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江景川醒来的时候可谓是神清气爽,反观苏烟像是死鱼一样躺在床上,动弹不得,只要稍稍动一下身子,便觉得疼得厉害,她有些负气的趴在床上,头枕在枕头上,不去看江景川,她知道的,在这样的时候,女人耍下小脾气无伤大雅,反而男人还觉得津津有味。

    看着苏烟这般孩子气,江景川一边穿着衬衫,一边失笑不已,低声道:“不跟我一起下去吃早餐吗?”

    两人经过昨晚的坦诚相待,亲密度上升了不少,江景川也不再觉得别扭了,没有什么事是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不能解决的。

    吃吃吃,就知道吃!

    吃你的头!

    苏烟闷哼一声,一脸娇俏,“不吃,我动都动不了了();。”

    她有些怀疑江景川之前到底有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要说有吧,昨天晚上他其实是有些慌手慌脚的,像个菜鸟一样,要说没有吧,到了后面却是……总而言之,苏烟觉得昨天晚上嗓子都快哑了,而这厮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最让人恼怒的是,出力的人明明是他啊,怎么最后累的人倒是她了?

    太不公平了!

    江景川觉得跟苏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他不是多么大方的人,可是在对待自己的女人这方面,他还是非常大度的,决定不再计较沈培然的事情了,他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探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温声道:“那要不我让王阿姨端上来?”

    “不要!”苏烟横了他一眼,语气不怎么好。

    这要在平常,她绝对不会这样,可她深知,男人就是这样的德行,有时候越跟他闹脾气,他还越开心,不过这是要掌握时机的,现在就是她拿乔的最好时机。

    江景川现在对她的确是耐心了很多,这会儿也不生气,像是看着闹脾气的小孩子一样,继续笑道:“为什么?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吃早餐的。”

    无论江景川对感情这事有多不上心,他毕竟还是个普通男人,也会有自己的欲/望,现在吃饱喝足,面对娇/妻,还是很乐意跟她多说说话的。

    演戏早已经成了苏烟的本能了,之前玩过感情的博弈,可也没正儿八经的跟男人这样接触过,想到现在自己不着寸缕的样子,苏烟白皙的脸庞慢慢爬上红晕,声音也放轻了很多,“我现在这样子怎么见人啊,王阿姨看了会笑话的。”

    无论理论知识再丰富,心理上,包括现在这具身体上,都是没经验的,面对这样的设定,自然要表现得脸皮薄一些。

    要是太坦荡了,还以为是身经百战了呢。

    江景川一听这话,哑然失笑不已,也起了要逗她的心思,“王阿姨是过来人,她能懂的。”

    如果不是确定自己没出现幻觉跟幻听,苏烟真不会相信眼前的人是江景川,他到底怎么了?!明明一开始不是这样的啊,现在居然还能在言语上挑/逗她?他到底怎么了啊!

    不怪苏烟内心在咆哮,实在是之前江景川表现得太禁/欲了一些,就是那天早晨,他都跟是她占了他便宜了一样,之后更是话少得不能再少,虽然这两天是强了一些,可绝壁不是眼前这厮啊!

    苏烟怔了片刻,回过神来,撇过头,面无表情地道:“我不要,要先洗个澡再下去吃。”

    还非得拿乔不可了。

    不过值得夸奖江景川的是,昨晚他还坚持抱她去洗了个澡,所以身上只是有些痛,倒也不觉得黏腻。

    在江景川所接受的教育中,妻子跟别的女人是不一样的,如果说之前江景川在心里还把苏烟当成外人的话,现在他已经彻底把她划分为自己人这一圈来了,他犹豫了一下,然后起身弯腰,直接连着薄毯裹住苏烟抱了起来,惹得苏烟连连尖叫。

    “你干什么啊!”苏烟抓着江景川的手臂,瞪大了眼睛喊道。

    江景川以公主抱的方式抱着她往浴室走去,瞥了她一眼,非常自然地道:“你不是动不了吗?我给你洗澡。”

    苏烟自然是奋起抗议了,可惜无效,于是又从上到下的被占了便宜,等苏烟洗白白之后,她的小脸也红扑扑了,当苏烟挽着江景川的手臂下楼出现在客厅的时候,过来人王阿姨一眼就看出来了,赶忙到厨房去端早餐偷笑,都是过来人,一看苏烟这样子就知道昨晚发生什么事了();。

    王阿姨的眼神很有深意,更意味深长地说:“太太,家里有上好的燕窝,今天要喝燕窝粥吗?”

