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推荐阅读: 光鲜宅女   默读   名士   现代天师实录[位面]   [综]大预言家   独占   帝台娇宠   桃华   首辅养成手册  

    胡航到沈培然的公寓来找他的时候,只见一地的啤酒瓶,走近一瞧,差点没把隔夜饭给吐出来,味道实在太难闻了。

    他蹲了下来,推了推沈培然,喊道:“培然,你醒醒,快醒醒,今儿得去上班。”

    沈培然此刻酒已经醒了大半了,极其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是胡航,低声咒骂了一句,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

    “对不住了,兄弟,你爹妈的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说着胡航便拖着沈培然到了浴室,把他塞在浴缸里,直接拿起花洒就往他身上洒冷水。

    沈培然一个激灵,睁开眼睛本来是想骂人的,但看到是胡航,也不作声了,他撇过头声音有些沙哑,“你出去吧,我自己洗澡。”

    见沈培然恢复正常,没一点醉酒的样子,胡航也放心了,将花洒扔在地上,叹道:“你洗完澡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吧,都不知道你怎么了,我出去给你买点早餐。”

    十多分钟后,胡航提着早餐回来,见沈培然已经穿戴整齐,正窝在沙发上发呆,他走了过去,看到沈培然这幅德行就来气,骂道:“你到底怎么回事啊,这些天也是的,心思都不知道飞哪里去了,培然,你不能再这么傻逼下去了。”

    沈培然不说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想都不用想,你肯定又是因为苏烟,培然,你真的应该适可而止了,这天底下好女孩多得是,不只有苏烟一个,你别怪我说话难听,人家现在都是有夫之妇了,你上赶着有什么意思?一定要江景川把你家折腾得破产了你是不是才高兴?不说别的,你还知道自己叫什么吗,哪天你把继承权给作没了,你那同父异母的好哥哥坐等看笑话!”胡航其实也挺受不了沈培然这样的,一次两次,半个月一个月这样也就算了,他舍命陪君子喝酒也无所谓,可整天看着好友这样颓废的样子,真是心里憋得慌。

    沈培然突然低声开口:“昨天小烟外公的寿宴,是江景川陪她去的。”

    “诶?”胡航愣怔。

    “我看了秦萱的朋友圈,胡航,你不明白她对我来说有多重要,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觉得就算我继承了沈家,这以后要是没了她,也没什么滋味了。”直到现在,沈培然才发现苏烟对他的意义。

    胡航靠了一声,显然十分不能理解这番话,“你不是吧?可苏烟现在都不搭理你了,你能怎么办?是不是得等她哪天生了孩子你才死心啊?”

    沈培然一听这话眼眸都黯淡了,他摇了摇头,“我就想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你失忆了吗?”胡航毫不留情的吐槽着,“家瑜的事儿你忘了?培然,算了吧,这要苏烟还是单身,我肯定支持你,可她不是了,现在都不搭理你了,你还巴巴的做什么?”

    以前胡航不会这样,现在他也忍不了了,看自家兄弟成天这幅鬼样子就来气,一时间说话也不顾及那么多了。

    “不,不是这样。”沈培然坚定地看着胡航,嘴唇都抿直了,“小烟不是那样的人,我一开始也以为她是生气,现在不是了,她是真心要跟我断了,我不相信她是因为家瑜,肯定有其他我不知道的原因,就算让我死心,也要让我死个明白();。”

    的确,刚开始的时候是被愤怒还有伤心弄昏了头脑,现在他也足够冷静下来了,他跟苏烟从高中时就认识了,他觉得自己还是足够了解这个人的,苏烟的确会闹小脾气,可她绝不会连个理由都没有就这样跟他断了,就算他跟她之间不是情侣了,那也是曾经要好的朋友,她不至于做这么绝,除非是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

    他就想死得明白一些,至少让他知道,在家瑜之外,他还做了什么伤害她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见沈培然思维还算清晰,也没有太过激烈的情绪,胡航也冷静下来了,问道。

    沈培然想了想道:“现在跟她打电话也不接,我也不知道能去哪里找她,所以我想通过万熠找她。”

    “这也是个办法,正好你可以跟万熠打听一下,她跟苏烟关系那么好,肯定是知道一些事情的。”如果说一开始胡航也以为苏烟是在闹脾气的话,现在他也不这样想了,苏烟的一举一动明摆着就是不想再跟沈培然有什么关系了,为了防止自家兄弟一直被这样吊着,他也支持他去问个清楚。

    万熠本来是想主动找沈培然的,但无奈这段时间还在忙,就将这件事搁置了,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主动找上门来了。

    正好也到了饭点,万熠就带着沈培然在公司附近随便找了家茶餐厅吃饭,一坐下来点完菜之后,万熠就单刀直入,“你那天给我打电话之后我就去找了小烟。”

    沈培然还在心里酝酿要说的话呢,一听万熠这样说,赶忙追问道:“恩,然后呢?”

