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在寿宴上,陆漾也见过苏烟了,当时还怔了几秒钟,的确,江景川的太太无疑是全场最漂亮的那一个,当时他心思根本不在这上面,后来几天别人提到江太太的时候,他也只能记起那一张脸,也只是觉得漂亮而已,可是现在看到的苏烟好似跟那天晚上不一样,陆漾见过不少漂亮的姑娘,形容女人漂亮跟美却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思,陆漾觉得江太太当得起一个美字。

    陆漾骨子里也是个普通男人,对美人总是有向往之心的,就算因为苏烟的身份没其他心思,也免不了多看两眼,很快他就回过神来,暗骂自己居然失态,调整了一下表情后,他又恢复了从容淡定的笑容来到江景川这一桌站定,礼貌地打了个招呼,“景川,好巧。”

    江景川跟苏烟齐齐看向陆漾,最后还是江景川起身,拍了拍陆漾的手臂,笑道:“你也在这啊?”

    苏烟对陆漾还是有印象的,也跟着起身,冲陆漾礼貌一笑,“陆先生,你好。”

    “我跟朋友过来吃饭,就听经理说你也在这,想着过来打个招呼,该不会怪我破坏你们的烛光晚餐了吧?”陆漾其实长相并不是很帅气,只是温和的气质给他增了不少分,让人跟他在一起就觉得十分舒服。

    苏烟觉得陆漾有点儿像状元郎,浑身书卷气,没有什么攻击性,但这有可能是他的伪装,她还是觉得能绕过陈老爷子的亲儿孙夺得大权的人,心机城府肯定不容小觑。

    江景川闻言失笑不已,“不会不会,要不要加个位置?”

    这种话也就是意思意思说一下的,没人会当真,陆漾赶忙摆手,“不了,本来也只是跟你打个招呼就走的。”

    陆漾果然跟他说的一样,跟江景川说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之后就走了,等回到自己的座位后,陆漾也没搭理朋友的追问,一个人陷入了深思中,过了片刻之后他突然开腔道:“江太太是什么来头?”

    他突然觉得跟江景川搞好关系,其实是可以从江太太这边入手的,陆漾本身的人缘就不差,现在陈家上下的资源更是直接交到他手上了,他也不一定就需要江景川的联盟,只是他做事喜欢万无一失,即便跟江景川以后在生意上不会有什么来往也没关系,能够成为朋友已经很不错了。

    一旁的人见陆漾开口说话了,整个人一震,努力地回想着跟江太太有关的消息,最后也只能磕磕巴巴的说着,“听说是普通人家出来的吧,不过江家二老都挺喜欢她,以前江景川从不带她出来,我们都还以为她长得丑带不出手呢。”

    要是苏烟长得丑,估计都没几个长得好看的了。

    陆漾又一次陷入沉思不说话了,他跟江景川说不上熟,但对这个人的基本性格还是了解的,在国外的时候,江景川也有谈过恋爱,他那时候还跟他们一起吃过饭,可江景川对当时那个女友的态度,跟对现在的江太太完全不一样。

    再联想到那天寿宴江景川带着妻子半步不离的情景,陆漾心想,江景川应该是很喜欢他这个妻子的。

    这边江景川跟苏烟吃完了之后,也没在餐厅久待,江景川在想,吃完饭之后要去做什么比较合适,无奈他根本没什么恋爱经验,想破了脑袋才想到一个不算太好也不算太坏的点子,“要不要去看电影?”

    苏烟这些天看了不少电视,知道看电影是什么意思,但也没去过,她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恩();。”

    这里的一切都很新鲜,她想要去尝试,骨子里又有些害怕尝试,只是她终归有一天要完全融入到这里的生活,早点熟悉为好。

    江景川拿出手机查了一下,附近就有影城,想着到时候停车估计也麻烦,便带着苏烟步行过去,两人颜值之高吸引了不少回头率,吃完饭之后这样散一下步其实也挺舒服的,很快地就到了影城,江景川没注意到卖票小妹直勾勾的看着他,他侧过头对苏烟道:“你想看什么?”

