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心里咯噔一声,有种不祥的预感,因为江景川的表情实在是不好看,而那个男人又一直盯着她看,这就代表着那人跟原身是认识的,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就想到是沈培然,面对这样的情景,苏烟不想做无端的猜测,只能勉强镇定下来,摇了摇江景川的手臂,低声道:“老公,怎么了?”

    江景川低头注视着苏烟,他发现自己其实一点都看不透苏烟了,以前跟她就算不说话,但他觉得,他还是能看懂她的,可是现在一切都在改变着,他不明白,她怎么能装作什么事一样,明明那个人就在眼前了,她却还这样镇定,好像对面的人真是一个陌生人一样,江景川扯了扯嘴角,语气意味不明的说:“你不过去打个招呼吗?”

    这话一出,苏烟心里的预感更加强烈了,可现在已经没多余的时间让她分析猜测了,她看着江景川,展颜一笑,“什么?”

    江景川不再说话了,收回了视线,这一次他坦然地迈出脚步,往电梯那边走去。

    眼看着苏烟离自己越来越近了,沈培然心里却越来越慌,不为别的,因为苏烟那陌生的眼神,她只是匆忙看了他一眼之后,便一直望着江景川,无论沈培然之前多么镇定,现在看着爱人如此陌生的眼神,也开始慌了,他不可控制的上前一步,与此同时,苏烟挽着江景川的手臂直接跟他擦肩而过,而这短暂的过程中,她连分毫的注意都没分给他。

    以前沈培然不是没有自卑过,在这a市,有哪个人在江景川面前能保持原有的底气?他家虽然也有几个公司,条件也算很不错了,可是对比江景川那还是不够看的,男人跟女人不同,男人更在意的是对方的能力以及财力,而这两样东西,沈培然根本比不上江景川,也不敢比,所以一开始他根本就不相信苏烟的真心。

    可是苏烟慢慢给了他自信,他开始相信了,无论江景川有多好,苏烟都不会多看他一眼,她从不在他面前提及江景川,就算偶尔避免不了的因为这段婚姻跟他争吵,也只是低着声音坚定地说,等时机成熟了,她一定会跟江景川离婚的。

    这半年多来,沈培然身边不是没有女人扑上来,只是,他始终不愿意多看别人一眼,因为他相信苏烟,爱她,所以愿意做一个最可耻最无能的第三者。

    是的,沈培然何尝不知道自己就是这段婚姻中的第三者,可那又怎么样?

    苏烟根本就不喜欢江景川,他们的这段婚姻也是面不合心不合,至此沈培然从来都没有怀疑过苏烟的真心,可是现在直观眼前这一幕,简直比大庭广众之下扇他一巴掌还让他难堪。

    当沈培然回过神来的时候,江景川跟苏烟已经进了电梯,门也已经缓缓关上,最后定格在他视线内的便是苏烟挽着江景川的手臂,笑得幸福的画面。

    沈培然一下就被刺激得红了眼,此刻再也管不上什么面子跟理智了,他拼命地按着电梯的按钮,最后实在等不及,他转过身便往安全通道那边跑去,他拼命地跑,最后来到停车场的时候已经气喘吁吁,可是内心里的委屈还有愤怒分毫未减();。

    苏烟内心惊疑未定,但也不好问什么,只能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刚走到江景川的车旁,便感觉一股力道将她拉了过去,一阵天旋地转,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双手已经被人拽住,她吓得叫了一声,江景川也大步走了过来,想都没想将沈培然一把推开,然后把苏烟揽在身后护着,江景川皱着眉头,语气降至冰点,“你做什么?”

    沈培然双目赤红,但看着苏烟躲在江景川身后,他胸膛起伏着,最后忍了又忍,声音微颤,“小烟,你一定要躲着我吗?”

    苏烟暗道不好,这个人可别还真是那个什么培然吧?她仿佛看到一大盆狗血朝她泼了过来,她还躲避不及,一边是老公,一边是原身的相好……苏烟恨不得此刻就昏厥过去。

    江景川微微侧过头看了苏烟一眼,只见她垂着头在装死,他不明白她的态度究竟是什么,可这个沈培然现在直接到他的面前来了,已经让江景川十分恼怒了,他冷着脸道:“这位先生,请问找我太太有什么事?”

