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江景川还没回来之前,江爸爸江妈妈连带着许久未见的江菁菁就到家了。

    苏烟得知,江菁菁现在还在读书,正处于想要自由的年纪,又不愿意住学校宿舍,于是江景川就送了她一套公寓作为成年礼物,江菁菁就住在公寓里,等时候到了便要出国留学了。

    她对江菁菁的感观并不差,江家这样的人家,家教很好,对这唯一的女孩虽然是非常宠爱,可也不是溺爱,江菁菁对她这个嫂子至少表面上还是很尊重的。

    江妈妈看着江老太太就坐在苏烟身旁嘘寒问暖,眼神闪了闪,但很快就恢复自然,笑着问道:“昨天一定很累了吧?”

    苏烟还没回答,江老太太便乐呵呵道:“这孩子孝顺啊,我不过就是打个电话问问,她非说要过来陪我吃饭。”

    江菁菁对这种场景早就见怪不怪了,她坐在江老太太另外一边,挽着老太太的胳膊撒娇道:“我昨天听我朋友说了,嫂子昨天简直美得不要不要的。”

    坦白说,江菁菁对苏烟真没什么意见,她不是兄控,跟自家大哥感情本来就很一般,所以在大哥结婚的时候,是一点哥哥被抢走的感觉都没有,苏烟得爷爷奶奶的喜爱,长得又美,光是这两点而言,江菁菁跟苏烟并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冲突。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没有想法也没能耐去掺和大哥的生活。

    苏烟喜欢也欣赏识时务的人,对江菁菁的夸赞表现得十分谦虚,“没有没有,在场的太太小姐们仪态万千。”

    江爸爸有心多问几句,只不过公公跟儿媳之间本身就要保持距离避嫌,再加上他不乐意像个女人一样问东问西,就只能忍着了,想着等儿子回来问问他就好了。

    “多亏了妈妈送的鞋子,昨天穿着舒服极了,就连景川都说好看。”苏烟恰到好处的秀了一发恩爱,又适当的拍了马屁,鞋子到底穿着舒不舒服那都是其次,但凡是女人,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总是喜欢被人夸赞眼光好的。

    果不其然,饶是江妈妈听了这话也乐得笑了,虽然只是一双鞋子,可苏烟这样单独点出来说,就让江妈妈心里很舒服了。

    江老太太看江妈妈的目光也柔和了很多,“这样很好。”

    被老太太这样说,江妈妈有些受宠若惊,她刚嫁到江家来的时候,二老虽然没反对,但这些年对她的态度绝对算不上热情。

    江菁菁怕自家妈妈失态,及时的插科打诨了,“妈妈对嫂子也太好了吧,我都没有收到过妈妈送的鞋子,我生气了。”

    苏烟闻言笑了,声音柔柔的,颇有疼爱丈夫小妹的长嫂风范,“那菁菁改天我们一起去逛街,你喜欢什么就刷你大哥的卡买,好不好?”

    在跟丈夫的家人谈话的时候,总要不经意的拉丈夫出来刷存在感();。

    对于刷江景川的卡,苏烟完全不避讳,也没什么好避讳的,她又没办法赚钱,江家又是这样的人家,根本就不会介意。

    江菁菁眼睛珠子一转,起身来到苏烟身旁,亲热地挽着她的手臂说:“那好啊!那到时候大哥要是说我,嫂子你可得站在我这边。”

    她并不介意跟这个嫂子搞好关系,身处于这样的家庭,对于利益的敏感度并不输给其他人,她知道,江氏现在是大哥的,以后她的婚姻,她的生活都跟家里息息相关。

    苏烟觉得甭管江菁菁骨子里到底喜不喜欢她,至少能够保持这样的关系已经很不容易了,她以前在后宫的时候,就听说过不少八卦,都是哪个大臣家门不宁,姑嫂之间的矛盾啊,婆媳之间的矛盾啊,那不要太多,光是这些天苏烟都看了好几部家庭伦理剧了,那还是普通家庭呢,像在江家,彼此能够保持表面上的和睦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不得不说,江家的每个人情商智商都是在线的,这让苏烟很是安慰。

