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沈培然翻着通讯录,想看看能不能通过谁找到苏烟,他想坐下来跟她好好谈谈认个错,苏烟因为性格原因人缘并不是很好,好朋友也就那么两三个,其中两个跟他还能说得上话的现在在国外留学,自然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最后他的手指停留在一个人名——万熠。

    万熠是苏烟最好的朋友了,只不过她不太喜欢他。

    这要是放在以前,沈培然肯定不会主动联系她的,可现在他实在没有办法了,打苏烟的电话她又不接,他又不能直接冲动江家去找她,可谓是跟无头苍蝇了一样,沈培然犹豫了很久,最后咬咬牙拨通了万熠的手机号码。

    那头过了好一会儿才接起电话,疏离冷淡的声音传来,“有事吗?”

    连个称呼都没有,沈培然这会儿也顾不上生气,小心翼翼的问道:“万熠,是我,我想问下你最近有跟小烟联系吗?”

    万熠正忙着工作,听到这话心里就有些烦躁,语气更冷了,“没有。”

    沈培然沉默了一会儿,继续往下说:“能不能拜托你帮个忙?”

    “我很忙();。”

    沈培然却直接屏蔽了这个回答,自顾自地说:“前段时间我跟小烟闹了些矛盾,我想找个机会跟她好好解释一下,你能不能帮忙跟她说说?”

    万熠翻着文件,眼睑低垂,将文件重新放回抽屉里,语气还是跟刚才一样,没有任何起伏,“沈先生,我想我跟你的关系并没有熟到帮你做传话筒或者和事佬的地步。”

    话已经说到这里了,沈培然就算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往下说了,只能讷讷挂了电话,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烦躁不已,他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会连见到苏烟都困难,这几天来他就没睡过一个好觉,他不敢相信那个对自己温柔体贴的苏烟有一天会真的不再搭理自己,他是真的开始恐慌了,因为他有种已经在慢慢失去她的预感了。

    此时沈妈妈拿着钥匙开门而入,一见自家儿子这颓丧样就来气,将买来的食材放在桌上,转过身来便呵斥道:“你这像什么样子?公司不去了,整天就在家无所事事!你明天就给我去上班!”

    沈爸爸打算将一个小公司交给沈培然,让他练练手的,一开始沈培然也是跃跃欲试,可最近因为苏烟的事情,他都没过去上班了,这让沈爸爸非常不满。

    对于沈妈妈的话,沈培然直接屏蔽了。

    其实关于自家儿子跟苏烟之间的事情,沈妈妈也是知道的,她看儿子这样子也心疼,于是坐了下来,语气柔了不止一个度,苦口婆心地劝道:“然然,苏烟再好,她都已经结婚了,你接手公司也有一段时间了,难道还不知道江家是什么人家吗?那根本就惹不起,就算苏烟没结婚,你跟她都不合适的,这种实话也只有妈妈会跟你说了,你留不住她的。”

    沈培然不吭声,表情很是倔强。

    “现在她也结婚了,你也该收收心,不说别人了,家琪不是很好吗?她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样样都好,你觉得怎么样?”沈妈妈现在做梦都希望有个女人能把沈培然的心给抓回来,只要不是苏烟就好。

    苏烟美是美,儿子喜欢,别人也喜欢啊,沈家哪里比得上江家,哪天要是把江景川给惹怒了,他动动手指头就够沈家吃一壶的了。

    听到沈妈妈提到孙家琪,沈培然就激动得起身,声音也变得大了很多,“妈,您不要再提家琪了,我跟她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她,我跟小烟也不会闹到现在这样子!”