    苏烟哪里知道什么好看,挽着江景川的手臂,笑眯眯地说:“你决定就好,我看什么都可以的。”

    卖票小妹这才注意到苏烟,一看苏烟那张脸,简直是会心一击,当即就不看江景川了,恢复了公事公办的神色。

    无论多帅的男人,只要不可能是自己的,通通公事公办!

    最后江景川为了保险起见,选了一部看起来还不错的动画电影,这种片子一般剧情都很轻松,适合放松心情,基本上也不会出错。

    江景川买的是情侣座票,离开场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影城里也有供人休息的沙发区,可惜现在都被人占了。

    “要不要爆米花可乐?”江景川不太爱吃这些东西,可他突然记起来,看电影好像都要必备这些东西,就随口问了一句。

    苏烟现在对一切都很好奇,自然是忙不迭点头,“要要要!”

    她看电视上那些人看电影时吃爆米花喝可乐好像都很棒的样子,她也想试试。

    瞧着苏烟表现得像个孩子,江景川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好,都给你买。”

    越是了解苏烟,就越被她吸引,其实跟苏烟在一起,真的很轻松,他以前的生活中几乎全是工作,下班之后最多也就是跟隋盛喝个酒,除此之外也找不到可以聊天的人,并不是说他缺少说话的人,而是已经习惯了什么都自己承担,虽说他现在也快三十了,可在工作中也不是没有过委屈烦闷的时候,二十来岁的时候还可以跟妈妈说一下,现在他就不好意思再倾诉了,久而久之,他就以为自己真的不需要人陪了。

    他几乎也不跟苏烟说工作上的事情,当然,也没必要说,只是下班之后跟她吃个饭,听她说些日常,再这样一起随便做点什么,他紧绷了一天的神经也放松下来了。

    不得不说的是,他开始喜欢这种夫妻生活了。

    几分钟后,苏烟抱着大桶的爆米花开吃了,她试着吃了一口之后,眉眼都舒展开了,“好甜,好喜欢!”

    在其他人眼里,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西装革履的精英帅哥男,手里拿着大杯可乐,正一脸宠溺的看着长相精致的美人吃爆米花。

    他还时不时探出手擦掉美人嘴边的爆米花。

    喂,幺幺零吗?这里有人在公然虐狗。

    在爆米花都吃了一半之后,江景川果断又去买了一桶,苏烟见他这一举动,笑得眼睛都眯到一块去了,非常满意的点头,江景川果然不是一般的有眼色啊。

    正在心里夸奖江景川的时候,他开口了,沉声道:“接下来一个月都不能吃了,这种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今晚特殊。”

    苏烟愣怔,敢情这意思是,她今晚将一个月的爆米花都吃了?();!

    太霸道了吧!

    她腹诽着,表面上却装作没听到一样,继续低头认真吃爆米花。

    反正他上班的时候,让王阿姨买来吃也一样,他也不会知道。

    哪知道,江景川又不紧不慢地道:“我会叮嘱王阿姨的,我相信,你不是不自觉的人。”

    ……!!!

    看着苏烟说不出话的样子,江景川从身到心都舒畅了。

    看老婆吃瘪很爽是不是有病?

    广播里在提醒人们进影厅了,江景川牵着苏烟在门口拿了3d眼镜,然后进了三号厅,江景川选的位置很好,等坐下来,大屏幕上播放广告时,苏烟探头在厅里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什么人,她扯了扯江景川的袖子小声问道:“怎么人这么少?”