    见沈培然这样在乎,万熠也不好直接就将苏烟说的事情说出来,她想了想,问道:“沈培然,你真的喜欢小烟吗?”

    “那是当然!”沈培然想都没想斩钉截铁的道。

    这还用怀疑吗?他对苏烟的心意真得不能再真了。

    “可我不这样觉得。”万熠其实长得很清秀,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明明萌萌哒,可表情一直都很严肃,“当然,我不是说要批判你,只是作为小烟的好友,有些事情我觉得还是要说,你还记得吗,大二的时候,有一回小烟吃芒果过敏了,其实当时很严重,我们都陪她在医院,她给你打电话,你说你有事,当时你没过来,虽然事后你给小烟买了礼物,也对她关怀备至,但那个时候开始,我就对你很不满了。”

    沈培然没有想到万熠会提到这个事情,不由得讷讷解释道:“我那时真有事……”

    “我知道,小烟后来都说了,因为那个住在你家里的妹妹过生日,全家人都在你走不开。”万熠的语气一直都很平淡,“可小烟那天的情况也很严重,不瞒你说,当时我们宿舍另外一个妹子第二天要赶飞机,她也没回去休息,第二天也改签了,我只是搞不懂的是,为什么好朋友都可以轻易做到的事情,你作为她喜欢的人,怎么就做不到呢?”

    万熠对沈培然有意见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她想,今天就说个清楚吧,当她说了这么多,但凡沈培然心里有些感触,接下来她再说那件事的话,可能沈培然都不会那么激动,也许就自然而然的放手了。

    沈培然无言以对,这件事情他做得的确不对,也没什么好辩解的。

    “我不知道小烟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但我知道,如果真的喜欢一个人的话,是不会让她嫁给别人的,我更加知道,如果真的在乎一个人的话,是不会在她还受婚姻法律约束时,跟她打擦边球的,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跟她的事情被有心媒体报道了,对小烟来说意味着什么,我这样说并不代表小烟就是没问题的,她也不该拉着你跟她来这种危险关系。”

    万熠没有谈过恋爱,但她对于自家好友跟沈培然的这种关系是非常反感的,只是既然是好友,她也没想着要远离,只能每一次见面的时候,都去跟苏烟好好说说,无奈她之前没有哪一次是听进去的,现在好友终于将她的话听进去了,并且也改正了,作为好朋友,万熠说什么也要帮她解决好跟沈培然的关系();。

    沈培然面上羞愧难当,他何尝不知道自己就是苏烟跟江景川婚姻中的第三者,只是这还是第一次被人直接点出来。

    “我跟江先生并不熟,也不知道他对小烟到底好不好,但我知道,只要小烟跟他一天没离婚,那他就是她的合法丈夫,理应受到法律还有舆论的保护,沈培然,那天我跟小烟聊过,她跟我说,她现在真的想跟江先生好好生活,我觉得她是认真的,你觉得呢?”

    沈培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万熠一开始就说那些事情,他实在没有立场评价什么。

    只是放在桌子底下的一双手渐渐攥了起来。

    哪怕全世界都否定他的心意,只要小烟知道就好,其他人怎么看他都无所谓。

    沈培然低低问道:“她有告诉过你,为什么不理我了吗?”