    沈培然现在的理智已经到边缘线上了,他责备自己,责备一切导致他跟苏烟成现在这样子的人,他甚至忍不住在想,如果没有家琪的话,他跟苏烟就不会闹矛盾,现在他也不至于这样烦躁。

    “这跟家琪有什么关系?”沈妈妈不以为然的说,“我听家琪说了,她那天就是来给你做饭,根本就不知道苏烟也在这里,对了,你可别冤枉她,那钥匙还是我给家琪的。”

    不提这个还好,现在一提这件事沈培然分分钟要炸,“怎么会这么巧,早不来晚不来偏偏那时候来,妈,这件事我不想追究,但不代表我心里不清楚。”

    他不是不明白家琪的心思,之前不点破是懒得处理,再加上也想拿她来气一下苏烟,现在苏烟都被气走了,他怎么可能还会还像之前一样装傻。有人这样说过,如果一个女人想要瞒着一个男人,是很容易的事情,其实不是的,这话只针对于这个男人对这个女人怀有爱意,如果没有爱情为一叶障目,男人是很容易就看穿女人的谎言的。

    沈妈妈对孙家琪是非常宠爱的,听到儿子这样说,本来就对家琪有袒护之心的,这会儿也忍不住辩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就算不喜欢家琪,你们从小一起长大,跟亲兄妹似的,你怎么能这样说她?就为了苏烟吗?你怎么还不懂,苏烟都已经结婚了!”

    在沈妈妈看来,已经结婚的苏烟根本就比不上家琪重要的();。

    沈培然已经不想再就这个话题争论下去了,就算心情再不好,也不想跟妈妈吵架,最后只能说:“我这辈子就算没跟小烟在一起,也不会跟家琪在一起,妈,您以后别说这事了,反正家琪只能当妹妹。”

    他如果能跟家琪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

    沈妈妈还想再说些什么,一看儿子这难看的表情,还是忍住了,在临走之前,叮嘱道:“明天一定要去上班了,你爸爸已经很不满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沈家的继承人可不止你一个,不能整天儿女情长的,总要肩负起家里的责任。”

    沈爸爸是二婚,在沈妈妈之前有过一个妻子,不过因为前妻是农村人,等沈爸爸发迹之后就不太看得上前妻了,于是狠心离婚,前妻还带着一个孩子,沈爸爸虽然更喜欢沈培然,可以后这家产还是有前妻儿子的份的。

    复杂的家庭关系,沈培然还是清楚的,当即就严肃的点了点头,表示明天一定过去上班。

    男人就是这样,即便他心里因为跟苏烟的关系再烦闷,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事业。

    沈妈妈见儿子这样心里踏实了很多,心里也决定等之后找个机会跟苏烟聊聊,站在女人的角度,她觉得苏烟不大可能会跟江景川离婚,既然这样的话,就不要白白耽误儿子了。只要苏烟能坚定一些,儿子自然会重新把心思放在工作上,现在当务之急应该争取继承权才对,别的都是虚的。

    下午时分,苏烟本来准备看个电视剧就去睡午觉的,哪知道突然来了一个人,貌似还是原身的朋友,苏烟不敢多说话,就让王阿姨准备了花茶跟小蛋糕,坐在沙发上,万熠仔细端量着苏烟,启唇道:“你变了。”

    苏烟吓得都出了冷汗了。

    万熠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面上总算有些笑意了,“小烟,我这还是头一次享受这种待遇呢。”

    以前苏烟对她也很好,每次出去玩都会给她带礼物,苏烟这个人对朋友也很仗义,但在小细节上并不是那么贴心,这还是头一次她会吩咐江家的阿姨去准备下午茶。

    苏烟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

    等王阿姨端来下午茶走后,万熠这才压低声音道:“小烟,你跟沈培然吵架了吗?我前些天天天加班,实在没时间跟你联系,不好意思啊。”

    “没事。”苏烟端起杯子小口的喝着玫瑰花茶,低头浅笑。

    看着自家闺蜜这模样,万熠也有些明白骄傲如沈培然怎么会甘心做一段婚姻中的第三者了,她要是是个男人,也喜欢苏烟这种女人啊,想起今天来的正事,万熠又严肃道:“小烟,我并不是来挑拨离间的,只是我一开始就跟你说过,但凡你是个单身,我都会支持你跟沈培然在一起的,可现在你都已经结婚了,能不来往就不来往了吧,这对你对江先生包括沈培然都不好的。”

    苏烟没继续说话,万熠仔细瞧着她的表情,看着也不像是要生气的,便继续往下说:“我知道这话你不爱听,可这真的是为了你好,不说别的,我就问你,当时你家里人逼你嫁给江先生的时候,沈培然有说要娶你吗?”

