子,这早就要骂人了,哪有这么逗自家孩子的?

    “我这是在锻炼他们。”江景川一本正经地开始胡说八道了,“等我这样多来几次,他说不定就会学会抵抗诱惑了。”

    “你还可以再无耻一点的。”

    “等他长大一点,就要开始教他如何区分胖瘦了,我相信他在知道自己的体型属于胖墩那一行列之后,他可能就不会天天喊着要吃东西了。”

    苏烟炸了,放下杯子,瞪着江景川道:“他哪里胖了?哪里胖了?!就算吃你的喝你的,你也不能这样说他。”

    的确,当妈的在看自家孩子的时候,都是自带美图秀秀功能的,觉得自家孩子怎么看怎么好看,就是瘦了点。

    “你今天下午没事吧?”

    “没事,不,你不要试图转移话题,江景川我提醒你,你下次再说他胖,有你好看的!”

    “没事就好,下午我带你出去配一副眼镜吧?”

    “……”

    今天是周日,本来江景川也是要去公司上班的,他有一些事情还没处理完,不过因为早上帮苏烟按摩了一段时间,眼看着马上都要到中午了,他就干脆决定不去了,大宝二宝玩玩具玩累了之后就去睡觉了,夫妻俩决定出去吃个饭再看个电影,小小的过一下二人世界的,哪知道还没出门,苏烟的手机就响了。

    这一通电话足足讲了快十分钟,挂了电话之后,苏烟对江景川说:“取消今天下午的行程,外公打电话过来让我过去一趟。”

    江景川一听这话就知道肯定又是发生什么事了,不然秦外公是不会讲这么久的电话的。

    他点了点头:“好,我陪你一起过去,正好也挺长时间没去看外公了。”

    “好,就不带大宝跟二宝了吧,我去跟阿姨们说一声。”

    苏烟心里惦记着事情,这时候带大宝二宝去的话不太好,毕竟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等到了秦家之后,秦家的人看到江景川还有些意外,不过大家也没说什么,把事情又给说了一遍。

    不算是大事,但也不是小事。

    秦萱大学还没毕业,本来是准备之后送她出国继续深造镀个金的,哪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她不想去了,其实她不想去国外,家里人也不会逼着她去,走走关系去个轻松的单位工作也不错,哪知道她不去的理由竟然是因为一个已婚男人。

    事情是这样的,前些天a市下了一场大雨,秦萱从学校出来准备坐车回家,那一块不好拦车,正当秦萱准备给自家哥哥打电话的时候,一辆车停在了她的面前,摇下车窗,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帅脸,男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属于上等,他问秦萱是去哪里,还说可以带秦萱一程。

    这种犹如小说电视剧里的男女主角初次相遇的情节,就这样发生在秦萱身上,她年纪也不大,也没谈过什么恋爱,实在是抗拒不了这样罗曼蒂克的情节。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男人对秦萱展开攻势,秦萱这种小女生怎么受得住,很快地就陷了进去();<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36/36393/" target="_blank">综穿世界打酱油</a>。

    秦泽宇气得手直哆嗦,“我跟你说,这种丑事你就得给我断了!从今天开始,你别想出门了,学校那边已经给你请假了!”

    其他的亲戚们也是你一言我一语的。

    “萱萱,那人要是单身,我们根本不会阻止你,可他都结婚了啊,你可不能做这样的傻事!”

    “就是就是,你不为你自己想想,你也得为这个家想想,不说别的,这事要是传出去了,你表哥表嫂都会受到影响啊!”

    江景川打断了这样无意义的对话,问秦泽宇:“那人你是不是认识?”

    “恩。”秦泽宇狠狠地瞪了秦萱一眼,招呼江景川跟苏烟到另外一边,等确定房间没人之后,这才叹道:“景川,这事不管是不是我多心,都得把小萱给拉回来,我查了的,那人是李家的儿子,就是城北李家……”

    江景川一听这话就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苏烟却追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家,哪个李家?”

    “前些年李家的光景是很好的,后来内部争斗拖垮了集团,现在也不过是在吃老本。”

    “恩,然后呢?”

