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江氏待遇极好,不仅仅是在工资方面得到了体现,它的食堂味道并不比外面的餐厅差,所以有时候就连江氏的高层午饭也是在食堂解决的。

    这天中午,几个高层领导聚在一起吃午饭,因为都是同一届的校友,所以说话也比较放松。

    “你们没发现最近江总心情好像很好的样子?”财务部的经理咬了一口酱排骨,小声道。

    营销部的副经理赶忙接话,“可不是,早就发现了,以前最怕跟江总一起开会了,虽然说江总也不骂人,但我就是对开会有莫名的恐惧,现在可好多了,老板心情的好坏直接影响咱们生活的质量啊。”

    稍微了解一点内情的另一个高层神秘兮兮的说:“你们还不知道吧?就前几天陈老爷子的寿宴,我一个朋友去了,亲眼看到江总带着江太太去的,我朋友说了,两人感情看起来根本不像外界说的那么差,而且江总全程都陪着太太,都没离开过半步。我觉得吧,江总心情的好坏其实是跟江太太有关的。”

    苏烟因为之前来过江氏给江景川送饭,关于江太太的美貌早就在江氏传开了,所以这话一出,几个高层领导立马领悟。

    “之前我们部门一个人那天正好去楼下办点事,见过江太太一面,一回来就在部门里说江太太比电视上的明星都好看,反正我算是知道了,就算是江总也是喜欢美人的,不过这样也好,我现在的日子是滋润多了,话说回来,今天江总心情怎么样,下午我还得上去汇报情况,可别正好撞枪口了。”

    财务部经理快速解决了碗里的肉丸子,赶忙道:“江总今天心情很好,早上我上去了的,今天特别好说话,同样的数据,我要是上个月拿上去,准得又享受冷空气的待遇,今天居然什么都没说,简直了。”

    几个经理都是已婚男士,一听这话就知道信息量很大,都有些猥琐的笑起来了。

    “说到底江总也是普通男人啊……”

    “看来以前是憋多了……”

    “希望江太太每天都跟江总相亲相爱。”

    不光女人喜欢八卦,男人骨子里也一样,这边都在私底下讨论江总的和谐生活,另一边王思棋的表情就不是很愉悦了。

    她看着传过来的消息,皱着眉头,很是不解,为什么呢?以前苏烟不是经常不着家,就算不是去找沈培然,那也是出去逛街的,绝不可能像现在这样一整天都呆在家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根本就找不到机会让沈培然跟苏烟碰面。

    这要是苏烟一直没出门,或者出门带人的话,那她要等苏烟跟江景川离婚到猴年马月去啊?();!

    王思棋想着想着就有些唾弃沈培然了,如果真那么喜欢苏烟,真舍不得放下她的话,直接冲到江家去啊,这样她自己都可以省不少事了,哪知道现在苏烟不动了,沈培然也没个声响,剩她一个人心里烦躁。

    以前王思棋虽然因为苏烟很膈应,可说到底也没把她当成什么对手,自从那天的寿宴后,她开始担忧了,她喜欢江景川那么多年,对他的事情可能比他自己都要了解,所以当她看到江景川看向苏烟时那种专注的眼神时,打从心底里真正的慌神了。

    她从来没有见过江景川这样看过一个女人,也是从那一刻开始,她觉得自己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王思棋仔细翻阅着资料,上面详细的写着苏烟跟沈培然吵架是因为一个女孩,从中可以得出,苏烟的醋劲并不小。

    她不能再这样等待下去了。

    王思棋当即就将资料锁进抽屉里,起身在办公室里晃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一个看起来颇有些年代的手动咖啡机上,这不是多么贵重的东西,只是因为造型复古又很特别,所以当时江景川过来谈事情的时候顺口夸了一句,她本来是想送过去的,无奈一直没将这个小事放在心上,看来这是老天送给她的机会了。

    苏烟尽管非常喜欢买买买,不过她被太后带着长大,跟那些大家闺秀也没什么区别,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呆在家里的,她也不觉得在家里无聊,毕竟有电视剧可以看,这种生活已经比在后宫里好不知道多少了。

    王阿姨看起来是很满意她现在的状态的,偶尔出去买买买,或者去江家老宅去抱大腿,大多数时候都呆在家里,做江太太就应该这样。

    以前太太就是太喜欢出去玩了,一连好几天不着家的时候都有。

    苏烟跟王阿姨坐在沙发上看某后宫戏,这部电视剧早几年前就播出了,说是全国人民都在看也不夸张,王阿姨都看了好几遍了,现在看还是津津有味的。

    “这皇帝就是太花心了,一下喜欢这个,一下又喜欢另一个,我看他是谁都不喜欢。”王阿姨吃着樱桃语气很不以为然。

    苏烟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其实也不是所有的皇帝都是这样。”

