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尽管苏烟一肚子的疑惑不解,但还是扛不住刚经历过一场剧烈运动,眼皮变得沉重了,在入睡前她还不忘躺在江景川怀里,还将他的一只手搭在自己的腰上,这才满意的沉沉睡了过去。

    王阿姨跟管家还没睡,在院子里坐着乘凉接着两碟花生米正喝着小酒。

    管家喝了一小杯酒,咂咂舌道:“看来太太是想通了。”

    王阿姨接话道:“可不是,想通了就好了。这嫁人之后么,可不就是指着老公过日子了吗,我就说太太看着不像是个蠢的。”

    本来王阿姨在私下里说这种话是非常不合适的,不过因为跟管家关系好,所以管家听了虽然皱了下眉头,但也没训斥她。

    王阿姨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她现在算是跟着太太了,太太要是在江家立稳脚跟了,她也跟着脸上有光,江景川是江家唯一的继承人,如果太太跟江景川的关系好起来了,这以后她的地位不也跟着水涨船高了吗。

    好在这太太不是个蠢的,跟江景川关系好了,再生下个一男半女,以后不只有她风光的时候吗?

    想到未来的好日子,王阿姨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下肚之后觉得美滋滋的。

    第二天,江景川醒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茫然,他的视线从天花板转移到了自己的胳膊,是光着的,感觉到身下柔软的触感,他定睛一看,就看到了睡得香甜的苏烟,江景川的酒量并不好,一般也不怎么喝酒,昨天晚上是哥们儿的饭局,实在推脱不开,就喝了几杯,这喝醉了之后就断片儿了,但作为男人,对于目前的状况,他还是知道一二的。

    江景川小心翼翼的抽出自己的手臂,接着便掀起被子往里一看,顿时就懵了,重新躺了下来,他探出手捏了捏眉心,也不知道是宿醉还是怎么的,只觉得头疼不已。

    正在这时,他感觉怀里的人动了动,下意识地绷紧了身体,他知道苏烟也是不想嫁给他的,只是因为一些原因不得不成为江太太,江景川倒也不觉得失落,反倒认为这样就挺好的,他本身也不期待婚姻,也不认为自己会成为一个好丈夫,像苏烟这样的态度就很让他满意();。

    可昨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也不知道,目前看来,最大的可能估计就是他酒后乱/性了,别的他不确定,但苏烟醒来说不定就会跟他大闹一场了,关键是这事他还理亏,想到这里江景川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

    苏烟是什么性格他不知道,不过他知道,苏烟也很不喜欢他就够了,本来他还想着,她不喜欢他,他也不喜欢她,这样最好了,所以平常呆在这里的时间也不会很多,严格来说,两人的交集是很少的,本来在苏烟面前还很有底气的江景川,此刻真是心慌,赶忙自觉地离她远一点了。

    闹就闹吧,反正是他对不起她。

    苏烟睁开眼睛,还觉得身上有些痛,在后宫那些年的经历,演戏早就成了她的本能了,一看到江景川,她冲他柔柔的笑了一下,“你醒了?头还疼不疼,要不要我给你捏捏?”

    江景川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苏烟,眼前发生的一幕完全已经超出现实了,江景川以为自己还在做梦,便不着痕迹的探手在自己的大腿上掐了一下,感觉到痛意,却依然面不改色的问道:“你怎么了?”

    得神经病了吗?

    他都已经做好苏烟会大闹一场,甚至说不定还会甩他一巴掌的准备了,他想好了,如果她甩他巴掌,他也不会跟她计较的,毕竟是他做错了,哪里想到她居然还会温言细语的问他头还疼不疼,还说给他按摩?

    江景川整个人都不好了。

    苏烟虽说觉得身体不太舒服,但还是做出强撑着要起来伺候他的姿势,她勉强一笑,“你等我一下,我下去给你端杯温水上来。”

    江景川是很想阻止她的,但无奈世界观已经被刷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苏烟已经披上睡袍离开卧室了,他不小心瞥到床单上的点点血迹,心情有些复杂,不管苏烟到底是怎么了,但目前这种情况,他肯定是要有所表示的。

    江景川也穿好睡衣,头发乱糟糟的跟了过去,他比她步伐要大,很快就追上在走廊的苏烟了,他拉住她,低声道:“你先去休息,我已经好很多了,不用管我。”

    苏烟心里的小人已经在蹦跶了,她其实是有些洁癖的,以前在宫里就是,别人要是碰了她的床,就算是皇上和太后,她都得立马换上干净的,昨晚她也想换床单的,最后没换一方面是江景川睡得太熟了,另一方面则是她的小心机啦。