    苏烟就算脸皮再厚,听到这么一句话也快炸了,她立即瞪了江景川一眼,后者却慢条斯理的用餐巾擦了擦嘴巴,“乖,陪我吃早餐。”

    管家的下巴差点都掉落了,他也算是看着江景川长大的,不说其他的,江景川这人性子不冷不热,还从来没见他对哪个女人这样轻言细语过,哪怕是对着江菁菁,语气也是公事公办的样子。

    不过管家在惊讶之后便是欣慰了,自家小主人夫妻感情和睦,如果能早日生下一男半女的,那真是太好了。

    苏烟没有忘记她的职责,那就是继续抱大腿,虽然说江景川看着跟她亲近了很多,但谁知道那是不是一时的,她跟江景川说白了也就比陌生人要熟悉一点,还不是那么的了解彼此,所以现在就懈怠下来,那无疑是找死,除非哪一天江景川爱她爱到不可救药了,否则她不会掉以轻心。

    感情其实就是一场博弈,谁陷得早,陷得深,那就注定是输家了,如果对方也能爱上自己的话,还不至于满盘皆输,最怕的就是付出了真心,付出了一切,结果对方根本不为之所动。

    苏烟知道,无论是面对皇上,还是江景川,在感情之外的方面,她根本比不上他们,可不代表她在他们面前就是输家,她想要的东西,如果自己得不到的话,可以通过他们得到,尽管这种想法在外人看来不值得一提。

    她会在任何人面前掩饰,却绝对不会欺骗自己,对于想要的东西,她一向都很清楚,至少在苏烟的观点里,只要最后得到了,这过程到底是怎样的,谁会在意呢。

    苏烟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思路,开始安安静静的吃早餐了,快吃完的时候,江景川突然开口道:“对了,你外公的寿宴马上就到了,到时候我陪你一起过去。”

    “……诶?”苏烟愣了一下,想起来之前秦萱还是秦泽宇好像有说过这么一回事,便点点头,“好。”

    顿时抱大腿计划暂时放在一边了,她有些忐忑,即将面对对原身非常了解的家人,她要怎么表现才不露馅呢。

    原身的家人跟江景川等人不一样,苏烟觉得,如果前后性格相差太多,可能别人不会想到借尸还魂的事情,但心里肯定会有所疑问的,接下来的这个考验可能会是她目前遇到的最大考验。

    见苏烟不说话,江景川以为苏烟还在跟家人置气,便示意她跟自己出来,两人走到别墅车库,江景川今天没让司机过来接他,顿时车库就只有他跟苏烟。

    “你是不是不想去?”江景川问道。

    他还是知道一些事情的,苏烟当时并不想嫁给他,也为此反抗过,无奈胳膊拧不过大腿,婚后苏烟更是没有回去过,要说她对家里人没有一丝抱怨那是不可能的,江景川跟苏烟的那些家人关系还算过得去,至少表面功夫是做到位了,他虽然没那闲工夫帮妻子跟家人缓解关系,可也不想到时候在寿宴上闹尴尬。

    苏烟点了点头,既然知道原身跟家人之间的矛盾,她也没必要掩饰。

    不想去,但是不得不去。

    她还没那么自私,既然占据了原身的身体,必然也是要承担相应的责任的,无论原身跟家人之间的关系怎么样,她都不能当他们不存在。

    江景川探出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语气很平淡,但苏烟还是听出了教导的感觉,“我不打算插手你的事情,我相信你自己会解决好,可有一点要说明,这是你外公的寿宴,我的态度就代表着江家对你的态度,为了表达重视,我跟你一定要去。”

    他的意思,苏烟秒懂,嫁入豪门就是这样,外人乐得看笑话,如果江景川去了,那就代表着苏烟在江家受到了重视,如果他没去,到时候丢脸的不只是苏烟,她的家人也会脸上无光,不知道怎么的,苏烟看着江景川,突然觉得其实这个男人心思还挺细腻的();。

