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沈培然不自觉地慢慢挪动着脚步,往苏烟那边靠近。

    江景川并不需要去和别人应酬,碰到熟人了也没忘记苏烟,知道她这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场合,又不认识人,他是不可能丢下她一个人的。隋盛带着女伴来到他们这边,挤眉弄眼笑道:“某人今天可算是扬眉吐气了吧。”

    苏烟装作听不懂的样子,面上的笑容也不变,倒是隋盛旁边的女伴一点都不收敛的打量她。

    江景川听了隋盛的话也不恼怒,但也没打算搭理隋盛,所以也不接话,只是淡淡的笑着。

    ……又在装逼了。隋盛在心里吐槽着,微微侧过头,便看到女伴那肆无忌惮的目光,他脸色一沉,声音压低了不少,“不知道喊人吗?这是江太太。”

    隋盛带来的女伴心里一惊,知道他这是在警告自己,赶忙低头,小声道:“江太太。”

    苏烟原本就没打算跟她计较,闻言也只是大方一笑,并没有放在心上,隋盛一直在注意着她的表情,见苏烟是真的不介意,语气也不似刚才那样生疏了,“以前景川总是形单影只的,现在好了,真是羡煞我等啊。”

    江景川表情有些无奈,声音虽然有些低,但足以让隋盛听到,他对苏烟说:“不要理他,他今天没吃药就出门了。”

    苏烟被逗笑了,挽着江景川的手臂,靠在他肩膀上无声地笑着。

    她做出的这番动作亲密又不刻意,恰到好处,江景川已经慢慢习惯了,所以脸上的表情依旧不变,隋盛看得却连连称奇,故意哀叹道:“我要去吃82年的狗粮了,拜拜了您嘞!”

    一旁的女伴根本就插不上话,当然她也知道自己也没资格说话,如果江景川带来的女伴不是苏烟,是他的秘书或者随便什么人,她都可以说上两句,现在她面前的是江太太,她哪里敢造次?只能憋着当背景板了。

    等气氛正好的时候,苏烟适当开口,“那天走得太匆忙了,还没跟你好好打招呼呢。”

    隋盛对苏烟并不了解,江景川以前也不会提起苏烟,但他还是知道,苏烟虽然不像传言说的那样,相貌平庸,但有一点还是说对了,那就是这对夫妻真的没什么感情,以前隋盛总觉得是江景川排斥这段婚姻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的,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至少,站在他的角度来看,只要苏烟想,她完全可以拿下江景川不在话下。

    不过目前看来,这夫妻俩关系慢慢变好了,隋盛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没事儿,以后见面的机会多着呢。”

    “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王思棋端着一杯红酒过来,笑盈盈道:“老远就听到隋盛那夸张的笑声了。”

    隋盛见来人是王思棋,笑容稍稍收敛了。

    他这个表情的变化一点都不遮掩,苏烟心想,隋盛应该不是很喜欢这个女人吧?那这个女人是谁?

    正在苏烟猜测的时候,王思棋冲她笑了笑,“苏小姐,上次见面还是在婚礼上,好久不见。”

    苏烟分分钟就发现猫腻了,像别人都称呼她为江太太,这个女人显然跟江景川是认识的,而且也是认识她的,为什么不喊她江太太,单单就喊苏小姐呢?有问题有问题,而女人一般这样,差不多是因为嫉妒,这个女人为什么会嫉妒呢?八成是因为江景川了。

    但凡强大的男人,身边总是不缺女人前仆后继的,苏烟早就已经习惯了,不过她并不打算正面跟这个女人交锋,而是看向江景川();。

    经过这些天的相处,苏烟大概也了解了原身跟江景川身边的人是什么关系,就连跟江景川的家人关系都不怎么热络,更别说是朋友了,所以她现在表现出不记得或者不认识这个女人,是很正常的。

    江景川心领神会,低声对苏烟说:“这是王思棋王小姐,是我的一个朋友。”

    说完后,江景川看向王思棋,淡淡纠正道:“她现在是江太太了,可不要再喊错了。”

    其实王思棋喊苏小姐也没错,旁人也还是可以这样喊,只不过在今天这样的场合,就只能喊江太太。

    王思棋不是不知道自己在犯一个很低级的错误,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现在听到江景川这样说,她自嘲一笑,没有再说话了,一旁的隋盛看向另外一边,勾了勾唇,面上都是不屑。

    苏烟拉着江景川的手,对王思棋甜甜笑道:“王小姐你好,虽然说苏小姐这个称呼更显年轻,可是我更喜欢别人称呼我为江太太,你如果不介意,也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的。”

    王思棋碰了个软钉子,面上还是带笑,可心里已经把苏烟从头到脚都诅咒了一遍,她忍了又忍,点头道:“恩,江太太。”

    隋盛差点没笑喷,乐呵呵道:“可不是么,江太太多好听啊,是吧,景川?”

    江景川压根就没注意王思棋的表情,他脑子里想的都是苏烟刚才说的那番话,她更喜欢别人喊她江太太吗?江景川不由得勾唇一笑,“恩。”

    对,就是江太太。

    他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大厅里的其他人,心想,看这些人以后还敢在背地里议论他们夫妻的感情,看谁还敢暗自笑话他每次都带秘书,呵。

    王思棋觉得苏烟不要脸到一定境界了,她是哪里配得上江景川的,非要死乞白赖的嫁给他,这就算了,这苏烟明明都搭上其他人,明明都出轨了,却还有脸在她面前摆江太太的谱,简直了。

    苏烟看王思棋脸色不太好,心里都快笑翻了,她可不是个包子,反正她比较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这一套,谁要是让她不痛快了,她也不会让别人好过。

    王思棋是很愤怒且生气的,但余光瞟到不远处的沈培然时,一下就轻松了。

    就让苏烟再蹦跶一会儿,她总是会退场,让出江太太的位置的。

    沈培然一个晚上都在等苏烟有独处的机会,可无奈的是江景川一直都陪在她身边,他根本就没有机会上去跟苏烟说话。

    尽管心里再想苏烟,沈培然到底也没忘记这是什么场合,无论怎么说,江景川始终是苏烟现在的丈夫,他贸贸然冲上去,对苏烟的名誉将是很大的打击,想到这里,沈培然只能忍下满肚子的想念,站在离苏烟不远的地方默默地注视着她。

    陈老爷子郑重其事跟在场的所有人介绍了陆漾,大家都知道,陈家从今天开始,彻底地要更换主人了,陈老爷子的儿子跟孙子脸色都很阴沉。

    苏烟站在一旁看着台上的陆漾在发言,时不时也跟着众人意思意思的拍拍掌鼓励一下,说真的,她真的很佩服他,虽然是外孙,可说到底也是外姓,居然能够越过亲儿子跟亲孙子,夺得大权,这个男人肯定不一般。

    寿宴结束后,苏烟挽着江景川走出大厅,正准备去搭电梯的时候,只见到江景川突然停下脚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前方,苏烟不明所以,也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一个气宇轩昂的男人站在不远处——

    正看着她。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