    沈培然根本不想跟江景川直接正面交锋,他没有理会江景川,而是继续对苏烟喊道:“小烟,那天的事情你听我解释,好吗?”

    不怪沈培然如此肆无忌惮,因为苏烟之前跟江景川的关系就是比陌生人要强一点,都是各玩各的,江景川也从来都不会干涉苏烟的生活。

    苏烟一点都不想知道那天的事情到底是什么,她只知道,如果她再不表态的话,后果会很严重,特别是江景川现在的脸色比锅底好黑,她尽量平静而疏远的说:“不好意思,我现在还有事情,没有时间。”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当她这话说出口的时候,江景川周围的冷空气稍稍散了些。

    沈培然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就要冲过去,江景川忍无可忍,大力的推开他,皱着眉头道:“这位先生,我跟我太太还有事情要忙,请你自重。”

    江景川的一番话让沈培然彻底清醒过来,他在江景川面前是毫无底气的,此刻苏烟的态度,再加上江景川的这番话,其实已经让沈培然的自尊没有地方安置了,他沉默片刻,决定破罐子破摔了,反正他已经出现在江景川面前了,而且刚才看江景川的态度,像是知道他的存在一样,那他就没必要再装下去了。

    “江先生,我知道,你跟小烟都是被逼的,在你之前,我就跟小烟在一起了,如果你跟小烟的感情好的话,我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江先生,既然你跟小烟之间没有感情,何不早点放了她?”如果沈培然是理智并且清醒的状态,他绝不可能说这番话的,只是,最让沈培然感到心慌的不是苏烟跟江景川之间的亲密,而是她这样冷漠的对他,这让沈培然根本就没办法冷静思考。

    如果可能的话,苏烟真的想昏过去了,她算是搞清楚了,这个人八成就是那个培然了,她真想抓住这个人的衣领咆哮一番了,到底有没有搞错!居然当着人家正牌老公的面说这种话,甭管原身跟江景川之间的感情是什么样,是个男人就忍不了啊!

    她这是倒了血霉居然碰上这种事了!

    江景川冷冷地看着沈培然,表面上看着情绪没什么不对,实则一双手已经慢慢紧握成拳了。

    苏烟时刻注意着江景川的情绪变化,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不好了,现在无论江景川说什么话都不合适,都会有损逼格,苏烟深知她现在的态度直接关系着这些天抱大腿的成绩到底会不会被消除,无论怎样,她心里都烦死眼前这个男人了,好不容易他们夫妻俩的感情有些起色了,这样闹一出,她先前的努力可能都会白费!

    之前苏烟也不是没有想过沈培然的优势,她不是傻瓜,从秦萱还有秦泽宇的态度就能看得出,这苏秦两家说白了希望就全压在她身上了,但凡沈培然的财力势力能够跟江景川抗衡一下,估计原身都不会嫁给江景川();。

    之所以嫁给江景川,就是因为沈培然跟江景川完全没办法比较。

    对于这样一个人,苏烟根本就懒得理会,可现在这人都找上门来了,而且还威胁到她以后的生活,就算他是原身真正的爱人,她也管不着了,她可没那么善良。

    想到这里,苏烟果断从江景川背后走了出来,她看着沈培然,平心而论,这个沈培然长得还挺帅的,跟江景川是截然不同的两个类型,江景川一看就是有能力成熟的社会精英,沈培然看起来更像是稚气未脱的学生,苏烟在心里快速酝酿了一下词汇,低声而坚定道:“请不要说这样的话,我跟我丈夫之间的关系很好,这位朋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

    江景川目光深沉的看了她一眼,终究是没有再说话。

    沈培然怔怔的看着苏烟,声音再也没有刚才对江景川说话时那样有底气了,整个人失魂落魄不已,“小烟……”

    苏烟不想去评价原身的眼光,因为她是局外人,不懂原身跟沈培然之间的感情,正是因为不懂,所以没有办法感同身受,更别说心疼沈培然了,她满脑子想的都是江景川会怎么看她,以及接下来该怎么缓和关系,她知道自己这种想法很自私,毕竟占据了这具身体已经是她占了大便宜了,现在却要把原身真正爱的人推开,可她没有办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至少在这样的关头,她只能想到自己。

    江景川也不想再这样继续僵持下去了,他拉开车门,护着苏烟上车之后,便快速也跟着上车,将车缓缓驶出车库,留下沈培然一个人在原地发呆。

    当胡航赶过来的时候,沈培然正坐在附近的酒吧里,他也不喝酒,就只是怔怔的望着杯中的酒,胡航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沈培然,跟沈培然认识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见他这样茫然过,胡航猜测一定是跟苏烟有关,一坐下来便试探着问道:“今天见到小烟了吗?”