    “恩,我知道了。”苏烟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谢谢你啊。”

    江景川怔了怔,没有想到她会这样说,之前每一次无论是什么节日,他总会派人上门去给苏家秦家送上礼物,这些他也不知道苏烟到底知不知情,可她一次都没有说过谢谢。

    一个人懂事之后,真的会变可爱吗?恩,是的。

    江景川就觉得现在的苏烟真是太可爱了,也渐渐同意了爷爷奶奶说的那句话,他们说,苏烟是最适合他的人,之前他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是嗤之以鼻的。

    “他们做的事情我也知道一点,我不是你,没有立场要你试着体谅他们,但毕竟还是一家人,平日里来不来往你随意,但老人家的寿宴一定要去的。”

    江景川是觉得苏烟又不是小孩子了,她必然是有自己的考虑的,即使他现在是她的丈夫,也没办法要求或者命令她去做什么。

    这样一席话,苏烟听了对江景川的感觉更好了,不由得扑哧笑了出来,“知道啦,那毕竟是我的家人,我哪里会记恨他们。”

    甭说记不记恨了,现在都结婚了,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再揪着过去的事情不放惩罚家人,也没什么意思。

    再说了,就算会记恨,那也是原身,她完全没有感觉,纯粹只是怕露馅才不想去而已。

    “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上班了。”一直到现在,江景川才有一些实感,觉得苏烟是真的成为了自己的妻子,而不是一个摆设了,他不太明白感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过想到未来会跟苏烟一直在一起,说不定她还会为自己生儿育女,江景川就觉得这段婚姻倒也不是那么让人难以接受了。

    苏烟知道,江景川现在对自己的好感度比起之前已经高了很多了,这其中不乏昨天晚上的那一场运动,但最重要的还是她昨晚坦露心声以及下了保证,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江景川是个菜鸟,他是个成功的商人,却又是懵懂的感情新手,正因为是新手,所以不懂得遮掩,她相信,江景川对她真的如同他表现出来的重视了。

    “恩,好,你今天会早点回来吗?”苏烟也不管他的领带到底有没有歪,自然而然的踮起脚尖帮他整理领带。

    江景川一低头,吻上了她的额头,一点都没不自然,“我会早点回来。”

    最近公司也没什么大事,并购案前段时间也已经处理好了,他如果工作效率再稍微提高一些的话,准时下班完全不是问题。

    以前他喜欢泡在公司或者书房,反正他也没什么业余活动,现在不一样了,苏烟不需要去上班,她在家肯定会无聊,干脆以后尽量准点下班陪她吃饭吧。

    苏烟其实在家一点都不无聊,她天天在追电视剧不亦乐乎,哪怕是网上众人吐槽的雷剧,她也能看得津津有味,王阿姨有时候看不过去了,就会拖着她去逛街买买买,实在无聊,她还可以去江家老宅去抱太后跟太上皇的大腿,小日子安排得不要太紧凑。

    可这种话她是不可能跟江景川说的,让男人专心去拼事业这种话说说就算了,对江景川是一点都不实用的,因为他已经事业有成了,让他在工作中多分一些心神给她才是正经的,思及此苏烟顺势抱着江景川的腰,头靠在他的胸前,低声撒娇道:“你一定要早点回来啊,一个人吃饭实在太没意思了,我要等你一起吃饭。”

    “恩。”

    一直到开车驶出别墅区,江景川都有一种错觉,总认为苏烟身上的香味还萦绕在鼻间();。

    王思棋几乎一个晚上都没睡,坐在梳妆桌前,觉得粉底都掩盖不住她的差气色,最后气得将桌上的化妆品全部扫在地上。

    她坐在床上,拨通了某个电话,声音阴狠,“给我盯着苏烟,她要是出门的话,想尽办法把行踪透露给沈培然。”

    至今为止,她都不相信苏烟是真的有心要跟江景川和好,在知道苏烟要嫁给江景川的时候,她早就把苏烟的底细摸得透透的了,也是因为知道苏烟跟沈培然的事情,所以动气归动气,她还是能够冷静下来,总觉得过不了多久,苏烟就会跟江景川离婚的,那么,现在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此时,王思棋昨天的男伴进来,看到地上一片狼藉,立马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他没好气地白了她一眼,“我去查了苏烟跟那个沈培然的事情,你放心,这对狗男女就是吵架暂时冷战了,只要沈培然好好哄哄苏烟,肯定一切都会像以前那样的。”