    江景川看向苏烟,表情很是严肃,“李家跟程家联姻,程家去年已经宣布破产了,所以小萱说李剑告诉她会离婚不是假的,我听隋盛说了,李剑这个人手段是很下三滥的,不是正人君子,现在这个节骨眼上,两人还在因为离婚的财产分割在闹,李剑这时候怎么可能跟小萱在一起,除非是别有目的,而且这个目的比财产分割更重要。”

    苏烟算是听明白了,“所以,这个李剑一开始就是别有用心的?他是故意接近小萱的?”

    秦泽宇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李剑恐怕是想通过小萱跟江家搭上关系。”

    他猜测李剑应该更想勾搭江景川的亲妹妹江菁菁的,如果有机会的话,可江菁菁已经有男友了,这都准备订婚了,李剑哪里敢招惹周随,所以才把主意打到不懂世故的秦萱身上的。

    苏烟却不觉得意外,从刚才的描述中,她就觉得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不说别的,一个已婚男人,不管是不是要离婚了,他现在都是别人的丈夫,却想勾搭一个小姑娘,这种人的人品还是不要期待为好。

    三个人回到客厅,秦萱眼眶微红,正低头,双手不自觉地搓着。

    秦外公语重心长道:“我就不说其他的事了,你年纪还小,现在又在这种时候,说太多你也听不进去,我就说一点,你表姐对你好不好?那个李先生也不是普通人家,这种事情要是传了出去,别人会怎么看我们家,又怎么看你表姐?”

    他们家跟苏家两家合力好不容易把苏烟培养出来,终于当上了江太太,这是多么风光的事情。

    现在要是出了这种事情,别的不说,苏烟以后该如何在那个圈子自处?

    江景川跟苏烟对视一眼,还是苏烟走上前去挽着秦外公,对秦爸爸秦妈妈说:“舅舅舅妈,你们要是放心的话,就让小萱去我那里住一段时间吧。”

    秦家的人都对苏烟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此时秦爸爸秦妈妈还有秦泽宇对这个提议都没有意见。

    秦萱坐在后座,苏烟坐在副驾驶座上,江景川就当没听到刚才那事一样对秦萱说:“小萱,你晚上想吃什么直接给你表姐说,看是在家里吃还是外面吃。”

    苏烟看了江景川一眼,心领神会,“是啊,小萱我看你最近都瘦了,你别告诉我你在减肥啊();<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36/36397/" target="_blank">奴婢也想当主子</a>。”

    秦萱此刻的心情也稍微平复了一些,强颜欢笑道:“我都可以的,姐,姐夫,你们别管我,我不挑食,吃什么都可以。”

    等到了别墅之后,苏烟让秦萱先去洗澡,江景川拉着苏烟到一边,低声道:“你好好跟她说下,李剑这个人的人品跟目的先放在一边,不管怎么说,小萱还是做错了。”

    苏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秦萱洗完澡出来,就看到苏烟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正捧着一本杂志在看,她轻咬了一下下唇,走过去,坐在苏烟旁边,轻声道:“姐,我是不是很恶心?”

    苏烟心里安慰了很多,秦萱有这个觉悟还不算太迟。

    她放下手中的杂志,一手抚在秦萱的手背上,笑盈盈道:“那你要先告诉我,你跟他发展到哪个地步了。”

    秦萱犹豫了一会儿,说:“姐,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没做出格的事情,他要牵我的手,我都没让他碰。”

    “恩……”苏烟点点头,“小萱,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先答应我,不要告诉家里人,好不好?”

    “好。”

    “就前段时间,你姐夫公司有个女同事每天上班都会在停车场等他,就为了跟他打个招呼,有一次晚上还给你姐夫打电话,是我接的,她当时说了一件事让我误以为你姐夫跟她有关系,虽然说后来证实这是误会,对方也是别有用心,可我心里是很不舒服的。小萱,我问你,如果有一天,我说的是如果,你姐夫跟其他人在一起了,你作为我的妹妹,你会做什么呢?”

