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苏烟现在已经学会了简单操作手机,不过目前只停留在打电话接电话看短信这个阶段。

    白天闲得无聊,在追完那部后宫戏之后,苏烟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该看什么了,便窝在榻榻米上发呆,想起电视剧里女主角写信的情景,苏烟顿时来了兴趣,唤来王阿姨,饶有兴趣的追问道:“王阿姨,家里有毛笔还有那种纸吗?”

    王阿姨不知道苏烟要做什么,还是尽职的在一个小时之内把苏烟要的东西买回来了,重新握着熟悉的笔,苏烟差点哭了,如果不是眼前的装修,她几乎都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宫里();。

    苏烟的字娟秀,她屏住心神,开始在纸上写字了,不管她的字写得好不好,至少把王阿姨给唬住了。

    王阿姨在内心惊叹,其实老太太跟老太爷很有远见啊,苏家就算不是豪门世家,那说到底也是书香门第,这不,培养出来的女儿不仅漂亮聪明,居然还写得一手好毛笔字。

    等苏烟放下毛笔看向纸上的字时,在心里摇了摇头,果然是太久没写了的关系,有些生疏了。

    王阿姨凑过来一看,震惊得不得了,“我瞧着太太这字写得比电视上那些人还好呢。”

    这话不是奉承,从她的角度来看,这是实话。

    苏烟不可置否一笑,“一般而已。”

    等她写够了洗净了手之后,看了一眼时间,正值饭点,厨房已经在忙活了,她想江景川现在也下班了,于是动作有些笨拙的拨通了江景川的电话号码,那头没一会儿就接了起来,“恩?”

    苏烟本来也没什么事,只是想在江景川面前刷刷存在感罢了,沉默了几秒之后笑道:“刚借用了你的书房,不介意吧?”

    这别墅内只有一间书房,还是江景川的。

    江景川正在跟下属吃饭,一个个见江景川在打电话,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包厢顿时鸦雀无声,安静极了。

    “当然不介意,你吃饭了吗?”江景川也注意到下属们的不对劲,做了个手势,让他们继续吃吃喝喝,可现在谁还敢发出半点声音,一个个都竖起耳朵偷听内容了。

    苏烟本质上不是一个喜欢黏人的人,可她知道,她跟江景川之间的感情才刚刚开始,虽然说他晚上都会回来吃饭,可她还是得在白天的时候多刷刷存在感,尽管他们现在的话题很无聊,可她还得继续找他聊下去,“还没,厨房阿姨在准备了,你在吃饭吗?吃的什么?”

    其实男人骨子里是非常享受别人的关心的,这会让他们觉得自己是被在乎的。

    江景川往餐桌上看了一眼,“正在吃了,有西湖醋鱼、东坡肉、赛蟹羹……唔,对了,这是什么菜?”

    后面一句,江景川是问旁边的人的,后者听了这话赶紧小声回道:“江总,这是葱油小鲍鱼。”

    “恩,还有一些家常菜。”江景川又继续对电话那头这样说道。

    苏烟软软的撒娇声传来,“我也好想吃,下次带我去好不好?”

    江景川的语气非常轻快,甚至可以说得上愉悦,“恩,好,下次带你吃。”

    本来还在猜测电话那头人的身份,现在一听这个大家就秒懂了,肯定是江太太没差了,不过话说回来,这江总都结婚大半年了吧,现在还这么腻歪,可见夫妻感情有多好!

    “你说的哦,不准反悔,我当真了,你一定要带我去吃。”苏烟又叮嘱了一句。

    吃什么无所谓,就是要有情调一些。

    江景川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好好好,一定带你去吃。”

    见目的达到,并且还为下一次出门约会做了铺垫,苏烟也心满意足了,还不忘补充一句,“等我下次发现好吃的,我也带你去吃();。”

    这种对话太像学生情侣了,不过意外的是江景川发现自己还挺喜欢的。

    “好啦,不打扰你吃饭了,吃饱一点下午工作继续加油。”

    江景川在挂了电话之后,脸上都还保持着淡淡的笑意,的确是心情很好啊。

    下属们一看自家江总宛如发/春的表情,便什么都明白了,一个个都低头认真吃饭,心里却有些酸,怎么能心情不好呢,有个大美人在家等着自己,想想都好酸爽。

    下午时分,隋盛闲来无事又过来串门了,江景川手上的工作也差不多忙完了,所以才有时间陪他喝个咖啡吹吹水。

    对于隋盛,江景川是非常信任的,也由于王思棋的事情是隋盛告诉他的,所以迟疑了一会儿之后,江景川将早上的事情说给隋盛听了,“思棋性子很犟,只怕是不会那么容易收手。”

    这是江景川所担心的,无论他说什么话,只要王思棋固执己见,他拿她还是没有办法,当然,他不是担心她,只是怕自己的生活被打扰。

    隋盛靠了一声,语气不怎么好了,“我就知道她不安好心,苏烟怎么说?”