    “哦?”王思棋拿起梳子,慢条斯理的梳着发尾,讽刺道:“吵架了?难怪。”

    她从前从来都没把苏烟放在眼里,还好这女人有眼色,没有去缠着江景川,不然她早就动手了,原本想着默默等他们离婚就可以了,哪知道现在闹出这么一档子事来,叫她怎么能不恼羞成怒。

    “就这破事还值得你生气?思棋,你不了解男人,就苏烟那么个长相,这是个男人都会心动,你没看到江景川昨天眼睛都没离开她吗?这是实话,你还真别瞪我,这男人吧,爱的不过是女人的皮相,你可别再对苏烟手下留情了,今天我给你支一招,保管不出仨月,他们准得离婚。”男人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王思棋虽然觉得这话挺不中听的,但还是被那三个月就离婚的话给吸引了,不由得追问道:“什么招?”

    她的确是感觉到危险了,跟江景川认识这么多年了,她还从来没看到过他在一个女人身上目光能够流连那么久,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会越来越脱离掌控。

    “你让人跟着苏烟,等什么时候看她跟沈培然又凑到一起了,就想办法让江景川亲眼看到,我就不信了,这江景川看到自己老婆跟其他男人在一起,他还能忍。”

    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容忍自己老婆婚内出轨,尤其是江景川这样的人,一旦他发现了,肯定是要跟苏烟离婚的。

    “可是……”王思棋有些犹豫,办法是好的,可她不想这样去伤害江景川,他那么爱面子的一个人……

    男人翻了个白眼,“你再这样优柔寡断下去,哪天江景川真的迷上苏烟了,那你哭都没地儿哭了。”

    王思棋再次想到江景川说的话还有他的眼神,咬了咬牙,狠心一点头,“好。”

    苏烟这红杏出墙的贱人,根本就配不上江景川,呆在他身边都是个祸害。

    以后江景川会明白的,只有她是真心对他好的,也只有她是真心爱他的。

    江景川刚到公司没多久,隋盛就过来了,他手撑在办公桌上,仔细端量着江景川的表情,过了片刻乐呵呵道:“感觉怎么样?”

    “?”

    “美人坐怀啊。”隋盛眨了眨眼睛,“你身上一股长久积累的欲/望得到纾解的气息,这瞒不过我。”

    江景川懒得理隋盛,继续埋头工作。

    隋盛也不介意自言自语,“苏烟挺好的,长得美都是其次,主要是不装逼啊。”

    江景川眼皮都没动一下,继续无视他。

    “不像有的人装逼到让人作呕,景川,看在是兄弟的份上,今天我决定违背我的原则了,你知道我是不爱说人坏话的,特别是女人……”隋盛的态度突然变得认真起来,江景川也放下了手中的钢笔,抬起头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景川,你不知道吧,王思棋她对你有意思。”隋盛的一句话让江景川微微皱了眉头。

    隋盛一看江景川这表情,还以为他是不相信,便拖过一张办公椅坐了下来,耐心道:“本来我也懒得管这破事,毕竟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可现在不一样了,你跟苏烟关系好了我作为兄弟也为你高兴,这有些事就得防范于未然,你不要小看女人的嫉妒心,特别是王思棋的,她这人真不行,做朋友都勉强得很,总而言之,你小心一点,别到时候人家给你下套,你还不知道往里钻呢。”

    江景川没作声,只是开始深思了,他在琢磨隋盛的话到底有几分可信度。

    说到底他其实跟王思棋也只是普通朋友关系而已,平常见面打个招呼一起吃个饭,也仅此而已了,所以对王思棋,江景川真是不上心,一时半会儿还真不敢随意下结论。

    “后宫戏我都陪我奶奶看了几遍了,有些女人吧,不光喜欢无中生有,还特别喜欢卖弄小聪明,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你自己注意一点总归不是什么坏事。”隋盛摊手,“做男人吧,不能太跟女人计较,但也不能不计较。”

    隋盛并不喜欢王思棋,打小就不喜欢她,以前觉得她这人太端着了,后来觉得她心思太多了,实在不愿意跟这么多心思的人接触,可他先前也没想过要去管王思棋的事情,现在就不一样了,如果王思棋敢搅得江景川跟苏烟不得安生,他非整她不可。

    江景川之前一点都没注意过王思棋,但觉得隋盛这番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多留个心眼总不是什么坏事,于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我还有一个问题。”隋盛见江景川把他的话都听进去了,又恢复之前的嬉皮笑脸。

    江景川看向他,“什么问题?”