    就是要让他看到他昨晚的“兽/行”,最好因此怜惜她就更好了,反正男人,不都这样么,说白了,对于得到女人的贞/操,会认为这是件特别光荣的事情。

    好啦,就让他偷着乐,就让他得意去。

    苏烟刚才走得很慢,就是为了等江景川追出来,如果他不追出来也没关系,等下她就装作更加弱不禁风的样子给他倒水喝就好了。

    这会儿已经达到目的了,苏烟也不拒绝,轻轻地点了点头,“好,我去沐……恩,洗澡。”

    看着苏烟回到卧室,直到再也看不到她的背影,江景川揉了揉自己的头发,他觉得自己有些看不透苏烟了。

    江景行是在客房的浴室冲凉的,等换上西装一身轻爽的走在饭桌前时,苏烟穿着一身墨绿色的雪纺长裙,长发随意披在肩头,扶梯而下。

    苏烟很美,江景川一直都知道,纵使之前看过她穿着婚纱款款走向他,也没有这一次让他这样失神。

    她肤白貌美,双瞳剪水,此刻这般姿态,倒比先前更显得楚楚动人了些();。

    苏烟看着江景川眼里那熟悉的眼神,顿时心理平衡了很多,她就说嘛,这具身体跟她一样有着花容月貌,这江景川怎么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苏烟不是很赞成以色侍人,同时她心里也清楚,这天底下没人不喜欢美人,男人面对美人的时候,总是会多几分耐心的。

    王阿姨是过来人,一眼就看出这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暧昧,眼睛珠子一转,心想昨天晚上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她拉开椅子,给苏烟盛了一碗粥,殷勤地笑道:“太太,先生等你好一会儿了。”

    等苏烟低头小口喝粥的时候,王阿姨又装作不经意地对江景川说:“先生,昨晚上太太可担心你了,一晚上都在忙呢。”

    王阿姨也算是江家很有资历的下人了,所以这会儿跟江景川说这种话,倒也不过分。

    苏烟有些赞赏的看了王阿姨一眼,对,就是这个节奏,继续保持下去,有些话她说出来难免有邀功的嫌疑,这由旁人说出来就不一样了。

    这要是放在平常,江景川肯定不相信,但经过早上那一出之后,他将信将疑了。

    他怀着满腹心事吃早餐,全都在猜测苏烟到底要干什么,难不成要用钱?不对啊,这跟他说一声就好啊,犯不着这样,她究竟有什么目的?!

    一顿沉默的早餐过去,江景川也准备去公司了,苏烟亲自送他到门口,还装模作样的踮着脚尖给他整理了一下衣领,在江景川错愕的眼神中,她抿嘴笑道:“你今天会回来吗?”

    江景川不自觉地点了点头。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苏烟脸上全是满足欣喜的笑容,一时之间却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苏烟得到这样的回答,也满意了,只要他能回来就好,这才方面她在他面前刷好感。

    王阿姨话里话外无不在提醒她,现在要想过得踏实潇洒,江景川才是关键。

    毕竟王阿姨有句话出场率是很高的——江家还是先生说了算的。

    她可是非常识趣的。

    江景川坐上车后还是有些茫然,难道之前半年都是他的错觉吗?苏烟不是不喜欢他,不是巴不得他不要出现在她面前的吗?说好的相敬如冰呢?说好的各玩各的呢?

    现在是要改设定了吗?

    司机也察觉出今天跟往常不一样了,他也是个很有眼色的人,此刻乐呵呵的抱大腿了,“江总您跟江太太的感情真好,伉俪情深啊。”

    年纪轻轻就眼瞎真的好吗?谁不知道江先生跟江太太那还不如陌生人呢。

    司机这番话却点醒江景川了,他突然意识到,他根本就没了解过苏烟,现在看来,苏烟以前都是装的?那她是想做什么?

    在结婚前,不,应该说,在今天之前,江景川都不对婚姻抱有什么期待,反正只要让家里老人开心就可以了,他早就想好了,对苏烟,该给的,他一样都不会少给她,两个人就这样面不合心不合的过下去得了。

    可今天苏烟的一系列举动让江景川懵逼的同时,他发现自己也不排斥这样的她。

    江景川脑子灵光一闪,突然就找到了答案了。

    苏烟之前故意那么冷漠是装的,看来是为了吸引他的注意了。

    呵。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