    真正的皇帝的确是除了江山谁都不爱的。

    不过有的皇帝即便再爱一个女人,对他来说,还是江山社稷最为重要,那个人不就是这样吗,他的确是爱她没错,不过他更爱他的江山,所以她想,她死后,他会很痛苦,也有可能如电视剧里的那个皇帝一样寻找个替身,唯独不会为她放弃生命,他会活着,为江山社稷,为百姓活着,那才是她欣赏的人。

    如果一个男人为了爱一个女人,责任不要了,也不去管别人的死活,这种人苏烟打心底里看不起,她相信,那个人绝不会是这样的人。

    他更爱他的江山,她更爱自己,说不上她到底有没有亏欠他。

    苏烟很快收起心神,继续跟王阿姨专心致志的看电视剧,可一集都没有看完,就有人来家里了。

    万万没有想到,居然是王思棋,她一进来就完全不把自己当客人,语气十分坦然的笑道:“苏烟你在家里最好了。”

    她不喊她江太太,也不喊苏小姐,这样直呼名字还真让人挑不出错来。

    苏烟柔柔的笑了笑,王思棋看她这样子心里就来气,直在心里骂贱人狐狸精。

    “我刚好路过这里,喏,这个之前景川一直说想要,我就想着送过来了。”王思棋将咖啡机放在茶几上,直起身来笑了笑,“景川以前就喜欢这种东西,把咖啡当水喝,这是以前一个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那时候我还不舍得给景川,估计他心里都念好久了,反正我也用不上,就给他吧();。”

    王阿姨在一旁听了这话就觉得不对劲,这语气太自然太熟稔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姑娘跟她家先生是多么好的关系呢。

    见苏烟不说话,王阿姨想了想,过去拿起咖啡机,冲王思棋笑道:“可不是,先生以前就是把咖啡当水喝,我们夫人都劝不住他,现在好了,太太把先生的习惯别过来了,先生晚上都不喝咖啡了。”

    王阿姨说的夫人就是江妈妈。

    苏烟听了想大笑,这王阿姨可真有一套,没有拆王思棋的台,又恰到好处的烘托了她跟江景川的感情好。

    可不是吗,江妈妈都没能让江景川改的习惯,苏烟居然让他改了,就是不知道王思棋心里是不是在扎小人了。

    王思棋脸上的笑意凝滞了一下,很快又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恩,那就最好了,不过我都拿过来了,就给景川吧,放在办公室里也很不错。”

    苏烟看向王阿姨,道:“王阿姨,你先拿到先生的书房吧,另外,麻烦让厨房帮忙准备花茶还有点心,王小姐是客,可不能怠慢了。”

    王阿姨其实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不过看着苏烟的眼神,也不好说什么了,只能点头转身走了。

    “苏烟,你不用把我当客人的,我跟景川是好朋友,你可别这么客气。”王思棋坐在沙发上,想起什么又乐了,“其实这别墅的装修我都有参与的,那时候跟你都不认识,所以没问你喜欢哪种风格,你觉得别墅的风格怎么样?还喜欢吗?”

    ……好烦。

    苏烟心想,这幸亏她对江景川没什么感情,不然如果她真喜欢他了,听了这话心里能好受吗?

    这王思棋还真不是自己当外人啊,想起那天寿宴上她的挑衅,苏烟面上的笑容越发温柔了。

    好,很好。

    苏烟微微一笑,“真的吗?那太感谢了,景川都不愿意我为这些事烦心,王小姐愿意为我们夫妻分担这些琐碎小事,真是太贴心了。景川有你这样的朋友真幸运。”

    王思棋心里恨极,却还得摆着笑容,她觉得没什么意思了,起身对苏烟抱歉一笑,“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喝不到你的花茶了,公司事情太多了,真羡慕你啊,活得悠闲自在。”

    ……哦。

    这意思是说她不工作当米虫啊……

    好,很好,她决定将王思棋说的每一个字都牢记在心中,等江景川回来了之后上上眼药,一般这种情况,她都懒得搭理的,可这个王思棋今天就是来挑衅她的,她要是不接招,别人还以为她是怕了呢。

    苏烟也跟着起身,一边跟着王思棋往门口走,一边道:“王小姐这么能干,我肯定是比不上的。”她顿了顿,话锋一转,“每个人想要的都不一样,我就想好好照顾景川还有我们未来的孩子就觉得很开心,很满足了。”

