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有人曾经说过,就算江景川没有他的地位,光是凭着他那副皮相,也有不少女人愿意跟他在一起,这是实话,江景川在上小学的时候就收到过女生的情书,江妈妈比较高瞻远瞩,她觉得以江家的条件,还有江老太爷跟丈夫的严厉教育,儿子在前程上是不会有问题的,但作为女性,作为妈妈,比起儿子的前程,她更担心的是儿子在这样的家庭环境中被养成个渣渣。

    江妈妈年轻的时候身边追求者不要太多,在遇到江爸爸之前,她就遇到过一个渣男,家境还不错,人也有优越感,一开始江妈妈也以为是遇到真爱了,结果两人在一起没多久,她就发现,渣男除了她以外还有其他女朋友,因为在感情方面被人坑过,所以江妈妈在认识江爸爸的时候,矜持考验观察了很久,之后才同意在一起的。

    生了江景川之后,江妈妈顿感自己身上责任重大,因为江老太爷跟丈夫都不会跟儿子灌输儿女情长的理论,她担心儿子也会变成渣男,所以在发现儿子身边有了几朵桃花花骨朵之后,她就赶忙孜孜不倦的给儿子洗脑了。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江妈妈其实是个强迫症,妈妈看自己的孩子都觉得是最完美的,在江妈妈心目中,她儿子就是完美无缺的人,所以她不能允许儿子身上有致命的污点。

    江妈妈觉得一个男人即便在事业上再成功,要是对感情不专一的话,那还是个渣渣。

    于是在江景川的感情观还没自行形成的时候,江妈妈就跟他说,想要谈恋爱,可以,那你要带回家让妈妈把关,然后再通知对方父母见个面,如果都合适的话,等成年的时候就要订婚了,你可想清楚了,一旦带回家了,就得对人家负责。

    还是boy的江景川无疑是被吓到了,那时候虽然得意于收到漂亮妹子的情书,可那也压根没想过带回家订婚的事情,就这样的,江景川就装作眼瞎没看到情书,几次下来,写情书的妹子们也伤心了,纷纷转移了目标();。

    成功阻止了儿子早恋的江妈妈再接再厉,非常温柔地跟江景川说,儿子啊,妈妈最讨厌的就是三心二意的人了,今天喜欢这个,明天喜欢那个,这种人最可耻了呢,宝贝,我相信你不会变成妈妈讨厌的人的,对不对?

    江景川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他不是可耻的人,不会做可耻的事情。

    在江景川达到法定结婚年龄时,江妈妈又故意在儿子面前叹气,作为一个孝顺的儿子,自然是要为妈妈解忧的,再三追问之下,江妈妈终于说了,她一个闺蜜结婚之后为家里里里外外的操劳,最后渣男居然出轨了,还公然的把小三带到家里去,闺蜜气得心脏病都恨不得要发作了,江妈妈揉着太阳穴说,如果在面对诱惑的时候把持不住自己,那根本不叫男人,那是畜生呢,儿子,以后你有了妻子,一定要对她很好,一定要尊重她,不然妈妈也是不会原谅你的。

    这样一条龙流程下来,江景川的感情观婚姻观就养成了。

    也是因为江妈妈见缝插针的教导,江景川在过去半年中,即便跟苏烟之间的关系再冷淡,也没想过要去寻找真爱,苏烟忠诚不忠诚,那是她的事情,他只管得了自己,也只能控制自己。

    当江景川回到家的时候,苏烟也是刚洗完澡,坐在梳妆桌前在保养皮肤,见他回来,不紧不慢地起身问道:“我还以为你要晚一点才回呢。”

    江景川今天压根就没仔细看那个十八线小艺人长什么样,只是觉得她身上的香水味混合着烟草味,实在令人作呕,这会儿嗅到苏烟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味,只觉得好闻极了,想都没想就探出手将她抱在怀里,慢慢收紧手臂,低声满足叹道:“还是你香。”