    江老太太笑眯眯地看着苏烟,“这就对了,平常没事跟菁菁出去逛逛街,或者到这边来吃饭都可以,景川工作太忙,你一个人在那边也无趣。”

    “恩,我知道了。”苏烟乖巧的点头回答。

    没多久之后,江妈妈就跟江菁菁去楼上换衣服了,江妈妈换好之后特意到了女儿房间,小声道:“苏烟这个人很有眼色,你平常多跟她一起,也学学她是怎么说话为人处世的,对你来说这没坏处。”

    对于一双儿女的教育,江妈妈是非常上心的,儿子自然是没问题的,有担当有责任心也有能力,她已经可以放心了,江妈妈出身普通家庭,却也不敢放手女儿的教育,女儿的起点比她高,性子总会骄傲些,可她不想女儿长歪了,所以对女儿的教导从来都不敢松懈。

    江妈妈年轻的时候跟江爸爸出席各种场合,她见多了骄纵的大小姐们,所以当江菁菁出生的时候,她就下定决心,绝不溺爱女儿,让她变成那种样子。

    这些年来江妈妈的教育还是很成功的,江菁菁比同龄人要早熟,也更识时务,有时候看着女儿这样成熟,江妈妈也会有些惆怅,她何尝不希望女儿能够天真一些,可以后女儿肯定也是要嫁到别人家去的,以江家的地位,江菁菁以后嫁的人家估计也是差不多的,在江家别人都让着她那还好,可要是到了别人家,纵使别人会因为江家而让她三分,可如果性格不好,将来夫妻感情不好,过得不幸福的还是女儿啊。

    江菁菁点了点头,对妈妈的话还是很能听进去的,“我知道的。嫂子也不错,我愿意跟她一起。”

    一个小康家庭出来的女孩,固然长相非常好,可能嫁给自家大哥,还能把关系处理得不错,这样的人就是行走的教科书模板啊。

    以前她没怎么跟苏烟接触,只觉得这个人性子冷,现在她算是发现了,只要苏烟愿意,她完全可以在江家过得很好,这样的人才让她佩服。

    到了快傍晚的时候,江景川才匆匆回来,还没等别人问,江景川就沉声解释道:“今天有点忙,不好意思让你们等了。”

    本来他是不用忙的,只不过心里想着跟苏烟的蜜月旅行,就早早地让助理提前将工作给他处理了。

    江家人自然是不会跟他计较的,苏烟也识趣,知道公公婆婆都没发话,她这时候送体贴就有些过了,也跟着不出声只是笑笑。

    在落座的时候,江景川特意多看了苏烟几眼,发现她脸色并没有不好,这才稍稍安心。

    今早出门的时候她的脸色实在有些差,眼底下都是青色。

    江老太爷作为一家之主,看到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的样子,不由得满意一笑,“这就对了,吃饭的话一家人在一起,我都能多吃一碗饭();。”

    “爷爷这样说的话,那以后就一起吃晚饭吧。”江景川笑道。

    “那哪行,要是把小烟给累坏了可怎么办。”江老太太虽说也想每天都看到苏烟,可别墅离老宅也有距离,每天这样来回只怕是有些辛苦,“我瞧着小烟都瘦了。”

    江爸爸故意哀怨叹道:“人家都说是有了媳妇忘了娘,这在我们家就是有了孙媳妇,又是忘了儿子又是忘了孙子。”

    这番话让苏烟的心又一次提到嗓子眼来了,看来不只是她一个人注意到这种古怪了,她小心地看了一眼公公婆婆还有小姑子的脸色,发现并没有不对,难道他们不觉得奇怪吗?

    苏烟想着等下回去得旁敲侧击江景川一番了。

    江景川好像也不觉得奇怪,正低头认真吃饭,一抬头便看到苏烟在看他,于是问道:“是要喝汤吗?”