    “不少人买的都是普通厅。”江景川耐心解释。

    苏烟心里一惊,感觉自己一时太过放松,居然问了这样的问题,她看向江景川,发现他并没有在意,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她似乎最近有些大意了,跟江景川说话前都没有在心里过一遍。

    情侣卡座坐得很舒服,江景川自然而然的将苏烟的手握在手心里,苏烟也顺其自然的靠在了他的肩头,就跟厅里其他两对情侣一样。

    电影剧情简单,但效果做得很好,原本江景川只是想打发时间的,也跟着苏烟看入迷了,一直到厅里的大灯重新开启,两人还意犹未尽,站起来一看其他两对情侣,都坐着在等结尾有没有什么彩蛋。

    看完电影之后,也快十点了,一出来外面就刮起了阵阵妖风,白天天气还怪好的,这会儿风很大,还能看到不少女孩子一边走,一边努力的压着裙角,生怕裙子被风吹起来走光了。

    江景川见状,想都没想就脱了西装披在苏烟身上,今天苏烟穿的是平底鞋,两人站在一起,她才到他的肩膀,此刻披着他的西装,像是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一样,不过因为披着西装,再加上江景川一手搂着她,苏烟在这阵妖风下,愣是平安的到了停车场。

    一路驱车回到别墅,管家跟王阿姨早就得到江景川的通知,此刻也已经睡下了,苏烟在卧室里洗澡,江景川则抱着睡衣去了隔壁客房洗澡,男人洗澡都比女人快,江景川湿着头发回到卧室的时候,苏烟还在浴室里头没出来,他随意坐在床头擦头发,不经意的一瞥,就看到了茶几上的旺仔软糖。

    他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坐在沙发上,拿起一包糖,思绪却越飘越远,对于江景川来说,这代表着童年。

    正在江景川沉浸在对童年的回忆中时,苏烟也出来了,看到这一幕,心下了然,走了过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道:“不要笑我。”

    “恩?”江景川听到声音也回过神来,有些茫然的看着苏烟。

    苏烟顺势坐在了他旁边,拿起一包软糖,脸上全是回忆,“这是小时候喜欢吃的糖,前几天有事情跟王阿姨去超市时看到的,就买了一些回来,不要笑话我哦。”

    ……回忆个鬼。

    她的回忆是糖葫芦。

    不过也差不多啦。

    见江景川还是不吭声,苏烟直接从里面拿出一个软糖,递到江景川嘴边,示意他张开嘴巴,“你肯定没吃过的吧?其实味道还不错啦,试试呗();。”

    当熟悉的味道在口腔里蔓延开来时,江景川心里的某个地方好像被钥匙打开了一样,他看着包装上那个大眼睛娃娃,低声道:“我吃过的。”

    “诶?”

    有人说过,夜晚是人最脆弱的时候,所以有什么矫情的话一定要憋着不能说,因为第二天醒来会后悔的。

    此情此景,江景川也憋不住了,他声音低沉和缓,“小时候每年暑假我都会去外婆家住一段时间,外婆对我很好,你大概也知道吧,我妈就是普通人家的孩子,我每次过去的时候,外婆都想把最好的给我,她也知道她能给的最好的,对我来说都不算什么,尽管这样,我还是最想去外婆家了。”

    他从小就已经被当成继承人在培养了,在江家,没人把他当孩子看待,好像无论多少课程多少作业,也从来不会有人问他累不累。

    当然他也没有怨怼过,毕竟生在这样的家庭,本来就已经赢在起跑线上了,必然是要付出成倍的努力。

    只有外婆每次看他写作业的时候,会拿着蒲扇一边给他扇风一边心疼地说:“怎么这么多作业,手酸不酸啊?要不要休息一下啊?”

    在外婆身上,他能感觉到来自于大人的宠溺,唯一的。

    他已经不再记得童年是什么滋味了,只记得那时候外婆给他买的糖很好吃。

    苏烟听了这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想到了自己的奶娘,她出生在大户人家,祖辈父辈都是朝廷大官,娘亲爱她,但因为后宅规矩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是很多,倒是奶娘从她出生时就一直在她身边照顾起居饮食,奶娘有过孩子,不过听说是得病死了,所以对奶娘来说,苏烟也是她的孩子了。