    像王思棋这样的女人,她在后宫里见得还少吗?明明心里恨得不行,面上却还一副亲热状,喊着姐姐妹妹什么的。

    她虽然不喜欢江景川,可现在跟在后宫里不一样,后宫里女人多了一个就多了,这无所谓的,她也拦不住,现在可不一样了,这是一夫一妻,王思棋想要上位,首先就得把她干掉,苏烟说什么都不会让王思棋如愿以偿的。

    这江太太的位置,除非是她哪天坐腻了自己不要了,不然谁都别想抢走();。

    王思棋脸上的笑容很值得深思,像是不屑,跟苏烟道别之后便戴上大墨镜走了。

    苏烟靠在门口陷入了深思,正在这时,王阿姨突然下来了,走到苏烟身后小声道:“这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是她家呢。”

    “就是因为她知道这不是她的家,所以才会这样。”苏烟丢下这样一句话就款款上楼了,心情好像还很不错的样子,王阿姨愣是没看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也赶忙追了上去,跟着进了苏烟的卧室,王阿姨就不再遮遮掩掩了,“太太,像这样的人我见得多了,如果一开始不解决,到后面麻烦的地方多着呢。”

    在豪门里工作,这些事情就算没亲眼见过,那也是听说过不少了,但凡稍微有些家底的人,有几个私生活是正派的,什么私生子那都是常有的事。

    苏烟知道王阿姨是什么意思,也知道王阿姨是站在自己这边的,当即也不再掩饰,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的手漫不经心道:“王阿姨你错了,这些事不该是我去解决的。”

    她哪有那个心思那个时间去解决一个女人?再说了,真正惹麻烦的人是谁?

    对付女人算是什么事儿,对付男人才是正经的。

    她说一千道一万,跟王思棋再来个舌战八百回,都比不上江景川轻描淡写的一句话有用,她何必影响自己的心情?

    王阿姨不愧是苏烟的神队友,一听这话就立马明白苏烟的意思了,一边点头一边笑,“对对对,就是这么一回事。”

    以她活了几十年的经验,太太还是跟先生去上上眼药比较好,只要让先生烦了那个王小姐,看她还能蹦跶多久。

    等王阿姨离开卧室后,苏烟起身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拿出买的旺仔糖,这东西不一定就很好吃,但给江景川的回忆是美好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思路,苏烟撕开包装,试着吃了几颗糖,软软的,味道还不错,她就随意放在卧室的茶几上,江景川下午下班后一回来就能看到。

    哪知道还没等到下午,江景川就打来电话,说让苏烟现在出发去江氏找他,晚上在外面吃。

    苏烟换上了粉玫瑰色的连衣裙,这个颜色非常挑人,如果皮肤不是那么的白,就很显黑,这连衣裙在设计方面有些小心机,后面有露背设计,苏烟穿上去整个人显得俏皮又有些性感。

    王阿姨对苏烟的这身打扮给予了极高的赞美。

    苏烟满意的出门了,现在她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穿着,并且也学会欣赏了,她就不评价原身别的什么的,光是在穿衣服打扮这点上,原身真的完全配得上这幅相貌。

    江景川为什么喊苏烟出去吃饭呢,因为他心情很好,偶然间又听到助理在跟女友打电话约吃烛光晚餐,他念头一动,便怎么都甩不开了,明明结婚都半年多了,可是最近才跟妻子发生感情,对于江景川来说,这就跟在热恋期一样,听到别人说起好吃的,就会想到苏烟,也会想要加加班,空出时间陪她去蜜月,这样的念头,这样的冲动,于江景川而言,从来未有过,他觉得新鲜刺激的同时,也有一些些期待跟满足了。

    这种感觉他没办法详细的描绘,跟第一次完全靠自己接到一单生意时的心境相似,却不全然相同,好像更为满足一点。

    苏烟这是第二次来江氏,前台小姐一看到她进来,就赶忙起身,甚至还有人去帮她按专用电梯,苏烟侧头看了一眼,为她按电梯的女孩看起来年纪也不大,她冲这个女孩笑了笑,语气有些轻,“谢谢你。”

    刚说完电梯门就开了,苏烟走进电梯,还不忘礼貌地跟女孩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苏烟这一举动大大的刷了好感,女孩晕乎乎的回到位置,一屁股坐了下来,旁边的人就抓着她问:“江太太说什么来着,嘤嘤嘤,她怎么看起来比上次更美了啊……”

    “她居然说谢谢我……”