    也不管苏烟的回答,他在几人诧异的目光中,自然而然的将刚盛好的一碗汤放在苏烟手边,“我还没碰过。你喝吧。”

    江老太爷跟江老太太看到这一幕,都非常欣慰的笑了。

    “大哥跟嫂子的感情真好啊。”江菁菁心里对苏烟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她这个大哥平常话就很少,就连对她这个亲妹妹有时候都不假辞色,现在却能如此自然的关心苏烟,顿时江菁菁就决定了,以后没事她就跟着大嫂了。

    江菁菁本人并没有什么远大的志向,只想吃喝玩乐过完一生就够了,可等到长大了,父母也会有意识的带她去一些场合,妈妈不止一次的跟她说过,让她好好注意那些太太们的言辞,这比学校里学的东西更有用,一开始她还不明白,可是跟朋友们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听一些豪门八卦,比如张太太表面看着光鲜,实际张先生根本就不搭理她,甚至有把小三扶正的打算了,比如李太太跟李先生伉俪情深……

    在宴会上,她就着重注意这两个人,发现张太太这个人太过高傲,目空一切,还非常骄纵,实在没什么*跟这人深交,李太太就不一样了,说话轻言细语的,对每个人都那么的有礼貌。

    江菁菁并不觉得自己会跟妈妈一样幸运,遇到一个真心诚意只爱自己的人,她知道她未来总是会嫁给一个跟江家相当的人家,能不能过得顺遂,过得舒心就看她自己的了。

    话说回来,无论是当人家妻子,还是做什么,成为一个讨人喜欢的人总是没错的。

    现在她身边就有一个很成功的例子,她自然是要多多学习了。

    她是江家的小姐,未来自然是要为江家出力,不仅如此,以后她的孩子也会是某个财团的继承人,为了这个目标,她也必须成为一个讨人喜欢的人。

    苏烟听了江菁菁的话,只是低头腼腆一笑,并没有说话。

    江景川看她这样子,又联想到她今天赖在床上骂他时的情景,忍不住笑了,当意识到在家人面前失态时,他赶忙又收敛了笑意,继续若无其事的吃饭。

    江爸爸江妈妈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得出了一个信息,看来抱孙子指日可待了。

    吃完饭之后,江菁菁非拉着苏烟去房间帮忙搭配衣服,江景川则又一次被江爸爸叫到书房教育去了。

    “你现在这样就很好,不管多不喜欢这桩婚事,现在都已经结婚了,就得收收心,好好对小烟了,那个黄什么薇的,我已经让人帮忙处理干净了,你以后不要再跟她联系了。”江爸爸说的处理无非就是敲打了黄羽薇的经纪公司,对方又去警告了黄羽薇一番,暂时是不会闹什么幺蛾子的了,现在网上流传的都是黄羽薇跟新剧男主角暧昧不清的小道消息,已经没人把她跟江景川联系到一块去了();。

    江景川算是发现了,这锅他得一直背下去了,反正在他的家人心里,他跟苏烟之所以关系不好,全都赖他。

    “我根本就跟她不熟,爸爸,您以后查清楚一点好吗?”江景川也有自己的小脾气,他哪里有跟别的女人来往密切了?怎么都以为他是这样的人?

    江爸爸怒瞪了他一眼,气得恨不得捶桌子了,“我有冤枉你?那别人怎么不把那女人跟别的人联系在一起?非得扯你?”

    见自家爸爸动怒了,江景川只能忍下去了。

    他是个男人,就该背锅。

    江爸爸跟江景川大眼瞪小眼好一会儿之后,江爸爸才缓了缓语气,语重心长的劝道:“别说那黄什么薇了,那圈子里有几个女明星有小烟长得好?你以为我愿意管你的事情吗,我又不是闲得慌,你平常不在家,你爷爷就拿我出气,反正我就这么说了,最迟明年,一定要生个孩子出来!”

    在这种问题上,江景川并不想让步,倒不是他自己不想要孩子,只是想到了苏烟上次的回答,略一犹豫之后道:“这个我恐怕不能答应。”

    江爸爸刚刚平复的心情又炸了,“为什么?!”