    作为大家闺秀,平常几乎是出不了门的,她听到下人们在说冰糖葫芦,就跟奶娘吵着说要吃,奶娘没办法,经常会偷偷在外面给她买糖葫芦回来。

    一直到最后家里发生那种变故,奶娘明明吓得要命,可还是一个劲地安慰她,把她藏在灶台里,一直到现在她都记得奶娘说的话。

    奶娘说,要乖乖的,不能哭,不能说话,等到天亮了就有冰糖葫芦吃了。

    再然后,她就被太后接到宫里去了。

    从那以后,她从不跟别人说她喜欢吃冰糖葫芦,几乎是一夜之间她就长大了。

    苏烟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说点什么的,可她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只是沉默的坐在一旁。

    江景川继续往下说:“外婆后来生了很重的病,不管我怎么努力都没能留住她,你相信吗?一直到她闭眼的前一刻,我都觉得她会好起来的,肯定会好起来的,我怎么会这么天真?如果说这辈子有什么一定会后悔的事情,我想,应该是她在的时候,没有对她更好一点吧,总觉得自己给的还不够。”

    苏烟已经不想听下去了,她会想起更多深埋在心里的东西,有些冲动的抱住江景川,什么话都没说。

    江景川闻着苏烟身上淡淡的柠檬沐浴香味,想起了很多事情,他更用力的回抱了她。

    恩,还有一件后悔的事情,没能让外婆看到自己娶妻。

    这个晚上谁也没有心情天雷勾地火,不过江景川一直抱着苏烟没有松开,只觉得自己抱都不够,怎么看都喜欢。

    第二天吃早餐的时候,苏烟心情还是有些低落,王阿姨心里却没忘记王思棋的事情,在心里酝酿了一遍之后,她走上前,给苏烟的杯子里添了牛奶,然后又像是唠家常一样对江景川说:“先生,我把咖啡机放在你书房了,不知道你有没有看到?”

    苏烟几乎是立即惊醒,看向王阿姨,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她真想抱她一下();。

    幸好王阿姨提起来了,不然她都快忘记了!

    王思棋的事情早说早好,要是晚几天再说效果就完全不一样了!

    江景川皱着眉头问道:“什么咖啡机?”

    他昨天回来直接洗澡回卧室了,并没有去过书房。

    王阿姨看向苏烟,苏烟秒懂,像上眼药这种事情只能她开头,王阿姨浇点油,她故作轻松道:“昨天忘记跟你说了,瞧我这记性,那天在陈老爷子寿宴上碰到的王小姐昨天来了,还带了咖啡机过来,说你之前就很喜欢,这次特地送过来。”

    江景川眉头皱得更紧了,“她昨天过来了?”

    “恩啊。”苏烟不紧不慢地喝了一口牛奶,笑道:“王小姐眼光蛮好的,那咖啡机看着就不错,对了,她告诉我说这别墅装修是她设计的,还问我喜不喜欢呢,我对这个也不在行,反正看着还挺舒服的,没想到王小姐连这个都会呢。”

    江景川放下了牛奶杯,双手合握在一起,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苏烟叹了一口气道:“本来我想留王小姐多呆一会儿,喝喝下午茶聊聊天的,她说她公司事情太多了,景川,我是不是招待不周啊?”

    王阿姨在心里默默为苏烟点了个赞。

    江景川摇了摇头,沉声安慰道:“没有,你别放在心上。”

    苏烟见好就收,没再继续说了,江景川在出门前,让王阿姨帮忙拿了咖啡机下来。

    像往常一样,送江景川到门口,抬起手给他整理了一下领带,有些委屈的说:“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没用?”

    江景川一怔,盯着苏烟,随即笑了笑,探出手抚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要说的我昨天都说了,不要想太多了,安心做江太太吧。”

    “我有点儿怕失去你了。”苏烟望着江景川,也不管司机在不在一旁,扑到他怀里,抱着他的腰小声道。

    两人腻歪了一阵之后,苏烟放开了江景川,目送着他离开,直到再也看不到车之后,她转身回到别墅,跟王阿姨交换了一个胜利的眼神。

    她理解王思棋,优秀的人无论男女,身边总会有不少前仆后继的人,江景川更是,可这样闹到她面前来,还直接暗讽她,苏烟就忍不了了,有本事就直接去追江景川啊,故意到她面前来刷存在感示威算几个意思?算什么?