    “苏烟有没有姐妹啊?颜值跟她差不了多少的那种。”

    江景川低头看了一圈,从桌子上拿起参考资料就往隋盛身上砸,“滚吧。”

    隋盛到底还是达到了目的,在下电梯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秦泽宇,乐呵呵道:“赶明儿跟你表妹说下,她欠我一顿饭。”

    秦泽宇不明所以,但看着表妹跟江景川的好朋友关系不错的样子,也跟着笑眯眯直点头。

    自从知道苏烟跟江景川关系开始破冰了,不管是苏家人还是秦家人,都眉开眼笑喜不自胜。

    苏烟吃完早餐之后去睡了个回笼觉,王阿姨知道她是累到了,也一直没叫她吃饭,等苏烟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她坐在床上发呆,身上的不舒适总算缓解了很多,正准备下床去楼下吃饭的时候,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又开始唱起歌来了,没完没了的。

    无论电话那头的人是谁,苏烟都不想接。

    她拿起手机看了一下,屏幕上跳跃的来电显示是——培然。

    恩,肯定是沈培然没错了,还打什么电话啊,苏烟心里有些烦躁,不是出于对沈培然的烦躁,而是觉得她极力想要忽视想要逃避的人非得往她面前凑,她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为这不是别人,是原身真正喜欢的人,她怎么做都不恰当。

    接受沈培然的喜欢,继续跟他地下情,然后跟江景川离婚,再跟他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不好意思,她没有接收原身对沈培然的爱。

    狠心伤害沈培然,最好虐得他伤心伤肝,以后再也不找她?诶,总感觉挺不厚道的();。

    毕竟她都占据了这具身体,已经是占了大便宜了,再伤害原身的爱人,好不是人啊。

    这才是目前最棘手的事,苏烟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只能装死,而沈培然的电话又把她叫醒,让她不得不面对这个问题,真是太让人头疼了。

    但凡沈培然不是那么喜欢原身,虐一虐就放手那最好不过了,而从昨天的情况看来,明显不是那样的啊。

    她答应江景川了,不会再跟沈培然见面了,并不是说说而已,她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想到这里,苏烟把手机放进抽屉里,头也不回的走出卧室,那铃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直至安静。

    吃饭的时候,王阿姨就站在她身旁,喜不自胜地说:“太太,刚老太太打电话过来,听我说你在睡觉,她就没让我叫你,老太太说她很高兴,看来昨天晚上一定是很顺利的。”

    苏烟恩了一声,道:“王阿姨,麻烦你帮忙准备车,我等下要去那边,对了,再跟先生打个电话,就说晚饭在老宅吃。”

    王阿姨早上看苏烟虽是一副被滋润过的样子,可看起来连走路都不利索,便迟疑着道:“太太,你身体方便吗?”

    抱大腿也不急在一时,把身体养好才是正经事。

    现在江景川又不在场,苏烟觉得自己没必要再害羞了,喝了一口水淡定道:“老太太肯定很关心昨天晚上的事情,再说了,我的鞋子是妈妈送的,总是要过去感谢一番,况且二老肯定是想先生了,我们做晚辈的,能回家吃饭就回家吃饭。”

    她今天也不想动,就想躺在床上,她也可以这样做,只不过就失去了一个能同时刷江家所有人好感度的好机会了。

    老太太跟老太爷不消说一定很关心昨天晚上的事情,也许他们从别处知道了情况,可肯定也是想听她或者江景川说说的,老人么,都这样。

    江爸爸江妈妈能不关心昨天的寿宴吗?怎么可能,她不仅仅只是江景川的妻子,更是江家的媳妇,如果她表现不好,打的是江家上下的脸。

    总而言之,她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去江家老宅,老太太还亲自打电话过问了呢。

    王阿姨听了这话别提有多激动了,这太太开了窍之后简直像变了个人,重新加持了智商一样了,“好好好,我这就去跟先生打电话。”

    王阿姨刚准备去打电话,想到什么又转过身来,迟疑着问道:“太太你不亲自打这通电话吗?”