    江景川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词汇,淡淡道:“我现在想把主要心思放在工作上,而且,目前我也没有做好准备,爸爸,这种事情就让我跟小烟自己商量决定好吗?”

    他自然是不会把苏烟拉出来背锅的,既然都背了一个锅了,也不在乎又背一个。

    最后江爸爸跟江景川又是不欢而散,一直到江景川跟苏烟走了,江爸爸心情还是没有好转过来。

    “你这是跟谁生气呢?”江妈妈正坐在梳妆桌前摆弄自己的首饰,见自家丈夫脸黑得跟锅底一样,便随口问道。

    江爸爸猛地起身,还是很气,“还不是小川,我跟他说明年得生出个孩子,他倒好,说什么不能答应,还说以后让我们别管这种事了,他们夫妻俩自己商量,这是什么意思?”

    有时候江妈妈也很忧伤,总觉得自己的性格还有身份跟老公是弄反了,明明应该是婆婆关心这种事催着生孩子,现在倒好,完全相反了。

    “就这还值得你生气?”江妈妈非常无奈地转过身,看向自家丈夫耐心道:“小川说得没错啊,什么时候生孩子当然是他们夫妻俩说了算,你这么急做什么?”

    “小川跟小烟想多过几年二人世界也可以理解啊,你就别管这个了。”

    江爸爸:“那怎么行,每次老爷子都骂我。”

    很委屈的好伐qaq

    难道他要每天去问儿子跟儿媳之间的床上情况吗?(╯‵□′)╯︵┻━┻

    江妈妈更加无奈了,“你可以跟爸妈说,你已经劝过小川了,可小川自己不想那么早,二老要想催,就让他们直接催小川跟小烟就好,跟我们又没什么关系。”

    这是性格使然,江妈妈就不爱管这种事,在她看来,这是儿子儿媳的事情,并不需要让他们公婆俩去背锅吧?

    江爸爸听了妻子这番话,本身对儿子就有些意见,这会儿也决定当甩手掌柜了,“对,下次老爷子再教育我,我就说让他找小川去,反正这事我是不管的了。”

    苏烟心里藏着事,回去的路上也没怎么说话,江景川以为她也是被催着要孩子了,他其实是可以理解苏烟目前不想生孩子的想法的,毕竟苏烟年纪也不大,也就去年才正式毕业,这个年纪的女人对生孩子可能或多或少都有些排斥,想到这里,江景川温声道:“要孩子的事情你不必放在心上,你不愿意没人能勉强你();。”

    如果她一直跟江景川在一起的话,生孩子的问题可以回避一时,但不能总是回避,她想探探江景川的底线,于是问道:“你怎么想呢?”

    “我?”江景川一怔,随即笑道:“我都可以的,现在要,以后要,都可以。”

    这的确是实话,他才刚刚尝到感情的滋味,对生儿育女并不是那么向往,现在要孩子,还是以后要,都可以的,而且他现在觉得苏烟当时说的也挺有道理的,现在多过过二人世界,等彼此都做好准备再要孩子的话,会更好一点。

    其实在有些事情上,江景川绝对是好男人,他虽然处于这样的地位,可从来不勉强她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光是这一点已经很难得了,她以前在后宫,皇上虽然对她是要星星给星星的宠爱,可有时候也难免会有些强势。

    苏烟故作镇定追问道:“最晚想在什么时候之前当爸爸呢?”