    男人跟女人思维是不一样的,女人更喜欢倾诉,男人更喜欢解决。

    江景川回想了一下苏烟的表情,沉声道:“她没说什么,只是有些沮丧,还问我会不会觉得她很没用。”

    “以我对王思棋的了解,她这人傲慢得不得了,恨不得要上天了,我敢保证,她肯定跟苏烟说什么羡慕她不用工作之类的话。”隋盛的话让江景川皱了皱眉头。

    “我没告诉你吧,小时候几家大人聚一起吃饭,那时候我们年纪都小,当时酒店里的花瓶是她摔碎的,但她就能装作没事人一样,结果最调皮的王传被骂了,大人们都以为是他。从那之后,我对这人是敬而远之。”真要算起来,隋盛跟王思棋的关系本应该是很好的,两家父母都认识,从小还一起玩过,可隋盛对王思棋从来都没个笑脸,他也不屑伪装。

    江景川觉得就算王思棋这件事做得并不恰当,但也不想评价她的人品,只能不作声。

    隋盛在吐槽完毕之后,语重心长的道:“其实王思棋会做什么不太重要,只要你的态度摆在这里,她就兴不起什么风浪,回去可以跟苏烟好好解释一下。”

    “我的态度自然是不变的。”江景川不紧不慢地说,“如果能在一起早就在一起了,我只把她当成普通朋友。”

    这就是江景川的态度,就是他还没结婚是单身,都不可能跟王思棋在一起,江景川决定以后都留个心眼了,王思棋最后那句话实在让人浮想联翩,江景川猜测,她如果对自己真的有那方面的意思,肯定是好好查过苏烟了,那也肯定是知道苏烟之前跟沈培然的事情,只是她大概不知道,他一开始就知道这件事了。

    他总觉得,王思棋之后可能会拿这件事来做文章,是的,站在普通人的角度,肯定是以为他不会接受苏烟曾经出轨过的,可江景川跟常人不同,他对感情本身就不怎么感兴趣,固然曾经因为苏烟的那档子事生气过,可他又很理智,两人当时虽然是夫妻,可那却是连陌生人都不如。

    在他还没有跟苏烟发生感情前,他会生气,但不至于失去理智。

    更别说现在他跟她都把这事说开了,谁也别想利用这件事来给他添堵。

    江景川现在都是提前下班,下午还没到五点,他拿起车钥匙走出办公室,助理跟秘书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他回到家的时候,王阿姨说苏烟在午睡还没醒,江景川失笑不已,抬手看了一眼时间,“现在都五点了();。”

    虽然这样说,可江景川上楼之后并没有去卧室,而是去了书房,刚走到书桌前,便看到桌面上的几张毛笔字,正在纳闷的时候,王阿姨端着煮好的甜汤进来,看江景川在发呆,她心里一喜,走上前去,乐呵呵道:“这是太太写的,以前还不知道太太有这个本事呢,瞧着不比电视上的差。”

    江景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眼睛,因为之前苏烟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长出来,不过他很快就镇定下来了,按照苏家的家风,苏烟会这些并不奇怪,他小心翼翼的将她写的字收好,心想,明天带去公司让助理去帮忙裱一下,他要挂在办公室里,以后谁要是问了,他就说这是他老婆写的。

    王阿姨见江景川如此珍惜苏烟写的字,面上的笑容更深了一些,依照她的眼光跟经验来看,那个什么王小姐压根就没可能上位,根本就比不上太太好嘛!

    想到王思棋,王阿姨准备再上点眼药的,话到嘴边又给咽下了,今天早上说的已经够了,她再多说要是先生注意到了那个王小姐,那就得不偿失了。

    苏烟醒来的时候,太阳都已经快下山了,这一觉睡得人神清气爽,一下楼就看到江景川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她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在他面前站定,讶异问道:“你回来啦?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叫我?”