    秦萱显得非常激动,“姐,有这种事你为什么不早点说!那人怎么可以这样!太不要……”脸了。

    话还没说出口,秦萱自己就先怔住了。

    苏烟微微笑道:“你所认为的出格是什么?跟对方亲吻,还是发生关系?不是的,在你知道对方已经有女朋友或者老婆的前提下,还跟他保持非朋友之外的关系,这就是出格,无论你们有没有做什么,都是出格。”

    秦萱不说话了,苏烟看到她手背上有眼泪,知道她在哭。

    “小萱,其实我心里是挺为那个女孩子感到可惜的,她其实很好,长得漂亮又聪明,工作能力也不差,你知道那时候你姐夫跟我说什么吗?他说,如果以后他有女儿了,他一定会好好教她,小萱,我很高兴成为你的姐姐,你漂亮又可爱,以后会遇到真正适合你的人的,不要让姐姐还有家人们为你感到可惜,可以吗?”

    “其实我知道自己非常可耻,他一开始没有告诉我他有老婆,后来我知道了,其实是想跟他断了的,可是他跟我说,他马上就会跟他老婆离婚,他跟他老婆之间早就没有感情了,我就动摇了,姐,我知道自己错了,每次我都想着以后绝不再联系了,可下次他来找我,我还是会心软。”秦萱哭出声来,整个人都快崩溃了,“我真的是第一次恋爱啊……为什么会这样……”

    苏烟摸了摸她的脑袋,柔声道:“小萱,你已经成年了,应该为自己的人生负责了,其实外公今天有句话说错了,我有没有受到影响这都是其次的,主要是你的人生,小萱,你应该很好很好的。”

    坦白说,今天秦家人的态度让苏烟心里挺不舒服的。

    现在更为重要的明明是秦萱的人生,明明应该纠正秦萱的错误的,可是好像其他人强调的都是,不能给家里蒙羞,不能给表姐姐夫带来麻烦。

    好不容易哄好秦萱之后,苏烟也有些累了,回房带着两个儿子睡觉去了。

    江景川正在书房里工作,突然听到敲门声,就喊了一声进来();<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36/36394/" target="_blank">进化之时</a>。

    秦萱走了进来,在看到江景川正在忙,便产生了退怯之意,讷讷道:“姐夫你在忙我就不打扰了。”

    江景川取下眼镜,捏着眉心笑道:“没事,我正好要休息一会儿,小萱,你是有什么事吗?”

    “恩。”秦萱干脆直接坐在了书桌前,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此刻她心里也很矛盾,犹豫了好久,江景川一直耐心的看着她,等待下文。

    “姐夫,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你说。”

    “你会一直喜欢姐姐吗?”

    很奇怪的是,在秦萱心里,听了苏烟的那番话之后,她想的更多的还是苏烟说的那件事。

    她一直都很喜欢苏烟,也将苏烟的话听了进去,不过这会儿也顾不上自己的事,反而想去问问江景川。

    江景川闻言却笑了起来,“很奇怪的问题,你姐姐从来没有问过我。”

    的确,苏烟从头到尾都不曾问过江景川,会不会一直喜欢她,会不会一直对她好。

    以前江景川还会因为这个不自在,总觉得苏烟好像跟别的女人不一样,以前程影也总爱问他,喜不喜欢她啊会不会一辈子只喜欢她这种问题,那时候他是很不耐烦的,可苏烟从来不曾问过这个问题,他心里又觉得好像缺了些什么一样。

    “这个问题其实我没办法回答,因为我不知道二十年后三十年后是怎么个光景。”

    秦萱有些失望,对于这个回答。

    “但我可以保证的是,我会一直珍惜她。”

    人生这么长,谁也没办法没底气信誓旦旦的保证永远,保证这份感情永远不变。

    可是,他能做到他当初说的,如果他有一天不喜欢她了,那也更加不会喜欢上别人。

    “姐夫,我做错了,是吗?”秦萱沉默了片刻之后问道,声音很轻,好像有些不敢问这个问题。

    因为实在太可笑了,所有人都知道,试图破坏别人婚姻的,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都是错的。