    沈培然反应慢了半拍,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声音有些虚,“胡航,是我做错了吗?”

    胡航不明白沈培然在说什么。

    “其实我不是不知道家瑜的心思。”

    这样一句话让胡航都惊呆了,不可置信道:“什么?你说什么?”

    “小烟不止一次的跟我说过,希望我能跟家瑜保持距离,但我每次都很不以为意,不为别的,我就是觉得,她有什么资格要求我,她还不是跟江景川结婚了吗,我是真的爱她,可有时候……”沈培然说不下去了,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喝光,有些悲凉的看着前方。

    胡航却能理解沈培然,从小沈培然就很优秀,家境殷实,学习成绩也好,他的自尊心不亚于任何人,本来大家都很看好他跟苏烟的,结果苏烟转身嫁给了江景川,这不是打脸是什么?沈培然固然是因为爱她容忍了她的这段婚姻,可心里对苏烟也是愤恨的。

    爱她,但有时候也想伤害她,让她也尝尝自己的感受。

    胡航问道:“今天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沈培然一怔,却没有直接正面回答,而是问道:“胡航,你说小烟会原谅我吗?我是真的爱她,家瑜也走了,我以后一定会跟她保持距离的。如果这样的话,她还会不会理我?”

    胡航一听她这样说,便知道今天苏烟一定是做了什么,才会让沈培然这样失魂落魄,可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也不知道,只能安慰道:“会的会的,小烟那么喜欢你,一定不舍得不理你的。”

    这话倒不是敷衍,苏烟从小就是女神级别的,说是大部分男生心目中的白月光也不为过,就连胡航在中二时期也暗恋过她,当然一直都没敢开口跟她告白,等中二时期过了之后,苏烟就跟沈培然互相喜欢了,胡航就顺其自然的放下她,彻底把她当成好兄弟的女友了,在胡航心里,苏烟对每个人都是不冷不热的,可她是真心喜欢沈培然的,不然犯得着不理江景川这个人物?

    胡航一直都觉得,苏烟肯定会跟江景川离婚的,也肯定会跟沈培然结婚的,一直到现在,他都深信不疑();。

    沈培然现在最想听到的就是这样的安慰,他低声道:“我要怎么做,她才会原谅我?”

    胡航在这方面真的没有经验,根本给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

    另外一边,苏烟有心要跟江景川解释,可江景川在开车,闷不吭声的,苏烟也只好作罢,想着等到家之后关上门再好好跟他说下,实在不行,她适当的挤出几滴眼泪也是可以的。

    江景川回到别墅直接去了书房,是的,他在生气,任谁遇到今天的情况都会生气,可他不想把气撒在苏烟身上,因为他知道,沈培然说的一些话是没错的,这段婚姻本就不如所愿,苏烟也根本不想嫁给他,最重要的是,苏烟的态度刚才已经表现得够明显了,无论什么时候,江景川都不想冲苏烟发脾气。

    可是这不代表他心里是不疑惑不纳闷的,苏烟怎么会这样的态度?

    苏烟之前还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说是懵逼了也不为过,不过好在心里还是清楚目前的处境的,她跟着江景川进了书房,然后反手关上门,走到江景川面前,迟疑着道:“景川,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她把主动权抛给江景川,已经是在示弱了。

    江景川背对着苏烟,他沉声道:“我之前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吧?”