    “你问题太多了,我一个个的来回答,我是五点钟回来的,看你睡得太香了,正好我也有些公事要处理,就没打扰你。”

    刚睡醒的苏烟表情还是有些懵,等她回过神来,坐在江景川身旁,挽着他的手臂,开心地说:“真好啊,一觉醒来你就回来了,今天真好。”

    江景川对这样的话还是非常受用的,听了也是嘴角带笑。

    吃完饭之后,苏烟提议去别墅区转转就当是散步了,江景川也没意见,这里的别墅区绿化做得很不错,一路上就碰到好几对夫妻在慢悠悠的散步,苏烟伸了个懒腰,满足的叹了一声,“好舒服啊。”

    这就是她想要的生活了。

    无忧无虑,舒舒服服的,什么都不用操心,多好啊。

    江景川抬起手摸了摸她的头,笑道:“还可以更舒服,等你外公的寿宴之后,我们出去度假吧?之前都没给你一个蜜月旅行,现在补给你可以吗?”

    苏烟对出去玩没什么概念,怔怔问道:“度假?”

    “你如果想购物的话,我们去欧洲,如果想放松一下,就找个海岛住一段时间可以。”江景川对旅行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毕竟好多个国家他都去过了,虽然是出差,对他来说,只要跟苏烟在一起,哪怕在国内随便找个旅游景点也可以。

    苏烟有些出神,以前皇上也曾经跟她说过,等有时间了就带她出去微服私访,她那时候还是很想去外面走一走的,就满心期待的等啊等啊,结果他一直都没时间,太多折子太多事情需要他处理了,后来她就没了期待,这会儿江景川提起来出去玩玩散散心,她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你说去哪就去哪吧,我都可以的。”明明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有所期待,可苏烟还是不可避免的欢欣雀跃了。

    江景川点了点头,“那好,我让助理去安排一下机票的事。”

    晚上,a市某个酒吧里,沈培然跟胡航坐在一起喝酒,他最近心情不是一般的烦躁,不光是工作上的事情,现在无论他发短信还是打电话,苏烟都不理会,这让沈培然既颓丧又无奈,他觉得,这本该是一件好好道歉就翻篇的事情,现在却让他无措成这样,胡航见他一杯接一杯的灌,忍不住拦住他,劝道:“别喝太多了,明天还得上班呢。”

    沈培然推开他,眼神逐渐变得迷茫起来,“你说说她是什么意思?();!是真心想要跟我断了吗?”

    他不想接受这个答案,可苏烟越来越让他害怕了。

    从前总觉得无论怎么样,苏烟都会一直喜欢他,现在却是一点底气都没有了。

    胡航一开始也不相信苏烟会这么绝情,可一连这么多天,她都没露个脸,打电话也不接,看这阵仗,也不像是闹矛盾的样子,倒像是真心要跟沈培然划清界限了,想到这里,胡航也不敢再劝他了。

    沈培然继续自顾自地说:“她就是想跟我断,也要听我把话说完吧?连个辩解的机会都不给我,就直接判我死刑,这是什么意思?只要她好好说,难道我会死皮赖脸的缠着她不放?”

    ……还真的会。胡航默默腹诽,瞧这样子就不像是会干脆放手的人,不过他也觉得苏烟的确是绝了点,有什么事不能坐下来好好商量,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别人就直接不来往了?这搁谁谁心里都不痛快啊。

    “你别喝了,再想想办法。”胡航憋了半天,也只能干巴巴道。

    “还能有什么办法,我托万熠帮忙,她懒得理我,我打她电话,她也不接,难道要我去她跟江景川的家吗?”沈培然越想越心酸,这次也不用杯子了,只能拿起酒瓶就灌了下去,胃部火辣辣的,非常难受,可也比不上心里难受。

    胡航拉住了他坐下,好奇问道:“我想不通了,这当时你要是直接跟小烟拿了户口本去登记,不就没这么多事了吗?”

    沈培然听了这话,表情很茫然,整个人像是被掏空了一样,过了好一会儿才讷讷道:“她拿过的。”

    “什么?”