    ……哦,不知道。苏烟心里这样想着。

    “他没有,因为他根本就不想结婚,当然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年纪也不大,可严格来说,他也没有为你们的感情做出什么努力啊,现在你都结婚了,没有人要求你一定要对江先生从一而终,也没人逼你一定要爱上他,只不过你现在是江太太,最起码也要给江先生一点面子吧,如果实在过不下去了,你可以跟他商量离婚,等你离婚了,你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可千万不能在还是江太太的时候做不对的事情啊。”

    这番话万熠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可无奈忠言逆耳,苏烟每次听了都很生气,也因为这个两人现在的联系少了很多了,可万熠觉得,这话就算再难听就算再伤害感情,她还是要说的();。

    因为她是苏烟的朋友。

    她希望苏烟能够听进去这番话。

    苏烟现在的确是听进去了,她重新打量万熠,忍不住开始羡慕原身了,以前在后宫里,她也不缺朋友,多的是人想要巴结她,她比谁都知道这些人都是虚情假意的,原身有这样一个朋友,虽然说说话是直了点,可出发点却是真心为了原身好的,忠言虽逆耳,但利于行,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这个万熠说的也挺对,的确,苏烟如果离婚了,她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谁也管不着,可她一天是江太太,就得遵守婚姻的法则。

    “其实,我已经跟江景川和好了,也真正的在一起了。”苏烟知道这事儿是瞒不住的,决定从万熠口中打听一些东西,再想想该怎么处理跟沈培然的关系。

    沈培然不是她不理就会消失的,这关系总是要处理清楚的,她知道,沈培然绝不会就这样放手,所以,她得从长计议,想一个好一点的办法,至少是两全其美的办法。

    万熠听到这番话的时候久久回不过神来,原本准备的大段说辞现在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烟,问道:“你说什么?”

    苏烟大大方方的点点头,“恩,前些天他喝醉酒了,然后……”

    她没继续往下说了,但万熠明白了。

    苏烟是这样想的,她突然之间对沈培然心死转而跟江景川甜蜜的当夫妻,未免转变太快了,这样的一个理由相信别人会更容易接受一点。

    万熠立马就理解了,毕竟是苏烟最好的朋友,她自然是知道苏烟跟江景川那就是名不副实的夫妻,跟沈培然也没到那个地步,现在苏烟跟江景川生米都煮成熟饭了,这样想通也不是不可能的。

    作为好朋友,万熠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她不是说不喜欢沈培然,而是不想看好朋友玩火,现在苏烟能够想通,万熠说话就更为放松了,“其实江先生很好啊,那时候参加婚礼的时候我就发现了,他在你的家人还有我们这些朋友面前都不摆架子,光这一点就很难得了,小烟,我知道你家里人做的事情让你很伤心,可我还是相信叔叔阿姨不是不关心女儿幸福的人,他们肯定也是相信江先生的人品才会这样做的。”

    苏烟不知道该怎么接这番话,她一点都不了解原身的家人,所以无法评价这段婚姻到底是谁对谁错。

    只是万熠有句话说对了,江景川这个人的人品还是可以信任的,苏烟在宫里接触过那么多心怀鬼胎的人,她相信自己的直觉。

    “今天沈培然给我打电话了,说跟你闹矛盾了,想拜托我跟你传话,我当时就感觉不对劲了,这不,下午请假就过来了,等下还要回去公司加班。”万熠这段时间都忙死了,如果不是担心苏烟的话,根本就不会特意请假过来。

    苏烟听到这个话题其实是很头疼的,她觉得非常棘手,这下也不再万熠面前掩饰了,装作苦恼黯然的样子说:“我跟他是不可能的了,但毕竟相识一场,我不想用太极端的方式逼他放手。”

    万熠闻言还以为苏烟对沈培然余情未了,不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两个人曾经关系那么好,她低头思索了一阵,道:“你打算怎么做?”