    这话说得太暧昧了,苏烟怔了一下,随即很快恢复正常,继续若无其事的笑了笑。

    很快地江景川就放开了苏烟,摸了摸她的脸,却没有说话。

    “对了,今天我跟菁菁逛街的时候,给你买了领带,你看看喜不喜欢。”苏烟赶忙拿出今天给江景川带的礼物。

    她在买买买的时候,最后良心发现想起了江景川,毕竟用的是他的卡,还是给他带点小礼物吧。

    虽然花的是江景川的钱,可她仔细的瞧着江景川的表情,应该是很高兴的吧。

    江景川心情的确一瞬间就好了起来,不是因为这个礼物,而是觉得这礼物来自于苏烟,苏烟显然是把他放在心上所以在逛街的时候,才会想到他。

    因为这条领带,江景川的兴致一直很高,在运动结束之后,还是抱着苏烟不肯放手,满足的在她脖子后面吻了一下,“我有些后悔了。”

    苏烟本来都累得快睡着了,被他一句话吓得睡意全无,不明白江景川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将她搂得更紧了,低低道:“我记得在出国之前,有一次奶奶说要带我去你们家玩玩,那时候我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了,如果早点认识你的话,可能一切都不一样了。”

    现在的苏烟几乎满足了他所有对于爱情婚姻的向往,她美丽温柔,就算有时候使小性子也格外可爱,会在家等着他一起吃饭,早上会送他出门,还会为他整理领带,没有经历太多的江景川觉得这就是爱情最好的模样了。

    心里终究还是有遗憾的,想着如果早一点遇到她,说不定就会跟普通人一样恋爱结婚,这才是完整的过程。

    苏烟松了一口气,听到江景川这样说其实是不以为然的,如果不喜欢的话,早一点,还是晚一点,根本就没有区别,原身如果会喜欢江景川的话,这半年里早就喜欢上了,最关键的是,他如果早一点喜欢上真正的苏烟,那就没她什么事了。

    “我不这样想();。”苏烟心里莫名的有些不痛快,闷哼了一声,继续道:“现在就是最好的时间,再说了,你初中的时候我才多大啊,那还在读小学,你会喜欢个小女孩吗?”

    江景川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的确,当时的他根本就没有那个心思,就算见到苏烟,肯定也只是当成妹妹。

    人的习惯思维真的很可怕,一开始当成了妹妹,江景川就很难把她当成女人了。

    其实江景川自己也知道,他之所以会喜欢上苏烟,有一个最大的前提,那就是她已经是他的妻子了,所以他有兴趣也有耐心看到她好的一面,如果苏烟不是他的妻子,而只是认识的一个人的话,他还是会被她吸引,只不过不会这么快。

    江景川的领地意识很强,他能看到的,也只有圈在自己领地里的人和事,不在他的领地范围内的,对他来说,就是虚幻范围。

    能不能看到,那就随缘了。

    对于跟自己没多大关系的人,江景川可以说是冷漠的,不管男女,他都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绝不轻易的给予他认为多余的关心。

    前女友也这样批评过他,说他对她的朋友她的同学不热心,当时江景川就很无奈,他跟这些人熟吗?不熟,为什么要关心别人?为什么要让别人觉得他是热情的?难道他的热心是很廉价的吗?

    如果跟一个人恋爱,就得全方面接手她的人际圈,并且花费心思去经营这种关系,那么,他还是不要恋爱了吧。

    结婚就不一样了,苏烟的家人变成了他的家人,他理应对他们也好,至于苏烟的朋友,她没有要求他对他们也好。

    不过既然想到了这件事,江景川就决定问一下了,“你的朋友还有同学,需不需要介绍我认识一下?”

    苏烟才觉得江景川莫名其妙呢,她也不认识原身的朋友跟同学好嘛,怎么介绍他认识?再说了,有必要吗?