    “是。”江景川毫不避讳的回道。

    “该说的我相信你姐都跟你说了,我只说一件事,你知道自己错了,就应该去改正,才不至于错上加错。小萱,你要知道,因为我们是你的家人,所以我们可以说你年纪还小,以这个理由为你开脱,可是在别人眼里不是的,我还可以明白的告诉你,就算李先生离婚了跟你结婚了,这件事将是你一辈子的污点,你甩不脱的。”

    秦萱脸色一白,不再说话了。

    吃晚饭的时候,隋盛来了,说是来蹭饭的,他将二宝放在自己腿上,二宝现在已经快吃腻了自己的晚饭,一直巴巴的盯着隋盛盘子里的凉面,江景川跟苏烟去洗手了,隋盛看二宝可怜,就挑了一根面条要往他嘴里送,秦萱看到,差点气炸了,想都没想就过去拦住了隋盛,语气也不怎么好,“二宝不能吃这个的,这凉面这么辣,他怎么能吃这个!”

    说真的,这还是隋盛第一次被个女孩子这么凶,一时之间也懵逼了。

    江景川跟苏烟闻声赶了过来,赶忙问是发生了什么事。

    秦萱一指隋盛,“他喂二宝吃这个凉面,小宝宝怎么能吃();<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36/36396/" target="_blank">温情蜜意,总裁深度索爱</a>!”

    江景川一巴掌扇在隋盛脑袋上,“赶紧吃,吃完了赶紧走!”

    隋盛委屈极了,在看到江景川还有苏烟那嫌弃得要死的眼神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二宝眼看着快到嘴的凉面吃不到了,他也感觉不太好。

    他觉得自己被调/戏了,说好的给他吃呢?怎么又不给他吃了?大宝二宝吃晚饭要比大人们早,本来苏烟是想让阿姨把他们带到游戏房去玩的,哪知道这俩宝贝蛋死活不肯去,谁要碰他们一下,他们就干嚎,最后江景川都没脾气了,干脆直接无视他们。

    大宝跟二宝显然是记得隋盛摸自己短毛时那不错的触感的,两个企鹅宝宝慢慢挪动小短腿,挪到了隋盛身旁,闹得他不能愉快吃饭。

    隋盛低头特别无奈地道:“我的祖宗喂,这是想做什么?”

    大宝二宝纷纷用脑袋去拱他。

    江景川跟苏烟还有秦萱都不懂这是要做什么。

    隋盛在心里哀嚎一声,他不想摸这俩宝贝蛋的短毛了,毕竟江景川跟苏烟都在场,这以后大宝二宝要是有秃头的迹象,这还不得赖在他身上?

    大宝二宝见隋盛没有反应,整个宝宝都快气炸了,大宝捶了隋盛的大腿一下,目光直接锁定他,只吐出一个字:“摸。”

    那气势也是没谁了,完全是霸道总裁对着他的小助理下达命令好不好_(:3」∠)_

    二宝则是不停地干嚎:“宝宝摸,摸宝宝!”

    隋盛实在是被这两孩子闹得没办法了,只好探出手,一手抚着一个猕猴桃,开始摸了起来。

    猕猴桃被伺候舒服了,也就不闹了。

    还时不时哼唧两声,隋盛根本都没办法好好吃饭。

    秦萱被逗得不行,直接哈哈大笑起来,一扫之前的落寞。

    晚饭之后,江景川带着隋盛去了书房说是有事情要谈,秦萱就跟着苏烟一起给大宝二宝洗澡,二宝在秦萱怀里老实了很多,只是秦萱的衣服也湿了,二宝看着那勾勒的线条,想到的自然是自家妈妈,想都没想就拱了上去,弄得秦萱面红耳赤的。

    大宝丝毫不为之所动,依然专心玩着浴缸里的小鸭子,苏烟心想,二宝这到底是像谁啊?