    苏烟脑子转得飞快,立马就想到江景川是什么意思了,前不久他还在说希望她能跟他一样,不要婚内出轨,她当时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点头答应了,现在不会是在兴师问罪吧?可江景川就算问罪也是可以理解的,在苏烟的角度看来,无论原身有多不愿意嫁给江景川,无论原身跟沈培然之间的感情有多深,她毕竟都已经嫁给了江景川了,身为丈夫,江景川是有权利责备这样的行为的。

    这段婚姻尽管不如人意,可既然已经跟彼此绑在一起了,还是要给对方一些自尊。

    苏烟不确定原身到底跟沈培然到什么阶段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两人绝对是没发生关系的,相信江景川也知道这一点,想到这里,苏烟顿时有了一丝丝底气了,她上前一步,拉着江景川的手,轻声道:“我之前有跟你说过,很多事情我已经想通了,不管你相不相信,我现在真的很珍惜我们这段婚姻,也想要做一个好妻子。”

    一定要相信她啊!!

    她说的话都是真心的,苏烟现在挺怕失去目前这种生活的,是的,她是在怕,因为她比谁都知道,江景川对她的感情根本不深厚,当然这也怪不了他,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多,男人就是这样,如果对一个女人并没有什么爱情,他的心就会很坚硬,坦白说,苏烟在后宫的时候,身处的环境比现在要险峻,可她就是不怕,就是有恃无恐,为什么呢?因为她知道,那个九五至尊爱她。

    拥有一个男人的爱情,就等于是牢牢地掌控了他,这一点她比谁都清楚。

    江景川沉默了片刻,在苏烟忐忑的眼神中,低声道:“我给过你机会的。”

    什、什么?

    苏烟一头雾水,不明白江景川说的是什么意思。

    “你以为我不知道沈培然吗?”江景川的一句话,让苏烟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他知道原身是有相好的?那他怎么忍得了?();!

    “虽然说这段婚姻不是我想要的,可我也是打算好好跟你相处,你一直都是那样的态度,我会有所疑问是正常的,就让人去查了一下,当然,我知道我这个行为是很不恰当的,但我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的确,当我知道沈培然的时候,我是很生气,不过我也想好了,只要你提出离婚,我绝对不会拦着你,并且也会给你应有的待遇……”

    当江景川说到这里的时候,就连苏烟都愣住了,她没有想到江景川会是这样的想法。

    她跟他真正相处的时间不长,对这个人也只是停留在表面的认知,那次他醉酒之后的碎碎念,她都觉得他是个很记仇的人,没想到在对原身的问题上,他却比任何人都要大度从容。

    江景川的确不屑勉强别人,也不屑跟自己名义上的妻子玩心眼,至少在这方面,他比任何人都要光明磊落。

    “沈培然回国之后,你找过他,你们又重新在一起的事情,我都知道,我也一直在等你提离婚,你肯定会想,既然这样的话,我为什么不提离婚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嫁给我吗?一旦我提出离婚,你会处于怎样的境地,难道我不知道?苏烟,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相不相信,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勉强你。”

    苏烟相信江景川的这番话,这段时间以来,她相信江景川在私生活方面的严谨,这样一个男人,在知道自己妻子精神出轨的时候,是怎样的心情呢?绝不是他说的这样轻描淡写,无论一个男人对妻子是否有爱情,在这方面,都不会容忍,可江景川偏偏什么都不说,他为的是什么?

    “我给过你机会说离婚的,从结婚那一刻开始,到那天晚上为止,那半年多你每天都有机会离婚的,可是你没有,苏烟,我现在不可能答应你离婚的事情,更不可能再像从前那样,对你跟沈培然的交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因为你不仅仅是我名义上的妻子了,你懂吗?”江景川转过身来,定定的望着苏烟,语气无比严肃,眼神无比认真。

    苏烟当然懂江景川的意思,他一开始对原身的尊重还有维护,说白了仅仅只是因为她是江太太而已,无论她是谁,只要是江太太,江景川都会这样做的,这是一个男人对于老婆这个角色的维护,现在不一样了,她是他名义上也是实际的妻子了,江太太已经不再是一个头衔了,此时江景川希望跟她成为正常的夫妻,再正常不过了。

    基于这一点,江景川不可能再容忍她跟沈培然或者任何一个别的男人还有牵扯,这是提醒,也是警告。

    苏烟知道自己现在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都至关重要,如果说之前她跟江景川是互相摸索的状态,那么,从今天晚上开始,一切都将不同了。