    “你想认识吗?”苏烟为了保险起见,这样问道。

    江景川迟疑了一会儿,摇了摇头,“说不上想认识,但碰到了你也要跟我介绍一下比较好,至少要打个招呼。”

    “这不就得了,你还想怎么样?”苏烟不以为然。

    原身的朋友跟同学,如果关系好的话,也有缘分的话,她会去经营这种关系,但就没必要让江景川也一一认识吧。

    江景川在心里可谓是松了一口气了,他不太擅长跟陌生人打交道,当然,他的身份也决定了他不必这样,在江景川看来,与其去认识一些无关紧要的所谓的朋友,还不如把时间花费在有意义的事情跟人身上。

    没几天之后就到了苏烟外公的寿宴,这天江景川特意将工作提前完成了,带着苏烟去了秦家。

    秦泽宇作为长孙已经在本市最好的餐厅订了最大的包厢,苏烟跟江景川是外孙女跟外孙女婿,一定要先去秦家跟亲戚们打个招呼,然后再作为自家人去餐厅。

    苏烟今天穿的是一套浅蓝灰复古的大摆连衣裙,也是亏得这些天作息规律健康了不少,她面色红润,人显得格外的精神,跟穿着西装的江景川并肩走进秦家,两家的亲戚聚在一起看到这一幕,也不由得隐隐自豪,就算江家有钱有势,我家姑娘那也是完全可以配得上的。

    苏爸爸苏妈妈在看到女儿的时候,早就按捺不住想要上前去抱抱她的冲动了,无奈看到她身旁的江景川,一个个又都忍住了。

    毫不夸张地说,苏家也有孙子,可苏家的中心和重心都是苏烟,在秦家也是,苏烟虽是外孙女,就是秦泽宇这个长孙的地位碰到她都得后退几步();。

    苏烟可以说得上是两家的掌上明珠。

    秦外公看到苏烟喜不自胜,冲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苏烟迟疑了一下,走到秦外公身旁,还没站定,便被这个老人抓住了手,老人的手有些粗糙,却格外的温暖,他看着最为疼爱的外孙女,再看看一表人才的外孙女婿,笑得合不拢嘴了,直点头道:“好好好,外公看到你这样好就开心了。”

    秦泽宇其实是很怕江景川的,他殷勤地走了过去,喊了一声,“江总。”

    江景川轻笑着摇头,“错了,表哥,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好。”在公司秦泽宇是喊他江总,这在外面,理应他喊秦泽宇一声表哥。

    在苏烟跟江景川过来的时候,这对夫妻就成了焦点,一言一行都被两家亲戚看在眼里,秦家的亲戚一看江景川竟然如此客气,心里就对他亲近了几分。

    苏烟很快就被秦妈妈喊到一边去了,虽然说两家因为苏烟的这桩婚姻都得到了极大的利益,可苏烟毕竟也是她们从小看着长大的,几个舅妈婶婶们还是很关心她的,一到房间,苏妈妈就迫不及待地拉过苏烟,将女儿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一遍之后,这才念了句阿弥陀佛,哽咽着道:“在江家还好吧?没人欺负你吧?”

    十月怀胎的女儿,作为妈妈怎么可能不心疼,她也希望女儿能够嫁给她想嫁的人,可她哪里拧得过家里其他人,再说了,从江老太太跟江老太爷见到女儿开始,苏家人跟秦家人心里都清楚,以后苏烟长大了婚事是不会差的,只要二老活着,就一定会尽力为苏烟安排婚事,可谁能想到,江家二老最后让女儿嫁到他们家去呢。

    也是因为江家二老的关系,苏家跟秦家在苏烟记事开始,就开始大力培养她了,苏烟嫁得好,两家以后都不会差了。

    苏烟嫁给了江景川,首先秦泽宇以后只要不作大死混个江氏的高层是妥妥没问题的,秦萱以后找对象,虽说也不指望嫁进豪门当少奶奶,可也不会差到哪里去了,秦家的未来是不会差的。

    而苏家呢,苏烟的堂哥堂妹因为江家的关系,现在已经到国外留学了,他们也都是有出息的人,到国外这样一镀金,等回来后,再加上江家的这层关系,未来简直一片光明。

    秦家跟苏家的亲戚们也聚在一起讨论过,都是肯定了江家的家风跟江景川的人品之后,这才放心让苏烟嫁过去的。

    他们一个个虽然都有自己的私心,可对苏烟的疼爱也不是假的。

    苏烟听了苏妈妈的问题,小声点头道:“挺不错的,他们对我都很好。”