    沈培然的声音突然就大了起来,双目赤红的样子看了非常吓人,“她拿了户口本找我的,问我要不要娶她,只要我点头,她就立马跟我去登记……”

    他突然就想起了这么一件被自己刻意遗忘的事。

    的确,当初苏烟爱得义无反顾,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努力从家里偷出户口本,她找到他,眼睛很亮,像是里面有星星一样,她说,只要他愿意,她不要当江太太,什么都不要,就跟他结婚。

    可是那时候他根本就没想过要承担起婚姻的责任,最重要的是,他天真的认为,只要苏烟不愿意,没人会勉强她嫁给江景川的,他坚信,她是不会嫁给别人的。

    他犹豫太长时间了,苏烟的眼神慢慢黯淡下去,只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知道了便走了,他很想冲过去,可他就是没有勇气。

    如果有一天他知道自己会变成这个样子,他当时说什么也要跟她去登记结婚。

    可是,一切都太迟了,还来不来得及呢?

    沈培然像是疯了一样冲出酒吧,他蹲在路边,手指微颤的从口袋里摸出手机,他想要给她打电话,想告诉她,想求求她嫁给他,无论做什么都愿意,让他现在就跪在她面前他都愿意。

    嘟——嘟——

    此时江景川跟苏烟刚经过一场剧烈的运动,苏烟体力不支,已经疲惫的睡了过去,江景川抱着她不肯放手,时不时吻吻她裸/露的后背,正是温柔缱眷的时候,苏烟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江景川犹豫了一会儿,眼看着苏烟都要被烦得睁开眼睛了,他赶忙直起身子从床头柜上拿过手机,接了起来。

    “小烟?!小烟,你肯理我了吗?!”电话那头传来的是沈培然的声音。

    江景川一下就僵住了,他有些复杂的看着苏烟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掀开被子,披上睡袍拿着手机轻手轻脚走出了卧室();。

    走廊上,整个别墅都非常安静,江景川面无表情地道:“她已经睡下了。”

    沈培然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怔了怔,跟魔怔了一样低声道:“小烟,对不起,不要不理我,我错了,真的错了,以后无论你要我做什么都好,我再也不跟别的女人多说一句话了,我也不看她们了,好不好?求你了……”

    江景川的表情很冷,右手已经紧握成拳了。

    苏烟是他的。

    哪怕这样被人惦记着,都觉得非常非常愤怒。

    她是他的妻子,以前无论发生过什么都已经不重要了,可他痛恨一切想要破坏他们关系的人,其中最为痛恨的就是沈培然了。

    他没有所表现出来的那么大度,他是介意的。

    可介意这种小情绪哪里比得上拥有她的开心,所以他选择不再想起,也不会提起。

    江景川冷冷道:“沈先生,我太太已经睡下了,我相信你听得懂我说的话,对吗?”

    沈培然垂着头,呵呵笑道:“原来是江先生啊,怎么样,夺人所爱的感觉?”

    在酒精的麻醉下,沈培然已然失去理智,更别说江景川说的话就像是刀子一样在刺他的心口了,此刻他内心没有对江景川的忌惮和畏惧,全是一个心爱的人被人抢走的怒火。

    夺人所爱?

    江景川勾唇一笑,“很好。”

    从道德上来说,沈培然才是小三,从感情上来说,他的确是抢走了苏烟。

    尽管如此,他也不打算放手了。

    她是他的。

    江景川已经不想再跟沈培然废话了,轻笑道:“沈先生,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我,那后果你我都不想看到的。”

    他不屑于对沈培然出手,因为是完全不同级别的对手,可如果沈培然再挑战他的底线,他也不会再这样无动于衷了。

    这话说完后,江景川就挂了电话。

    他回到卧室,刚躺在床上,苏烟就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她随口问了一句,“干什么啊?”

    江景川恨不得捏捏她的鼻子给自己出气,最后也只能硬邦邦地说:“不高兴。”

    “……哦。”苏烟此刻意识都是很模糊的,她翻了个身继续睡。

    一场运动下来,她已经累得不行了,哪怕天塌下来她也不想管,只想睡到天荒地老。

    江景川气极,不管刚才他表现得多淡定,心里对这种事怎么可能不介怀,说真的,他恨不得现在就穿上衣服跟沈培然去单挑了。

    低头一看,苏烟睡得格外香甜,他现在所有的心情起伏都是因为这个人,而这个人一无所知。

    江先生很生气。

    想了想将苏烟拉了过来,探出手捏住她的鼻子,果然没几秒之后,苏烟因为呼吸有些困难,睁开了眼睛。

    江景川这才满意了,看着苏烟几乎快喷火的眼神,他慢吞吞的纠结的说:“你居然不问我为什么不高兴。”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