    前台这边从苏烟的妆容到她的穿着,愣是讨论了半个多小时还觉得不够();。

    当苏烟来到江景川办公室的时候,他已经忙完了,跟助理交待了一声,便带着苏烟坐电梯去停车场取车。

    苏烟坐在副驾驶座上,江景川侧头瞥了她一眼,自然而然的往她那边靠过去,为她系好安全带,两人现在的关系已经很亲密了,可对于江景川这样的动作,苏烟还是有些不自在,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在江景川直起腰的那一刻,突然地就抱住了他,笑眯眯地靠着他的肩头道:“感觉好久没看到你了。”

    这番话直接戳中了江景川的心,酥酥麻麻的,他也没表现出来,就静静地让苏烟抱着,没一会儿苏烟就放开他了,狡黠一笑,“好了,不耽误江先生开车啦。”

    江景川其实是还想多抱一会儿的。

    现在还没到下班的高峰期,一路上畅通无阻,很快就到了江景川说的餐厅,坐下来之后,苏烟翻着菜单,她还是不太了解西餐,也就只是那天寿宴上吃了些,其他时间都是吃的中餐,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点,她抬起头看了江景川一眼,大大方方的说:“你帮我点,好不好?”

    江景川哑然失笑,快速点单。

    这里的餐厅环境很不错,两人又靠着窗户,一片夜景就在眼前,江景川看着苏烟,一时间心里异常的柔软,他突然觉得,他的妻子真的很美。

    “今天都做什么了?”江景川这就是随口一问,完全是想知道她白天都做了什么,现在苏烟白天也不出门,他怕她一个人在家里闷着无聊。

    苏烟不知道现在要不要把王思棋的事情说出来,看着江景川的眼神,再想想现在的气氛,她暂时放下了这个念头,现在应该是谈情说爱的好时机,实在不能拉另外一个女人出来破坏气氛,还是等回家的事情再可劲儿的上眼药吧。

    “看电视,吃饭,对了,我还睡了个午觉。”苏烟诚实回道,她不觉得这样的生活无聊,相比于在后宫的生活,现在已经算是非常有意思的了。

    江景川沉默了一会儿,低声道:“想出去玩就出去玩吧,跟以前的朋友保持交往联系也没关系。”

    一直到现在,江景川都还以为苏烟是为了能让他放心,这才不出门的,他把她当妻子,没想过要让她成为金丝雀,苏烟理应有她自己的朋友圈子还有生活。

    苏烟也听出江景川的意思了,她不打算纠正他,只能低着头小声道:“其实我觉得在家里也挺有意思的。”

    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从电视上就可以看到,这里的女人就算结婚了还是会出去工作,当年刚在宫里的时候,她也曾向往过自由,只是这么多年的教育已经深入骨髓,她何尝不知道这里的女人虽然过得有些累,却比后宫里的那些女人不知道快乐多少。

    也许有一天她会真正地成为这里的女人,但现在还不是,她仍然还是后宫里那个被宠得肆意的苏烟。

    江景川看了苏烟一眼,也不打算再跟她就这个问题继续讨论下去了,“你愿意呆在家里也不错,只是我想告诉你的是,没人会束缚你,你想出去玩就出去玩,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苏烟想起王思棋的话,心里一动,假装十分失落的问道:“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

    江景川不明所以,“什么意思?”

    “我什么都不会,在工作上也帮不了你,每天都过着同样的生活……”苏烟一手托腮,微微侧过头,轻叹一声();。

    江景川第一感觉就是肯定是发生什么事了,皱着眉头追问道:“怎么突然说这个?怎么了?”

    她现在压根就不会提到王思棋,此刻说的话摆的表情,也不过是为了晚上做铺垫,苏烟缓缓摇了摇头,“没事,就是突然觉得自己挺没用的。”

    苏烟这样子摆明了就是不想告诉他,江景川也不再追问,略一思索后认真地看着苏烟道:“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苏烟听了这话一怔,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努力工作,享受事业上的成功?”江景川问道。

    苏烟快速摇了摇头,虽然熟读古书,对于兵法也略有研究,可苏烟骨子里对于打拼事业是没有兴趣的。

    江景川脸上泛起了微微笑意,继续道:“贤妻良母,相夫教子?”