    江景川说到底也是个普通男人,总是想当父亲的。

    她就看看能拖多久了。

    江景川眉毛一挑,知道苏烟这是什么意思,不由得想笑,不过苏烟这个问题问得也挺好的,他现在是真的无所谓,有最好,没有也无所谓,可他也有顶不住压力的那一天,他仔细思考了一下,回道:“三十三岁之前吧,因为不希望孩子在青少年的时候,我都没办法陪他踢足球。”

    苏烟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江景川今年二十八了,也就是说最晚五年要生孩子。

    唔,还是可以接受的。

    苏烟知道自己非常矛盾,按照目前来看,如果不出什么天翻地覆的意外,她应该会跟江景川一直过下去,这就避免不了生孩子了,可她还是想能晚一天就晚一天。

    她更加知道,如果按照她预想的这样,五年内都不要孩子,那么,不仅是江景川,她也会面临巨大的压力。

    以前在宫里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听说过,某某官员的正妻几年无所出,在家中过得很不如意,最后直接下堂了,那时候她为这个女人也打抱不平过。

    她肯定是会要孩子的,可是,她不确定自己能否胜任母亲的角色,更加不确定,是否要有牵绊。

    见苏烟陷入沉思,江景川以为苏烟是有了压力,于是安慰道:“这种事就顺其自然吧,可能一年后,也有可能两年后,你就想当妈妈了,现在不要有太大的压力,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吧。”

    “恩,对了……”苏烟现在才想到正事,假装不经意的问道:“爷爷奶奶对我们真好。”

    准确地说,是对她好。

    这种好已经超过常理了,不得不让她警惕。

    江景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专注地看着前方路况。

    “奶奶今天给了我一套首饰,我拿给你看。”说着苏烟便侧过身,从后座拿了首饰盒,打开给到江景川看,江景川只是用余光瞟了一眼,便收回了视线。

    “奶奶的东西,总是好的。”江景川淡淡道。

    苏烟有些摸不准江景川的态度,装作非常苦恼的样子道:“我其实挺怕妈妈跟菁菁生气的,只是实在拒绝不了奶奶的好意。”

    就算是传家的首饰,也应该先给江妈妈,再由江妈妈传给她吧?现在直接略过江妈妈,苏烟心里非常忐忑();。

    江景川却不以为意的说:“奶奶给你你就拿着,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妈妈跟菁菁都不是小气的人,不会跟你生气的。”

    重点不是这个啊喂!!

    苏烟只能按捺下要直接开口问的冲动,看向窗外,幽幽地说:“总觉得自己承受不了这样的好。”

    果然,江景川见苏烟这个样子,皱了皱眉头,“说的这是什么话?奶奶对你好,不是正常的吗?”

    苏烟瞧着是在江景川这里打听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了,就不作声了。

    其实江景川之前不是没有怀疑过,就跟江菁菁想的一样,估计真是因为苏烟的爷爷救过江老太爷一命,再加上二老跟苏烟投缘才会这样吧,不都这样说吗,隔代都亲,所以就这个问题,江景川也没有深思。

    很快地就到了别墅,苏烟抱着首饰盒先回到了卧室,江景川则去了书房处理邮件。

    没一会儿王阿姨就偷偷摸摸的进了苏烟的卧室,将今天买的旺仔糖交给苏烟,笑眯眯地嘱咐,“太太,晚上就不要吃糖了,对牙齿不好。”

    王阿姨以前总觉得苏烟性子太冷,跟谁都不爱说话,现在熟了之后,发现她就跟自家小女儿一样,其实年纪还小,还喜欢吃这些个小孩子家家喜欢吃的糖,所以王阿姨对苏烟也不免有些疼爱了。

    苏烟微窘,赶紧将糖放进了床头柜里,在看到床头柜里的小雨衣时,脸都红了。

    江景川在认真处理公事的时候,管家端着夜宵进来了。

    “谢谢,先放在一边吧,我等下再吃。”江景川只是瞥了一眼,又将注意力放在电脑上,随口说道。

    管家却是有事要说,踌躇了一阵,咬咬牙道:“先生,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江景川这才抬起头来,看到管家那纠结的神色,不由得笑了,“这么严肃做什么?想说什么直接说就好。”

    “今天下午的时候,太太的一个朋友过来了,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后来太太让司机送那个小姐了。”管家这完全是出于好意,想要提醒一下江景川。