    她能不能得到江景川的爱情,等下她所说的所做的非常重要。

    没有歇斯底里的争吵,没有争锋相对的冷漠,苏烟觉得江景川其实也在刷她的好感度。

    苏烟在江景川的注视中,缓慢而坚定地抱住了他,环抱着他的腰身,微微低头靠在他的胸前,她声音轻而缓,“我承认我之前的确不专心,也否认我曾经所做的一切,正如我说的,很多事情我已经想通了,景川,我跟你的想法是一样的,你也不仅仅是我名义上的丈夫了,我想要跟你好好生活,想要跟你创建家庭,当然,我知道现在我说的做的,你可能都会有所怀疑,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去证明我今天所说的全是真的。”

    她自幼目睹满门被灭,想要至高无上的权利,可心里也渴望着安定,同时她也是矛盾的,她希望这份安定是建立在衣食无忧,生活舒适的前提下,在后宫养尊处优那么多年,她根本就不向往普通平凡的生活,如果一个人尚且还在为了衣食住行奔波,那还谈何舒服?至少苏烟是这样想的,她从来不避讳内心最真实的情绪,现在这个世界谈不上什么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利了,她想过的是什么生活呢,每天都有人给她准备美食,衣柜里有着华服,放肆买买买,就是这样的生活。

    这样的生活江景川可以给她,而且她已经是江景川名副其实的妻子了,虽说苏烟这人没什么节操,也不认为跟一个男人成亲了发生关系了就必然要跟他相守一生的,只是在她还没有彻底了解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还没有要跟江景川分道扬镳的打算();。

    江景川听了苏烟的这番话,虽然不至于震惊,但心里还是为之所动的,今天之所以没有大发脾气,一是因为个人修养关系,让他没办法对一个女人生气,二是因为他相信苏烟,苏烟没有道理要骗他,从结婚半年多就可以看出来,其实她也是个很任性的人,她不屑于迎合他,所以她今天对沈培然的态度也是真的。

    为什么要跟苏烟来一番深谈呢,江景川发现,这段时间他只是故意忽略了沈培然这个□□,不代表这是不存在的,他需要跟她表明他的立场,也希望能够得到回应。

    “苏烟,你跟沈培然之间的事情,我以前没有资格去追究,毕竟你我都不情愿跟对方成为夫妻,现在我们能达成一致,那么,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江景川不自觉地也探出手回抱苏烟,力道有些大,这让苏烟发现,原来他一直在忍耐着。

    苏烟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江景川接下来要说的是什么事了,她也不拆穿他,将他抱得更紧了,柔声道:“你说,我都听你的。”

    江景川沉默了几分钟,他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合理的,可是一旦说出来,总觉得一切都不一样了。

    也是从今天这件事中,他突然发现,他对苏烟并非是浑不在意的。

    至少,如果她以后还跟沈培然有来往的话,他会有一些难受。

    在过去的岁月中,江景川根本就没有经历过什么爱情,前女友也不过是因为被朋友怂恿才会在一起的,非常残酷地说,他连那位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不是他身边缺女人,从他进入青春期开始,就有不少女孩子对他表达过好感,只是江家家教太严,在他有懵懂的性/意识开始,江妈妈就再三叮嘱过他,现在不是谈恋爱的时候,虽然他一出生就带着金手指,可有那么一句话是十分恰当的,戴着王冠,也要承受它的重量。

    江老太爷跟江爸爸不止一次的跟他说过,如果他的努力结果无法匹配他的身份,那么对于世人来说,他只是一个依靠家族的富二代,所以要比普通人努力好多好多倍,才能得到别人的认可,才能真正的认为成为江氏下一任主人。

    因为这样,江景川根本就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就算到了国外也没有什么时间谈情说爱,跟前任女友也不过是谈了几个月就分手了,因为他没有时间陪对方吃饭看电影约会,对江景川来说,享受事业给他带来的成功,比约会更诱人。

    苏烟是不一样的,跟其他女人都不一样,非常现实地说,是因为她是他的妻子,并且跟他抵死缠绵过,这从根本上身份上来说,就跟别人不同了,所以他愿意在繁忙的日程中,抽出一部分时间去陪她。

    妻子是需要尊重的,是需要爱护的,这是江妈妈一直灌输的理论。

    江景川在心里酝酿了一会儿,紧绷着脸道:“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跟沈培然见面了,可以吗?”