    “不了。”苏烟神秘一笑,“如果先生问起来,你就说我在泡澡。”

    就是要让他知道她累,就是要让他知道,她就算累还要去江家老宅陪老人吃饭!

    王阿姨心领神会,赶忙去客厅打电话了。

    当江景川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愣了一会儿,等听王阿姨说完来意之后,应了几声之后假装不经意的问道:“太太呢?”

    王阿姨下意识地往饭厅看了一眼,脸上一派笑意,“太太在泡澡呢,说身体有些不舒服。”

    ……咳咳!

    江景川面色有些不自然,静默了几秒之后即系道:“不舒服的话就不要去了。”

    王阿姨是什么人啊,那就是苏烟公认的神队友,一听这话也是不急不慢地回答:“我也是这样跟太太说的,可太太偏要去,因为老太太都打电话过来问了,还说老太太肯定是想你们了,我也拗不过太太();。”

    江景川听了这话也不说什么了,只是吩咐王阿姨好好照看苏烟就挂了电话。

    办公室里一片安静,江景川却不能静下来工作了,以前总觉得苏烟有些任性了,其实现在才发现,她是很懂事的,这段婚姻中,冷漠的不只是苏烟,他也一样,结婚之后他以没时间为由,取消了蜜月安排,一直到现在为止,他都没好好陪陪她,这会儿不是不触动的。

    想到这里,江景川拨通了助理内线,没一会儿助理就进来了,恭敬的站在一旁等候吩咐。

    “你去安排一下,最近我加加班,接下来尽快给我空出一个星期的行程出来。”

    助理虽然好奇,但也不敢问什么。

    等助理出去之后,江景川打开电脑日历仔细查看起来,下个星期是苏烟外公的寿宴,这之后他的行程应该也空出来了,今天晚上就问问苏烟,她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就当是补蜜月了。

    王阿姨挂了电话之后将对话一五一十的一字不漏的全部讲给苏烟听了。

    苏烟其实还挺欣慰的,江景川这人挺细心,最关键的是很识趣啊,虽说不清楚到底有没有成功刷到好感度,但她相信,江景川一定不会无动于衷的。

    王阿姨也适当地开始抱大腿了,“太太,先生对你真的很好。”

    夸奖一个已婚女人,最戳苏点的不是她有多美,而是夸她老公对她有多好,一准高兴。

    “恩。”苏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接过话茬。

    她相信江景川对她肯定是有好感的,说不定再努力一把,好感就会变成喜欢了,可这对她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苏烟曾经享受过一个男人的爱带来的东西,她知道那有多好,既然已经尝过了甜头,那她就不想再放弃了。

    她何尝不知道自己这样挺自私的,但如果能让她过上想要的生活,她愿意一直自私下去。

    感情才是最有力的武器。

    这盘棋局,如果不能赢,她何必要开始?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苏烟想起江景川曾经提到过的那种糖,看着眼前喜滋滋的王阿姨,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王阿姨,有个事情我想问你,我记得我小时候吃过一种糖,软软的,好像袋子上还有个大眼睛娃娃,不瞒你说,一直都很想念那个味道啊,但实在想不起来是什么糖了,你知道吗?”

    能让江景川念念不忘的糖,不一定是有多好吃,主要是那段回忆是美好的,从他的话里,好像是跟他的外婆有关的,那必然是温馨的美好的回忆,如果她知道是哪种糖,对刷好感度一定很有帮助。

    王阿姨一听就知道苏烟说的是什么了,“太太你说的是不是旺仔啊?我一侄子的女儿就爱吃那个糖,怎么了?”

    原来是旺仔。

    苏烟心里一喜,假装若无其事的道:“那今天去老宅的路上,你带我去买一点吧。”

    王阿姨憋着笑,只觉得太太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别告诉其他人啊,尤其是先生。”

    在这点上,苏烟还是相信王阿姨的嘴巴是很严实的。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