    反正肯定不是像她。

    等两个宝宝洗白白之后,苏烟就将他们交给了阿姨们,洗完澡出来准备去找秦萱说会儿话的,哪知道去客房也没看到她,苏烟也不担心,秦萱都这么大的人了,估计也是去别墅附近转转吧,她回到卧室,发现江景川正在脱衣服,便赶紧关上房门,问道:“隋盛人呢?”

    “说先回去了。”

    “哦。”苏烟又问道:“你今天晚上都没吃多少,等下要不要吃什么宵夜?”

    江景川最近一直在坚持健身,无奈还是只有一块腹肌,他半/裸着走到她身旁,一手搭在她的肩膀上,低低笑道:“要吃。”

    苏烟尽管觉得江景川的这个笑容色气满满的,可也没想那么多,开口问道:“要吃什么?”

    “水蜜桃。”江景川的手慢慢下移,最后放在苏烟的腰上,将她往怀里一带。

    “家里好像没有水蜜桃,你换个别的吧?”她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吃水蜜桃的();<a href="http://www.lewenwu.com/books/36/36395/" target="_blank">我去!你也是穿来的?</a>。

    江景川低笑一声,摇了摇头,声音刻意压得很低,“不,家里有水蜜桃,还是最甜最甜的。”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苏烟要是还不明白江景川说的水蜜桃是什么意思,她算是白活了,被爱人这样形容,是个人都会脸红,她推了江景川一下,强装镇定道:“别胡说。”

    “我没有胡说,你就是一颗水蜜桃。”

    这句话听在苏烟耳朵里,她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冷颤。

    真是……撞了鬼噢!

    饶是苏烟觉得自己心理承受能力挺高的,也经不住江景川这样的一番比喻。

    看着苏烟这幅样子,江景川心想,等她下次喝醉了酒,一定要把她的言行都拍下来。

    明明是她昨天拉着他的手,表情犹如宣誓般庄重,说,我是一颗水蜜桃,我很甜,你要不要咬一口。

    另外一边,秦萱其实也没出去,就在别墅的小花园里坐着,家里人说的她都听进去了,手机也被没收了,李剑就算想联系她,估计也联系不上。

    原本她的确是在李剑的说服下,勉强接受了他的说辞,她真的以为只要他离婚了,他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江景川说的话还在耳边回荡着,她知道,姐夫说得是对的,就算她后来跟李剑结婚了,别人心里也会想着她是小三上位。

    光是想想这么个名头,秦萱就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姐姐说得对,无论怎么说,他现在都是另一个女人名义上的丈夫,只要婚姻关系存在,试图去破坏的人,不管是有心还是无意,都是可耻的。

    想到自己做的事情,家人说的那些话,她非常悲愤,她招谁惹谁了?她也不想第一次真正的恋爱会是这样惨不忍睹,她更加没有想过要去破坏别人的家庭,做一个可耻的小三。

    想着想着秦萱一时没能忍住哭了起来。

    隋盛从别墅出来,准备去车库取车的,正好经过小花园,听到有女人在哭,这心里还有些后怕。

    没听说这一块闹鬼啊,他往声源处看出,是个人坐在那里,便壮着胆子走了过去,这走近一看,原来是苏烟的那个表妹啊。

    刚才江景川也跟他大致说了下情况,两人也商量了对策,李剑这个人肯定是不能轻易放过的。

    他走了过去,秦萱在听到脚步声时已经停止了哭声,转过头看了过去,正好跟隋盛的视线撞在了一起。

    隋盛有些尴尬,不过这会儿都看到人家妹子哭了,总不好转身就闪人吧?

    他也坐了下来,坐在秦萱旁边。

    隋盛心想,就冲这是苏烟的妹妹,他也该说点什么安慰人家妹子吧?

    哪知道秦萱红着眼眶,吸了吸鼻子,对隋盛说:“我是个小三。”

    只有对生人才能说出这番话,只有说出了这番话,她的心才能更加坚定。

    隋盛却有些为难了,她这样说,他该说什么才合适呢?

    无论是哪一种,都不该是这种——

    隋盛恩了一声,一句话没经过大脑就说了出来:“牛逼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