    她说的可是实话,江老太爷跟江老太太不用说,那对她比对江景川这个正牌孙子都好,江爸爸江妈妈对她也还可以,最重要的是,江景川虽然目前对她不说是千依百顺,但也算很不错了,她目前这小日子过得不要太滋润。

    苏妈妈松了一口气,她是了解自家女儿的,现在愿意跟她说话,还愿意来参加寿宴,代表着她已经解开心结了,本来苏妈妈还想嘱咐几句的,结果其他婶婶舅妈们也耐不住了,纷纷开始询问起来。

    “听你表哥说你去给小江送饭啦?这就对了,小烟,你别怪舅妈说话直,小江一表人才,是个万中挑一的结婚对象。”

    “我看小江之前跟那什么明星的绯闻,是不是真的啊?小烟,你别憋在心里,受了什么委屈就说,他家就算再有钱,我们也不能被人白白欺负不是?”

    “可不是,他要是在外面乱七八糟的,我们也饶不了他!”

    苏烟听了表情很无奈,其实在没有来之前,她是觉得这两家人不顾苏烟的意愿,执意把她嫁了过去,不过是因为利益,当然她也不是说他们是错的,毕竟苏烟的婚姻能让两家每个人的前程一片光明,这谁不心动?摊上江家这样的亲戚,谁不愿意?

    她在后宫混迹多年,这些人是嘴上说说而已,还是真心,她是能分辨的,毫无疑问,这些人可能有自己的私心,但对原身的确也是关心的();。

    为了让这群人安心,苏烟也只能诚实回答了,“没有,那个明星的事情他有跟我解释过,其实都只是见过几面,根本都不熟的。”

    婶婶舅妈们明显松了一口气,纷纷道:“就知道小江不是那样的人,再说了,那明星根本都没我们小烟好看,小江除非是瞎了眼了。”

    ……呃。

    另外一边,江景川也受到了其他亲戚的各种暗示,他很无奈。

    苏爸爸是个感情很丰富的人,说起女儿来,那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了,“小烟出生的时候才那么一点,现在都结婚了当大人了,我心里舍不得,她在家里就没做过什么事,被家里人惯得有些任性,小江,她要是做错了什么,你别跟她一般计较,她还小,不懂事啊。”

    江景川不确定苏爸爸到底说的是不是沈培然的事情,但也忍不住要给苏爸爸点个赞了,还真不是一般的会说话啊,一下说舍不得苏烟结婚,一下又说被家里惯得有些任性,最后直接说,她还小,做错了什么你别计较,因为她不懂事。

    简直什么话都让老丈人说了啊。

    “恩,不会的,小烟很好,我们之间相处得还不错。”江景川微笑颔首。

    苏烟的堂哥因为一些事情从国外飞回来了,这会儿也跟着接话道:“叔叔,您不用担心,景川不是那样的人,他肯定会对小烟很好的,不说别的,小烟是什么性子的人您还不知道吗?您赶快收买我,不然我要把这话告诉小烟了。”

    因为苏堂哥的这番话,气氛顿时活跃了很多,但这群爷们儿聊天的话题还是围着苏烟转,拉着江景川各种明说暗说苏烟的好。

    好不容易两家人准备出发去餐厅了,江景川跟苏烟才松了一口气,本来江景川的车还可以载三个人的,但亲戚们都想留给他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几个小孩子也被家里大人敲打过了,虽然都想坐明显更酷炫一点的车,但也只能乖乖地跟在大人身后。

    苏妈妈跟自家兄弟姐妹陪着秦外公坐一辆车,车刚开稳,秦外公就叹道:“小烟这次看着懂事成熟了不少,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毕竟是疼着长大的外孙女,几乎将全部的心思都用来培养她了,那感情也不是一般的深。

    苏烟的姨妈也忙点头,“之前总想着小烟要是懂事一点就会明白我们的苦心了,现在她真的比以前懂事了,这心里也总是……诶。”

    感触最深的就是苏妈妈了,一听这话眼眶都红了,哽咽着道:“我后来也后悔,这要是过得好,那就不说了,要是她过得不好,我的责任最大了。”