    苏烟迟疑了一会儿,再次摇了摇头,她这个回答其实是在赌江景川对她的耐心,这也是她的真心话,她对当贤妻良母真的没什么兴趣。

    “那你能告诉我,你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吗?”江景川的表情很是认真。

    “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了。”苏烟决定半真半假的回答他这个问题,“想要每天早上起来吃到好吃的早餐,然后去花园看花,时间过得快一点慢一点都没有关系,我就是喜欢这样的生活。”

    吃穿不愁,放肆买买买,不用为明天奔波,她就想要可以掌控的未来跟明天。

    想要走康庄大道,尽管在踏上这条大道前,需要付出很多努力。

    江景川忍不住探出手摸了摸她的头,脸上笑意更深了,“那我很荣幸,已经让自己的妻子过上了她想要的生活。”

    苏烟看着江景川,却不知作何表情了,因为她完全不知道江景川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这样跟你说吧,无论是想在事业上有所成就,还是生活上,这都是个人选择,每个人想要的不一样,所以任何人都没办法去评价别人到底有没有用,很多人可能用了一辈子的时间都搞不懂自己到底想要的是什么,你能够明白自己想要的,并且还得到了,这就是一种成功,在这一点上,我就远远不如你。”江景川这番话听着挺冠冕堂皇的,但也是真心话。

    对于江景川这番话,苏烟是高度赞同的,他又在刷她的好感度了,其实他们刚才的这个话题还是有些深奥的,苏烟也适当的问道:“那你现在过上了想要的生活吗?”

    在苏烟看来,江景川也算是个人生赢家了。

    要钱有钱,要权有权,长得还不错,家庭关系也挺和睦,还有个貌美如花的小娇/妻\(^o^)/~

    这不是人生赢家是什么?

    如果江景川还不满意现在的生活,那真的该挨刀子了。

    江景川静默了好一会儿,一直等牛排上来了,他才回过神来,回道:“我不能说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但我还挺喜欢现在这样的。”

    苏烟也不大关心江景川心里想要的是什么,这个话题很快就揭了过去,她看着眼前的牛排犯难了。

    为什么餐具是刀?

    用筷子不是挺好的吗!

    谁来给她把刀给换成筷子好不好();!

    这个该怎么用啊……

    她该怎么办啊,为什么要到这样的餐厅吃饭啊!(╯‵□′)╯︵┻━┻

    江景川正切着牛排,抬头一看,苏烟动都没动,他的第一想法就是她在等他帮她切,江景川放下刀叉,冲苏烟一笑,“来,给我,我帮你切好。”

    给老婆切牛排是应该的。

    苏烟松了一口气,还好江景川这人很有眼色,不然她就该尴尬了。

    江景川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正低头认真地切着牛排,苏烟毫不避讳自己的眼神,语气有些小小的欣喜,“你对我真好。”

    如果能真正地爱上我,那就更好了。

    苏烟看着这样的江景川,忍不住在想,在他尚且对她只有不深的喜欢时,他都能对她这样体贴,如果被这样的人爱上,大概就是世人眼里最大的幸福了吧?

    突然有些小期待了。

    江景川闻言一笑,切好之后将盘子推到苏烟面前,“应该的。”

    看着苏烟满足的笑脸,江景川想起了一件事,那时候他还没成年,有一次不小心听到父母在吵架,他看到那让自己骄傲的爸爸竟然低声下气的求妈妈原谅,说着各种不符合他身份的蠢话,最后才把妈妈逗笑,那时他简直不愿意接受这是让商界忌惮的江总,恨不得自己眼瞎没看到了,这些年来,爸妈之间的感情好像一直都很好,一直到现在江景川才明白,当一个好丈夫也是一种成功。

    他已经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了,现在想挑战一下自己,就当个成功的丈夫吧。

    在江景川跟苏烟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时,餐厅的另外一边好巧不巧的正在讨论江景川。

    “a市虽然江氏独大,可江景川这个人并不好相处,只怕拉他当联盟有些困难。”戴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慢条斯理的喝着红酒道。

    陆漾低头整理着袖口,闻言低低笑了起来,“江景川有资本,再说了,正好,我也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

    男人脸色一僵,不说话了。

    正在这时,餐厅经理过来了,凑在陆漾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顿时陆漾面色微微有些惊诧。

    “什么?江景川在这里?”

    餐厅经理毕恭毕敬的点头,“是,江先生带了女伴过来。”

    “女伴?”陆漾思忖了片刻,“难道是江太太?”

    男人一听这话,饶有兴趣的追问道:“江太太?那天没去,听说长得还挺漂亮的。”

    陆漾一边起身一边扣上纽扣,对餐厅经理道:“我过去打个招呼。”

    说完之后,陆漾又看向男人,微微勾唇语气意味不明的笑道:“江景川不是好惹的人,你这样轻佻的提及他的妻子,得亏他没听到,不然你那公司经得起他的折腾吗?”

    男人神色一凛,却是不敢再说什么了,只是还是小心地注意着周围的环境,生怕刚才的话被别人听了去了。

    陆漾跟着餐厅经理来到江景川所在的区域,他突然停下脚步,江景川是背对着他的,而苏烟是正对着他,烛光下,苏烟正托腮满眼含笑的看着江景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微微低头浅笑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