    万熠看着沈培然,还是喜欢不起来,在苏烟过敏的那天,如果是其他的原因,哪怕他是在学习,她都能够想开一点,可他却是因为帮另一个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妹妹过生日,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实在对沈培然这个人抱不起好感。

    是的,苏烟后来是不在意了,那是因为她喜欢他,而她们这几个朋友不喜欢他,没有感情一叶障目,所以这件事情没办法忘记。

    万熠声音压得更低了,“小烟说,她跟江先生现在已经不只是名义上的夫妻关系了。”

    沈培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可置信的看向万熠,表情很是错愕。

    “当然,她不只是因为这个才决定跟江先生开始的,是因为在跟江先生相处的过程中,发现了他好的一面,两人现在关系的确很不错了,至于小烟为什么放下你了,她没有跟我说,这是她自己的事了,我不能勉强她一定给个理由,你也一样,她现在已经走上了属于她自己的路,沈培然,你就不要再固执下去了。”

    万熠也是极为艰难的说出这样一番话的,人果然一次只能爱一个人,只能对一个人负责,三个人的感情实在太拥挤了。

    三个人之中,总是会有一个人受伤的。

    沈培然还是久久回不过神来,他已经没有胃口吃饭了,起身浑浑噩噩的走了出去,站在餐厅门口,顶着大太阳,他第一次觉得身体是那么的冷。

    酒吧还没开门,他去了一家咖啡厅,点了好几瓶酒,在错愕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愤怒。

    愤怒是点燃一切情绪的□□,他开始不停地喝酒,想要让自己意识不那么的清晰,其实在跟苏烟的交往中,他也有过那样的想法,毕竟他是正常人,可每次两人单独呆在一起的时候,但凡他表现出要亲密的意思,苏烟就会排斥,她说,希望在摆脱江太太这个身份之后再跟他真正的在一起,否则这样她会有罪恶感,这跟她从小接受的教育是相悖的。

    他理解她,结果呢,最后她居然爬上了别人的床?!

    呵呵,也是,谁叫江景川是她的丈夫呢,他们之间无论做什么都是合法的。

    王思棋早就看到了沈培然,便一路跟着,她坐在他旁边的卡座上,当沈培然已经喝得有些醉的时候,她拿起包款款走了过去,在他身旁坐下,轻声问道:“沈先生,你还记得我吗?”

    沈培然睁开眼睛一看,摇了摇头。

    他现在根本无心跟任何人说话,撇过头不看王思棋();。

    “之前在宴会上碰到过的,你怎么了?”王思棋也听到了一些万熠跟沈培然说的话,她却没沈培然这样激动,想也知道,江景川跟苏烟之间绝对是早就发生那种关系了,也就沈培然还在相信那个贱人。

    沈培然还是不说话,继续低头喝酒。

    王思棋见沈培然喝得差不多了,就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说:“你跟江太太是同学吧,那之前在婚礼上怎么没看到你,话说,我挺羡慕江太太的,跟江先生的感情一直都那么好,几个月前还跟江太太一起吃过饭,那时候我还问过她什么时候要孩子呢,她说很快很快了,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消息。”

    沈培然双目赤红,转过头来,一字一句道:“你、说、什、么?”

    “诶?”王思棋瞪大眼睛,一脸疑惑,“怎么了?”

    她算是明白了,沈培然本来就因为苏烟跟江景川发生关系怒火中烧,现在她说这些,就是要跟他传达一件事,那就是苏烟早就背叛了他,只要激得沈培然愤怒,那无论他做什么,对她来说都是不错的结果。

    男人啊,最经不起的就是背叛了。

    见沈培然面色阴沉,王思棋满意的笑了。

    苏烟正在家里偷学拼音,她会看这里的字,也会写一点,就是不知道在手机上怎么打字,虽说她是傍上了江景川这棵大树以后吃穿不愁了,可她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如果不能适应这个时代,最后被这个时代抛弃,那么,离她被抛弃的时候也不远了。

    她还有很多很多的东西要学,比如学会这里的社交软件,最好再学几样这里的特长。

    虽然说是想当高枕无忧幸福的米虫,可也不能坐吃等死,她以前在后宫里,琴棋书画都会,总不能到了这边,连跟别人日常沟通都成问题吧?