    秦外公神色一凛,非常认真严肃的打断了她,“这种话就不要再说了,小烟现在已经嫁到江家了,能不能把日子过好就看她的造化了,我们做上人的,总不能把手伸到江家去。”

    尽管秦外公说着这样的话,但心里还是为外孙女担心的。

    苏烟的大伯之前一直当背景板,这会儿终于发言了,“爸,妹妹,话不是这么说的,小烟是个聪明的人,之前那样是因为她对景川没那心思,今天你们没看到吗,小两口眼神都腻到一块去了,你们就不要为她担心了。”

    不管是苏家,还是秦家,似乎每个人对苏烟都寄予了非常高的期望,同时他们对她也非常的有自信,尽管都或多或少的担心她在江家的处境,但他们更愿意相信凭她的本事,绝对能在江家立足。

    寿宴正式开始的时候,两家人聚在一起拍了个大合照,秦外公穿着舒适的长衫坐在中间的椅子上笑得慈爱,旁边的每个人都笑得很开心,江景川揽着苏烟也高兴的笑着();。

    “你的家人都很关心你。”吃饭的时候,江景川跟苏烟坐在一起,他一时有感而发。

    以前,因为苏烟的关系,他跟她的家人接触并不多,虽然逢年过节不忘送上礼物,可说到底也没讲过几句话,今天这样接触下来,尽管这些人都有自己的私心,可他们对苏烟的关心是真的。

    苏烟不是原身,她其实没多大的感触,单从今天众人的表现来看,的确是这样的,她点了点头。

    “以后你要是没事也可以经常回家去看看,你爸爸很想你。”

    “……恩。”会的,她没办法接收原身对沈培然的感情,却有责任跟义务去照顾她的家人。

    江景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个人自娱自乐的笑了起来,在苏烟的再三追问下,他才小声说道:“你爸爸今天跟我说,别嫌他啰嗦,还说以后等我有女儿了就知道了,我在想,我的女儿会长什么样的。”

    “……这个……”苏烟一怔,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也在想要不要劝阻江景川想这个问题,毕竟想多了之后,就会对孩子有期待了。

    目前她还不想要孩子。

    江景川自顾自地往下说:“都说女儿长得像爸爸,儿子长得像妈妈,我倒是希望女儿长得像你,这样老了之后,我还可以看到年轻时候的你,想想也还挺不错的。”

    这样的一句话让苏烟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她呆呆的看向江景川,一时之间心情非常复杂。

    “不过我不太会跟小孩子打交道,你看,我跟菁菁关系就很一般……唔,不过如果是我的女儿,到时候就要麻烦你告诉我怎么讨好她了。”其实在江菁菁小的时候,江景川是很想多跟妹妹玩的,可他作业很多,后来更是直接出国了,等他回国的时候,妹妹已经长大了,他更加不知道该怎么跟妹妹沟通了。

    苏烟低着头喝汤,也不说话。

    江景川一个人在那里碎碎念了很久,最后趁着别人不注意,偷偷地在桌子底下拉了拉苏烟的手,低声道:“不然你先给我练练手,学会讨好你了,也就会讨好女儿了。”

    他今天太不对劲了,之前就算气氛再好,他心情再好,也不会说这样的话,苏烟忍不住问道:“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

    江景川很无奈,比刚才跟苏爸爸在一起时还要无奈,他好不容易想到这么一句情话,她却以为他是受刺激了,当即江景川就松开了苏烟的手,不再搭理她,低头认真吃饭。

    苏烟的堂哥带了女朋友过来,跟江景川他们坐一桌,此刻两人也不管其他人在不在场,直接搂在一起亲脸颊自拍。

    其他人不乐意了,“吃饭就吃饭,秀什么恩爱!”

    苏烟的堂哥眨了眨眼睛,“你管我,就是要时不时秀下显示主权。”

    另外一个人推了推江景川问道:“姐夫,你说他幼稚不幼稚?”

    江景川看了苏烟一眼,淡淡道:“幼稚。”

    没一会儿江景川却低头登录了自己那个不常用的微博。

    【_江景川:[爱心][爱心]_su】

    然而,一直到晚上,江先生都没有收到来自于苏烟的任何回应。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