    管家从小就看着江景川长大,还是非常有感情的,以前看到江景川跟苏烟的感情不好,他都为此急白了几根头发,现在眼看着江景川跟苏烟的感情越来越好,他高兴的同时也有些担忧,担忧生了变故,所以有点与吹草动,他就想跟江景川说说。

    他巴不得先生跟太太最好天长地久,不要再出什么状况了,这样老太爷也安心些。

    江景川原本脸上还带着笑意的,听完这番话,渐渐收敛了笑意,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管家伯伯,以后太太做什么,见过什么人,你不用盯着,也不用告诉我。”

    “可是……”管家还想说些什么,被江景川打断了。

    “她是我妻子,是江太太,就算是我都要给她应有的尊重,管家伯伯,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们好,可这件事就没必要再做了。”就算他没跟苏烟和好,就算他们仍然形同陌路,他也不希望身边的人这样“监视”苏烟。

    他一直谨记着一点,哪怕苏烟再不好,那也是他的妻子,他理应给她撑腰,也要给她尊重跟面子。

    以前尚且如此,现在他跟她都那么亲密了,难道还不信任她吗?

    如果这世上连亲密的枕边人都不能相信,那还能相信谁?

    江景川愿意相信苏烟,相信她说的,会跟他好好过日子,也相信她说的不会再跟沈培然见面();。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景川给予的信任,也是他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

    管家听了这话已经面红耳赤,羞愧难当,的确,他只是一个管家而已,现在将太太的事情汇报给江景川听已经很不对了。

    “你别觉得抱歉,太太也不会生气的,只是以后不要了。”

    管家立马点头,离开书房,还是觉得愧疚难当,怎么能怀疑太太呢?于是他来到厨房蹲了一会儿之后,决定明天吩咐厨房做一大桌太太爱吃的菜。

    唔,不光这样,之前太太夸过花园里的花好看,赶明儿要多进一些新品种了,最好让太太每天早上起来在阳台上就能看到花团锦簇。

    江景川在管家离开书房之后,匆忙将手上的工作完成了,就往卧室赶去,他回到房间时,苏烟已经洗完澡,正敷着面膜舒服的躺在床上。

    她觉得这里真的很好,生活便利了很多,敷这种面膜也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江景川坐在床边,直接探出手将苏烟的腿抬了起来,吓得苏烟尖叫了一声,“你干什么?”

    让苏烟大惊失色的人却异常淡定地说:“检查一下你的脚红肿有没有消。”

    这样的话难免不让人想入非非,苏烟因为敷着面膜,看不出她脸都红了,她努力地想要收回腿,可江景川一直牢牢握着她的脚,仔细看个不停。

    “这几天就不要穿高跟鞋了,如果明天还觉得疼的话,晚上回来我带你去看看。”

    苏烟赶忙回道:“不疼了不疼了,已经好多了!”

    “是真的不疼还是假的不疼?”江景川面不改色的追问着。

    ……这人!

    “真的不疼。”

    江景川面上露出微微笑意,“那别的地方疼不疼?”

    别的地方?……别的地方!!

    苏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不然江景川怎么能说出这种暗示的话来?!

    “你你你……”苏烟完全都说不出话来了,她脸皮再厚也没厚到这种程度。

    江景川却一本正经的继续追问道:“还疼不疼?”

    这人脸皮已经比城墙还厚了,苏烟被逼得没办法了,将面上的面膜扯了下来扔在一边,坐了起来,一双大眼睛死死地瞪着江景川,“疼又怎样,不疼又怎样!”

    江景川眼里的笑意更深了,“你要是不疼的话,我就……”

    他还没说完,苏烟像是听到了什么污言秽语一般,赶紧捂着耳朵。

    她这幅样子大大的取悦了江景川,他起身拍了拍苏烟的脑袋,哄道:“今晚只是睡觉,放心。”

    他当然会顾虑她的身体,现在这样也只是想逗逗她而已,看苏烟炸毛的样子真的非常有趣。

    江景川满意的拿着睡衣往浴室走去,苏烟瞥了床头柜一眼,暗自骂他——

    吃什么吃!

    明天就拿去扔了!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