    另外一头,江景川坐在车上,想了想对司机说:“先去王氏吧。”

    现在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昨天晚上苏烟就有些不对劲了,再加上今天苏烟说的那些事情,江景川稍微动下脑子就可以连接到一起去。

    他还记得隋盛有跟他说过王思棋喜欢他,当时他没放在心上,现在想想,隋盛也可能不是胡诌。

    别墅装修的事情,当时王思棋的确是问过几句,也帮忙去看过,但那装修明明是专人设计的啊,她故意跟苏烟提这件事是什么意思?

    以江景川对王思棋的了解,他相信她没那胆子跟苏烟明目张胆的说过什么,可不管怎么说,这让苏烟听进去了,并且还为此患得患失了,那么王思棋不管是明示还是暗示,总归不是什么好话。

    江景川很满意他现在的生活,也不希望有人来改变,而且,他始终还是那个想法,不管他跟苏烟感情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她是他的妻子,是江太太,没人可以给她脸色看,也没人能让她不自在,如果王思棋要是有那方面的意思,他得赶紧做些什么让她打消念头();。

    当王思棋来到公司听秘书说江氏的江景川来了的时候,她根本没有理智去想其他的,满心欢喜一刻都不敢让他多等,来到办公室看到江景川站在窗前,王思棋的心一下就满了。

    这就是她欣赏、爱的男人。

    只要最后能跟他在一起,这中间无论付出什么她都不会介意。

    “景川。”王思棋下意识地捋了捋头发,怀揣着小心,走上前轻声喊了一句。

    江景川闻言转过头来,以前他从不会注意别的女人的眼神,今天这样仔细一看,他觉得隋盛没有说谎,王思棋眼里的目的性实在太强了,以前他都忽略了。

    他不想惹麻烦,也不想别人给他的婚姻惹麻烦。

    王思棋显得手足无措,她很紧张,“景川,你吃早餐了吗?”

    江景川点了点头,看着王思棋语气很淡,“谢谢你的咖啡机,我今天给你带来了。”

    还处在幸福云端的王思棋听到这话一下就怔住了,顺着江景川的视线看了过去,她的办公桌上的确摆着昨天送过去的咖啡机,几乎是瞬间她的脸色就变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太太可能忘记告诉你了,现在我已经很少喝咖啡了,在公司也很忙肯定是用不上的,就不要放在我那里浪费了。”江景川语气很是平缓,没有丝毫波动,“不过还是谢谢你,只是我太太不太喜欢我总是深夜喝咖啡,思棋,你有心了,下次有空的话,随时欢迎来家里吃饭。”

    无论江景川这番话措辞有多礼貌,王思棋还是听出了他的意思。

    在她的印象中,江景川根本就不会这样,那么,只能说明苏烟肯定说了什么或者做了什么,当然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居然为了那么个贱女人做到这样的地步,王思棋一时怒火攻心,竟然忘记了回答。

    “你还忙,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江景川说完之后冲王思棋礼貌一笑,转身准备离开。

    “景川,你不是不喜欢苏烟的吗?”王思棋知道自己这时候问这种问题非常不合适,可她就是忍不住了。

    你不是不喜欢她吗?

    不是很少回去的吗?

    你难道不知道她已经背叛你了吗?

    江景川此刻已经收敛了脸上的笑意,转过身来,语气很严肃,“婚姻如鱼饮水,冷暖自知,我从来都没有说过我不喜欢她。”

    以前再怎么不喜欢苏烟,江景川也从未在外人面前提及这段婚姻,无论苏烟以前做过什么,那都是他的妻子,他和妻子之间再怎么样也不至于说给外人听。

    王思棋几乎都快站不住了,满心的欢喜彻底变成失落以及愤恨。

    凭什么啊凭什么!

    她除了那张脸还有什么!

    为什么要喜欢她!

    王思棋再也忍不住了,“你不知道她……”她出轨了!

    话还没说完,便被江景川打断,他脸上又恢复了之前从容的笑容,带着一种不容忽视的坚定道:“另外,如果可以的话,称呼她为江太太比较合适。”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