    苏烟摇了摇头,表情更是纠结困惑了,“我也不知道,江景川知道他跟我的关系,但他说没关系,不过我以后不能再跟沈培然见面了,我已经答应他了。”

    “的确是不能见面了,小烟,你恐怕还不知道江氏到底有多大有多强,如果惹怒了江景川,沈培然也会遭殃的,这样吧,我改天有空找沈培然吃个饭,我跟他好好说说。”万熠想着自己部门的项目这段时间就该收尾了,到时候应该有时间跟沈培然谈谈,不管有用没用,都得去试试();。

    苏烟知道她刚才说的事情,万熠会告诉沈培然的,只看沈培然能不能接受了,不过,大概是不能吧。

    要让沈培然放手,必然是会伤害到他的,可她是不会跟沈培然在一起,既然这样的话,长痛不如短痛,沈培然一表人才,听着家世也不差,他以后会遇到真正适合他的人的,不说其他的,如果真的惹怒了江景川,那沈培然能扛得住吗?

    不会在一起,就不要再给人无端的希望了。

    苏烟担心万熠会觉得,她之所以会想通,纯粹是因为跟江景川发生了关系,这是她不想看到的,如果沈培然觉得她是被强迫的,到时候一时发怒来找江景川算账怎么办?要是这事传到江景川耳朵里,他如果也认为自己之所以愿意跟他和好,是因为发生过关系,那怎么办?

    想到这里,苏烟满脸都是笑容,看起来幸福极了,“其实也不光是因为我刚说的那个原因,跟江景川在一起之后,我开始发现,他其实也很好,而我还想继续当他的江太太。”

    她不了解沈培然到底是怎样的,不会也没办法去做比较,但就她个人而言,江景川这个人是很有魅力的,尽管他身上最大的魅力来自于他的财势,但不能否认的是,他这个人本身的修养也让人很容易心生好感。

    万熠作为职场新秀,最是崇拜江景川这样的人,她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是的,江先生是个非常成功的商人。”

    “……”苏烟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了。

    万熠呆了一个多小时就准备走了,她在起身的时候忍不住抱了抱苏烟,小声道:“小烟,我知道你不容易,也懂你不能嫁给自己真正喜欢的人的伤心,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但我真的希望你比谁都要幸福,无论你要做江太太,还是做沈太太,我都支持你。”

    苏烟用力地回抱了她一下,表情语气都很是动容,“恩,谢谢你。”

    恩,她会幸福的。

    她会过上想要的生活的。

    苏烟唤来王阿姨,吩咐道:“麻烦让司机送我朋友去公司。”

    万熠坐在江家的车上,一时之间感慨不已,以前的苏烟性子有些冷,也有点点不懂事和小任性,现在在这种小细节上面却这样体贴,这就是长大之后会变得懂事了吧?万熠看着窗外,心里默念着,小烟,一定要幸福。

    到了快五点的时候,苏烟坐上了去江家老宅的车,王阿姨还没忘记自己的任务,在快到超市的时候,让司机停车了,带着苏烟去逛超市买糖。

    苏烟这还是第一次来超市,紧跟在王阿姨身边,一步都不敢离开,这个点超市的人并不多,但苏烟的外貌还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苏烟最后将旺仔糖各个口味都买了很多,在结账的时候,收银员都有些震惊。

    橘子味的,蓝莓味的,菠萝味的……

    什么味道都有,苏烟就不信了,难道就没江景川喜欢的口味。

    王阿姨将这些糖都给藏严实了。

    等苏烟来到江家老宅的时候,江爸爸江妈妈都不在家,家里只剩两个老人,二老见到苏烟那是开心得眼睛都眯到一块去了。

    又是招呼厨房立马去做苏烟喜欢吃的菜,又是吩咐去做苏烟爱的点心。

    江老太太更是拉着苏烟的手就不肯放了,“你看看,这都瘦了,以后就来这里吃饭了,知道吗?”