    苏烟一听这话也不意外,完全是意料之中,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江景川刚才铺垫了那么多,其实只有这一句话是他真正想要跟她说的,不过他的要求并不过分,她现在跟他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了,作为丈夫要求妻子不要再跟前男友联系见面,这太正常了。

    她放开了手,拉开了跟江景川之间的距离,微笑着看他,咬了咬下唇道:“其实你就算不这样要求,我也会这样做的,这些天以来我没有跟他见面过,就只接到过一通电话,当时我也已经跟他说清楚了,景川,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想要真正的成为一个好妻子。”

    苏烟根本就不想跟沈培然再有什么接触了,不是因为那仅剩的愧疚心,这东西可以忽略为零,她不是真正的苏烟,一直到现在在江景川面前没有露馅,是因为原身跟江景川接触本就不多,如果对方是沈培然的话,苏烟就没那个自信可以骗过他了,其实就连原身的家人,苏烟都不想过多的亲近,可这是避免不了了,原身不在了,她占据了这具身体,无法接手原身的爱情,最起码也要敬敬孝道();。

    能不见面的,就不要见面了,这说的就是沈培然。

    刚才她也瞧见了,那个沈培然说到底还是很冲动的性子,如果这人一旦发现他的爱人已经不在了,被人鸠占鹊巢了,结果会怎样?苏烟都不敢想。

    江景川跟苏烟把话说开之后,两人就不再提及沈培然了,都这个点了,江景川也无心工作,只好跟苏烟回了卧室。

    苏烟洗完澡之后坐在床上,听着浴室传来阵阵水声,她有预感,今晚将是一个转折点了,她跟江景川之间的一个转折点。

    想到这里,苏烟低头看了一眼,非常有心机的将外面的睡袍脱了放在一边,身上就只穿了一件吊带睡裙,想了想还是不够,她又快速下床,从梳妆台上拿起香水,喷了几下,闻着身上淡淡的香味,苏烟这才满意了。

    她环顾了一下整间卧室,将水晶吊灯关了,只剩下床头柜前一盏台灯,正发出朦胧的光。

    对于跟江景川发生关系这件事,苏烟并不排斥,从上一次到今天,中间也过了一段时间了,该适应的都适应好了。

    当江景川从浴室出来的时候,便看到苏烟盘腿坐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她这套睡衣其实并不暴露,因为外面有睡袍,可脱了睡袍之后就不一样了,胸前大片风光都能看个清楚,再加上她这样坐着,裙摆都到大腿处了,总而言之,在江景川看来,这就是诱惑。

    江景川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走上前,问道:“怎么了?”

    苏烟抬起头,嘴一撇,声音特别委屈,“脚肿了,好疼。”

    她并没有习惯穿这里的高跟鞋,而且江妈妈送的鞋子还是新的,这一晚上都是站着,腿肚子都在发软了。

    江景川将毛巾扔在一边,也坐在床边,探出手,手掌心托着她的脚,仔细检查着,原本白皙嫩滑的脚的确有些红肿,特别是脚后跟都有水泡了。

    他低着头帮她揉了几下,其实完全没有缓解酸胀,可苏烟心里舒服了很多。

    这样揉着揉着,江景川的手就慢慢上移了,从脚到小腿,再到大腿。

    可谓是天雷勾地火。

    在紧要关头,江景川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以非一般的毅力,撑着床起身了,苏烟还稀里糊涂的,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江景川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摸出一个安全套撕开。

    这是他准备好的,放在了床头柜里,今天派上用场了。

    看着苏烟茫然的眼神,江景川又俯下身压住了她,哑着声音道:“你不是还不想这么快当妈妈吗?”

    ……噢,该不会是避孕的吧。

    苏烟炯炯有神的看着身披雨衣的江小二,这样想着。

    这次的亲密接触,江景川总算有了一些实感了,愣是折腾了好久,还不舍得放开。

    等一切平静后,江景川抱着已经没什么意识的苏烟,忍不住在她已然汗湿的额头上吻了一下,声音低沉缓和:“小烟,我对你已经有了占有欲了。”

    恩,小烟。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