    艺多不压身,相反会的东西多了,人的魅力值自然会蹭蹭蹭的上涨。

    在这方面,苏烟是个非常自觉的人,她是没见过空有美貌,什么都不会,一脑子草包的人可以笑到最后的,江景川博学多才,长得也不错,有钱有势,别以为跟这样的人在一起就可以高枕无忧了,那需要担心的事情更多了,最好最令人着迷的关系是,他那么的好,她也能配得上。

    苏烟学东西很快,特别是在她急切想要融入这个时代的时候,至少她现在能简单的在手机上打字了。

    吃完饭之后,苏烟盘腿坐在沙发上,对着拼音表,缓慢地在手机上一个手指的戳着,最后将一条简单的短信打好,发送出去时,她直接瘫软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暗自给自己打气,一切都会变好的。

    江景川也是刚吃完饭回到办公室,准备在隔间小憩的,手机振动了一下,他从口袋里摸出来,看到是苏烟发过来的短信,唇角不自觉地上扬着。

    【吃饭了吗?我吃过了。——江太太。】

    这短信还真是……

    他一边往里走一边快速回了短信。

    苏烟收到短信时还纳闷呢,怎么回得这么快?一个月之后她也能回这么快就好了。

    【吃了,味道还不错,下次带你去吃。——江先生。】

    苏烟发短信发上瘾了,但无奈她打字太慢了,所以有时候江景川发了一条短信过来,她可能要十多分钟之后才能回过去。

    可是缓慢的情话短信其实也蛮羞耻的_(:3」∠)_

    【谢谢老公:)——江太太();。】

    在学拼音时偷学了用表情的江太太觉得自己非常时髦了,而通过这个表情符号联想到妻子微笑时的漂亮样子的江先生呢,第一次觉得自己手头上的工作太多了,因为不能准时下班。

    忙里偷闲的江先生不紧不慢地回了短信,他觉得江太太之所以回短信这么慢就是在撩他,所以他也要回得慢一点,让她也尝尝等短信的感觉。

    【:):):)——江先生。】

    到晚饭的时候,江景川打来电话,说今天要加班到很晚,因为有个视频会议要开,让苏烟早点睡,不用等他。

    挂了电话之后,苏烟想了又想,最后唤来王阿姨,轻声吩咐:“让厨房做几个先生爱吃的菜,我等下给他送过去。”

    他加班,她可以陪他,其实男人是很容易感动的,只要在细节方面多下点功夫。

    最重要的是,苏烟可以感觉得到,江景川对她的感情正在慢慢升华,从他这段时间的表现就可以看出来了,在这个过程中,她要再接再厉。

    “需要告诉先生吗?”王阿姨问道。

    “不了,我偷偷过去,给他一个惊喜。”苏烟眨了眨眼睛,江景川绝对想不到她会过去陪他一起加班。

    在苏烟出门之前,陆漾来到了江氏,曾经在国外是同窗,现在回来了,自然是要相约下次一起吃饭的。

    陆漾坐在江景川的办公室里,笑道:“现在有时候想起国外的生活,还是觉得好怀念,那时候整天埋头只知道做项目,别的都不想。日子过得又快又充实。”

    江景川不可置否的一笑,“怎么样,现在还能适应吗?”

    跟陆漾谈不上是多好的朋友,但两人都是彼此欣赏,又有相同的经历,所以还算能说得上话。

    “还可以,大事可以处理,小事繁琐心烦。”陆漾的一句话惹得江景川连笑不已。

    “大事都能处理,小事更不在话下。”江景川知道陆漾说的是陈老爷子的儿子跟外孙最近总是刻意挑衅陆漾,让陆漾烦不胜烦。

    如果是对手的话,大可以公平对着干,关键是对方是绣花枕头,又有陈老爷子在一旁看着,真是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只能忍了。

    陆漾在临走之前,注意到了江景川办公室里挂着的几幅书法,一时被吸引了,走上前去仔细观看,江景川也不拦着他。

    “这个字是哪位写的,我居然没认出来。”陆漾是觉得江景川能挂在办公室里的肯定是出自名家的,他对书法还算有研究,只能粗略看出应该是女性写的,具体是哪位却是猜不出来了。

    江景川早就将苏烟写的那些都让助理给裱起来了,挂了几幅在办公室里,陆漾还是第一个问起来的人呢。

    “恩,这个是我太太闲来无事在家里随意写的,我看着还可以,就给裱好挂起来了。”江景川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淡,但陆漾还是听出来了骄傲以及得意的意思。

    陆漾微微仰头看着苏烟写的字,一时间也在心里赞叹了几句。

    “没想到江太太是个才女。”

    “你太客气了,她只是写着玩玩的。”

    恩,写着玩玩都能写这么好,江景川心里这样想着。

上一页 加入书签 目录 投票推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