    苏烟很是纳闷,这老太太都不吩咐厨房去做她孙子喜欢吃的菜啊?完全不合常理啊();。

    “小烟这样天天跑来跑去的话更累,这样吧,让陈嫂跟着去,她做菜小烟最喜欢吃了。”江老太爷的热情丝毫不比老太太逊色,竟然直接让江家老宅的厨师过去照顾苏烟。

    王阿姨听了满脸笑容,她是知道的,太太最得二老的欢心了,现在更是得了先生的喜爱,这以后要是生下一男半女,日子该有多舒坦?她作为照顾太太的人,也跟着脸上有光啊。

    苏烟心里却忐忑不已,不为别的,就为二老这奇怪的态度。

    厨房着手准备晚饭,苏烟陪着江老太太去了房间,江老太太满脸微笑地从颇具古香古色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很有些分量的首饰盒交给苏烟,一脸慈爱的说:“虽说你结婚的时候已经给过你一套首饰了,可我总觉得还不够,这是我的母亲给我的,现在我是用不上了,你看看喜不喜欢?”

    苏烟第一反应就是推辞,可是看到老太太慈祥的眼神,婉拒的话就说不出口了,她小心翼翼的打开首饰盒,之前在后宫里她什么首饰没见过?一看老太太的这一套就知道是好东西,跟她昨天晚宴戴的钻石项链完全不一样,这个光是触摸都觉得气场十足。

    “奶奶,这个我不能要……”她哪里敢要这个,这一看就知道是祖传下来的。

    江老太太却笑眯了眼,纵使年华易逝,岁月也在她脸上留下了痕迹,可一看就知道江老太太年轻的时候是何等容貌,美人就算老了看起来也是令人赏心悦目的,“小烟,你拿着,这就是给你的,只要奶奶有的,只要你想要,奶奶都会给你。”

    苏烟却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面对江老太太这般的疼爱,饶是在后宫看惯了阴谋诡计的苏烟,一时也不明白,江老太太对原身的喜爱到底是从何而来的了。

    见苏烟还是一脸踌躇,江老太太笑得更开心了,“你能嫁到江家来,我不知道有多高兴,小烟,这门婚事是爷爷奶奶极力促成的,所以,我们也要负责你的幸福,现在看你跟小川之间的感情这么好,我也可以放心了,小川是值得托付的人。”

    江老太太这种话上次也说过的,苏烟当时就觉得奇怪,现在更是茫然。

    按理来说,作为奶奶,不是更应该关心自家孙子吗,她怎么觉得,无论是江老太太还是将老太爷,好像都更宠她一点啊?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之前我们也犹豫过,不知道小川到底是不是合适的人,我从小就看着小川长大,他的人品是可以信赖的,只要你跟他结婚了,他一定会照顾你一辈子的。”江老太太看着苏烟,眼里的喜欢不是假的。

    苏烟懵逼了,她听这话怎么听怎么不对劲,这意思好像是说其实是二老为了她选择的江景川,而不是为孙子选孙媳妇?这是几个意思?怎么越发古怪了?

    虽然目前看来二老的大腿她已经抱得牢牢的了,可苏烟还是回不过神来。

    另外一边,江爸爸跟江妈妈正在赶回来的路上,江妈妈不是不知道自家公婆对儿媳妇的宠爱,虽然也有些纳闷,不过也不至于生气,再一次好奇地问道:“爸妈怎么对小烟那么好,比对我都好。”

    江妈妈虽然已经中年了,可是保养得当,此时说出的话更似撒娇一般,惹得江爸爸失笑不已,“怎么?吃醋了?”

    “一边去,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江妈妈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跟儿媳妇吃醋,完全是疑惑纳闷而已。

    江爸爸脸上浮现一抹极淡的笑意,并没有直接正面回答江妈妈的问题,“这个你就不要问了,爸妈喜欢小烟这是好事。”

    见丈夫还是不肯回答,江妈妈便不再问了,只是跟着轻声笑道:“是好事啊。”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